对美联社评论《石油咽喉保卫战》的评论

铁血参谋 收藏 2 318
导读:对美联社评论《石油咽喉保卫战》的评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对美联社评论《石油咽喉保卫战》的评论

---从时事发展看《石油》预测的现实意义之十二


1 关于《石油咽喉保卫战》的美联社评论


美联社 2006年6月11日


《感受中国的石油饥渴 成长中的能源需求大国》


中国对能源的渴求正从其繁忙的港口表现出来——码头堆满了煤炭,石油管道在城市里蜿蜒盘旋,油轮在海盗出没的岛屿抛锚。


中国的能源消费异常活跃。如果将石油供应地的不稳定因素考虑在内,华盛顿和日本对来自中国对石油和天然气需求的竞争感受十分明显。“由于包括中国和印度在内的国家经济的迅速增长,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速度已经超过供给速度。”布什总统近日表示,“出于对石油的依赖性,石油问题成为国家的安全问题,也是经济安全的保障。”


中国深刻意识到对进口石油依赖的增长影响着他的安全。从伊朗到安哥拉——十几年来,中国最大的三家国有公司为了保障能源供应,已开始向全球进军。仅在过去的6个月内,中国就与在哈萨克斯坦、尼日利亚以及叙利亚的油气田签署了70亿美元的定单。据传闻,中国某国有公司正考虑竞价一家价值20亿美元的哈萨克企业。


去年,在全世界的购买狂潮使中国每天至少获取350万桶进口石油——已足够令这个国家成为全球第三大石油消费进口国。据美国政府的能源信息机构预测,中国的需求在2025年将翻一番,由目前的每天700万桶增加到1420万桶。


尽管中国石油进口只占世界石油贸易的六分之一,只能达到美国30%的水平,但中国现在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中国在世界制造业中的地位决定了该国对石油的依赖将继续增加。令华盛顿、东京和其他石油进口中心担忧的是,竞争将动摇目前的资源价格,加大争夺资源的冲突和风险。


能源供应地多样化


中国也开始了能源供应地的多样化战略,为了减少对中东地区的石油依赖,中国加快了在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勘探和购买步伐。然而,这些措施也增加了人们的担忧。今年早些时候,布什政府公布了一份国家安全策略修正案,指责中国“企图‘控制’世界能源供应,直接控制石油市场——而不是令其更加开放。”


70年代爆发石油危机期间,美国和其他西方石油公司都意识到,石油贸易最容易受到威胁,但“由于进军一些高产油地区的可行性较大,中国正试图垄断和控制世界能源资源”,兰德公司亚太政策中心主任威廉·欧文霍特说,美国的石油需求在过去保持绝对地位,而“中国正从一些声名狼籍的国家买入石油”,比如苏丹和伊朗,从而破坏了美国在其他国家执行核不扩散外交政策的力度。支持欧文霍特对中国石油“盟国”描述的人批评说,沙特阿拉伯过去30多年都一直作为美国石油外交政策的重心,现在也逐渐背离了民主社会。


由于每年要保持近10%的增长率,对中国而言,保证供应成为首要问题。


中国现在的能源供给仍有三分之二来自煤炭,一半的石油供给来自国内——2005年为340万桶,但传统产业对石油的依赖在增长,汽车使用量也在增加。“石油进口在中国未来的发展中,将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中国石油大学教授董秀成说。


大量原油由镇海运出,这个港口在上海以南100英里处,是中国第一个原油储备中心,也是中国最大的原油冶炼中心。从中东和非洲驶来的油轮停泊在这个位于舟山群岛的繁忙的终点站,这里过去是海盗出没的地方,建筑下的石油管道将这个离岸终点与中国最大的商业中心——上海连接起来。


由于受到来自中国、印度和其他新兴经济体在石油消费上的冲击,世界最大的石油消费国——美国已经开始督促就将来供应问题进行讨论。很多专家相信,石油供应将很快达到顶峰,即将出现的短缺问题应设法加以避免。也有学者认为,高峰期的到来还有几十年:据美国地质调查显示,目前,全世界估计的3万亿桶已发现的石油中,仅仅消费了三分之一。


沟通化解矛盾


中国对中东地区的石油依赖十分强烈,该地区在中国石油进口总量中占45%,其中,沙特阿拉伯一国就占17%。今年4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飞抵沙特,与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会谈,以确保每天从沙特进口950万桶原油的努力。这次访问安排在胡锦涛与布什会晤后不久,受到华盛顿方面的高度关注。中国也感受到了美方的关注,对自己在全球热点地区弱势,以及马六甲美国海军的压力十分担心——这条位于东南亚的狭长通道是所有中东和非洲油船进入东亚的必经之地。


尽管北京正在发展自己的海军,但分析家们说,中美两国海军还有几十年的差距。由于海军实力有限,中国正致力于减少通过这条海峡的石油运输量。“获得新的运输路径对于确保中国石油进口安全是十分重要的战略,这就需要石油供应国的多样化”,董秀成说。


中国正进行非洲和中东石油运输路线的可选择性比较研究,包括从缅甸修建运输管道的计划,巴基斯坦的港口计划,甚至可能从泰国修建一条运输管道。中国还在前苏联国家建设石油管线。为从哈萨克斯坦每天输送19万桶石油,中国最近一条长达625英里的运输管道开始投入使用——这是中国首次从中亚油田运输石油。2010年前,中国将完成更大的管线建设,以便每天从俄罗斯的伊尔库次克运送160万桶原油,这条管线直达中国太平洋沿岸,其分支将通往中国东北地区。


为防止管线进入中国,日本向俄罗斯提供了价值至少100亿美元的低息贷款,成功地阻止了莫斯科的计划。中日两国也因东海蕴藏丰富的天然气资源陷入纠纷,现在还看不出早日解决的迹象。


能源竞争还突出表现在一部中国的网络图书上,书名是《石油咽喉保卫战》。在这部书里,设想将来石油价格达到100美元每桶后,美日海军在马六甲海峡进行军事演习,由于美国导弹发射误中目标,引发了中美战争。这本书反映出由于能源争夺失控的潜在可能,反映出人们对问题的担忧日益增加。


康涅狄格州民主党人森·里尔波曼说,既然风险存在,华盛顿就应该和中国加强能源合作。“这两个国家有着相似的国际石油获取政策,如果任其发展,问题就可能超过经济层面,引发军事冲突。”里尔波曼说。


(作者:鲍里斯·布金 美联社 2006年6月11日 编译: 罗岳)


2 评论


中国能源安全问题的解决之道,美联社鲍里斯·布金文章提出美中加强沟通和合作的意见,以及中国石油供应多方向多路线的多样化。 不错,这是《石油》提出解决问题5点之中的两点,其它3点是:


(1) 根本之道是新能源的全面替代。小说提出的2项海洋能利用方法只具有技术的意义,并且在第三部片断里借着总书记的口说:技术方法有很多,不断创新,政治局不是技术局,政治局要管的就是不要固步自封,要不断推陈出新发展前进。 小说在政治上真正强调的能源替代是要全面禁止核武器,但不是全面销毁,而是把里面的核材料用于发电能源燃料。铸剑为犁。能源如此紧张还把宝贵的核燃料用于核武器和抢夺能源的侵略战争,这是人类的愚蠢和愚昧。

但是现实中,造成这种愚蠢和愚昧的主要是美国霸权主义者。如果全面禁止、转化核武器,第一个肯的就是中国,第一个不肯的就是美国。

而且,美国还在利用遏制能源咽喉为其政治战略武器,不断迫近战争边缘。这个动态作者在3年前提出时还很不明显,今天则显而易见,今后估计还会变本加厉。


(2) 指出能源地缘政治中的要点:

一定要保住西线陆路石油,西面通畅则南面就不是问题,北面就不出问题,东面就减轻压力增加主动。所以西线实质上无法让。

东线石油的意义不仅是石油能源,还有“制日”。 在中美日三角关系中,抗日不如联日,联日不如制日,制日才能联日。 没说出来但用了大量篇幅描述的潜台词是:控制东线才能制日。

全球能源战略新形势下,台湾在美帝心目中分量下降。 而控制住马六甲-新加坡-南沙群岛一线,不仅是能源安全的需要,也是和平统一台湾的需要。握住南线能源在手,台湾命脉就被我所制,不怕他飞出圈去,必然促成岛内势力土崩瓦解般地回归统一。


(3) 因此,中国必须发展强大的军力,主要是强大的海空军、天军。小说提出重大的创新武器思路,这些武器思路适合我国情,完全可以打破美日的军事优势,并反过来对他们占有优势!


最后一点也是俺最担心的。国内军工研制体制陈旧进展较慢。 对方可能进展很快。人家一个美联社记者都仔细研究这小说了,他们的武器研究部门呢? 真希望国内能打破桎楛加快进展领先一步!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