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一个农民眼中的东邪西毒(爆笑)

dofihama 收藏 4 40
导读:[转帖]一个农民眼中的东邪西毒(爆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转自网易.红,作者sssy0932,首发于2005.12.05,12.12曾做修改,全文如下----



1995年,俺遇见一部叫东邪西毒的电影。

N年之后俺听人说,这部电影用金庸的瓶子装上古龙的酒,让一个叫王家卫的酒保摇晃出醉生梦死的境界。

本人祖上三代贫农,这么高深莫测+小布尔乔亚的话老子没能力理解。不过呐艺术是TM不分阶级的,俺对一部好电影的热爱也是不分王晶王家卫的。

第一次看见杀手中介个体户欧阳峰出场,完全没有所谓梦死醉生的气氛,这丫脸色黝黑噌亮一副几年没洗过澡的埋汰相,坐在那儿一边眨巴着贼么精亮的小眼珠子一边笑容可掬的劝客户买凶杀人,看上去和一个在圩场上贩卖鸡蛋桔子猪头肉的朴实善良精于算计的农民同志别无二致。他抿着嘴笑起来的时候,嘴边两道一本正经的小胡子挑动着比较性感的嘲弄的表情,很像长着四条眉毛的陆小凤同志。

在古龙的书里,陆小凤朋友的老婆好奇的问他为什么不把嘴边那两条可笑的眉毛剃掉,陆小凤笑着回答,因为不想有负于朋友。如果剃掉胡子,朋友的老婆一定会跟我跑掉。

当时俺就觉得,如果欧阳峰剃掉胡子再拾掇拾掇换身干净衣裳,说不定也有很多女同志哭着喊着要跟他跑掉。

总之,这个衣衫褴缕面相奸诈长得颇像陆小凤的农民同志一下子赢得了俺充满亲切的好感。

接下来,欧阳峰的老朋友黄药师披着一头飞扬的长发带着一坛美酒飘然到访。这个人本来应该是所有出场人物中最最英俊潇洒风光无限风流倜傥健康向上的一位,可惜他和欧阳峰碰头后不久就因为喝了那坛叫做醉生梦死的酒而变成了一个吃嘛嘛香干嘛嘛不灵的失意症患者。

欧阳峰当然没打算去碰这坛酒,按他的话说,对於太古怪的事物他向来没什么兴趣。

照俺的理解,对于名字听上去很小资的东东就算有兴趣也得离远点,像什么醉生梦死,蓝山咖啡,血腥玛丽之类的,喝一口就他妈贵得要死,这得卖多少篮鸡蛋猪头肉才赚得回来啊。

欧阳峰对黄药师进行了简单的IQ测试之后发现朋友的脑子确实被酒精洗干净了,无奈之下只好收留他住下。姓黄的这丫平日胡吃闷睡之余还跑到外面看看风景练练身手顺便杀了一票和他无冤无仇的马贼,日子过得甚是写意。如果没什么意外发生俺估计他就打算在欧阳峰这儿养老了。好在人算不如天算,没多久这厮在欧阳峰店内接连撞上两个仇家,让人捅了一刀差点儿嗝儿屁着凉,总算明白此地不可久留,于

是养好伤后拍拍屁股骑上马一溜烟的朝着东边归去了。

这丫大脑一片空白倒还挺记得回家的路。感情就是诚心诚意来这儿骗吃骗喝的。

黄老邪走的时候没有挥手,也没有带走一片云彩,只留下一个烂摊子让他孤苦伶仃的老友欧阳峰收拾:老黄的两个仇人和来势汹汹要为兄弟报仇的一堆马贼。

俺要说一句,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试过什么叫损友。

欧阳峰同志曾经说过,他的职业就是帮人解决麻烦。他当然也有能力帮助自己。

马贼到达的日子尚有一段时间。两个仇人中明显不好对付的是那个双重人格分裂症患者,这人本来是个单纯美丽的名门大小姐,自从在某个美丽的黄昏被黄药师晃点之后大脑左右垂直分裂成分别自称慕荣焉和慕荣燕的两兄妹。他们二人轮番上门找欧阳峰倾生意,具体情况是慕荣燕爱着慕荣焉,慕荣焉爱着黄药师,慕荣燕要欧阳峰杀了黄药师,慕荣焉要欧阳峰杀了慕荣燕,慕荣焉和慕荣燕都声称如果欧阳峰不好好办事就杀了他。

遇上这种情况换了别人估计迟早跟着疯掉了。还好欧阳峰的神经向来就不是那么纤细小资型的。他整天不慌不忙的和慕荣燕对着一个旋转着的很有催眠效果的鸟笼说话,顺便给她灌了点酒,然后站在黑暗背光的走廊上扮成黄药师对她做终级心理暗示治疗,循序渐进的逼出了对方隐藏在分裂人格之后的本体。

这一段看得俺很累。俺实在没想到那年头做杀手中介还要兼任心理医生。

慕荣小姐毛病好了之后就没再纠缠下去,只是临走的前一晚跑到欧阳峰房间里认认真真摸了他一回。这一段拍的比较小资。慕荣小姐修长白皙的手指顺着欧阳峰衣服上绵长的褶皱上掠过一直滑向其敏感地带,光影流动,背景音乐顺势泛起一串急促起伏的弦音。欧阳峰在这双手柔暖的感召里想起了他远在沙漠尽头的大嫂,他初恋的爱人同志,于是半开半寐的双眼里开始神光离合,目光逐渐飘向遥不可及的烟云往事。

老子看到这段就忍不住开骂了:丫装什么大头蒜,俩人儿倒炕上摸了半天还没反应还TM装深沉,那女的虽然不是张曼玉好歹长得挺像林青霞,这你还他妈不满意啊?!


其实俺心里明白这事不能怪演员,只怪老王的电影有时候太矫情,就说春光乍泄吧,这开头还挺痛快的,后来就看着那姓黎的一直郁闷啊郁闷,人何同志一把搂著他两人也都光着膀子倒在温暖暧昧的小床上了,他他他还他妈郁闷,当时俺也是一肚子气撒演员头上忍不住骂开了:靠丫长得像梁朝伟了不起啊,人姓何的好赖还长的像张国荣呐,这你他妈都不满意啊?!还TM装郁闷?!一句话,闷死你丫活该。

对不起各位,俺头脑简单就这水平。俺就觉得,这人嘛,总得有点本能反应吧。人一农民同志平时没啥娱乐活动,还不让人过过夫妻生活?这小资导演非要把反映农民生活的电影拍得这么含蓄,俺就觉得有点不大得劲儿。看人老谋子那个十面埋伏拍的,小章同志隔三差五让人如狼似虎的扑倒一回,多写实多感人啊,看得俺那叫,那叫一个~~~~~~~~~~~~郁闷啊~~~~~~~~~III-_-。

其实俺不是否定小资,俺只是讨厌郁闷,既然如此,俺还是回来支持小资电影好了。


OK,头先说到老黄的头号敌人慕荣兄妹已经搞定,剩下的那个盲侠表面看来很好对付,实际上非常难缠。这瞎子自追杀黄药师未遂之后就在欧阳峰店内赖下了,生活极有规律,很会享受,每顿都要吃两大碗,晚上明明看不见还要坚持点一盏油灯在坐那儿沉默发呆扮酷,浪费资源,人神共愤。

可怜的贫下中农欧阳峰在愤怒地敲打算盘计算米钱油钱的同时,一定也在盘算着如何打发这个比他损友黄老邪还要能吃能喝的人民蛀虫。瞎子武功不赖,刚来的时候就没事儿找事的做掉了一位和他无冤无仇的本地高手剑客(行事做派和他那位最好的朋友同样可怕,果然物以类聚),宰了别人之后还要很认真的跟死人说一堆很有古龙风格的台词。看到这儿俺就明白这家伙心理上的障碍肯定比他眼睛上的毛病严重。这状况欧阳峰肯定更明白,因此忍下一口恶气,对这个残而不废的好青年采取小心

观察饲机而动的策略。


那一日,晴空万里,风和日丽,是个算计人的好天气。落魄潦倒的瞎子闲的没事楚楚可怜的向欧阳峰倾诉自己因老婆被好友泡上(当然又是那姓黄的衰仔)出来流浪的悲惨人生。还说自己如今即将失明,生平唯一志愿是在视力低于0.0之前回老家再看一次桃花--------------只可惜盘缠已用尽,希望欧阳峰能帮他解决麻烦(骗吃骗喝还骗财,接下去不会是要骗色吧?)。

欧阳峰竖着耳朵听完瞎子的血泪史后慢条斯理地告诉他说,我有个朋友以前在这儿杀了一堆马贼之后走了(当然还是那姓黄的衰仔),现在死者的兄弟们要来报仇,你如果能解决他们,我就能解决你的盘缠。

瞎子顺顺当当地掉进了欧阳中介的套子。

用瞎子去对付马贼,以毒攻毒,一石二鸟,西毒不愧是西毒,有效率,够狠毒。

不过俺始终觉得有点可惜。其实瞎子在昏黄浓郁的油灯下孤寂忧伤的身影还是挺诱惑的。可惜欧阳峰不买账,为了省点油钱硬是把人家做了。如果这个人穷志短的家伙知道自己因为心狠手辣遭到天谴,下辈子变成一个叫何宝荣的倒霉蛋继续忍受这个忧郁症患者的折磨,不知他会不会改改主意呢。

瞎子认命之后倒也挺像个爷们。上路之前他托欧阳峰转告他的衰人朋友,不要忘了继续泡她的老婆。迈出门槛时他强吻了守候在门口的鸡蛋妹(这女人也是个巨BT,后话暂略),算是间接向他老婆吻别。之后悲壮沉郁的背景音乐响起,高速摄影的效果很美好,长发和衣袂在撒满阳光的尘土间飞扬,瞎子的侧脸在放肆的阳光里一如既往的忧郁性感。

风萧萧兮易水寒,瞎子这一去没回来。

马贼实在是太多了,好像全国人民都到齐了一样。当然这种吓人的阵势对瞎子没什么影响,面对潮水一样涌来的人群,他只当是无人之境,一路挥着剑转着圈扫荡方圆三尺之内所有活动的物体。高速摄影仍在继续,拖得很长很闷,好像每个人都死得很慢。直到马贼中一个左撇子高手用正常的速度飞上去扫了他一刀。

瞎子的脖子上总算有血喷射出来,发出像风一样丝丝的声音。瞎子扬起头看着急速消退的日光很平静地对自己说,刀够快的时候,血喷出来的声音很好听。


俺实在受不了一个人死到临头还要念诗。俺觉得人死的时候就应该叫救命,或者说一句俺要交党费,共产党万岁。否则就是有病。

因此俺觉得瞎子到死都是个很可怕的精神病人。


瞎子挂掉之后,马贼的问题并没有完全解决。不过欧阳峰的生活基本上恢复到比较小康的水平。在这之前的一段时间,门口出现了一个女人,声称自己的弟弟被太尉府的刀客做掉了,希望欧阳峰能帮她报仇,为此她愿意付出一篮子鸡蛋和一头驴的价钱。

欧阳峰竭力保持着职业的风度和素养告诉她,没有人会为一头驴去得罪太尉府的刀客。不过她本人看上去倒比驴值钱。

欧阳峰的话说得很坦白很真诚,虽然他一直笑得像个下流的无赖。

说实话的人往往会被当成流氓。例如张国荣,黄沾和Elton John。

女人没有相信一个流氓无赖真诚的劝告。她坚信只要一直等下去,总有一天会遇上一个愿意被驴收买的SB。

欧阳峰没有阻止她站在门口等待SB。因为这女人站在那儿很像一道值得浏览的风景。甚至偶然让他想起他大嫂。那时还没去死的瞎子也隔着几十尺地煞有介事的望着那女人,然后还煞有介事的对欧阳峰说,这女人看上去很像他老婆。

俺认为瞎子看上去很像一个SB。那女人显然也是这样想。可惜事实证明瞎子一点都不傻,只是精神严重异常。

瞎子走后,损失了半篮子鸡蛋和一个KISS的女人仍然在等待。

两天后,欧阳峰收留了一个靠在墙边饿得半死的青年盲流,赊了他一大碗饭。

他名叫洪七。


看着蹲在墙角狼吞虎咽的洪七,欧阳峰一边勤快的挖着耳屎一边懒洋洋地撺掇他加入杀手这一既有前途又有钱图的行业。说了些“杀人比种田卖艺有尊严”“武功高强也是要吃饭的”之类的经典废话。最后很体贴的总结了一句:好好考虑一下,不过要快,因为肚子很快又会饿了。

洪七恶狠狠地舔掉嘴边的最后一粒米之后抬眼看着欧阳峰,像一头看见了野兽的野兽。

对面的欧阳峰笑得相当恬静慈祥,嘴边的胡子上挂着一缕飘忽的阳光。

他基本上知道,剩下的那些马贼日子不多了。

去见那些声称受马贼威胁的客户之前,欧阳峰给这个男人买了双鞋。然后在一村Clients面前做了一场很专业的Presentation。

蓬头垢面的欧阳峰同志在狂热的阳光下撑着一把支离破碎的油纸伞一边擦汗一边插腰一脚横跨跨在一根木桩上做演讲报告的形像让俺非常无俚头的联想到秋收起义里的领袖人物和黑泽明镜头里的粗俗性感的三船敏郎。

听完他的演讲之后,俺只能叹一句,这世界上能把推销杀手跟一双鞋联系起来的人,不多了。

演讲结束之后,村民们老老实实的交出10两银子,并将自己的全副身家性命托付给一个了不起的农民奸商和一只穿了双鞋的牲口。

洪七上路伏击马贼之前,欧阳峰带他去看死人。这是一个比较奇怪的情节,不知为何很少人提起。

那个倒在沙漠里被太阳晒成紫青色腊肉脖子上有道刀痕的家伙应该是两天前被马贼挂掉的瞎子。通常用特写镜头拍死人的时候会用真人,可是俺把片子定格看了半天,觉得这具尸体怎么看都不像是梁朝伟伪装的,那些干瘪的皮肤凹陷的嘴唇和翻卷的伤口上的组织断层纹理之类的细节做得太逼真,以至于俺很想知道道具和美工从哪儿弄的材料做出这么有质感的效果,甚或是,他们到底从哪里挖出这么个东东当道具。

一条汗巾罩着半张脸的欧阳峰用温和冷静的手法拨弄着尸体脖子上的伤口告诉洪七死者是被一个左手拿刀的马贼做掉的时候,他的口气和表情看上去很像俺老爹老H,一位很专业,很朴实,很性感的安全死亡事故调查科科长。

俺对欧阳峰的亲切感又扎扎实实的添了老厚一层。

洪七对欧阳峰的好意提醒不以为然。他觉得带一个刚刚吃饱饭有鞋穿的人去看死人的人不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人。不过那具尸体到底还是对他起了点教育作用,为了不死成那个鸟样然后被混帐老板拿去做反面教材,他非常有效率的解决了那群人口众多吃饱没事闲的无聊兴高采烈来送死的马贼。

欧阳峰对洪七的办事能力很是满意,从此转他当了正式工,长期供应他吃喝住宿顺便帮他哄骗打发他那个千里寻夫的乡下老婆,后勤工作做得很到位。与此同时,抱着鸡蛋在门口等SB的美眉也挺高兴的找到了新的目标。

洪七的智商一点也没有辜负鸡蛋美眉的期待,听了她那段罗生门式的一面之辞之后,这家伙收下一只鸡蛋的定金,顶着一脑门子鲁提侠拳打镇关西的冲天豪气冒着瓢泼大雨和漆黑夜色一路杀进XX客栈,用雨夜屠夫一样凶残的手段血洗了那帮正在吃饭的太尉府刀客。杀红了眼的洪七没有注意到,桌上的饭菜很清苦,这些人看上去也很朴素,衣衫和头型都像是丐帮出身的劳动人民,而非那个鸡蛋妹口中横行霸道草菅人命的政府公务员。他们的身体被刀戳穿的时候表情都有点困惑,有的人脸上还挂着饭粒。

俺有点怀疑这些人根本没有杀掉鸡蛋妹的弟弟,或许他们只是在她的店铺里吃饭付不起钱。只是他们没想到吃顿霸王餐居然会死得这么惨,而且是死在这么一个明明和他们无冤无仇却杀得满脸愤怒的白痴愤青手里。

俺不得不承认,傻子有时比疯子更可怕。

当然,政府机关混出来的人也不好惹,洪七在这次战斗中损失了一根手指。回来之后伤口发炎加上伤风感冒,生命一度垂危。

欧阳峰很不厚道的嘲笑洪七是个为了一只鸡蛋去卖命的SB,洪七傻笑着告诉欧阳峰,他觉得变成SB好过变成欧阳峰。

被一个SB看成是比SB还低级的人显然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正在此时,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鸡蛋美眉惺惺作态的跑到欧阳峰面前哀求他请个医生救救洪七。刚刚受了SB打击的欧阳峰没好气的对她说,请医生?要钱的。不如用你的鸡蛋试试,反正你最擅长用鸡蛋请人办事的。

女人没有去请医生,只是跑到半死不活的洪七面前继续哭哭啼啼。洪七被女人的眼泪淹没得七昏八素,反过来安慰她说用一只鸡蛋收买一个杀手去谋杀七八个国家公务员是一个很公道的价钱,甚至医疗费和他本人的丧葬费也可以饱含在内。

欧阳峰曾经同情地说要是太尉那帮刀客知道自己那么多条命加起来只值一只鸡蛋一定死不暝目。其实他算得还不够精确。俺在纸上划拉划拉,得出如下公式:

一只鸡蛋> = 太尉府N条人命+ 一根手指 + 医药费 + 洪七一条命

于是俺做出一个结论:千万不要低估一个BT农村妇女的商业头脑。


好在洪七这条命最终没有被这只宝贵的鸡蛋断送掉。具体情节墨镜王没有交代,或许是他自己抵抗力强,或许是鸡蛋妹临走之前良心发现用驴请来了江湖郎中,反正当俺再次看见他时,这厮已经非常惬意的倒在一张吊床上摇来晃去,他可爱的乡下老婆坐在另一张吊床上,一边唱着陕西民谣一边摇来晃去的喂他饭吃。

伤愈之后意气风发的洪七辞了工带着老婆去闯荡江湖。说是要去看看沙漠的另一边到底是不是另一个沙漠。

再次变成孤身一人的欧阳峰目送着头脑简单幸福愉快的两口子渐渐消失在漫天的风沙中,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比沙漠还要落寞。看到他这副面孔俺就知道他又开始想念他的爱人同志。在他逐渐清晰的记忆里,他看见那个女人在新婚之夜穿着一袭石榴红的衣裙持着烛台顺着阁楼像一泓春水袅袅婷婷的流转下来。在阁楼的拐角处晦暗的红色阴影里,她遇见欧阳峰。当时欧阳峰的脸被长发和胡子遮住大半,眼睛在黑暗中闪耀着灼热朴实的光茫,像一只凌乱美丽的野兽。他很直接的要求女人和他

私奔,女人很直接的一口拒绝。接下去就听见衣帛碎裂的声音,烛光坠落,两个人影挣扎晃动,镜头跟着东摇西晃,拍出的效果比梦娇除衫清楚不了多少,俺看了好几个遍才勉强明白欧阳峰同志正在积极努力的主动献身。

俺没想到欧阳峰这样麻木不仁冷酷无情的家伙年轻的时候居然也经历过激情燃烧的岁月。可惜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女人为了赌一口气一意孤行的做了欧阳峰的大嫂,欧阳峰一气之下离开了他老家白驼山。十多年之后,在没有尽头的沙漠里混成一个

势利刻薄小商贩的欧阳峰偶尔从水池里看见自己的倒影,却再也看不到那个像一只披着红色月光的狼一样的高傲的年轻人的影子。他咬着冷冷的牙喝干一瓢冰冷的水,然后用水瓢狠狠地砸碎水中逐渐老去的面孔。

没错,这丫已经完全不是俺熟悉的那个亲切可爱的农民同志,镜头里那张脸虽然始终只露出一半,但是,丫介副面相就算化成灰老子也能认出来。没错,这个演员,这个姓张的名字听上去忒爱国的家伙,俺对他相当有意见!!

俺当时只是不明白(当时是1995年),为啥墨镜王非要用张国荣扮演后期的欧阳峰。这张国荣是啥人啊,就他那样,整个一资产阶级堕落腐化生活的代表,封建旧文化的代言人,咋能让这号小白脸扮演咱根红苗正滴农民同志呐?!就算人欧阳峰从农民堕落成黑社会了,这姓张的又哪点长得像大佬?俺真是对王家卫同志极为失望,本来觉着他这种上海出身的香港导演能拍出这么一部挺像样的反映底层人民生活的片子挺难得的,而且演员都选的挺正点,尤其是那个扮演中青年欧阳峰的农民本色

演员,虽然人长得不咋地但就是越看越有味道。可惜了啊,王导临到头来还是没有摆脱盲目追求大卡式的窠臼,硬是要换掉这么有实力的好演员,换上张国荣这么一名气响亮的花瓶。。。。

说到这儿俺觉得俺不能再往下说了,因为俺非常清楚的感觉到一篮又一篮的鸡蛋正朝俺头上劈哩啪啦的飞过来。其实。。。咳咳,俺就直说了吧,其实俺在10年前对张国荣这个同志的确是有很大成见的。

事情起源于1993年俺看了一部叫霸王别姬的电影。看完之后虽然俺啥都没看明白,但就是莫明其妙的激动。当时刚好碰上一位票友,那姐们儿也倍儿激动,一连声的对俺说,太好了,都他妈太好了,尤其是那个演虞姬的家伙,真叫牛B,任谁都TM学不来的。听了她这话,俺脑子里立马浮现出一张艳光流转浓郁妩媚的面孔,于是俺装出一副极为深沉极为“了”的德性回了一句:是啊,那个女演员的确挺有神韵。还是个新面孔,怎么看都比巩丽有前途。

对方的脸色立马就变了。在沉默了一分多钟之后,她耐着性子问俺,你难道不认识他吗?倩女幽魂你看过吧,也是他主演的啊。

俺挺认真的思考了片刻,将两张哀怨凄艳的面孔仔细比对了一下,忽然之间觉得有点恼火,有一种被人看扁了的感觉。于是俺的嗓门提高了8度高声回应:我靠,哪可能是她,你当我不认识王祖贤?!

话音刚落一股排山倒海的杀气汹涌而来。俺只觉眼前一黑,一下就睡着了。

俺醒过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清楚到底是哪个衰人害的俺挨扁。当然事情很快就弄清楚鸟,要怪就怪那个叫张国荣的家伙演戏演得太离谱。他奶奶的,老子哪里想得到男人能长成那样还演成那样。人袁四爷那种级数的大拿都有一二刻的恍惚,俺们这号昆曲盲偶尔被彻底呼悠一次,不过分吧。

问题是,他长得好看,俺就挨了揍。介TM是什么道理?

俺因此就对张国荣那张过分漂亮的脸很不满意。而且一脑门子认定这丫这辈子只能演漂亮角儿。到1995年俺看完了东邪西毒之后,发现这张漂亮干净的小白脸居然在结尾的关键处替换了俺亲耐的可爱的肮脏下流的欧阳峰同志那张黝黑噌亮肤色健康的脸膛时,俺心里就更不平衡鸟。在这么个审美畸形的世道里,俺们农民同志健康向上的审美观就这么不容于世?难怪洪七都要很无奈的卷起袖子悲愤的高声呐喊“俺是历代丐帮最最雪白干净英俊美艳的少帮主”鸟。

俺们怀着这样有谁共鸣的悲愤心情叹着气一路走到了1997年的夏天。 那天正午,日头特别亮堂,俺在芦笛岩脚下冤家路窄的遇见了那位在N年前打得老子直上银河落九天的霸王别姬票友。事隔多年,自然已是相逢一笑泯恩仇。坐在一条荡漾的小舟里,俺极为诚恳的承认了自己过去犯的错误。俺承认张国荣的别姬演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是,俺挺反对他在东邪西毒里的表现,他实在不应该出现在本片的开头和结尾。。。当然这次俺又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就被人一脚踹到水塘里。在没顶之前俺不清不楚的听见那个正在抓狂的票友对来芦笛岩观光的中外游客大声疾呼:

俺们介块没得介种 淫!!介个淫她不是桂林淫!!!


天黑之前俺好不容易爬上岸来爬回家里,洗了洗澡开了开电视放了放牒,俺要再看一遍东邪西毒。看到一半的时候俺终于发现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长着胡子的欧阳峰好像有一只眼睛上有3层眼皮。介个特征,如果俺没记错滴话,应该是,应该是。。。莫非~~~难道~~~~~~~?!

我靠~~~~~~~~~~~~~?!

俺终于支撑不住一口血喷到电视机上,在失去知觉之前,俺趴在地上对着屏幕里眯着眼睛笑得极为阴险的欧阳峰同志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

姓张的,I 服了YOU。


再次醒番过来之后,俺们觉得自己获得了新生,对很多事的看法都和以前不同鸟。俺不得不承认那位票友说得对,俺不配做桂林人,更不配做农民。跟人民的目光相比,俺的眼神不够雪亮,以至于几次三番的被一只三层眼皮神通广大的老猴子给晃点了。介是惨痛的教训亦是宝贵的经验。俺要牢记。

痛定思痛之后俺下了一个比较重大的决定---------俺决定投奔这只姓张的老猴子门下,仔细监视他。俺就不相信,这丫什么都能变。俺总有一天要找出他的破绽。

完毕。


By The Way俺还有一句话要说,以后谁敢跟俺说张国荣演不了农民,俺一脚踹他到漓江里喂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