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就让我坏一回

清河流 收藏 35 1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单身的日子即将在明天结束,没有留恋也没有渴望。

初相识,情牵心动

阳光下的娟儿笑容明媚。与牧宇交往一年三个月零一天了,今天,他终于答应去她家走走,娟儿的喜悦无法掩饰。

牧宇是金地广告公司设计部部长,业界精英。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头不挨枕,根本无暇顾及个人婚恋之事。当猛醒到自己已是三十好几时,娟儿又适时出现在他身边。

娟儿对他爱的浓烈,是连三岁小孩也看得出的,牧宇当然不会不明白。但是他不想去她家,不想见她父母,害怕一去从此非正式转为正式。

而今天他终究架不住娟儿的软缠硬磨了,若再拒绝,未免不近情理。

娟儿站在玄关,把拖鞋整齐摆到牧宇脚下,笑始终荡漾在她脸上,牧宇心头不由掠过一丝感动,虽然浅到难以捕捉。

母亲炒菜,父亲布置饭桌碗勺,牧宇陷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的直播球赛。娟儿偎依在他怀里,如波斯猫。

突然“啪嗒”一下,电视画面切换成了时装表演。牧宇愕然回头,一着黑色洒花睡衣的颀长女子立于卧室门口,手里攥着遥控器。

娟儿扭过头去:“姐,牧宇在看球赛……”

女子侧转身来,长长的黑发如乌云,掩映着冷艳异常的一张脸。

“全球资讯榜的英伦春季时装发布会片断,只有十分钟。”不容置疑的口气,说完,仍注视电视,仿佛牧宇不存在,或根本蔑视他的存在。

牧宇垂下头去,玩弄着茶几上的火机,有点手足无措。娟儿更紧地靠过来,细细地跟他说无边际的话,想开解此时的尴尬,牧宇没听进一句。

餐桌上,父亲母亲频繁给牧宇夹菜,眼神里满是欣赏与喜欢。牧宇一一回应着老人们问话,谦恭耐心,礼节周全。他很奇怪直到现在娟儿也没向他正式介绍她的姐姐,那位姐姐只顾埋头吃饭,抬头夹菜,眉眼轮廓酷似父亲,而娟儿更似母亲。

敬了娟儿父母两杯酒,又自己斟满,举起酒杯,酝酿着勇气想跟娟儿姐姐打招呼。不料姐姐已放下碗筷,离席而去。娟儿忍不住嚷一句:“姐,人家牧宇要敬你的酒,你却这样……”

姐姐停下脚步,突然笑了,嘴角弯曲,说不出的妩媚狂野:“下次吧!今晚我还有事。我叫丝桐。”

牧宇一迭连声道不要紧,目光却不由自主随了丝桐的背影飘出门外。

再相遇,伊人如梦

金地广告公司终于拿下了魅力服饰有限公司全年广告业务,牧宇奉命前往魅力了解相关产品情况。

上至魅力服饰公司五楼,渐觉清静。秘书含笑推开一扇玻璃门,窗前长条工作台旁立着一个颀长背影。听见门响,她别过头来。秘书温言细语:“这是我们公司的首席设计师丝桐。”

两人握手,丝桐展颜一笑,不同常人的狂野美丽。牧宇竟然心跳加速。

秘书退出,牧宇说:“想不到是你……”

丝桐劈头打断:“我们现在要谈的是公司想重点推出的几款服装品类。”笑容瞬息找不到踪影,是刻意拉开距离的冷漠。

牧宇恍惚着,疑心自己是否刚刚穿越过繁华热闹。五楼这一隅,仿佛隔了世,隐隐约约地,寂寞扰着心,有疼的感觉。

已是薄暮时分,电话铃响,丝桐接过,挂下。清理着工作台上的样品,边道:“我们老总振林请你共进晚餐。”夕阳透过窗玻璃洒在她脸上,浓密的睫毛似栅栏,笼着半圈朦胧的影。

振林好酒却不胜酒力,几杯下肚,就无顾忌地痴痴望了丝桐傻笑。丝桐也不介意,只一个劲劝牧宇喝。牧宇本就有点酒量,见丝桐一扫冷漠神色,眉尖嘴角风情攒聚,不免兴致更高。仗着酒劲,取笑振林:“老兄,你怎么把丝桐的手握你手中?太重色轻友了吧?”振林“呵呵”应道:“说得对说得对,我、我要握你老兄的手呀……”边伸出手来,却一把抓空,跪伏到了桌底下。

丝桐乐不可支,与牧宇蹲下身子一起扶振林,止不住地坏笑。牧宇一时忘情,盯了丝桐不错眼珠。丝桐用食指狠狠一点牧宇额头:“把他扶到沙发上。你若再跟我干五杯,我就让你握手。”

五杯下来,牧宇早已不辨东西南北。次日醒来,发现自己与振林并排躺在宾馆的大客房内。

走近你,疼痛我

牧宇自那次去了娟儿家,便频繁探访,娟儿自是高兴。遇到丝桐不在家,牧宇问起,娟儿详尽作答。丝桐在家,碰见牧宇,却是不冷不热。兴致来了,打个招呼;兴致没了,如入无人之境。

周末,娟儿说今晚有时装表演,全家都去,你去吗?牧宇满口应承。提前来到剧院门口,等了许久,才见娟儿满脸歉意奔来。娟儿一个劲解释家人怎样怎样不能前来,牧宇道无所谓,我俩看我俩的,与他们无干。

表演结束,大厅灯火重亮。牧宇随在娟儿后面,娟儿突然停下步子,定定望着一个方向。牧宇不由看过去,人流里,一个高大的外国男人招人眼目。他的臂上挎着一个女子,是丝桐。男子不时屈着腰,与丝桐亲密耳语。牧宇感觉血往头顶上涌,却不忘若无其事地调侃娟儿:“恭喜你有了洋姐夫。”

“哼!”娟儿轻蔑道,“如果都算,我的姐夫恐怕难以计数。”

话毕觑了一下牧宇,竟然找不到任何表情。

金地为魅力策划的广告宣传非常成功,在丝桐的公司了解完下月将推出的新品后,牧宇故作随意道:“为表谢意,我也应该邀请你一次。不如今晚我们去酒吧放松一下?”

“酒吧?”丝桐抿唇一笑,“正好娟儿会约你。”

“不会这么凑巧。”牧宇只当玩笑,“我约了你肯定也不会跟她去。”

“今晚我有事。”丝桐又收敛了笑,背上坤包,“对不起,我先走了,麻烦你出来时关好设计室的门。”

牧宇没回过神来,脚步已经远去。

果不其然,娟儿真的打来电话,说今晚有位朋友酒吧开张,务必要去捧场。

酒吧里音响鼎沸,来宾都是熟人。娟儿兴奋地打着招呼,高声向朋友介绍着牧宇。女人们往往发出夸张的惊叹:“娟儿,你男朋友好帅哦!”娟儿的脸就笑成了花。

牧宇有点头晕目眩,机械地让娟儿牵了手在台桌边穿梭。光影迷离,靠墙的卡座上一对男女依偎着。娟儿走上前,口气惊奇:“姐,你也在?”那轮性感的红唇又是一笑,是牧宇熟悉的笑,摄人心魄。今晚陌生的,却是衔在红唇里的一支烟和那张男人的脸。

牧宇在酒吧再一次烂醉如泥。

夏天来了,气候明朗清爽。牧宇的日子却过得混浊,工作质量也大打折扣,老板颇有微辞。

而娟儿似乎喜欢他这种状态。领着他逛家具店,参观样板房,看婚纱摄影展……牧宇陪着,却只笑,没有其他言语。

在娟儿家吃完晚饭,丝桐还没回来。娟儿说你好像没进过我姐姐的卧房?反正没事,去看看。不由分说拉着牧宇往房里走。

淡淡的香气萦绕着不大的空间,书柜一列,衣柜一排,中间一张小小的床,简洁精致。

娟儿突然“呀”了一声,望着床头发愣。牧宇上前,原来枕边静静躺着一盒避孕套,包装上的男女体态亲狎。

搂着娟儿小巧的肩走出卧室,眼前的姑娘忽然有说不出的纯洁美丽。

牧宇道:“听着,娟儿,明天我们就去登记结婚。”

忘不了,你的哭

牧宇拒绝了娟儿送他出门的请求,他要一个人慢慢走回自己的小窝。单身的日子即将在明天结束,没有留恋也没有渴望。生命就像黑夜天空那些平淡无奇的星星,寂寞也好,喜悦也罢,无人知晓。

到家了,楼道口立着一个人。“丝桐。”他喊着,心里嘲笑自己的癫狂。不可能会是她!想谁就谁出现,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你的窗没有灯,知道你没回。我等你很久了。”丝桐轻轻说。

牧宇重重掐下了自己的手,很痛!丝桐抿嘴一笑:“傻瓜,很奇怪我会在这?我知道你的住址许久了。”

“陪我去探望一个人,可以吗?”丝桐抬头,是牧宇无法抗拒的眼神。

城西偏僻角落的一栋小平房,昏暗的灯光照在床头一面容憔悴的妇人脸上。妇人攥着丝桐的手,嘻嘻笑着看牧宇:“你是我老公。你又来看我了。你还是舍不得我。好啊!好啊!”

丝桐从皮包里抽出一沓钱,塞到旁边立着的老妇人手上。又在一旁细细叮嘱一番,然后告辞。

街上早无人烟。牧宇轻轻伸手至她腰际,丝桐没有拒绝,扑入他怀里,忽然痛哭:“答应我,不要问我!什么都不要问我!”

牧宇哽咽道:“我不会问。你放心,我真的不会问。”

相拥着走,看两个人的影子在街灯下忽然扭做一处,忽然又分开好远。

清晨,窗外透过来的晨曦铺洒在这页素白的信笺上,洁净无比。


牧宇:

当你醒来,我已离去。不要找我,我会在遥远的地方为你和娟儿祝福。昨晚见到的那个妇人是我的母亲,父亲遇到娟儿的母亲后就抛弃了她,她很脆弱,所以疯了。请你相信我,我不坏!我真的不坏!只是痛恨男人,想耍他们,你除外!

也许我真的坏了一回,在昨晚。

爱容易使女人变坏,包括娟儿,包括我。

忘记我!


丝桐


牧宇呆呆立在床边,泪珠大颗大颗掉到床单上,上有一弧鲜艳的殷红,洇湿着,像带露的玫瑰。

门铃突响,牧宇扑过去。门边,一张女人明媚的脸。

“牧宇,办结婚手续去,好吗?”

是娟儿。








1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