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琪不知道

儿童节前夕的一个周末,林西在赶一份策划书,可是乔琪一直在旁边捣乱,林西便只好作罢,将工作放下,准备夜里再加班,这一局,乔琪胜。她见林西终于肯放下工作陪她玩了,便开心地搂着林西的脖子,亲昵个不够。林西亲亲她的小脸说:“要不去逛街吧,给你买过节的新衣服。乔琪是个爱臭美的小家伙,见有新衣服穿,就松开林西欢快的跳着说,好呀好呀,正得意却不小心跌坐在地板上,苦了苦脸,起来揉揉屁股,挣扎着笑,却掉了眼泪,林西看着,便在旁边笑了。

这个夏天来得有些早,林西带着乔琪刚在街上走了一半,便觉得有些热了,而乔琪却一副精力十足的样子。她一边左顾右盼地看着两边的商店橱窗,还一边把林西和街上的女人做对比,一会儿是,妈,你的包包好像不太配这身衣服呀,一会儿又是,妈,你的裙子颜色要是再淡一些就好看多了。乔琪是个六岁的大眼睛美女,许是因了自身条件的优越,她对林西这个花容渐逝的老妈总是挑剔万千。

林西本来已经没有一点精神了,可听到乔琪稚气十足的言语,便又觉得轻松了许多,于是牵着乔琪继续往前走,乔琪问,妈,你笑什么呢?林西不理她。

进了一家童装店,却不想遇到了原来单位的同事。三年前,林西和这个同事也只不过是淡淡之交,离开三年,再遇见,寒暄过后,林西便想着开始为乔琪挑衣服,可那同事却异常亲切的抚着乔琪的头问林西,你不是三年前离开公司的时候才结的婚嘛,女儿都这么大了?林西不予回答,牵着乔琪的手说,跟阿姨再见,便走出了那间店,隐约回头,见那同事满脸的冷嘲热讽,林西觉得真的有些累了。

带乔琪买完新衣服回到家时,发现乔安已经出差回来了,比他预期的早两天。林西有些意外,乔琪看到爸爸回来了,更是开心了。乔安满眼爱恋地看着一对母女,一边往饭桌上摆筷子一边说,你们出去逛街累了吧?今天我可是有机会表现一把,来尝尝吧。

一家人入座,刚要开饭,乔琪忽又想起小店里的一幕,很严肃地批评林西,她说,阿姨问你问题你都不回答就走开了。乔安在一边,蛮有兴趣的逗着乔琪问,什么问题?乔琪说,阿姨问妈妈不是三年前才结的婚嘛,为什么我都这么大了。

乔安听罢,心里一紧,觉得自己真不该接乔琪的话,正要呵斥乔琪快些吃饭不要乱讲话,却见林西轻轻笑着说,你吃饭吃得好,所以长得快呀。林西知道,对于乔琪这个小小女孩的问题回不回答都无所谓的,她还太小,不明白太多东西的。但她还是救了这个场,因为不想乔安不自在,虽然自己心里偶尔也会有小小的不如意。

晚上安顿乔琪睡下,林西本想着该去处理工作了,又一想乔安刚回来,便索性打消了这个念头,准备洗漱就寝,却见乔安一个人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抽闷烟。

乔安不嗜烟,却偶尔抽,一般是有话要说的时候才抽。林西已经稍有预感了,便轻轻坐在近旁。乔安又说了一次,林西,对不起。林西知道乔安是在说乔琪的事情。

三年前,林西嫁给了乔安,婚后不久,乔安便自作主张地认领了乔琪,起初,林西是有些不满的,乔安说,林西,你和她相处三个月后再做决定好吗?乔安太了解林西了,乔安知道林西会爱上乔琪,林西会舍不得。那时候,乔琪三岁,其实林西在和她相处的头一个月里就爱上乔琪了,就因为某天,乔琪含糊不清地叫了林西一声妈妈,再后来,林西爱乔琪越来越厉害,为了不影响乔琪以后的发展,林西还辞了原来单位的工作。

乔琪不是林西的亲生女儿,这是除了乔琪天下共知的秘密,但有另一个秘密,乔安以为林西不知道。

乔安此时倒像个孩子,少了刚刚的沉稳,仰起右边脸颊,不说话。林西心里明镜一般,却装作不知,乔安便保持着一个动作。林西像以往看着乔琪一样,无奈的笑笑,亲了亲乔安,乔安这才起身回房。

乔安在家休息了几日,便又开始全国各地奔走了。他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公司,完全养得起林西的,可林西却执意要在外面的单位上班,这一点上,乔安从不强求林西,乔安知道,有些事可以强求,有些事不能的。

乔安不在家的日子,乔琪便常常捧着乔安送给她的漂亮台历,用小指头数上面的日子。林西一边收拾被乔琪搞得凌乱不堪的房子,一边打趣道,如果妈妈出差了,你是不是也这样想妈妈回来呀?

乔琪说,才不想呢。林西心里有些稍稍的凉。却见乔琪停顿一下说,你要出差肯定也会带着我的,你不是去哪儿都带着我吗?林西笑笑,心想,她这辈子是被这个小家伙赖上了。

吃过午饭,林西带着乔琪去楼下散步,眼见处,多是牵着宠物,悠闲游走的女人。林西想着,自己原来也可以这样悠闲的,却下意识地牵了牵乔琪的手,乔琪却挣脱开了。她看到有相熟的小朋友了,跑去一边玩。林西便有时间坐在花坛边上,看远处乔琪的一举一动都觉得可爱,便会心地笑。

乔琪太伟大了,乔琪用她的方式把林西的所有爱恋和关怀都偷去据为己有了。林西只打过她一回,那次乔琪玩水,弄湿了衣服,而她正感冒,林西急呀,便在她的小屁股上扇了两下,林西估摸着手劲,不会很疼,可乔琪却哭得厉害,她边哭边叫,妈妈打我,妈妈打我。林西的心便软了。

林西后来想,某一天,她和乔安都离开乔琪后,便不知会不会有人再保护乔琪了,这样想着,便不舍得再打乔琪一下。

林西不是神,林西会动怒,更会动私心,间或,想起乔琪背后的许多事情,林西也会不知所从,但好在乔安和乔琪都是她爱的,便抵挡了一切。

夜色将近,唤乔琪回家,乔琪乐呵呵地跑过来,牵了林西的手,上楼时,遇到一位下楼的女邻居,怀孕有六个月了吧,乔琪看着她的大肚子呵呵地笑,邻居便牵了乔琪的手去摸她的肚子,一边逗着乔琪说,摸到弟弟了没?乔琪做个鬼脸,看林西,说,妈妈,你肚子里怎么没有小弟弟呀?

夜里,乔琪执意要和林西一起睡,乔琪刚贴上床,便睡着了,一只和死死地揽着林西的脖子。林西睡不着,也不敢动,怕惊扰了乔琪。

直到乔琪睡熟了,林西才拉开她的手,起身,到客厅,冲怀凉茶,却不曾喝半口,沉思少顷,林西去书房打开了自己专用的那只抽屉,那只抽屉从不上锁,但林西知道,乔安不会翻看的。这就是乔安。

抽屉里有一张相片,夹在一只软抄本里,林西拿出来,端详半天。是个漂亮的女人,优雅,从容。林西不知道,乔安爱她是否胜过爱自己;林西不知道,她怀着乔琪的时候,又是什么样子;但林西知道,她成不了对手,因为,她在生下乔琪的那天,就死了。那是乔安没有认识林西之前的事了。但乔安把这件事当个秘密隐藏了,林西无意中知道,却也帮着他隐藏了。

林西偶尔对过和乔安大吵大闹的想法,但林西太明白,自己是做不出那样的事情的,爱了便可以争吵,太爱了,便不能。要像张爱玲在书里说的那样,把自己放低,放到尘埃里去,便见得到幸福了。

林西将那张照片放回抽屉的时候,已是深夜了,回房,见乔琪蹬脱了被子,林西又不禁埋怨了自己粗心大意,贴着乔琪躺下,看身边小小的人儿,突然觉得缘分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正思忖间,却听到手机短信提示铃声,是乔安,又在犯坏心思,在短信里说,老婆,想你了,怎么办?

林西回,那就回来呀!

以为是玩笑话的,却见对方急急地回了短信过来,那你快来开门呀,我忘带钥匙了。

那天晚上,为了不吵着乔琪,林西和乔安在乔琪的小床上相拥而眠了。乔安说,林西,我们再生个孩子吧。林西说不了。乔安说,不行,一定要生。乔安的用意林西懂,却说,我有乔琪呢,要生你自己生。本是娇嗔的语气,私底里,却有只有林西一个人才知道的委屈。

半个月后,清明节,乔安出差在外,林西一大早送乔琪去了学校,又上单位请了假,去街角的花店买了大束的白玫瑰,然后搭车,去市郊的墓园。乔安不在,林西想代乔安去看看照片上的女人。那个地方,林西去过,去年的清明节,林西是偷偷跟在乔安的身后去的,所以这一次轻车熟路。

在墓碑前站定,刚奉上玫瑰,便觉身后有脚步声,林西没有回头,和乔安结婚这么久了,她头一回有些感觉无所适从。

背后的脚步很低缓,走近来,从后面抱住了林西,许久,许久以来,林西掉了眼泪,莫名的有些委屈。时间慢慢淌过,乔安贴着林西的耳朵说,林西,我爱你。

墓碑上的女人很美,正在微笑。

两个人牵着手从墓园出来的时候,乔安问,林西,你是怎样知道这个秘密的?林西说,有心,自会知道一切,你以为我爱乔琪会不明不白地爱吗?我找过她的奶娘,知道了乔琪是你和前女友的孩子,因家里人不同意,她执意生下孩子,却因难产去世了。

乔安有些愧疚得再不言语,却用手揽住了林西的腰,那么紧。又走了一很长一段路,乔安才说,原谅我,我爱你,也爱乔琪,所以,我用我的方式把你们两个都留在了身边。林西说你应该告诉我的,不见得事实就会把我吓跑,我爱你,跟你的以前无关。

其实,很久以来,林西是渴望乔安能亲口讲出真相的,她期待了很多回,可乔安都没有讲,林西是有过怀疑,有过失望,但林西是聪明的,她认定乔安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她,便觉得坦然了。

回家,一起去接了乔琪,乔琪吵着要乔安抱,一只手去绕过乔安的脖子伸过来,牵了林西的手。

到小区院子,乔琪蹿下来,又去找小朋友玩了,是在花坛边,乔琪像所有幸福的孩子一样幸福地开心微笑,玩耍。乔琪不知道她身后的秘密,不知道林西有多爱她,就像乔安不知道林西在知道乔琪的来历后,自作主张地去做了绝育手术一样。而这些事,林西决定把它们藏好了,谁都不让看到,除非,到某一天,万不得已……

林西在自己的日子里,知足,且快乐着。开始有很多人慢慢知道乔琪的来历,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对林西指指点点,可林西觉得,这没什么。

某一日,林西在自己的博客里这样写道:我很感谢上帝,这一生,他把我至爱的两个人都送到了我身边,我想,我是幸福的。虽然身边的人对我的生活存有异议,但我若不去计较,它们便对我的生活影响不了什么。幸福不幸福是别人怎么看的事情,我只管我的云淡风轻,细水长流。

林西在敲这些字的时候,乔琪正守在身旁,她说,妈妈,你在写什么呀?林西说我在写你呀!乔琪说你在写我什么呀?林西说我在写你很乖呀!而乔安,正偎在门上,轻轻微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