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移动MM对决中国联通MM (古龙版)

榴弹炮123 收藏 7 70


我最近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看着身边的人都有了手机,自己也不禁有些心痒,打手机的姿势好拉风啊,如果站在十

字路口打手机,一定会吸引众多MM的目光吧!

想到这里,我不禁幻想着自己站在繁华市中心的街道上,手机铃声响起,我很潇洒的从

内裤的兜里掏出手机,“喂,你好……”特深沉的声音,周围一片女生的尖叫……

心动不如行动,我凑了1000块钱,前往手机市场。

其实买手机没什么难的,比我想象的差远了,没费多大力气,就买下了

一款900多块的手机,(手机市场门口卖二手货的小摊上)据说还是和弦的呢。我拿着手

机,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卖给我手机的是个猥琐的中年男子,他收了我的钱,就一个跟头翻出几公里,消失了。

我用颤抖的手打开了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我要把我有手机了这个消息告诉每一个

朋友,你们都给我打电话吧!多自豪,多威风!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手机并没有拨通。

旁边一个卖手机的MM提醒我,必须买一个叫做“SIM”卡的东西……“啊?”我从来没

听说过这个东西,“SIM卡是什么东西?”“你乡下来的吧。”MM说,“SIM卡就是一个

卡片,插到手机里,才能打电话。”

我恍然大悟,“那在那里才能买到呢?”

“你要移动的还是联通的?”MM问我。

有什么区别嘛?”我弱弱的问。

“区别没什么,联通比移动每分钟便宜两分钱。”

“两分钱?”我说,“两分钱够干什么的。”

“所以说没什么区别。”MM有些不耐烦。

“那我去哪买?”我问。

“那边!”MM用手一指,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两个柜台。一个上边画了个面目

不清楚的男人,写着:“动感地带,我的地盘我作主。”旁边的画了一个挺壮挺高的男

人,正在很拉风的打电话,写了一行字:“联通新时空。”

我走过去,站在两个柜台的中间,问道:“哪里能买SIM卡啊?”

“我这可以!”忽然从两个柜台后边分别窜出了一个人,移动这边是一个高个子MM,长

长的头发,两眼放光;联通那边是一个丰满的MM,胸部迷人。

“哇。”两个MM都很迷人,我不知道选择哪个。

要买SIM卡,还是要找我。”移动MM说道,“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我们联通,物美价廉,服务周到。”联通MM在一旁毫不示弱,还给我抛了个媚眼。因

为我比较喜欢胸部大的女生,所以走到了联通MM跟前。

她看我走了过来,一脸笑容的问:“先生,请问您要办SIM卡业务嘛?”

我刚要开口,忽然觉得胸口一紧,后脖领子被人拽了起来。

双脚离开地面,回头一看,移动MM一只手就把我拎起来了。

“饶命啊,英雄。”我吓得不行,“我不买了还不成,不要杀我呀。”

“先生,我怎么会伤害你呢?”移动MM的声音非常甜美,她轻轻的把我放在地上,两步

走到联通MM跟前,沉下脸,问道:“你为什么抢我客户?”

“笑话!”联通MM挺了挺丰满的胸部,“抢?难道天下的人,都要用你们的卡吗?”

“我看你是找死!”移动MM冷冷的说道。

“我看要死的是你。”联通MM毫不示弱。

我在一旁吓傻了,原来这个行业的竞争这么厉害啊。

移动MM更不多说,一个黑虎掏心就攻向联通MM。

联通MM左臂在胸前一挡,招架住了移动MM的攻击,右手顺势扣住移动MM的手腕,使出的

竟然是“三十六路小擒拿手”的功夫!

联通MM的右手抓住了移动MM的手腕,冷笑一下,左手横挥一张,击向移

动MM的咽喉。

移动MM居然毫不慌乱,只见她身形一晃,虽然一只手被抓住,却摆左腿踢向联通MM的面

门,联通MM躲闪之际,移动MM成功把手腕从联通MM的手中抽出。

移动MM说道:“看来你擒拿功夫不错。”

联通MM冷笑道:“你的外家功夫也算过关。”

移动MM说:“你一定要跟我抢这个客户?”

联通MM冷笑一声,“你还说抢?”

“休怪我手下无情。”移动MM说罢,一拳挥出,直取联通MM面门。

这看似平平常常的一拳,却包含这形义六合拳、太极拳、八卦拳的多种招式,每种招式

又分别包含了无数的变化。看来她的拳法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联通MM却不慌乱,嗖的拍出一张,掌力带风,气势非凡,竟然是降龙十八掌的“见龙在

田”。

移动MM被掌风所迫,后退两步,问道,“你,你居然会降龙十八掌?”

哈哈。”联通MM得意的笑着,“你们移动的人还真是孤陋寡闻哎,”

她得意的指了一下联通的标志,“看过天龙八部电视剧没有?就是张纪中拍的那个,那

里边丐帮的徽记,和我们中国联通的徽记,是不是很相似呢?”

“这个,”移动MM努力的回忆着,“真的!”

“实话告诉你,我们联通就是丐帮的产业!”

“原来如此。”移动MM说道,“原来你们有这个后台,会两下子降龙十八掌也不足为

奇。”移动MM暗运内力,“看我的绝技!”

我在一旁感到了强烈的压迫感,毕竟我还没有见过内力如此深厚的女子。移动MM突然暴

喝一声,冲向联通MM。“看我的,黯然销魂掌!”

移动MM一招“拖泥带水”,击向联通MM小腹,后者急忙伸手格挡,却发现这是个虚招,

移动MM突然身形一倒,左腿在地上横扫。联通MM眼见不妙,连忙一跃而起,伸手抓向移

动MM的头颅,正是九阴真经上的绝学:九阴白骨爪。

此招甚是凶险,移动MM当然不敢怠慢,一闪身,就势斜里飞出一脚,直取联通MM前胸。

“小儿科。”联通MM微微一笑,身体居然用一个匪夷所思的姿势一歪,轻而易举将这一

脚闪避开来。

移动MM又攻,可每次联通MM都用怪异之极的招式躲避。

你,用的不是中原武功!”移动MM说道,“旁门左道!”

“哈哈哈!”联通MM狂笑,“我用的是明教波斯总坛圣火令上的武功,怎么样,是不是

很厉害?”

“呸!”移动MM啐了一口,“想我堂堂中华人物,怎么可以依靠番邦功夫?”

移动MM调整了一下呼吸,摆了个很普通的起手式,“就让我用堂堂正正的中华功夫来搞

定你,嘿呀!嘿呀!截拳道!我使用双截棍!哼哼哈西!”移动MM从柜台里拿出一条双

截棍。使出的正是正宗的李小龙截拳道。

“哼哼哈西。”移动MM一边喊,一边向联通MM攻击,双截棍上下翻飞,犹如一条凶猛的

毒蛇。联通MM手中没有兵刃,占了下风。

且慢!”联通MM挑出圈外,“我也找件趁手的兵器。”说着从柜台里

抄起两把板斧。

“哇呀呀呀”她大叫,“黑旋风斧法!”双斧笼罩全身,密不透风。

移动MM见状,放下双截棍,又从柜台里摸出一条长枪,“看招!子龙枪法!”

果然一寸长一寸强, 移动MM的长枪雨点般刺向挥舞双板斧的联通MM,饶是联通MM的斧

法精湛,也难占任何便宜。

两人大约缠斗了一百二十四回合,联通MM的双斧有些迟缓,一个不留身,噗,上衣被长

枪挑开一个口子。(此处略去成人描写1024字),我大开眼界,流下口水。

联通MM有些害羞,从旁边抄起一张报纸,挡在胸前。

移动MM放肆的笑着,“哈哈,要不要我把你的裤子也挑开?”

“要啊要啊!”我喊道。

联通MM脸色一沉,放下双斧,又从柜台里拿出一把刀!

漆黑的刀!


苍白的手,漆黑的刀!

“这个,这分明是傅红雪……”移动MM说道。

“知道就好。”联通MM欺身而上,与移动MM展开近距离搏斗。

果然一寸短一寸险,这次是联通MM占了先机,移动MM的长枪丝毫派不上用场,有些捉襟

见肘。

二人又斗了一百多个回合。

由于战斗过于激烈,我怕被她们误伤,产生了逃跑的念头。


我蹑手蹑脚的溜到门口,正准备施展凌波微步逃走,突然,一个前胸盖

着报纸的女性身躯出现在我面前。转眼间,一把漆黑的刀搁在我的喉咙。

“你要去哪?”联通MM问,她冷冷的盯着我。

“我……上个厕所。”我胡乱回答。

“在没有买联通的SIM卡之前,你不能走。”她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我买还不行吗?”我的声音有些颤抖,从兜里摸钱。

“要买移动的!”移动MM手里的兵器已经换成了一把长剑,她冲了过来。

“我都买,都买!”我受不了了。

“哼,只能选择一个,我,还是她?”联通MM说道,手上的刀用力的在我喉咙推了一

下。我盯着她被报纸盖住的乳房,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要对客户干什么?”移动MM看见我被联通MM所制,不敢上前。

“不干什么,卖卡。”联通MM得意的说。

“卑鄙!”移动MM骂道。

我哆嗦着掏出五块钱,问联通MM,“够吗?”

她看都没看,“卡费50,预交花费50,身份证复印件一张。”

如果我这时候说出我兜里的钱不够,恐怕脑袋就得立马搬家。想来想去,只有装死一条

生路。

我突然全身瘫软,到在联通MM身上,虽然有报纸遮挡,可胸部还是真柔软啊。

“你把他怎么了?”移动MM大叫,“他怎么倒了?”

联通MM一把推开我,我顺势如同一摊烂泥一样倒在地上,挣扎了两下,就不动了。


“我先声明,我可没动他。这小子大概胆子太小,吓晕了。”联通MM说

道。

我偷偷睁开一只眼睛,看着她们两个。

移动MM全身颤抖着,声音有些变了:“你,你这个禽兽,你竟然加害客户!”

“我说过了,我没动他!”联通MM说道。

“你知不知道这个人对我多重要!”移动MM愤怒的说,“我这个月能否完成销售任务就

靠他了!完不成任务会被扣工资的!”

“谁管你,我也要完成任务的。”联通MM冷冷的说。

“啊!”移动MM舞个剑花,“我跟你拚了!”

说着她一跃上前,第一招是昆仑派的“玉碎昆冈”,紧接着又是崆峒派的“人鬼同

途”,都是拼命的招式。

显然联通MM的准备不足,被连连逼退好几步。

移动MM的第三招居然是武当派殷六侠所创的“天地同寿”,只见她背向联通MM,一剑由

自己的胁下刺出。

“啊!”

“啊!”

两个MM同时惨呼。

联通MM被这剑刺中腹部,血一下子涌了出来,连前胸的报纸都被染红了。

而移动MM这一剑也刺伤了自己,衣服上也渗出了鲜血。


你……好狠……”联通MM捂着腹部的伤口,鲜血从她的手指缝里渗

出。

“知道……知道厉害了吧!”移动MM看来也受伤不轻。

“我是不会……不会让……让你的阴谋得逞的!”联通MM滋啦一声扯下了自己的一条裤

腿,左腿暴露在我眼前,白的耀眼。

我正纳闷,不知道这是哪门子功夫。她却把裤腿绑在了腹部的伤口上。

移动MM也滋啦一声,扯掉了自己的一条袖子,莲藕般的右臂呈现在我面前。她也包扎好

了自己的伤口。

联通MM突然从柜台里拿出十来部手机,以满天花雨的手法掷向移动MM。飞出的手机蕴含

了极强的内力,恐怕当今江湖有这等暗器本领的人已经不多了。

移动MM毫不慌乱,只见她轻轻挥剑拨打飞来的手机,居然毫发无伤。

“你这是……”联通MM一惊,“什么剑法?”

移动MM昂起头,大声道:“独孤九剑,破箭式!”


各位,当时她们打得实在太激烈了。

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呢。

移动MM使用独孤九剑攻向联通MM,慌忙举漆黑的刀招架。

移动MM剑法卓绝,无招胜有招,可联通MM的刀法也不逊色,迅捷无比。两人斗在一出。

我仍然爬在地下装死。没办法啊,谁让人家是武林高手呢。

联通MM一刀削向移动MM肩膀。移动MM不守,直接剑挑联通MM小腹,攻敌不得不救。

联通MM急忙抽刀相向,挡住这一致命攻击。移动MM丝毫不乱,剑锋一转,刺向联通MM胸

口。联通MM无奈又防,这样一来便落了下风。

两人又热火朝天的斗了几百回合。

我肚子有些饿了。偷偷瞧瞧门外,天快黑了。再不回家,妈妈会骂的。不容多想,我嗖

的站起,拔腿就往外跑。


刚跨出手机市场门口半步,一股强大的无形力量在身后袭来,我猛然间

像被拉住了一样,动弹不得。


“你醒了?”原来是移动MM用内力拉住了我,怪不得觉得这个内力挺温柔的。

“嘿嘿,我饿了,回家吃饭先。”我小心说道。

“买我一张卡吧。”移动MM用渴求的眼神看着我,我看到她浑身是上,外衣都被鲜血染

红,不禁心中一叹……

“没那么便宜!”联通MM突然出现,她瞬间飞到我的面前,一把扣住我脉门,我立刻动

弹不得。

“二位姐姐饶命啊!小弟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吃奶的孙子……”


移动MM抓住我的左手,联通MM抓住我的右手,二人用力拉扯,我感觉整个身体要被拉成两截了,只好放声大喊:“你们要是把我给弄死,谁的卡都卖不出去了。”

这一喊果然有效果,她们不在用力拉,只是都紧紧的握着我的手,生怕我跑了,同时二人怒目对视。


“二位,不要打了。”我做思想工作。

“少废话!”联通MM的脾气火爆,也难怪,与移动MM相斗,她总是占不了上风。

突然,我感觉右半边身体一麻,一股又阴又寒的内力从联通MM的手进入了我的右手,然

后在全身打转,走到肚脐下边,小JJ上边的那个位置停留了一会,向左半身冲去,到达

左手的时候,移动MM一惊,“你要跟我跟我比拼内力!”

联通MM并不答话,我只觉得右手那边的寒气越来越重,整个身体都像掉进了冰窟窿。移

动MM也不甘示弱,一股温暖的内力又从左手注入,两股内力在我体内相互纠缠,害的我

一会哆嗦,一会又热得满头大汗。


拜托,你们,能不能,温柔一点。”我气喘吁吁的说。

我只觉得浑身不自在,一会是一股寒流从右手进入身体,在五脏六腑转了一个遍,突然

以每秒343米的速度冲向左手;一会有是一股热气从左手进入,四肢百骸那叫一个舒

服,可没享受几秒中,就觉得胸中燥热,嗖得又射向右手。


身边的两个MM头上都滴下黄豆大的汗珠,一眼不发,看来正处于焦灼状态。


我不敢妄动,无数典籍上都记载着,许多如我般无能的江湖肖小就是作为两大高手比拼

内力的场地而终生残疾,甚至一命呜呼的。


两大高手输入到我身体里的内力越来越强了,我只觉得肚脐下边,小JJ上边那里好像要

炸开一样。

“啊!”我情不自禁喊了一声。

两边的MM却有些诧异,似乎想收回内力,可内力如脱缰野马般涌入我的身体,她们的脸

色,由仇视、愤怒变成了惊异、恐惧。

大约过了半支烟的功夫,我突然感到体内一股邪力突然涌出,一下子弹开了两个MM。

“啊。”她们惨叫一声,口喷鲜血,喷了我一脸。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暗叫倒霉。

再看两个MM,都倒在了地上。

我不敢过去,只是偷偷的看着她们。

先要起来的是移动MM,她用尽全力撑着地板想要站起来,可力不从心,占到一半,就又

倒下,用幽怨的眼光看着我。


联通MM仍然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只是她想在老实多了,再也不动辄要我性命了。


“二位英雄,你们不要打了。”我试探着说。


“手机……SIM卡……联通万岁……”联通MM说了最后一句话,就昏了过去。

我走到移动MM跟前,她想开口,却说不出话来。只是用手指着我的一个鼓鼓囊囊的口

袋。


“英雄,你要什么,我都给。”


“手,手机……”她用尽力气说道。

我赶快拿出手机,递给移动MM,她仔细端详了一下,忽然哈哈大笑,“是他!原来是

他!”

言罢停止了呼吸。


联通MM突然睁开双眼,用最后一点力量挪动身体过来,“把那个给我。”她说。

我只好把手机递给她。

她也仔细端详了手机,竟然也放声大笑起来,“哈哈,不是他,不是他!”身子一歪,

倒在了移动MM的身上,停止了呼吸。


我一头雾水,抱起两句尚未冷却的尸体,左脚一点右脚面,右脚再点左脚面,左脚点右

脚,右脚点左脚,飞到了郊外。


我挖了一个坑,把二位MM合葬了。




若干天后,我找到一个专家,问他我手机用什么卡合适。

他拿过手机,看了看,说:

“兄弟,你让人蒙了,这是个二手小灵通,不能用SIM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