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X大毕业生“回炉”读中专尴尬了谁?!

共军的坦克 收藏 1 190
导读:北X大毕业生“回炉”读中专尴尬了谁?!

学习如何操作机床成为了汪洋读中专的第一门课。


10天前,27岁的汪洋从北京科技大学本科毕业3年后,又回到校园里读书。不过这次汪洋的选择几乎让所有人意外,他不是读研,而是花两年时间读中专。他成为了贵州省首位大学本科毕业后又回头读中专的人。


汪洋的这次选择在全国引起了强烈反响。他不仅招来了朋友们的骂,而且还有人质疑这是他和学校在炒作,更有人认为,他一个人让我们的整个大学教育陷入了尴尬局面。近日,汪洋的这一举动甚至还引起了教育部关注。


在目前大学生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双重背景下,汪洋的选择无疑触动了许多人的神经,也引起了人们对于大学教育的深思。


8月23日上午,尽管离正式开学还有几天,贵州省机械工业学校的校园已是一片忙碌,学校提前开始了军训和实习。早上8时,汪洋准时来到了学校简陋的实习工厂,他用扳手上紧螺丝将一根铁棒固定在车床上,随后开动了机器。在最近半个月内,汪洋的学习内容就是操作机床。他要练习按照图纸加工出一个球形轴,这是做一名车工最基本的技能,“我现在还不熟悉,一天也很难加工出一根”,汪洋说。


汪洋8月17日到学校报到后,成为了2005级数控班的一名新生。根据贵州省的有关政策,具有高中以上文凭的学生前来读中专可以直接插入2年级就读,免修第一年的文化课。本科毕业的汪洋享受到了这种政策。昨日为止,他已经当了10天的中专生。


每天要在车床前站6小时


贵州省机械工业学校今年迎来了最大规模的高学历中专生。学校校长倪茂林说,今年除汪洋外,还有一名毕业于西京大学旅游与宾馆管理专业的学生潘宇来学校读中专。加上去年前来学校就读的贵州财经学院毕业的黄锡欢,学校一共有3名大学生出身的中专生。除此之外,今年学校还有40余名高中毕业后的学生来读中专,这也是历年来最多的一次。


与3年前读大学时完全不同,学校里的工厂成了汪洋每天上课的教室。在实习的半个月内,他几乎每天都要在车床前站6个小时。对于车工这门技术,汪洋学得很起劲,“我不觉得枯燥,挺好玩的。以后学数控车床会更有意思,车出来的东西会更奇特。” 下课时,汪洋还把自己车出的一个圆形木棍放到了上衣的口袋里作为纪念。


汪洋每天面对的同学都比他要小很多,有的同学甚至要比他小10岁,但长着孩子脸的汪洋让人看不出他的实际年龄,“和这些孩子们一起学,我不觉得有压力,反正我是来学技术的。”


“北漂”1年半换10多份工作


直到上个月汪洋才停掉了自己代理啤酒的生意,下定决心要重新回到学校读书,开始他工作3年后的再次读书经历。汪洋2003年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工商管理专业,取得了4年制本科的成人教育文凭。大学毕业后,汪洋也期待着和同学们一样在北京工作。“毕业时,我印的简历足足有一两百份,全部发出去了。后来也有不少公司与我联系,我分别在证券公司、期货公司、广告公司、演出公司、房地产公司干过”。在毕业后的1年半时间里,汪洋在北京先后换了10多份工作。


“我并不喜欢跳来跳去。因为很多工作都是没有底薪的,我其实一直都是在那儿漂着。当年毕业后我们找工作根本不是双向选择,完全是公司选择你。”汪洋说。


北京的一家港资灯饰公司是汪洋工作时间最长的单位,汪洋每天早上6时多就出门,有时一直干到第二天凌晨,后来当上了业务经理,“我当时一个月的底薪有2400元,而且出去车费全报,公司还管饭。我在公司的第一单生意提成就近万元。”但随后汪洋发现公司的业务越来越难做,“我感觉跑业务很累,总是做不好。”


汪洋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这家公司,“我觉得市场竞争太激烈了,感觉做业务还是凭运气成分多一些。如果运气好,一年可以赚很多,如果不好,可能一单生意都做不了。当时感觉人很累,很疲惫,我要冷静一下,看看自己有没有其他的发展。”


想有稳定收入决定学门技术


2005年春节前,汪洋向公司辞职,回到了家乡贵阳,也结束了他的“北漂”生活。这时几个朋友找到汪洋商量合伙做一点生意。经商量后,汪洋和朋友联系到了河南省的一个啤酒厂家,共同出资做了这个厂家在整个贵州省的总代理,“根据合同,我们每个月至少要销2000件啤酒,现款现货”。


在做了一年多的啤酒生意后,汪洋又想着退出了,“首先是我当时生病了,其次生意也成型了,每天发酒、收账,总感觉生意做不大,也觉得没有发展前途。”


汪洋的家就在贵州省机械工业学校附近,这时他的叔叔就建议一直做业务没有起色的汪洋去学一门技术。“我想也对,纵观发展好的企业,老板总是需要了解基层工作的。”


在选择是否读中专之前,汪洋还用大学里学到的经济学知识进行了市场调研,“我在网上看了技术人才的就业形势,我还进行了实地考察。有的地方找一个6级钳工比找一个博士生还难。我分析等我毕业后,技术类人才需求量仍很大。”


为了能学到一门可以有稳定收入的技术,汪洋选择了读学校的数控班。这个班的学生就业率几乎为100%,大部分在广东和长三角等地就业,有的学生甚至拿到了8000-10000元的高薪。


考虑三个星期才作出决定


大学本科毕业后再回头到中专读书,作出这样的决定汪洋整整考虑了3个星期,“其实任何人作出这样的决定都要有很大的勇气。大学毕业后再读中专,这个落差很大,考虑3个星期并不算长。”


在汪洋的记忆中还有一次决定让他考虑了很久,那就是到哪里读大学。“我高考的分数已经上了本科线,可以读当地一所正规大学,我放弃这个文凭不要,去读一个成教的本科,这是一个很大动作。当时很多老师都不理解。他们认为我读一个成教出来是没有用的。但我觉得去北京开拓视野比留在这里读书更有意义。如果不是选择了去北京读书,我可能还在花时间不停地找工作、换工作。”


平静面对引起的强烈反响


作为贵州省首位大学本科毕业后又回头读中专的人,汪洋的这次选择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他几乎每天都会接到一些媒体打来的电话。还有一些媒体正陆续与学校联系想采访汪洋。


不少人还在网上发表了言辞激烈的评论,认为汪洋和学校是在故意炒作,有人说他根本就不是北京科技大学的学生,更有人表示他一个让我们整个的大学教育难堪。“当时我也想到会在小范围内产生影响,也想过会有人说我疯了。但是现在事情的反响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对于网上质疑,汪洋并不理会,但邻居“热心”的询问却让他无法回避。“邻居一见面就对我说,现在成名人啦。还有邻居说,读了大学,却不愿意吃苦去找工作。我不回答还不行,但又不知道说什么。”汪洋说。


近日,汪洋的这一举动还引起了教育部的关注。校长倪茂林表示,几天前教育部专门通过贵州省教育厅打电话到学校来询问汪洋的情况,“我们认为这其实是在查证此事。”


随着社会上争议声的升级,贵州省机械工业学校也感受到了压力,倪茂林表示,为了让学生们可以正常学习,学校将不再就此事接受媒体的采访。但对于今后如果再有大学生来学校读中专,倪茂林态度很坚决,“就算是博士生愿意来,我也照收,只要文凭是真的。”


本科生来读中专只是特例


在目前大学生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双重背景下,汪洋的这一选择无疑引起了人们对于大学教育的思考。倪茂林表示,大学生在找不到合适工作的情况下,再去学一门专业技术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相比中专教育来说,大学教育肯定还是主流。汪洋这样的本科生来读中专只是特例,不可能成为普遍现象。


倪茂林说,“大学要增加学生的实践过程,最好也能让学生学到一门比较熟练的技能,特别是工科的学生。现在市场越来越多地需要技能型人才,不管是文科理科,实践的时间都应该多一些,不能从理论到理论,这是我们应该反思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