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饭碗和江山

龙王天下 收藏 1 82

饭碗和江山


“民不畏威,则大威至。

无狎其所居,无厌其所生。

夫惟不厌,是以不厌。

是以圣人自知不自见,自爱不自贵,故去彼取此。”


民不畏威,则大威至。

当老百姓不畏惧威压的时候,更大的威压将接踵而至。这句话看似平淡无奇,然而却反映了一个深刻的事实。当社会发展到“民不畏威”的阶段时,则说明统治者和普通百姓的矛盾对立已经非常尖锐了。一方走投无路铤而走险,另一方则拼命镇压,于是矛盾在不断的对抗中升级,直到一方消亡为止。在这种背景下,“金玉满堂莫之能守”也是一种历史必然。


比如20世纪20年代的中国,军阀割据战乱频繁民不聊生,于是南方一些偏远山区的百姓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走上了武装割据的道路。用老子的话说,这就叫作“民不畏威”。大家想一想,老百姓连军队监狱这些暴力机器都不怕,宁愿顶着杀头坐牢的危险公然造反,和现有的统治秩序相对抗,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大的“不畏威”么?既然“民不畏威”,那么统治者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势必会用更大的“威”即暴力进行镇压。于是双方的矛盾越来越尖锐,围剿与反围剿交替升级,战乱、破坏、杀戮不断,最后国民经济和社会秩序都遭到严重破坏。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反抗者最终能否被镇压下去,统治者为此付出的代价都是巨大的,所以“大威”即“大危”哇。那么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什么呢?


无狎其所居,无厌其所生。

原因很简单,老百姓没有吃的没有穿的,生活没有保障,不能安居乐业。

狎,《说文解字》的解释为“犬可习也”,就是说象性情温顺的狗一样,可以驯养抚玩,此处表示生活的安顺。厌,足。“无狎其所居,无厌其所生”的意思是说老百姓无法安定地居住下来,无法满足于他们的生存现状。那么这种“无狎”和“无厌”是不是因为老百姓的要求太高了,导致现实的客观条件不能满足他们的欲望?不是的。老子怕人误解,于是又紧跟在后面加了一句,作进一步说明:


夫惟不厌,是以不厌。

是因为社会动荡经济萧条物质生活不足这个客观事实存在的前提下,老百姓才“无狎其所居,无厌其所生”的呀。这句话的逻辑结构和“信不足焉,有不信也”的结构是一致的,它强调的是人民无法安居乐业的客观环境,而不是无法满足的欲望。其实在很多情况下,普通百姓对生活的要求并不太高,往往不过是生存的基本保障而已。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们甚至可以工作得辛苦一点、平时省吃简用一些。但是就是人们这种不高的生活要求也往往被无情的现实切割得支离破碎。记得前一段时间曾有报道说我国的国民储蓄总额现在已经达到惊人的14万亿元规模,仅次于日本。我说这点钱并不多,就算全是老百姓的私房钱,平均到13亿人的脑袋上,也不过才区区一万块钱么。中国的老百姓供养一个孩子读书要花多少钱?看一次病要花多少钱?买一套房子要花多少钱?就算按照目前中部地区乡镇人口的普遍生活标准,为全国人民建立完整的包括医疗养老在内的基本的社会保障体系,又将需要多少个14万亿?所以现在的民生问题主要还是不足,而不是有余。


当然,造成民生不足状况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是基本上可以归结为两个方面,无非天灾或者人祸,抑或兼而有之。不过我认为民生不足的问题,多数情况下还是由人祸造成的。大家都知道,秦和隋是我国历史上两个虽然统一但却非常短命的王朝,不过大家可能不太清楚,这两个短命的王朝其实还有一个难兄难弟呢,那就是同样短命的西晋。如果从公元280年晋武帝司马炎灭吴算起,到公元317年西晋灭亡,中间不过经历了38年,比隋的30年(公元589年灭陈完成统一到公元618年灭亡)只多了8年。西晋为什么这么短命?因为它太腐朽。西晋的开国皇帝司马炎就是一个荒淫君主,史书说他“诏聘公卿以下子女以备六宫,采择未毕,权禁断婚姻”(《晋书•武帝纪》),为了充掖后宫竟然下令禁止通婚。“既平吴,颇事游宴,怠于政事,掖庭殆将万人。常乘羊车,恣其所之,至便宴寝;宫人竞以竹叶插户,盐汁洒地,以引帝车。”(《资治通鉴》卷第八十一)可见荒淫到何等地步。皇帝如此,臣子们自然不敢落后,那些世家大族也都贪暴恣肆,奢侈成风。何曾日食万钱,犹言“无下箸处”。


大族王恺和石崇斗侈,王恺用米浆洗锅,石崇用白蜡当柴;王恺作紫丝布步障四十里,石崇用锦作步障五十里;王恺涂墙用赤石脂,石崇就用香椒泥。司马炎暗中支持王恺,赐给他一株二尺多高的珊瑚树,王恺拿到石崇面前夸耀,石崇顺手把它打碎,然后叫人拿出三四尺高的珊瑚树六七株,任他挑选。大臣傅咸上疏说“奢侈之费,甚于天灾”,请求皇帝制止,但司马炎无动于衷。官僚们不仅奢侈成性,而且公开抢劫、杀人。如石崇做荆州刺史,“劫远使商客,致富不赀”。


司马炎死后,其子司马衷即位,是为惠帝。惠帝这个家伙就象个白痴一样,要不是有个好儿子恐怕当初连太子之位都保不住。司马衷在位期间,整个国家被搞得一团糟,著名的“八王之乱”就发生在这一时期。当时的中原地区,兵祸连年赤地千里。有人报告说百姓都饿死了,这时司马衷讲了一句非常有名的话:“何不食肉糜?”(《晋书•惠帝纪》)话不在多,仅此一句就足以让司马衷在历史上扬名立万了,呵呵。这句话同时也象个标签,将司马衷划入了最昏庸最无能的君主之列。也许这对司马衷本人有点太残酷了,他可能根本就不曾想到百姓之所以饿死,不是因为放着肉糜不去吃,而是什么东西都没的吃。其实这也不奇怪,处在皇帝的位置上,司马衷过的都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又何曾为这些小事发过愁?他自然体会不到没吃没喝是什么滋味,更不懂得“夫惟不厌,是以不厌”是什么意思,因为他的智力还没有达到“以无观有”“以有观无”的水平。这种人做一介平民或者逍遥王公尚可,而为一国之君就非常危险了,因为责任不同对人能力的要求也就不同。后来八王乱国,混杀一气,司马衷被东海王的部将祁弘挟持着赶往洛阳,终于尝到了落魄的滋味。“帝乘牛车,行宫藉草,公卿跋涉。”(《晋书•惠帝纪》)看到此处,我不禁突发奇想,假如司马仲在赶往洛阳的途中遇到一个野叟,问他“帝何不乘辇?”不知他将何言以对。不过惠帝终究没有遇到这个问题,因为他不久便被毒死了,倒是他的继任者没有他这么走运,终于得到了一吐“块垒”的机会。


史载八王之乱时,东海王司马越(挟持惠帝的谋主)离京与人撕杀的时候,留下河南尹潘滔居守。东海王不在,大将军苟晞趁机上表迁都,现在看来此计有点逃离魔掌的意思。“帝(怀帝司马炽)将从之,诸大臣畏滔,不敢奉诏,且宫中及黄门恋资财,不欲出。至是饥甚,人相食,百官流亡者十八九。帝召群臣会议,将行而警卫不备。帝抚手叹曰:‘如何会无车舆!’”好个“会无车舆”,呵呵,不知道司马炽恨无车舆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没有车舆。不过这个怀帝的遭遇也是挺惨的,五胡乱华时为匈奴王刘聪所擒,正所谓“天子蒙尘”,和北宋的徽钦二帝算是难兄难弟了。羊一旦跑到老虎的嘴边,当然就不要幻想保留什么尊严之类的东东了,怀帝司马炽自然也不能免俗,史载他为匈奴人“著青衣行酒”,最后的结局则是“遇弑”,即被刘聪鸩杀。(以上事见《晋书•孝怀帝纪》、《晋书•载记第二》)


孔子曾说“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谋大,力少而任重,鲜不及矣。”(《周易•系辞》)我想把它放在这儿应当再合适不过了吧。


是以圣人自知不自见,自爱不自贵,故去彼取此。

自知,了解自己,包括有哪些长处哪些不足。

自爱,不轻视自己,并用这种态度对待别人。

不自见,即不见自,不要眼里只有自己,没有别人。

不自贵,即不贵自,不要只尊重自己,不尊重别人。


当一个人眼里看的心中想的只有自己没有别人的时候,那么他本人显然就已经变成横亘在他自己面前的那座山了。这座山不但挡住了他的视线,而且妨碍了他正常的思考,使他不能根据已知的一面去认识事物的另外一面。如果不能全面地了解事物,又怎么能够把握住“道”呢?“故去彼取此”,所以要远离片面,靠近全面。正所谓“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哇。

当然,这句话在本章中也有其特定的含义,那就是告诫统治者,不要眼睛里只有自己没有别人,不要太珍视自己,不要太放纵自己;不要让自己的有为和无限膨胀欲望,成为天下百姓“无狎”、“不厌”即民不聊生的罪魁祸首,不要剥夺了天下百姓的生存机会,否则,首先灭亡的往往是你自己。所以老子又说“人之所畏,不可不畏”啊。由此看来,统治者的江山还是不能和老百姓的饭碗分开的,当百姓的碗里没有饭的时候,江山大概就要易主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