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飞行员 2

腾逸风 收藏 8 888

一群货真价实的银白色米格机,从六点钟方向快速冲来,射击后从八点钟方向脱离,飞行方向正好和比利的视线保持一致。他眼睁睁的看到一架接一架的米格机首先向B-29编队的尾部射击,然后旋转着掉回头来打击编队中部的飞机。看来护航战斗机的防线,被快速的米格撕开了一个口子。


赵一明渐渐转变了一点态度。他也明白,日本的民族性就是这样,单独的一个人胆小怕事礼貌客气,集合在一起就会抱着“反正大家都这样”的随大流心态干出疯狂的举动。二战中的日本军队就是这种兽性集团。眼前的林保毅完全是个败军之将,混身上下已经没有了军人气质,他的军队和他自己都已经完全失败了。面对着表现出深深悔意的这个人,如果还是采用敌视态度未免有点小气了。


“你参加过拦截作战吗?”赵一明合上资料发问。


“我所在的第4练成飞行队用隼式战斗机拦截过B-29,可惜我并没有击落过超级空中堡垒。”林保毅听到赵一明问话才直起身来回答。


“能不能详细说说战斗的经过呢?”赵一明很想知道些有用的信息。


“那是在一九四四年的十二月七日,驻守于成都的美军第五十八轰炸机联队派出四个轰炸大队一百零八架B-29超级空中堡垒轰炸机空袭奉天(即沈阳)。日军集中了一百架各式作战飞机进行拦截。战斗中有四架B-29被日军飞机的自杀撞击击落。其中我的部下第四练成飞行队的宗文朗少尉撞落一架B-29,他在撞击中被甩出飞机,是进行特攻撞击中唯一的生还者。我恨死了那些军国主义的独裁军阀,明知战争已经必败无疑还要进行各种自杀特攻,垂死挣扎。”林保毅简单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根据作战经验,你认为B-29的弱点在哪里呢?”赵一明继续询问。


“你看这张B-29轰炸机简图,这图是根据被击落的B-29复原后绘制的。B-29在机身与机腹各有两座炮塔,尾部有一个。机背前方的炮塔内装有四挺12.7毫米机枪,其余炮塔内都是两挺。这样看来,从上方、后方攻击会遭到六挺机枪打击,从两侧攻击会遭到十挺机枪打击,而从下方攻击只会受到四挺机枪打击。此外B-29空中堡垒机身中部的炮手室安装了三个气泡观察窗,一个位于机身上部,两个位于机身两侧,对于后下方的观测全靠尾炮手一个人来进行,正下方相对来说是个死角。所以我认为从下方发动攻击比较有利。”林保毅按图解说。


“我军飞行员今天观察到美军飞机编队很密集,有没有打破对方编队的方法呢?”赵一明记下了要点,提出了新问题。


“美军原来采用四机编队,到了后期都是用十二架飞机排成一个大菱形的‘盒式’防御编队。但是这个坚固盒子的最顶点是一架带队长机,这架长机上装有更多的电子设备负责领航,指挥员通常也位于这架带队长机上。如果打掉了这架带队长机,美军的超级空中堡垒编队通常会发生混乱,我想这就是机会。”林保毅边解释边画出了B-29编队示意简图。


两人又交谈了一会儿,林保毅毫无保留的回答了赵一明的问题。赵一明看着资料拟定出了新的拦截计划,期待着早日与超级空中堡垒再次交手


作者手记:


写这章前我的顾虑很多,会不会有读者在书评区中用板砖狠砸我,说我亲日呢?前几天就有读者说我亲苏,说主角与苏军很亲昵。可是我不记得自己有刻意表现这样的内容呀?自己只是根据历史上的事实来架空罢了,总不能把当时苏联提供的米格-15也取消了吧,把苏军来华协助防空也回避掉吧?苏联空军当时确实进入朝鲜上空与志愿军并肩作战,并在大部分作战中担任主角,这是我不能回避的。


上文中的林弥一郎(林保毅)也是真有其人,接受伍修权的配枪、试飞飞机、开车吸引火力也是真有其事。以他率领的日军航空队为骨干的东北老航校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早期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到1949年7月东北老航校撤编,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七航空学校为止的三年半时间里,共培养出各种航空技术干部560名,其中飞行员126名,机务人员322名,领航员24名,场站、气象、通信、仪表、参谋人员88名。这些人员大部分都成为空军各部队的骨干。空军上将王海、创下一天打下4架敌机纪录的中将刘玉堤、空军中将林虎、击落美国王牌戴维斯的张积慧将军等中国空军王牌飞行员都是这些日本教官的学生。


林弥一郎和其他日籍人员在中国任教十一年后于1956年回国。不少人仍然怀念着老航校的生活,认为在航校的几年是一生中最有意义的转折点。他们把中国看成是自己的“第二故乡”、“第二祖国”。成立了“航七会”(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七航空学校的简写),林弥一郎出任日中和平友好会会长。林弥一郎还给儿子取名叫林新,意思要做中日友好新一代,并送他到中国留学,教育孩子们要和中国世代友好下去。


以上这些都是历史中的事实,是不能抹煞与割裂的,我想他们与日本右翼分子还是有区别的。所以冒着被砖头拍扁的危险逆反日潮流而行,在这篇架空小说中写出这名日本教官的名字。这两天没有更新也是这个原因,希望大家理解。

正文 第十七章 第四截击战斗机联队

海军少尉布朗背着行囊在圣地亚哥海军基地码头上穿行。自从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总部从檀香山搬到这里,圣地亚哥基地就一直热闹非凡。正在远东激烈进行的朝鲜战争让码头忙乱不堪,装卸工正在把各种补给与武器装备运上军火船。军用卡车来回穿梭,布朗看了一下正在装船的补给品,其中竟然还有一箱箱为即将到来的感恩节准备的香槟酒。世界上应该没有比美军士兵吃的更丰盛的敌军了,布朗感慨的继续前行。拐了个弯后布朗的目标“陪登海峡”号出现在眼前,这艘倒霉的海军护航航母现在已经彻底沦落为了运输物资的“吉普航母”。起重机正在把一架喷气机吊上航母甲板。这架飞机已经被黑色的防雨布包裹了起来,但是一眼就能看出它的后掠翼布局。一名海军上校和几名空军军官站在舷梯下监督着装船作业。看着上下船的水兵都向他敬礼,布朗猜出这名上校肯定是航母舰长亨利上校。


“长官,我请求准许登舰。”布朗少尉向上校敬礼,递上了自己的调令。


亨利上校回手还礼,无精打采的翻看了一下调令,自从“地狱猫”的幸存者离开后,他这是第一次与海军飞行员打交道。这名年轻的小伙子,难道也要到朝鲜去送死?


“同意上舰,少尉。马上到机库甲板向迈耶上校报到。”亨利将调令还给布朗,挥手示意他快走。


“是,长官。”


马上就可以见到二战中的大王牌了!布朗穿过身着粗蓝布工作服的码头工人叮叮当当的跑上舷梯。“福吉谷”号被击伤后海军第51中队飞行员死伤惨重,部队完全解体。侥幸生还的布朗被海军选中乘坐C-54“空中霸王”运输机前往圣地亚哥,作为海军交换飞行员加入正在登船的美国空军第四截击战斗机联队学习F-86“佩刀”战斗机驾驶技术。海军高层显然对这种据说大大优于F9F-2“黑豹”的后掠翼飞机很感兴趣。


美国空军第四截击战斗机联队,前身是英国空军中美国志愿飞行员组成的三个“飞鹰中队”。珍珠港事件后美国正式对德日宣战。一九四二年美国陆军第八航空队将三个飞鹰中队的散兵游勇收编起来组成了第四战斗机大队。到欧洲战争结束第四大队共消灭敌机1002架(其中击落了583架),在美国空军所有大队中排名第一。一九四九年,这个自夸拥有美国空军最好的喷气式战斗机飞行员的联队换装新锐的F-86A“佩刀”式战斗机。全联队下辖第四战斗机大队、基地大队、维修大队等单位,联队指挥官为乔治.F.史密斯上校。第四战斗机大队下辖第334、335、336三个中队,每个中队编有二十四架F-86A战斗机,大队指挥官是在二战中击落二十四架敌机的大王牌约翰.c.迈耶上校。面对越来越严重的米格机威胁,空军司令部调遣第四联队前往朝鲜。接到命令后第四联队第334“老鹰”和第335“酋长”截击战斗机中队飞到圣地牙哥,搭乘“陪登海峡”号护航航空母舰,第336“火箭人”截击战斗机中队前往旧金山搭乘一艘自由轮商船。全美国只有五个战斗机联队装备了F-86,第四联队是唯一被派往朝鲜的联队,出发前其余四个联队都将自己最好的飞机交换到了第四联队。


机库甲板原来海军陆战队“地狱猫”中队的待命室中,第四大队指挥官迈耶上校正在面对着地图侃侃而谈。布朗停住脚步站在飞行员身后静静的听着。


“朝鲜空战已经进入了新阶段,我们的敌人就是米格-15。”迈耶指着贴在朝鲜地图上的一副模糊的照相枪相片。


“这些短鼻子高尾翼的家伙不断挑战,F-80流星和海军的F9F黑豹都不是对手。当然谁也不指望那些游泳健将能有什么好表现。”迈耶说着撇着嘴作了个鬼脸,底下的飞行员发出一阵哄笑。布朗感到浑身不自在,座在这里的大多数都是参加过二战的老兵,所有人都有丰富的喷气式飞机飞行经验,驾驶F-86佩刀的飞行时间超过了一年半。自己这只小小的海军菜鸟能待的下去吗?


“那些情报部门的家伙,什么有用的情报都提供不了,大老远的把我们从东海岸特拉华州调到这里拉上航空母舰,却连对方到底有对快,火力多强都搞不清楚。”迈耶提起情报部门就生气。


“这些家伙没有预测出朝鲜战争的爆发,米格机的参战,中国军队的介入。现在却告诉我们战争会在很短的时间内以全面胜利而结束,傻瓜才相信这些鬼话!”迈耶发泄完,看见了站在后排的布朗,注意到他胸前金黄色的海军航空兵飞翼胸章。


“海军小家伙,你是新来的交换飞行员布朗少尉吧?”迈耶双手交叉在胸前盯着布朗。


“噢,是长官!”布朗立正敬礼。周围的飞行员斜着眼看着他,等着看笑话。


“你飞的不错呀,第一次上天就被对方打下来了。”迈耶好像是在故意取笑布朗。


“是长官。”布朗只好红着脸承认,空军老鸟们发出一阵哄笑,


“好了,小家伙。没什么好丢脸的,这里的老东西大部分都被敌人打落过。来,把东西放下。你与米格交过手,给大家说说自己的感受。”迈耶挥手示意布朗走到前排,布朗只好听命行事。


“米格机如何编队?飞机有什么特点?飞行员技术水平如何?说说看小家伙。”迈耶座在飞行员中间,将布朗一个人留在了地图前。


“是,长官!米格机一般采用四机编队,分为两个双机小队,有非常好的GCI(地面控制拦截雷达)引导,常常出现在我们无法意料的地方。米格机爬升速度与飞行高度都很优越,比黑豹飞的快飞的高。敌军飞行员水平参差不齐,有的很好有的很糟。”布朗硬着头皮说出自己的看法,空军老鸟们没有再发笑,纷纷低下头作着笔记,任何人都不想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迈耶站起身来指着米格机照片大声总结着:“好了今天的简报会到此结束。情况很简单,不是我们屁股冒着烟从朝鲜滚蛋,就是他们完蛋!”

正文 第十八章 再战B-29

金浦机场的空军指挥所中,瑞恩看着情报部门送来的简报发楞。前线俘虏的中国士兵说自己属于第54、55、56、57、和58部队。这些拥有奇怪代号的部队规模到底有多大呢?第八集团军情报处(G2)估计是团级规模的部队,瑞恩在心中盘算,共军派遣五个团的部队进入朝鲜干什么?区区五个团能对战事进程起到多大的作用?果真如此,现在与联合国军先头部队接触的中共军队不过是一些无组织的散兵游勇,只不过是用来延迟联合国军的推进,不足为俱。到是鸭绿江北的那些米格机值得认真对待。这帮短鼻子高尾翼的喷气机凶猛异常,先是击落了一架“龙卷风”侦察机,又消灭了一个中队的“海盗”,接着炸伤“福吉谷”号航空母舰,最后差点把“巴丹”号击落。还好麦克阿瑟将军的运气比三本五十六好一点点,要不然的话后果真不可想象,大概只能让艾克(艾森豪维尔的简称)来接手了。不过情况开始好转,B-29轰炸机又显示出了威力。虽然它已经从重型轰炸机被降格为中型轰炸机,但是这种摧毁过一个国家的超级空中堡垒还是余威不减,不仅把新义州移为平地,还击落了米格机。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连东京这样的大城市都能被扫平,小小的共党城市又那里在话下呢?中国与苏联媒体登出了新义州遭受空袭后的照片,情报部门的军官对这些早就见怪不怪了。打仗哪能不死人,平民的生命真象草芥一样不值钱。金浦机场周围就丢弃着好些尸体,都是韩国军队“治安队”、“灭共团”的杰作,听说他们进入北朝鲜城市及乡村后干的更来劲呢。


战争的进程又回到了正常的轨道上,联军继续向着鸭绿江前进,空军派遣B-29超级空中堡垒扫清一切碍事的目标。让海军的倒霉蛋见鬼去吧!想到这里瑞恩觉得自己急急忙忙催着克兰涅将军把F-86“佩刀”和F-84“雷电”调到前线,是不是有点神经过敏了。好吧,让我再圈出几个目标来让B-29打击。看看江对面的米格还能有多大的能耐


何飞全副武装坐在驾驶舱内等待起飞迎敌,他调整了一下左侧大腿上有点硌的苏式伞刀。这种伞刀跟小臂的长度相近,外形与非洲人用的砍刀差不多,人高马大的苏军飞行员用着还行,中国飞行员用着就有些太大了。何飞还是怀念自己从未来带回的多功能伞刀,体积小用途多非常实用,可惜已经和5.8毫米的92式手枪一起上交出去给相关部门研究了。右腰部枪套里的T33“托卡列夫”手枪到是很受何飞喜爱,虽然弹匣容量只有八发,可是动作可靠,7.62毫米钢芯弹穿透力很大,著名的五四式手枪就是依照这种手枪仿制的。


天气转凉了,为了方便行动何飞和其他飞行员都穿着薄皮衣待命,何飞在心里暗暗咒骂哪些B-29能不能飞快一点。这两天小猫中队飞行员天天都和杜-2轰炸机拖带的拖靶进行合练,反复演练赵一明设计出的战术。地毯轰炸后B-29超级空中堡垒就没有再出现,今天终于等到了机会,美军派出了一个十二架的B-29编队直向鸭绿江飞来。这种呈菱形编队高飞的大飞机在雷达上很好辨认,一进入韩国海岸就被预警机雷达捕捉住了目标,赵一明马上命令雷涛率领空10团进入一等战备。今天的出击没有苏军配合,计划由雷涛率领空10团29大队十二架米格机缠住美军护航机,28大队负责攻击B-29轰炸机,何飞的28大队“小猫中队”的四架米格机突击超级空中堡垒编队的带队长机。


跑道尽头升起了代表“开车起飞”的蓝色信号弹,早就在一旁等候的地勤爬上飞机快速进行了一次“起飞检查”接着跨在机鼻上,帮何飞启动飞机引擎关闭了座舱盖。另外一名地勤慎重的观察着喷气发动机喷口,检查燃烧的火焰,接下来打出一个手势表示点火成功。地勤人员飞快退到一边。一组组米格双机小队按照纵队序列依次起飞。


为了进行这次攻击,空四师专门将空12团的米格调入空10团补足了缺额。二十四架米格采用疏开蛇形纵队,爬升到一万米高空在地面雷达引导下扑向敌机。


“左下方发现小狼!”飞在前面的一名29大队飞行员在无线电中大喊。何飞向下方看去,只见十几个大黑点排成密集队形从下方的云层中钻了出来。还有一些小黑点快速扑向米格机,肯定是在高空掩护的美军F-80流星机编队。


“29大队掩护,28大队攻击!”耳机中传来雷涛大声的命令。


“小猫中队,跟我来!”何飞发出呼叫,带领小猫中队向下俯冲。小猫中队计划先利用高速俯冲从斜上方攻击,然后绕到美军B-29编队带队长机下方打击超级空中堡垒脆弱的腹部。四架米格快速向下俯冲,从护航的F-80编队中一冲而过。B-29编队机背的炮塔纷纷开始射击,在天空中编织起了一张火网。米格机俯冲速度接近音速,飞机颠簸了起来两侧的机翼发出了金属扭曲的怪响,敌机发射的曳光弹向着飞机周围汇集,但是始终慢了一拍。何飞将瞄准具活动环套中美军带队长机机鼻,对准发出怪异反光的曲面防弹玻璃猛烈开火。美军长机机鼻顿时被炮弹击碎,残片纷纷向下脱落。小猫中队很快冲到了美军编队的下方,何飞看看周围四架米格一架不少。小猫中队拉起来快速爬升,对准还在坚持飞行的美军长机发起致命一击。何飞瞄准超级空中堡垒的腹部再次猛烈射击,机炮炮弹射入了敌机机腹的弹舱,B-29“轰”的一下燃烧成了一个大火球,向下直坠,垂直尾翼上画着的印第安土人头像被火焰映的通红。成功了!美军长机被击落了!28大队的其余两个中队也投入了攻击,将一串串炮弹射入了美军B-29的机腹。


“小猫三、四号,自由攻击!”何飞解散了编队。现在美军B-29编队已经被打乱了,正是分为双机小队各个击破的好机会


比利中士现在已经升为“南瓜头”的中央火控炮手,座在顶部气泡观察窗的转椅中,通过主火控面板来分配炮塔。这里是位置最好的炮手观察窗,视野良好;可是比利的半个身子都露在机身外,与外面凶猛的米格只隔了一层玻璃,换了谁都巴不得早点结束任务。


“中队长机完蛋了!”机内通话器中传来机长紧张的声音。比利看的很清楚,长机弹舱中的燃烧弹被米格机的炮弹引燃了,机身立即被烈焰包裹起来,除了在机鼻被击碎后摔向地面的倒霉投弹手,没有一个人有机会跳出飞机。


“保持编队!保持编队!”中队二号指挥官在无线电中大声命令着。话音未落,又有一架编队外围的B-29尾部被打断,尾炮手随着脱落的机尾掉了下去,飞机上的炮手纷纷从尾部的破洞中跳了出来,当俘虏总比被烧死强。比利可以在需要时将四个机身炮塔都分配到一侧射击。可是现在他却成了闲人,米格机全从飞机腹部向上开炮,根本不给他集中火力的机会。


“快带我们离开这里!”“护航机在哪里?!”有的飞行员坚持不住了,在无线电中大叫。左翼的一架B-29离开轰炸航路急急转弯,同时打开弹舱投下了炸弹,燃烧弹在下面的山脊上炸出一片火海。这种临阵脱逃的行为一旦开了头就收不住尾了,B-29有的转弯逃跑,有的降低高度,超级空中堡垒的编队立即散乱了。所有飞机都把弹舱打开,将成吨的燃烧弹胡乱扔了下去。


两架米格飞来对着“南瓜头”猛打,将飞机的两台发动机都打的冒了烟,万幸的是米格机可能打完了弹药,放弃了追击。“南瓜头”失去了高度,机长必须将机舱减压。飞机内变得寒冷无比,比利几乎被冻在座位上。飞机每分钟都在降低高度,越来越靠近山脉,最后几乎是贴着山低飞,当到达汉江上的战斗机前线机场时,完全无法坚持了。“南瓜头”只好在短短的跑道上着陆。庞大的空中堡垒轰然落地,主起落架短裂,机腹在金属打孔跑道上摩擦出明亮的火花。飞机在机鼻靠近跑道边缘时终于停止了下来,庞大的机身阻断了整个机场的起降作业。“南瓜头”的降落虽然狼狈,可比起哪些坠落的伙伴可是好过太多了。

正文 第十九章 风暴前夜

“中队长成为王牌飞行员了!”僚机小陈边跑边喊。


“别叫了!”何飞笑着脱掉飞行帽,跳下飞机。旁边的地勤立即把他抗到了肩上。小猫三号、四号来到旁边,大家都高兴的合不拢嘴。耳边传来飞机的轰鸣,又有米格机返航了。何飞抬头仰望天空,雷团长的红头米格机降低高度低空通场,开始进行“胜利横滚”,何飞在心中默念:“一次、二次、三次!!太棒了,雷团长成为双料王牌了!”


何飞从战友的肩头跳下来,和大家一起向着渐渐停稳的团长座机跑去。雷团长座机机头已经被机炮炮口的烟雾熏黑了,可以想见空战的激烈。雷涛跳下飞机马上被何飞和其他地勤抬了起来,一次次的抛上天空。这次作战真是大获全胜!美军的十二架B-29超级空中堡垒被击落了七架,护航的F-80流星也被击落了十一架,空十团只是轻伤了三架米格。简直是一边倒的胜利!


“现在公布个人战果!”赵一明在师指挥所高兴的总结着开战来的战绩,前几天的低迷气氛被一扫而空。


“空四师空十团,雷涛团长:RB-45C一架、F4U海盗三架、F9F黑豹三架、F-80流星四架、B-29超级空中堡垒一架。总计十二架!是中国空军的第一个双料王牌!”赵一明的声音立即被欢呼声淹没了,何飞兴奋的鼓掌,把手心都拍的红了。


赵一明接下来又宣读了几名飞行员的个人战果,击落架数由八架到六架不等,这几名飞行员靠着雷涛与何飞传授的空战战术和个人天赋,已经脱颖而出。


“空十团二十八大队一中队,何飞中队长:F4U海盗一架、F9F黑豹二架、F-80流星一架、B-29超级空中堡垒一架,总计五架。咱们师的又一名王牌飞行员!”何飞听着赵一明念出自己的名字,心中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王牌飞行员!王牌飞行员!自己竟然实现了无数战斗机驾驶员的梦想。这是真的吗?何飞突然发现耳中一片寂静,只能看见周围的战友在兴奋的鼓掌,可是听不见大家说什么。赵一明继续指着地图解说着,何飞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何飞感觉头顶上有点温热,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洁白的病床上,一名护士正在用毛巾给自己擦着汗。


“这是哪里?”何飞疑惑的询问。


“师卫生所呀,你好点了吗?要不要我去把医生叫来?”护士关切的问。


“不,不用。我是怎么了?”何飞挣扎着想座起来。


“你躺着别动,医生说你是太劳累了,休息休息就没事了。”护士边说边给何飞盖好棉被。何飞回想着,这段时间每天执行飞行任务,从飞机上下来衣服都能拧出水来,参军以来从没有进行过这么高密度的飞行。可别人为什么没事呢?肯定是自己来自现代,比起艰苦耐劳的老战士来说太骄气了。


“我要回宿舍!”何飞掀起被子座起身来


空四师指挥所里,赵一明正在给大刘布置着任务。赵一明心里清楚自己拟定的作战计划已经获得了初步成功,经过每日不停的艰苦战斗,飞行员的作战能力得到了相当程度的提高。现在志愿军地面部队已经在空军掩护下进入了朝鲜,第一次战役马上就要全面展开,是时候采取下一步的行动了。可是他心中也感到了一丝隐忧,美国空军难道就会听任自己一步步按部就班的行动?以近乎于作弊的方式下完这盘棋吗?与B-29超级空中堡垒的交战已经显示出了自己对困难估计不足,以后肯定会有更难对付的敌人出现。接下来的作战,必须更加小心才行


南朝鲜第六师第七团侦察连来到了鸭绿江边的楚山。美国驻韩军事顾问团顾问琼斯上尉举起望远镜观察着江对面的中国乡村。


朝鲜北部被纵贯南北的狼林山脉巍峨绵延的山峰分割成了天然的东、西两部分;因此麦克阿瑟将联合国军部队分为了东西两个独立的集团,西线的第八集团军和东线的第十军。南朝鲜第六师作为西线第八集团军的先锋,将其他联合国军部队远远甩在了身后。东线第十军的南朝鲜先头部队还在盖马高原上缓慢爬行,麦克阿瑟将军的宠儿第一海军陆战队师经过八百五十英里海上风浪的折磨,刚刚才在元山登陆。


听说海军陆战队是靠着日本兵操作的旧日本海军扫雷舰才清除了元山海面上的水雷成功上陆的,真是丢人!那些新闻记者应该跟着我来参加艰苦而光荣的进军,而不是是拍摄哪些在甲板上晒太阳打扑克的陆战队员。这个史诗样光荣的时刻竟然没有人给自己拍照,琼斯有些忿忿不平。抬头向上看去,小小的银白色后掠翼飞机在天空中拉出了几条凝结尾云。又是米格机在巡逻,因为这个原因美军的近距离空中支援减弱了许多。可是琼斯并不担心,象美军情报官说的那样,苏联人虽然从西伯利亚派出了空军部队,但是他们与朝鲜人根本协调不起来,如果扔炸弹的话落在自己人头上的肯定与落在美国人头上的一样多。


琼斯深深吸了一口江边新鲜的空气,几天前师部的南朝鲜军官还在因为抓获了一名中国俘虏而惊慌不堪,现在还不是一切顺利的来到了鸭绿江边,都是他们心中对中国军队固有的恐惧感在作怪,情况那有想象的那么严重?身后第一骑兵师的家伙们已经在谈论佩戴着明亮的黄色骑兵领结在平壤参加胜利游行了。我也应该盘算盘算到日本给未婚妻买些什么圣诞礼物。麦克阿瑟将军不愧是料事如神,感恩节前结束战争的预言完全可以实现。


琼斯想起了自己在二战中向德国边境进军的情景。好的,我也来效仿当年盟军到达莱茵河边的举动,解开裤子向鸭绿江撒尿吧!作为第一名达到鸭绿江边的美国人,自己完全应该享受这个特权。琼斯走到江边解开了裤子,就在这时他身后突然爆发出了激烈的枪炮声。


孤军深入的南朝鲜第六师第七团并不知道,在他们背后一只巨大的口袋开始封口了


正文 第二十章 西琳娜

一架第6147战术控制中队的T-6“蚊子”空中战术控制机摇摇摆摆的降落在平壤机场,垂直尾翼上的弹孔表明它刚刚逃过了一劫。飞行员费力的推开座舱盖,在地勤的帮助下爬出了飞机。


“云山的第八骑兵团完蛋了!”瑞恩少校叹了口气。通过监听飞行员与塔台之间的通话,他知道这架“蚊子”差点被米格机拍死,仅仅靠着飞行员利用T-6的低速度,钻进山沟里才勉强逃了回来。失去了“蚊子”的指挥协调,空军完全无法进行精确的近距离空中支援,携带着炸弹的F-80流星机根本就不是米格的对手,只能匆匆投弹后加速返航。现在的清川江以北简直成了米格机的天下,象一位F-80流星机飞行员说的那样成为了“米格走廊”。


没有空军的帮助在云山被包围的美国第一骑兵师第八团肯定坚持不了多久。都是那些第八集团军情报部的官僚,明知南朝鲜部队在温井与熙川遇到了强大的敌军,仍然宣称可能只有两个团的中国军队进入了朝鲜。联合国军情报处的《每日情报综述》更是象装瞎子一样写到:“看来,可能是数目不详的中国人加入了北朝鲜部队,以加强边境地区的防卫。还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中国共产党军队已在进行公开的干预。”说的多好听,“没有任何迹象”?!如果真是这样,南朝鲜的一个师是被空气吃掉了?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将军就是被这些错误的情报误导着,继续派遣第一骑兵师向着鸭绿江前进,直到掉进陷阱里。那些俘虏交待的第54、55、56、57、和58部队肯定不是团级部队,而是实实在在的步兵师!


“长官,中国人为什么听克里姆林宫的命令,到朝鲜来与我们作对呢?”瑞恩的副官大惑不解的问,他一点都不喜欢满嘴泡菜味的朝鲜姑娘,早就想离开这里了。


“中国才不是要为苏联火中取栗呢。”曾经在驻华美军司令部任职过的瑞恩反驳着无知的属下。


“中国不是苏联牢牢控制的卫星国吗?”副官更加疑惑了,大多数美国人都认为铁幕后的国家是铁板一块的。


“你认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会甘心当莫斯科的卫星国吗?他们出兵是为了自己的切身利益。”瑞恩简直都懒得理他了。


“中国在朝鲜能有些什么利益呢?”副官实在不明白一个连能吸引自己的姑娘都没有的国家,能有什么重要的利益。


“你想想看,一支气势汹汹的几十万人的敌对军队逼近美国边界,沿路狂轰滥炸摧毁自己遇到的一切。华盛顿会作何反应?”瑞恩看着自己不成气的副官,决定再点拨他一下。


“哦,守紧我们自己的边界,长官。我们美国人是热爱和平的。”副官有点结巴的说出了答案。


“别说这种蠢话!美国内战后法国占领了墨西哥并屯兵于美墨边界的格兰德河畔,那时的情况就与现在中国面临的局势相近。相比较而言美国的危险还比中国小的多,格兰德河可不象鸭绿江这样靠近美国的心脏地带;可就是这样也引起了华盛顿的强烈反应,并导致法国在墨西哥扶植起的傀儡皇帝上了断头台,法国人自己随后也拍拍屁股滚回欧洲了。”瑞恩说完转身就走,看来自己一定要换个更加有用的助手


这两天空四师和苏联空军渐渐在清川江以北取得了空中优势,美军飞机不太出来活动。空四师方师长和李政委,特意安排飞行员轮流休假,外出改善一下心情。何飞和小猫中队的几名飞行员来到路口,准备搭车去安东散散心。要说是“搭”车还不如说是“扒”车,象叫出租车那样叫军车停下来是不可能的,只有等到车辆拐弯或减速时,冲上去扒住后车厢档板,脚下用力一个弹跳“扒”上车。如果没有紧急任务,军车司机一般都会默许这种行为,不过汽车司机在那个时候可比现在牛多了,硬轰人下去你也没办法。一会功夫开了几辆苏制吉斯卡车,小猫中队的几名飞行员都顺利扒了上去。


颠簸的来到安东,几人跳下车来,挥手与搭载自己的志愿军驾驶员再见。街道上到处张贴着“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标语。一队队的志愿军战士,头顶树枝树叶编成的伪装帽,身着土黄色军衣,胳膊上扎着白毛巾,安静的行军。旁边的老百姓默默注视着眼前的子弟兵进入江对面的国家。街道边的市政府门前人们正在排着队捐献御寒衣物,相对于物资充沛的美军,志愿军无疑相差了许多。


“叔叔,你是空军吗?”队列中的一名小女孩牵着爸爸的手问何飞。


“对呀,你是怎么认出来的?”何飞低下头故意好奇的问。


“只有空军才穿绿上衣,蓝裤子。”小女孩接着说。


“你真聪明,叫什么名字?”何飞笑了起来。


“西琳娜。”小女孩回答。何飞感觉很疑惑,一个中国小女孩怎么会起个外国名字呢?


“我们两口子原来是东北抗联的,后来被派往苏联。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我女儿就出生在防空洞里,我们就给她起了一个俄文名字。‘西琳娜’在俄文里就是‘防空警报’的意思。”小女孩的父亲连忙向何飞解释。


“叔叔你是飞行员吗?”西琳娜接着问,小孩子的问题总是很多。


“何叔叔不仅是飞行员,还是战斗机飞行员呢!”僚机小陈在一边插话,还好没把何飞王牌飞行员的身份说出来。


“飞行员叔叔,我现在回到祖国了,不会再天天听防空警报、天天跑防空洞了吧?”西琳娜看着何飞的眼睛等待着回答。


何飞很想脱口而出回答“不会!”,可是现实是残酷的,靠喊口号、表决心是不能把美国飞机从天上打下来的。


何飞蹲下来郑重的回答小女孩:“西琳娜,叔叔向你保证,我和所有的中国飞行员一定会尽力保护大家,哪怕献出自己的生命。”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高个男孩

穿着厚墩墩深黄色棉衣的志愿军士兵吹响军号,在清川江以南对美国第八集团军发动了全面进攻。铁拳首先砸到了担任先锋的南朝鲜部队头上,面对着突然而激烈的打击南朝鲜部队完全崩溃。可能是朝鲜人脑子中对中国士兵所存有的根深蒂固的恐惧在作怪,南朝鲜士兵使出了比打仗多的多的干劲向后溃逃。可是相比较而言美军部队也强不到哪里去。


等到美国第八集团军全部退过清川江,清点下来的损失让后方的情报人员大吃一惊。美军第一骑兵师下属的第八骑兵团第三营全军覆没,另外两个营遭到重创,第五骑兵团伤亡惨重。南朝鲜第一师第十五团和第八师第十团失去战斗力,第六师名存实亡。南朝鲜第二军土崩瓦解,该军三个师秩序大乱的溃逃,直到美军部队在后方强行督战才稳住了阵脚。惨重的失败让麦克阿瑟将军大为恼怒,命令远东空军出动全面出击,轰炸鸭绿江上的所有国际桥梁与朝鲜北部所有有助于敌军推进的设施。


平壤的美国空军第五航空队前进指挥部,瑞恩正在和第五航空队指挥官克兰涅将军与各联队指挥官商量作战计划。


“现在的局面对联合国军非常不利,共军米格机在清川江以北非常活跃。B-29超级空中堡垒轰炸机遇到了严重威胁,前线空中战术控制机也无法安全飞行。”瑞恩说出了每个人都不想听到的话。


“你的意思是不扫除米格机就不能完成麦克阿瑟将军布置的任务?”克兰涅将军明白了瑞恩的意思。


“对。没有超级空中堡垒的帮助,光靠F-80流星机携带的小炸弹是摧毁不了鸭绿江上的大桥的。我们必须消除米格机的威胁,否则就会一事无成。”瑞恩作出了肯定的回答。


“装备F-86的第四联队还在海上漂呢。你说我们现在能干什么?”第五十一战斗截击机联队的指挥官皱着眉头问瑞恩,他指挥的F-80流星机战绩可不怎么样。


“虽然F-80流星机与米格相比处在下风,但是我们拥有数量优势!”瑞恩早就已经想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


“你有什么计划不妨说来听听。”克兰涅将军可没有心思听别人在这火烧眉毛的时候卖关子。


“应该立即暂停F-80流星机的前线近距离空中支援任务,让战斗机去干他们的老本行。这样我们可以集结起第八战斗轰炸机大队、第四十九战斗轰炸机大队、第三十五战斗截击机联队、第五十一战斗截击机联队装备的三百架F-80流星机与米格机进行空中决战!靠数量优势全面扫清对方的威胁!”瑞恩激动的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好!听起来很不错!早就应该这样。”克兰涅很赞赏这个计划,可以在与红色空军进行的喷气机大决战中取胜,无疑可以让自己的名字写入史册。


“此外,为了增加胜算,我建议将远东海军剩下的二个中队七十架F9F-2黑豹也调上岸。”瑞恩盘算着一下将对方斩草除根。虽然自己讨厌海军,但是说实话F9F-2黑豹的性能确实比F-80流星要强一些。


“这种事情协调起来可有些困难。”克兰涅将军可不想让海军来抢风头,就让他们抱着冒烟的平顶船见鬼去吧。


“鸭绿江上的大桥怎么办?”第十九轰炸机大队的指挥官问瑞恩,他损失了接近半个大队的超级空中堡垒,正想挽回点面子。


“有F-80流星全力缠住米格,我们可以将B-29分为四机小编队,用咱们的秘密武器来炸桥。”瑞恩胸有成竹的做出了回答


“麦克阿瑟将军现在了新命令:‘轰炸朝鲜一端的鸭绿江大桥!’。我们B-29超级空中堡垒的任务是轰炸鸭绿江沿江新义州、朔州、楚山、满浦、惠山等地的六座桥梁。”一名作战军官在机库中的高台上指着地图侃侃而谈。


台下座满了嘉手纳空军基地三个B-29轰炸机大队的空勤人员。人丛里比利中士冲着身旁的“南瓜头”雷达操作员扮了个鬼脸。自己好不容易才从迫降中脱险,刚刚回到冲绳就得和雷达操作员一起登上另外一架B-29超级空中堡垒“甜蜜”号执行任务。空军指挥官才不会考虑幸存者的感受呢,每个人都得飞满一百次任务才能回国,自己还能从米格机口中捡回多少条命呢?


“大批中国部队正在通过这些桥梁,唯一阻止敌军的办法就是摧毁这些桥梁。同时为了避免飞机进入中国领空,所有飞机必须采取与大桥成直角的航线接近目标。”作战军官说出了详细的要求。台下的飞行员发出了一阵嘘声,一名大胆的机长响亮的说出一声“Shit!(狗屁!)”。按照这样的要求,飞行员必须要将航线始终保持在弯弯曲曲的鸭绿江主航道南侧,怎么可能炸中目标呢?


“我知道大家的想法,不过这次我们会采用无线电制导炸弹来攻击这些桥梁。”台上的作战军官到是并不生气的继续解说,台下又是一阵骚动。


美军在二次大战中的一九四二年夏天开始设计VB系列无线电制导炸弹。最初的“VB-1”在标准的M44450公斤(1000磅)高爆炸药航空炸弹基础上加装了新的尾翼、陀螺仪稳定系统、一对方向舵和尾部追踪闪光系统。这种武器只能进行左右引导,因此被命名为“AZON”,作为“azimuthonly”(只能调整方位角)的缩写。“AZON”可以在投弹手的引导下飞向目标,可以说是最早期的精确指导武器。总数大约一万五千枚的“AZON”炸弹在战争结束前被制造出来。一九四四年上半年首先被投入欧洲战场,用来攻击意大利北部的目标;一九四四年下半年被投入缅甸战场对付日本人。


针对缅甸桥梁的攻击展示出了无线电制导炸弹拥有继续开发的潜力,美军开发出了新的VB系列炸弹“VB-3”(450公斤/1,000磅)和“VB-4”(900公斤/2,000磅)的“RAZON(RangeAndAzimuthOnly航程和方位角,简称拉松)”制导炸弹。大约三千枚“拉松”炸弹在二战结束前制造出来,可是没有投入使用。朝鲜战争爆发后B-29轰炸机进行了一系列“桥梁摧毁”任务,使用VB-3“拉松”攻击北朝鲜桥梁。一架B-29超级空中堡垒可以携带八枚“拉松”,但是“拉松”的威力实在太小了,平均下来需要四枚“拉松”炸弹直接命中才能完成摧毁任务。汉江上的一座铁路桥就因为屡炸不倒而被称为“弹簧”桥。各个大队的轰炸机机组成员都对这种炸弹没有信心。


5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