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以空战为主的架空军文,王牌飞行员

我在网上找到的一部比较独特的军文,转贴出来让大家共亨。

王牌飞行员

作者:鑫晶


一支由一架预警机和两架歼十战斗机组成的解放军空军小编队回到了一九五零年,投入了朝鲜的烽火之中。这点小小的力量,能成为天平上关键的砝码吗?他们能与美军的王牌飞行员抗衡吗?预警机这个能量倍增器如何发挥自己的作用呢?朝鲜战局又将如何发展呢?

本书通过战斗机飞行员何飞和预警机空中指挥赵一明的视角,为您展现朝鲜天空中波澜壮阔的空战画卷。

特将此书献给在抗美援朝中英勇奋战的志愿军飞行员!



作品相关 [ 分卷阅读 ]

朝鲜空战年表

正文 [ 分卷阅读 ]

第一章 迫降 第二章 1950年 第三章 米格-15 第四章 晨曦清亮之国

第五章 倒霉乌鸦 第六章 前线机场 第七章 入朝参战 第八章 痛击地狱猫

第九章 米格危机 第十章 遭遇战 第十一章 夜谈 第十二章 午夜出击

第十三章 麦克阿瑟 第十四章 流星纷飞 第十五章 超级空中堡垒 第十六章 败军之将

第十七章 第四战斗截击机联队 第十八章 再战B-29 第十九章 风暴前夜 第二十章 西琳娜

第二十一章 高个男孩 第二十二章 空中歼灭战 第二十三章 劲敌来临 第二十四章 米格走廊

第二十五章 佩刀出击 第二十六章 致命螺旋 第二十七章 红军雄鹰 第二十八章 猫狗大战

第二十九章 最后的感恩节 第三十章 酒吧混战 第三十一章 空中圆圈舞 第三十二章 独眼龙

第三十三章 海军陆战队 第三十四章 西线炮声 第三十五章 对地支援 第三十六章 第二师的末日

第三十七章 夜空闪电 第三十八章 运筹帷幄 第三十九章 下碣隅里之战 第四十章 空中大决战

第四十一章 尾声


正文 第一章 迫降

晨曦中两架小巧的歼十战斗机与肥胖的运八预警机在云海上编队飞行,战斗机驾驶员的蓝色头盔在柔和的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三架飞机呈V字队型以巡航速度向东北方前进。


“飞完这趟就可以回家探亲了!”歼十僚机驾驶员“小猫”何飞在心中默念着,在他看来这次“简单”的护航任务马上就可以完成了。因为起飞前只是吃了点巧克力,准备到了丹东再吃早饭,经过长时间飞行何飞的肚子禁不住有点饿。“到了家一定好好吃几碗老妈做的油泼辣子扯面!”“小馋猫”的脑海中出现了家乡的各种美味。


“呼叫小猫,老虎。”耳机中传来了长机中队长雷涛的声音。


“……哦!回答老虎,小猫听到。”


“想什么呢,小猫?别开小差!你们这些新飞行员真让人头痛!”


“小猫明白。”何飞吓的伸了伸舌头,多亏带着氧气面罩,中队长没法看的见。


预警机机舱里的值班空中指挥赵一明上尉揉揉酸痛的眼睛继续巡视。4名操作员相对而坐,2名负责监测雷达引导飞机,2名操作电子设备和通讯电台。雷达引导员面前的液晶屏上显示着依据卫星测绘制作的3维地图,周围空域的飞机都用很直观的彩色小飞机显示出来。依照上面显示出的预定航线预警机和两架歼十组成的小编队,不久就会到达目的地吉林丹东浪头机场。


“保持无线电静默,准备下降高度!”赵一明上尉向护航的老虎小队命令。


几分钟后代号“青云”的浪头机场调度开始引导飞机降落。


“呼叫哨兵,青云。”


“回答青云,哨兵听到。”代号“哨兵”的预警机空中指挥赵一明马上应答。


“落地方向由南向北,场面气压600MM。请报告云顶高度。”


“云顶高度7000米。”


“保持航线,直线穿云下降。”


“哨兵明白。老虎小队,直线穿云下降。”赵一明传达了降落命令。


“老虎明白。”


两架歼击机推低机首降低高度,为了避免相撞预警机慢吞吞的跟在后面。三架飞机打开防撞灯先后飞入云中。


从蒙蒙亮的天空飞进云层中,就象掉进了一团棉絮里。瞬间除了围绕着飞机周围的一缕缕蚕丝样的云雾,就什么也看不见了。虽然有各种仪表的帮助,每次进入云层还是让何飞忐忑不安。云层中的能见度几乎为零,只能看见长机翼稍防撞灯间断的闪光,后面的预警机消失的无影无踪。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茫茫的云海好象没有尽头,高度计显示下降到了4000米,还是没有穿出云层。何飞低头看看雷达,绿色的荧光屏上没有任何显示。何飞环顾四周发现云团颜色也有点奇怪,不是带电积雨云的深黑色,好象有点红;稍等了一会儿,又变成了淡绿色,与薄荷糖有点类似。


“呼叫老虎,小猫。”何飞按住颈前的麦克风按扭呼叫中队长,想确认自己没有产生幻觉。航校的教官教过,在天空中孤单一人的战斗机飞行员,偶尔产生几次错觉也不是希奇事。耳机中没有回答,只有电流的咝咝声。“见鬼!”何飞又呼叫了几次,还是没有反映,检查了一下,好在几个机械仪表还能使用。周围的云团开始不断变化颜色,出现非常夸张的形态。何飞只好紧跟着前方云雾中隐约可见的长机。高度降到3000米,眼前终于出现了一个云洞,何飞马上尾随长机冲了出去,掌心流出的冷汗已经把飞行手套浸湿了。回头一看预警机也爬出了怪异的云层。


现在可以看见地面了,沿着黄海海岸分布着一片片绿油油的田野,几艘渔船在海面上航行,西北面是连绵的山脉,东北方是鸭绿江宽阔的入海口。三架飞机顺着入海口西侧向北飞,可以见到江水向西拐了一个弯,包绕着丹东市南面的浪头镇。军民两用的浪头机场就在镇西。


“呼叫老虎小队!不明机2架、10点钟方位、低空、纵列、距离3公里。”耳机中传来赵一明急促的声音,看来无线电又恢复正常了。


“老虎确认目标。”中队长首先确认了目标。


“小猫确认目标。”何飞按照指示向左前方的低空观察,只见两架白色的螺旋桨飞机从低空向着机场飞去。


“有趣,现在还有富豪买私人飞机玩。”雷涛开起了玩笑。


“一买就是两架,真是大手笔呀!”何飞也觉得诧异。


“不好,他们好象在用机枪扫射!”雷涛喊出了声。何飞也惊讶的发现,螺旋桨飞机的机翼上喷出了道道火舌,正在扫射跑道上的地勤车辆,一辆油罐车被击中,马上发生爆炸冒出了滚滚浓烟。


“老虎,飞机未对IFF(敌我识别)应答。”中队长马上向这两架飞机发射了敌我识别信号。


“小猫,确定为敌机!”何飞也进行了重复操作,看来这两架飞机肯定不是在演习!


“呼叫哨兵,老虎小队请求攻击!”中队长呼叫预警机,何飞打开武器保险,准备作战。


“哨兵收到,等待联系地面控制。”赵一明可不想承担打第一枪这么大的责任,再怎么说现在也是“和平年代”呀!片刻的犹豫之间,两架小飞机调转机头向鸭绿江对岸飞去。


“青云!青云!听到请回答!”没等联系上地面塔台,预警机上的雷达监测员又发现了不速之客。“后方7点钟方向不明机,2架!”赵一明赶快通知老虎小队。


编队后方两架螺旋桨机从云层中鱼贯而出,迅速俯冲下来。随着距离的接近,何飞已经可以清楚的分辨出这是两架二战中著名的美国野马战斗机,机头下方画着血红的鲨鱼嘴。两架野马很快撵上了编队最后的运八预警机,开始攻击。


“突突突突!”一串串12。7毫米穿甲弹命中预警机,打的机身火星直冒,运八左翼的2号发动机在中弹后拉出了长长的黑烟。


“快帮我打掉这帮混蛋!”预警机驾驶员大刘顾不上无线电通话规则,边咒骂边将发动机推力开到最大,开始S型盘旋希望摆脱对方。


“小猫跟随行动!”中队长一边下命令一边打开军用加力。现在已经顾不上什么请示了,再不赶快行动,不光是新装备的预警机,就连自己的歼十都会被这些老式的螺旋桨战斗机干掉,哪还不丢尽了空军的脸!


两架歼十开始大速度左转弯,准备掉过头来咬住这两架敌机的尾巴。何飞紧跟长机飞行,身体被巨大的G力紧紧推在驾驶座上。两架野马也不傻,马上放弃追逐运八,向下俯冲到低空,贴着地面向鸭绿江对岸狂奔。歼十转过头来扑了个空,何飞马上跟随长机降低高度,座舱中响起了雷达锁定的嘀嘀声,平视显示器上小小的绿色菱形雷达锁定框随着机头的调整,逐步接近逃跑的野马。嘀嘀提示音节奏越来越快,终于随着雷达锁定框套住一架野马而变成了长鸣音!


“雷达锁定!”何飞兴奋的叫到!


“不准开火!重复一遍!不准开火!”耳机中传来了中队长遗憾的喊声,“他们已经飞过国境线了!”


“该死!”何飞气愤的关闭了武器保险。随着长机掉头与预警机汇合。


“青云!青云!”赵一明还在不停的呼叫地面控制。大刘关闭了左翼的2号发动机油路,灭火系统开始工作,可是停转的螺旋桨带来了很大的阻力。预警机背着平衡木状的ASEA雷达,飞行性能本来就比不上基本型,再加上少了个发动机,速度马上慢了不少。


“再没联系上,我就要迫降了!”大刘急得牙痒痒。


“青云!青云!听到请回答!”赵一明将无线电由军用加密频道调到民用频道,继续呼叫。


“浪头机场,空中飞机表明身份!”无线电中传出了陌生的声音。


刚才不是才通过话吗?赵一明非常纳闷,不管了,现在情况紧急,先联系上再说!


“中国空军飞机,编号50011、41131、41132。”赵一明报出了飞机编号。


“……”地面上是长久的沉默。


“4号发动机停车!”从嘶哑的声音就能看出大刘真的着急了。两架野马打断了机翼上的供油管,现在右翼的4号发动机也停转了。


“紧急迫降!”大刘放下襟翼与起落架,对准跑道降落下去。


运八掠过跑道尽头还在冒烟的油料车,落了下来,由于速度有些快,落地的时候轻轻弹跳了几下。大刘马上捏紧刹车,机轮在跑道上摩擦着冒出了蓝色的烟雾。可惜跑道太短,运八还是冲出了跑道,前起落架猛然折断,飞机机头“轰!”的一声跪了下来,栽进了泥里。剧烈的撞击中,赵一明栽倒在机舱里晕了过去。


老虎小队在天上目睹了整个迫降过程。只见几辆消防车飞快的向运八预警机开去。


“下面的地标好象有点怪呀……”雷涛的声音充满了疑惑。


何飞仔细观察下面的地形,马上发现下面的“浪头机场”与空中摄影照片上的不太一样。照片上的浪头机场应该拥有一条起降大型客机的主跑道和一条军用短跑道,可下面的机场只有一条短水泥跑道和一条辅助应急土跑道。


“老虎,我们是不是飞错地方了?”何飞问雷涛。印象中丹东在抗美援朝时期建有好几座前线机场,可是看鸭绿江的走向和旁边的山形,这里确实是浪头镇。


“小猫,你的卫星定位系统可以用吗?”


“不行了,一个星的信号都收不到!”何飞重启了北斗卫星定位系统,显示器上还是没有一点反映。“嘟嘟!”燃料告警灯开始闪烁,经过长时间的转场飞行,剩下的油料已经不多了。


“开始编队,依次降落!”雷涛迅速作出了决定。


两架飞机遍好队降落了下来,歼十体形比较小巧再加上还有减速伞,降落到也顺利。飞机滑停到位,何飞解开装备,推开舱盖站起身来。一辆小巧的军绿色敞蓬吉普快速驶来,后面跟着一辆满载士兵的中吉普。何飞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一眼就认出打头的是一辆老式的嘎斯69,那消瘦的车头,就像俄国人高耸的大鼻子。


何飞跳下飞机,吉普车在面前猛的刹住。车上跳下一名高个子的精干军人,穿着何飞从没见过的军服,浅黄绿色的上衣,蓝色的裤子,头上带着大檐帽,显然是名军官。后面车上下来的士兵将两架飞机团团围住。何飞一愣,下意识的到腰间去摸枪。


“不许动!举起手来!”高个子军官大喝一声。旁边的士兵“哗啦啦!”的拉上了枪拴。


何飞僵在原地,不甘心举手就擒,也不敢贸然硬来。


“同志!我们是空42师的。”中队长也跳下飞机,想解释一下。


“空军没有这个番号的部队,下了他们的枪!”高个子军官一挥手,周围的士兵一拥而上解除了两人的武装,将他们押上了中吉普。


何飞观察着看守自己的士兵,发现他们军服的左胸佩带着写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字样的布胸章,不过字体都是繁体字。“怎么看起来象老电影里的军服,难道是在拍戏?”何飞越发觉得奇怪了。


“对不起!请问您今天是几号?”何飞向对面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小兵发问。


“8月27日。”小兵干脆的回答。


“哪一年呢?”


“这还用问,1950年!”小兵可能以为何飞在戏弄自己,瞪了他一眼狠狠的说。

正文 第二章 1950年

“我是解放军空军军官,不是蒋匪军。”何飞大声辩解着。从昨天下午降落到现在,除了睡觉吃饭就是回答不同的问题。何飞现在已经完全确信自己回到了过去。墙上的繁体字标语、老式的军装、简陋的机场设施还有对方的说话方式无一不在提醒自己这一点。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关于你的问题我们研究过后自然会有结论。”审问的军官合上了笔记本。


何飞被押回了禁闭室,头上缠着绷带的赵一明和大刘正在小声讨论着什么,雷涛正在做俯卧撑,其余官兵散坐在一边。


“中队长!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锻炼!”何飞很是沮丧。


“急什么小猫,你看大家不都活的好好的吗?”雷涛翻身站起来。“飞行员就要有飞行员的样子!就算是回到了1950年,我们照样能飞上天!”


“可是人家根本就不相信我们的身份,老是说什么蒋匪军、蒋匪军的。”何飞想起这茬就气不打一处来,气呼呼的蹲到炕上。


“小何,不要着急。听听咱们的小诸葛是怎么分析的。”大刘凑过来劝着何飞。赵一明在军校时就是高材生,只是因为身体原因才改学空中指挥。分到部队后因为视野开阔、精通战史,很快就得到了“小诸葛”的绰号。


“我觉得雷中队长说的对!”赵一明安慰着何飞。“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我觉得咱们肯定是回到了50多年前。虽然不知道详细原因是什么,但听过大刘和中队长的回忆,我看肯定是和飞过的怪云有关。”


屋子里的人都聚集过来听赵一明讲解。


“今天是1950年8月27日,朝鲜战争已经爆发2个月了。现在朝鲜人民军将美军、南朝鲜军压缩到洛东江以东的釜山保卫圈,战争形成胶着状态。再过半个月的9月15日麦克阿瑟就会率领海军陆战队在仁川登陆。10月8日毛主席将会命令,派遣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可以说我们正好赶上了一场大仗!”赵一明停顿了一下,看着大家惊讶的表情。


跑道上传来了活塞螺旋桨发动机的轰鸣声,暂时打断了赵一明的时事评论。大家朝窗外看去,只见一架双发里-2运输机缓缓降落下来。这种飞机是苏联按照美国DC-3达柯他运输机仿制的型号,因为部队装备的这种飞机都采用军绿色涂装,俄文中的2又读作“哇”,老空军都管这种飞机叫做“绿豆瓦”。里-2停稳后,几名军官从右侧的乘客舱门,陆续走了下来。


午饭后,卫兵将大家带到了一间小礼堂,就座后不久,下午乘坐里-2前来的几名军官走进礼堂。为首一名中年军官站到大家面前开口说到:“同志们,你们好!我是空军司令员刘亚楼。”


眼前这位就是人称“雷公爷”的人民解放军首任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呀!礼堂中的机组成员先是一阵骚动,随后纷纷起身肃立站好。老一辈的空军官兵中流行一句口头禅:“苦不怕,死不怕,就怕刘司令来训话。”赵一明看着眼前这位和气的中年军官与印象中的“雷公”怎么也对不上号。


“大家不要紧张,我自己也对现在发生的事感到惊讶。但是经过初步了解,我已经基本掌握了整个事件的经过。”刘司令员摆摆手稳定大家的情绪。“我相信不管你们来自哪里,都是头带八一军徽的解放军!我代表刚刚成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欢迎大家!”


真是有魄力的开国将帅,说话办事毫无一点拖沓之处。赵一明暗暗佩服。


“好了,你们这次编队的领队是谁?我有几个问题还要确认一下。来来,大家都座下。”刘司令搬了张椅子座在大家中间。


“报告,我是特遣小分队指挥。”赵一明站起身来。


“好!你的编队来安东(1965年改名丹东)干什么?外面瘸腿的大飞机是干什么用的?”


“上级调派我们42师预警机编队到东北边境参加中俄联合军事演习。外面的大飞机是预警机,是用来侦察指挥作战的。”


刘司令又接连发问,赵一明一一做答。刘亚楼司令员很喜欢眼前这位反应机敏的年轻军官,不住点头,末了挥手示意赵一明坐下。


“大家好好休息,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我们会尽量帮大家解决。”


听着刘司令暖人的话语,众人焦躁的心情渐渐舒缓。何飞在心中暗想回到过去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


与此同时釜山包围圈中的大邱机场,几十架机头高高翘起的F-51D野马式战斗轰炸机正在忙碌的重新装弹。这种二战中的老家伙比不上年轻的喷气机新潮时尚,但也只有它们才能适应简陋的前线机场。“这应该是最后一趟玩命买卖了。”远东空军情报官瑞恩少校忧郁的看着这些飞机。虽然美军的飞机是如此之多,以至于战场上空没有足够的空域容纳他们;可是陆军第八集团军还是东拼西补的才稳定住釜山防线。从8月初开始朝鲜人民军从三个方向压向釜山,沿着美军防线四处发起进攻。现在人民军第1、13、15师从西北和正北向大邱发起了总攻,已经前进到了距离机场只有12英里的地方。眼前第18战斗轰炸机大队的野马执行完这次任务后就必须返回日本的芦屋基地了。


“如果没有空军的帮助,大家早就卷铺盖卷回日本了!”在和平环境中养尊处优的陆军老爷们,不仅不感激空军的帮助反而酸溜溜的说闲话。瑞恩少校想到这些,真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说心里话,如果联合国军真被赶入大海,也未免不是一件好事。回到日本只须花上自己几十分之一的军饷就可以雇到一个不断点头哈腰、俯首听命的日本“女佣”或“男仆”,再加上一天到晚灯红酒绿、歌舞升平的生活,真是……


瑞恩打断了自己的胡思乱想,离开这里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看着第12战斗轰炸机中队飞行员的报告陷入沉思。这帮莽撞的飞行员,越境攻击中国机场本来应该上军事法庭,没想到却带回了意想不到的新情报。共军装备了新型喷气机到好理解,哪架四引擎的大飞机到底是什么来头呢?从野马战斗机的照相枪像片上,可以清楚的看见一架背着不明物体的四发螺旋桨机。这机背上的条状物到底是什么东西?瑞恩在脑海中搜寻着美军装备的类似飞机,半天也没有结果。


肯定是苏联人又拿出什么宝贝来了!马上派遣侦察机,了解更多情报!瑞恩下定决心,拿起了电话。

正文 第三章 米格-15

辽阳机场上,一列米格-15战斗机整齐的排列在一起,银色的机身蒙皮闪闪发亮,高耸的水平尾翼上涂着一颗鲜红的五角星。这些飞机是在东北协助防空的苏联空军刚刚移交给中国空军的,飞机的涂装还保留着苏军的样式。


何飞和雷涛穿着新领到的浅兰色人字呢连体飞行服,头带皮质飞行帽,站在崭新的米格-15前聆听苏联教官的讲解。教官叽哩呱啦说一阵,翻译翻一阵。


“我们伟大祖国的米格-15是社会主义国家中最先进的战斗机!最高可以飞到一万五千米,最快可以飞到一千公里每小时。你们看机头这里威力巨大的一门37毫米机炮和两门23毫米机炮,现在任何的飞机都抗不住!”苏联教官说完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副骄傲的神情。这名教官是苏军驻大连截击机团的一名中校团长,带领全团把飞机飞到辽阳交给解放军后,就和几名骨干留下来担任教官。


“请你翻译给教官先生听,我们现在就要上去试试看。”雷涛冲着翻译说。


“这种喷气机速度很快!你们不好掌握,我建议你们不要太着急。”苏联教官听完,马上摆手。


“如果搞不好,会出事的!”翻译接着说。“不老好!不老好!”苏联教官也在旁边说着半生不熟的中文,他打死也不相信眼前的这两名新来的中国飞行员,简单看完飞行手册就敢单飞米格-15。翻译也对这两名新来的“飞行顾问”没有底。


“请教官放心,我们都是专业的飞行员!何飞我们上!”雷涛和何飞二话不说整理好飞行装备爬上了飞机。


几名解放军地勤人员赶忙上前帮助两人进行起飞检查


何飞坐进飞机,座舱里散发出令人愉快的油料香味。舱内的仪表布置,和航校中驾驶过的歼教-6大同小异,但是所有关键仪表、开关和控制器都保留着俄语标记,只在旁边贴有中文。何飞又兴奋又惴惴不安。“恐惧是健康的表现,正常的恐惧会使人感觉更加敏锐。”何飞边想边进行起飞检查。


现在天空晴朗,正对跑道风速十节,真是飞行的好日子。关闭座舱盖,发动引擎,何飞测试了襟翼与减速板,然后给地勤打出了去掉机轮楔子的手势。


“灯塔!灯塔!老虎小队,请求起飞!”耳机中传出了中队长雷涛洪亮的声音。


“老虎小队,可以起飞!”塔台发出了起飞命令。


何飞推动方向舵踏板,操作手煞车杆,跟随中队长滑行到了跑道上。看见前方的长机开始移动,何飞将襟翼放到20度,把节流阀慢慢开到8,000转,暂停了一下检查温度和压力,然后松开刹车将节流阀很快开到11,560转的全速。飞机开始阶段的加速比预计的更快,仅仅数秒内空速计就达到了130公里。速度随后上升到180公里,飞机机鼻开始上升,速度继续加快,随后米格机用230公里时速腾空而起。


何飞收起起落架和襟翼,将推力调整到巡航速度,用400公里的时速加速爬升,渐渐撵上了长机。两架飞机爬升了一段,开始水平飞行。


“小猫,我们来玩点花样吧?”熟悉了一阵飞机,中队长又要带着雷涛飞特技了。


“小猫明白!老虎,你怎么没去八一飞行表演队呢?”何飞一边打趣,一边回答。


“我到真是考了几次。好了,开始了!”


两人将速度增大到600公里,飞了一系列的筋斗和滚桶旋转。何飞紧紧咬住中队长,下部队半年多的苦练没有白费,尽管脸皮都被G力拉的有点变形,但总算没有跟丢。米格-15很快就展示出了自己特有的飞行乐趣,虽然没有液压助力(更不要提什么电传系统),但是所有的控制都有正确的响应。机体给人非常坚固的感觉,可稍微倾斜一下机翼,飞机就会作出轻快的回答。只有飞机的滚动速度比何飞期待的要迟缓一些,不过这可是一九五零年代的顶尖战斗机呀!。“俄国佬的骄傲也不是没有道理。”何飞渐渐喜欢上了米格-15


漂亮的降落之后,机场上的空地勤人员都围了过来,苏军中校也是惊讶的合不上嘴。空四师的飞行员将何飞和雷涛围到中间,七嘴八舌的请教飞行技术问题,总算碰上不用翻译的教官了,人人都不想错过机会。当时的空军飞行员,除了少量国名党起义人员,大部分都是从速成航校毕业的陆军战斗骨干,飞行喷气机的时间只有二十几小时,从来没有见过复杂的特技飞行。


“我是28大队的李汉。你们是在那里学的技术呀?”一名飞行员凑过来问到。


“李汉?!”何飞听着这熟悉的名字,这就是首创志愿军空军击落敌机记录的空军英雄呀!


“我们是从苏联留学回来的。”何飞压抑住自己的激动心情,说出了早就编好的托词。


“那几个半筋斗是怎么做的呀?”“长机那么快,你怎么跟的上?”飞行员们连珠炮样的提出问题。


何飞和雷涛根本来不及解释。


“好了,同志们先叫两位新来的飞行顾问休息一下,以后还有的是时间。”空四师李政委给两人解了围。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有关歼十与预警机的相关消息完全保密,只有少数高级领导知晓事件的经过。除了被刘司令员选中担任高级参谋的赵一明,从未来返回的解放军官兵全部集中起来分配到中国空军组建的第1个航空兵师空军第四师。两名歼击机飞行员也获得了飞行顾问的新身份。可惜的是因为缺乏保养设备与备件,两架歼十只好封存了起来。运八预警机因为是刚刚装备部队的机型,又要出远门参加演习,随机带了很多备件,经过抢修已经可以飞行了。


“政委同志,我想现在就开始上课。”中队长雷涛认真的说,再有不到两个月就要进入朝鲜作战了,时间真是所剩无几了。必须马上给大家传授空战战术。


李政委立即将空四师两个团的四十八名飞行员集中起来,在机场的小教室开始上课。雷涛与何飞轮流给大家介绍空战技巧,上完了课立即上天飞行。大家一刻不停的抓紧时间训练,迎接即将到来的挑战。

正文 第四章 晨曦清亮之国

黎明前,天下起蒙蒙小雨。中国安东的鸭绿江公路铁路双用桥上,三辆军绿色吉普车缓缓驶向桥中间一条中朝两国土兵守卫的醒目白线,跨过这里就进入了江对岸的朝鲜平安北道首府新义州。


三辆车上的几名中国军官对外名义是“驻朝鲜大使馆武官组”,实际上是东北边防军各个部队抽调到朝鲜了解军事情况的指挥员。赵一明座在第一辆嘎斯吉普中,是一行人中唯一的空军军官。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仅仅靠以前看过的一些资料,显然无法了解美国空军的真正威力,赵一明特意争取了这个实地考察的机会。


过江之后天气放晴,街道上走过一队英姿飒爽的朝鲜女兵,身穿洋气的苏式军装,高唱着朝鲜歌曲。女兵身后的城市,已经被美军飞机炸掉了一半,到处是冒着烟的废墟。车队在一座两层楼前停了下来。一名高大的朝鲜人民军大校军官走了过来。


“大家好!我姓朴,负责接武官组到平壤。”朴大校说的一口流利汉语。他随后自我介绍,自己原来是第四野战军以朝鲜籍战士为主的164师官兵,参加过解放战争,1949年才回到朝鲜。大家在朴大校指挥下摘掉汽车风挡和车篷,方便避险、跳车。车队随后开出新义州向南方的平壤驶去。朝鲜全境除西部海岸的小块平原之外,基本都为山地。北部的长白山脉和南部的小白山脉将整个半岛一分为二。从鸭绿江口附近的新义州到平壤的公路全在低海拔的西海岸平原上。


朴大校与赵一明座在一辆车上,同车的东北边防军军官也是四野老兵,和他拉起了家常,没有多久大家就熟络了起来。


“朴大校,您参加过洛东江前线的战斗吗?”赵一明关切的询问。


“我刚从东南前线返回。‘釜山防御圈’的敌人握有绝对的制空权和制海权,防线内侧交通便捷,供应充裕。敌军使用大量坦克组成活动堡垒,用空军前线引导机呼叫远程火炮和战斗机构成外围火力屏障,一有动静就会盲射。以人民军的兵力、火力,绝难拔下这个‘钉子’。开个玩笑,要是解放军入朝助战就好办了。”大家苦笑了几声。人人心里都知道朝鲜战场正在酝酿着大的变化。


“人民军做好在后方抗登陆的准备了吗?”赵一明早就将美军将进行仁川登陆的消息报告给了上去,可对于人民军准备的情况一无所知。仁川距离汉城只有二十英里,能够为朝鲜人民军有效提供补给的公路铁路都从汉城或附近通过。通过仁川登陆占领汉城,就可以切断南部前线人民军的命脉。


“我们确实得到了美军将在仁川登陆的情报。”朴大校严肃的回答。赵一明松了一口气,不过朴大校接下来的话又让他紧张起来。


“中国同志们,中国是我的第二故乡,所以我也不瞒大家。现在朝鲜人民军所有主力部队都集中在南方,大家都在孤注一掷的拼命,希望将美军和南朝鲜伪军赶下大海,取得最后的胜利!留在北边的大部分都是动员技术工人和学生入伍组建的新部队,战斗力很成问题。不过中朝边境地区1军团的老部队第105坦克师已经调往仁川了。”


正在说话间,远处传来了飞机的轰鸣声。


“快停车隐蔽!”朴大校大声命令着。司机赶忙将吉普车开到路边的树下。大家下车分散隐蔽。赵一明抬起头来,只见四架深蓝色的螺旋桨小飞机从西边海岸的方向呼啸而来,随后向南转弯沿着公路飞去。


“小赵,什么飞机呀?”同行的东北边防军军官问到。


“单发、倒海鸥翅形下单翼、深蓝色涂装。我看是美国海军陆战队航空队的F4U海盗式。”赵一明边说边掏出笔记本记录。


车队继续向南行进,越往南走美军飞机的活动越猖狂,公路上的车辆、路两旁的村庄,全都成攻击目标,沿途经过的大一点的城镇都被炸成了瓦砾。车队走走停停,最后只好在夜间行车。赵一明沿途记下了明显的地标和美军飞机的机型与批次。


“生活在和平环境中的人是无法真正理解战争的含义的。”一路上赵一明对这句话的理解越来越深。


“平壤”是平坦的大地之意,可现在的平壤被美军空袭严重破坏,到处都是弹坑。赵一明一行在大使馆住下。晚上,朝鲜空军飞行员崔上尉应邀前来拜访,他也是一名会说流利中文的前解放军军官。因为实行灯火管制,必须用厚毯子把窗户严严实实的遮住,屋子里空气很闷。赵一明和崔上尉决定到外面的大街上边走边聊。


“我在国内看到你们与美军打了很多仗,多次攻击了敌军机场。”赵一明笑着问看样子只有20岁出头的崔上尉。


“我们的歼击机主要是螺旋桨驱动的雅克-9,刚开始的时候还能与美军的野马周旋,后来就撵不上喷气式了。”崔上尉毫无戒心的据实相告。


“美军在南面主要使用喷气式飞机作战吗?我在路上观察到的美军飞机,大部分都是螺旋桨驱动的野马和海盗。”赵一明问。


“来的路上你肯定已经看到了,美军连老百姓的茅草房都要攻击,更不要说我们的机场了。现在的朝鲜空军已经没有几架能飞的飞机了,所以现在美军使用的战斗轰炸机主要是螺旋桨式的。”说完崔上尉不免神情黯然。


“美国人的飞行水平如何?”稍等片刻赵一明接着发问。


“战斗机飞行员的水平很不错,不过他们的螺旋桨飞机在外挂火箭弹后动作缓慢。”


耳边响起了刺耳的警报,美军又来空袭了。身旁的一名朝鲜妇女紧紧拉住自己的小孩,快步向着防空洞走去。赵一明看着朝鲜的夜空,耳边响起了朴中校的话:“朝鲜的意思就是‘朝日鲜明’,说简单点就是‘晨曦清亮之国’。”眼前这漫长的战争黑夜何时才能过去,和平的晨曦又在哪里呢?经过几天来的所见所闻,赵一明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了一个作战计划。美国佬等着瞧吧

正文 第五章 倒霉乌鸦

横田空军基地,太阳刚刚从地平线上爬了出来。机长霍华德上尉打开“龙卷风”的四个J47GE-15喷气引擎,准备起飞。这架RB-45C刚刚从路易斯安娜州巴克斯戴尔空军基地飞到日本,第91战略侦察机中队按照惯例将无线电呼叫代号“RavenOne”(乌鸦一号)分配给它。虽然侦察机必须采用R打头的单词,这个代号还是让霍华德不舒服。


“Tower-RavenOne-readyfortakeoff(塔台-乌鸦一号,预备起飞)。”


“RogerRavenOne-winds320,15knots,squawkIFF2-2(罗杰(表示收到)乌鸦一号-风速15节,将IFF(敌我识别)鸣叫方式设定为2-2)。”


“罗杰塔台-乌鸦一号,释放刹车,开始旋转。”


霍华德转动机鼻起落架对准中线,速度50节(1节=海里/小时,1海里=1.842公里),看起来不错。加速到110节,虽然有点轻微的横风,但是飞机很稳定。这只大乌鸦加速到160节,霍华德轻轻拉起飞机,收起起落架向上攀升。飞机爬升到500英尺,继续加速到180节,干净俐洛的收起襟翼,将发动机转速收小到98%,燃油供应良好,开始使用1200加仑的翼尖副油箱。副驾驶员已经成功建立了无线电连络,开始加速到400节升到35,000英尺(大约10800米)的巡航高度。雷达导航员报告雷达动作良好,所有照相机良好。所有系统检查完成,进入云层,继续仪表飞行,预计会有一些积冰。沿岸飞行8分钟后进入日本海,最后一次无线电检查。保持无线电静默,尾部炮塔上膛,航行灯关闭,打开暗淡的驾驶员座舱灯,开始在有一些乱流的在云中平飞。


现在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霍华德信心满满。自己驾驶着美国空军第一种全面生产的喷气式轰炸机,第一种可接受空中加油的喷气式飞机,第一种投掷了一枚原子弹的喷气式飞机,第一种在500节时速投掷炸弹的飞机。如果不是这样上级也不会派遣RB-54C大老远的飞到远东,参与侦察任务。按照任务简报这只大乌鸦首先将前往元山港,为进行轰炸任务的B-29轰炸机拍摄轰炸效果评估照片。然后深入满洲侦察中国的几个前线机场,前几次RB-29沿着鸭绿江用倾斜照相机拍摄的照片显示共军正在哪里整修机场,上级显然需要更加详细的资料。


虽然要深入中国境内,霍华德却完全不担心会有什么危险。高射炮打不着在高空飞行的飞机,朝鲜空军已经被一扫而空,中国的喷气机也不是大问题。共产党中国根本就没有成体系的防空网,虽然情报显示共军南京雷达营带着8部波-3米波雷达移动到了安东,可是这些雷达没有完全覆盖边境线,也不是时时开机。再说RB-45C这种高度机密的飞机中塞满了哪个时代所有可用的最现代的侦察与情报搜集设备。其中就有专门对付工作频率在100到200兆赫左右波-3雷达的APT-1干扰器。舒服的飞几个小时就能完事,霍华德上尉将无线电频率调到1250千赫,听起了东京商业电台的舞曲。


沿岸飞行到元山,飞机钻出了云层,昨晚B-29的袭击导致港口燃起了剧烈的大火。拍摄完毕后飞机向西转弯准备从新义州飞进中国,到凤城机场转个弯向南飞出海,象中队指挥官说的那样在满洲南部打个“弧线球”,沿途拍摄共军机场。半个多小时后飞机越过了鸭绿江,所有视觉和雷达照相机设置完毕,开始依照雷达导航员的指示进行规避飞行。目标在哪里?随着云层消散,机鼻下方出现了安东浪头机场的轮廓,雷达导航员开始针对主要目标照相。


副驾驶员报告飞机拉起了一些轻微的凝结尾云,天空中仍然没有战斗机的迹象。“他们知道我们来了,但是毫无办法。”霍华德自信满满,在目标上空稳定飞行。


“清楚了吗,可以转向了?”霍华德问正在RB-45C鸭嘴样机鼻中操作照相机的雷达导航员,机鼻中安装了5部照相机,4部垂直向下拍摄,一部向前下方拍摄,其余照相机安装在弹舱之后的一个隔舱中。


“右转,方向110。”霍华德按照指示进行90度的左转弯。飞机倾斜着转向,霍华德将头转向左边,正好看见浪头机场跑道。


“米格机,2架,6点钟方向!”尾炮手突然大喊了起来


视野中的敌机迅速放大,银白色的外观看起来就像跑车一样闪闪发亮。何飞跟着雷涛从下方扑了上去,首先要确认对方身份,这个大家伙肯定跑不了!两架米格-15迅速从旁边掠过,飞到了敌机右上方,RB-45C机身右侧的美国空军标志看的一清二楚。何飞看到框架座舱盖中的敌军飞行员紧张的左顾右盼。从上面看这种飞机的气动布局与轰-五到是非常相似。


“哨兵!老虎小队,确认对方身份,请求攻击!”雷涛要攻击了。


“老虎小队!打掉它!”预警机上的赵一明发出了命令。


何飞跟着雷涛追了上去,向下扑向开始蛇行机动的敌机。长机靠近到400米,三炮齐发速射了2秒种,37毫米与23毫米炮弹象串串火球飞了出去,黑色小弹壳从机头上的退壳孔噗噗的蹦出来。RB-45C机身上立即冒出了火焰,发动机拉出黑黑的浓烟向着地面栽去。何飞在后上方监视着,先是机鼻右侧跳出了一名机员,尾部又跳出一名,敌机接着抛弃了座舱盖两名驾驶员弹射了出来,天空中随即出现了四朵降落伞花。RB-54C向下俯冲,右侧机翼因为速度过快猛然折断,飞机翻滚着坠地爆炸。


“打掉了!打掉了!”何飞兴奋的大喊。


“好呀!”耳机中随即传出了预警机机组成员的欢呼声。


霍华德驾驶的RB-45C又为美国空军创下了一个记录:第一架在空中被击落的美国喷气式轰炸机


“科利特号”驱逐舰无力的侧翻在月尾岛旁的海面上冒出滚滚浓烟,油渍与碎片随着潮汐时起时伏。瑞恩转过头来,自己乘坐的驳船调整方向朝着仁川港南面代号“蓝海滩”的陆战队登陆点驶去。那里的泥滩中搁浅着另一艘遭到重创的驱逐舰“格克号”。虽然巡洋舰重炮最终摧毁了北朝鲜人的75毫米炮阵地,可是驱逐舰队的损失还太大了。随行的海军军官从日本神户港出发后就一直自信满满的吹嘘,现在却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瘪着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