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鱼骨庙(下)

望着身处的古怪墓室四周,就连一向什么都不在乎的胖子也开始害怕了,胖子问我:“老胡这是什么地方?”


我看了他一眼,说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我记得清清楚楚,咱们从古墓冥殿正中的盗洞跳下来,应该是一个不太高的竖井,连接着下面倾斜的盗洞,怎么跑到这来了?”


大金牙嘬着牙花子说道:“那还有错吗,冥殿地面上就这么一个盗洞,就在正中的虚位上,旁边应该是墓主的棺椁,咱们在冥殿里整整转了三圈,除了盗洞之外,地面上又哪里还有其它的通道。这可……真是撞上鬼打墙了。”


我对他们二人摆了摆手,现在疑神疑鬼的没有用,而且这绝不是鬼砌墙那么简单,唐代古墓的冥殿里出现了西周的石椁,难道我们现在所在的这间墓室,也是西周的?看那墓墙上的岩画,尽是一些表情怪异的人脸,这间狭窄的墓室,或者说是墓道什么的,肯定同冥殿中的人面石椁有一定的联系。


我们进入唐墓冥殿之后,就为了节省能源,三只手电筒,只开着大金牙的一只,这时候大金牙把手电筒交给了我,我在原地点燃了一只蜡烛,打着手电观察附近的环境。


我们所在的应该是一条墓道,两侧绘满红色古岩画的墓道,那些图画的笔划颜色,殷红似血,鲜艳如新,如果这条墓道是西周时期的,就算保存得再好,也不可能达到这种效果,这些岩画顶多只有一两百年的历史。


不仅是岩画,包括砌成墓道的岩石,没有年代久远的剥剢痕迹,虽然不象是刚刚完工,却也绝非几千年以前就建成的样子,有些地方还露着灰色的石茬儿。


墓道宽约数米,其两端都笔直的延伸下去,望不见尽头,墓砖都是巨大的岩石,古朴凝重,不似唐墓的豪华精致,却另有一番厚重沉稳的王者之气。


大金牙知道我熟悉历代古墓的配置布局,便出言问我这条墓道的详情。


我摇了摇头,对大金牙说道:“我现在还不敢确定,如果咱们在冥殿中发现的那具石椁,确实如你所说,是西周的古物,那么这条墓道也极有可能与那石椁是成龙配套的,都是西周的东西,尤其是这墓墙上所绘的图案,多有和那石椁相似之处。”


胖子说道:“我敢打赌,绝对是一码子事,他妈的,那张大脸,看一眼就能记一辈子,那似笑非笑,冷漠诡异的表情,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抠出来的。”


我对胖子说:“小胖你说的有道理,不过你看的不仔细,咱们在冥殿中所见的石椁,上面共有五张石雕的人脸,表情都是一样的,你再仔细瞧瞧这墓道中的岩画,表情却没那么单一。”


墓墙岩画上所表现的,是一张张略微扭曲的人脸,并不都是如冥殿中石椁上那样,石椁上的五张人脸皆是面无表情,冷漠中透出一丝怪诞,而墓墙上的每一张人脸,都略有不同,有喜、有忧、有哀、有怒、有惊、有伤、但是无论是哪一种表情,都和正常人不同。


胖子借着蜡烛的光亮,看了几张墓墙上的人脸,对我和大金牙说道:“老胡,我仔细一看,觉得这些脸怎么那么不对劲儿呢,不管是什么表情,都……怎么说呢,我心里明白哪不对劲,但是形容不出来,这些脸的表情都透着股那么……那么……”


我也看出来了那些脸的异样之处,见胖子憋不出来,便替他说了出来:“都那么假,显得不真诚,不管是喜是怒,都他娘的显得假,象是装出来的,而不是由心而生。”


我这么一说,大金牙和胖子都表示赞同,胖子说道:“没错,就是假,老胡还是你眼毒啊,其实我也看出来了,不过肚子里词儿太多,卡住了,一时没想起来。”


大金牙说:“确实是这么回事,笑中透着奸邪,怒中透着嘲弄,咱们这些做生意的平时与客人讲价,就得装真诚,装掏心窝子,我觉得咱当时那表情就够假了,但是与这墓墙上所绘的人脸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这种表情中透露出来的假模假事的神态……根本……跟本就不是人类能做出来的。”


大金牙的最后一句话,使我心中感到一阵寒意,望着那些壁画上的人脸,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我也有这种感觉,我就想不出来,什么人的表情会是这么古怪?唱戏的戏子也没有这样的脸啊,我觉得咱们现在所面临的处境,与这些脸有一定的关系,可是……这些脸象征着什么呢?”


我虽然经常标榜自己是正宗的摸金校尉,却只对看风水寻龙脉觅宝殿这方面的事情在行,其次是从《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中所学,对历朝历代的墓穴布置十分熟悉,但是涉及到一些文化因素,历史背景,文物鉴定,则都是一知半解,就算是一知半解,还多半都是凭自己推测乱猜,没有半点根基。


我们现在遇到的这些巨脸石椁,以及墓墙上这许多古怪表情的人脸岩画,我除了有一些直观的感受之外,一无所知,这方面我远远不如大金牙,虽然他不是专业的考古人员,至少还有着浸淫古玩界多年的经验。


我对大金牙和胖子说道:“小胖,金爷,我看这古墓中匪夷所思之事甚多,咱们这么乱走乱转的不是办法,要是这么乱闯,说不定还会遇到什么异状,现下咱们必须想点对策。”


胖子问道:“老胡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要有就快说,别卖官子行不行,我也不瞒你,我他妈现在真有点害怕了。”


我知道胖子不是轻言恐惶之人,他要说出害怕俩字,那是因为我们现在面临的局面,无从着手,虽然生命没受到威胁,但是神经已经快被折磨得崩溃了。于是我对胖子说:“我眼下还没想到什么办法,找出应对之策的前题,是取决于咱们先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就好象在战场上打仗,咱们遭了埋伏,我明敌暗,只有被动挨打的份,没有还手的余地。因为咱们不知道面对的是一种什么状况。”


胖子无奈的说道:“现在咱们三个,就象是三只落在别人手中的小老鼠,被人摆布得晕头转向,却还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下回不带武器炸药,我决不再进古墓了。”


我苦笑道:“要是咱还能有下回再说吧。”我又问大金牙:“金爷,我看咱们现在虽然处在一个古怪的环境中,但是暂时还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只要理清头绪,逃出去不是问题。你毕竟没有白白倒腾这么多年明器,能瞧出那人面石椁是西周的东西,你能具体的说一下吗,咱们分析分析,说不定就能想出点办法来。”


大金牙这时候反倒没有象胖子那么紧张,他和胖子不同,胖子是不怕狼虫虎豹粽子僵尸,只怕那些不着力处的事物,说简单点就是怕动脑子,大金牙最怕那种直接的威胁,这唐代古墓中虽然凭空冒出来不少西周的东西,只是古怪得紧,并不十分的要命,或者可以说成……并不立刻直接要命,所以大金牙虽然也感到紧张恐惧,但是暂时还可以应付这种精神上的压力。


此时大金牙听了我的问话,稍稍想了想,便对我说道:“胡爷你也是知道的,咱们在北京倒腾的玩意儿,普通的就是明清两朝的居多,再往以前的,价值就高了,都是私下交易,不敢拿到古玩市场上转手,到唐宋的明器,在咱这行里,那就已经是极品了,再往唐宋以前的老祖宗物件,基本上就可以说是国宝了,倒买倒卖都是要掉头的,我做这行这么久,最古的只不过经手过几件唐代的小件。”


我见大金牙净说些个用不着的,便又问了一遍:“这么说你也吃不准那人面石椁是西周的东西?”


大金牙说道:“我当然是没经手过那么古老的冥器,这种西周石椁,要说值钱吗,可以说就是价值连城啊,问题是没人敢买,要是卖给洋人,咱就是通敌叛国的罪名,所以对咱们来说它其实是一文不值,我虽然没倒腾过西周的东西,但是有时候为了长学问,长眼力,我经常看这方面的书,也总去参观博物馆,提高提高业务能力,对这些古物,我也算是半个专家,这石椁是西周的东西,这我是不会瞧走眼的,关于这点我可以打保票,以人面做为器物装饰的,在殷商时期曾经盛极一时,很多重要的礼器,都会见到人面的雕刻。”


我奇道:“你刚不是说那人面石椁是西周的吗,我如果没记错,殷商应该是在西周之前,这石椁究竟是西周的还是殷商的?”


大金牙说道:“我的爷,您倒是听我把话说完啊,这种装饰,兴盛于殷商,一直到三国时期都还在一些重要场合器物上用到,但是时代不同,它特点也有所不同,咱们见的那具石椁,便有一个特点,你可知是什么特点吗?”

胖子指着我们刚爬出来的地方说:“这哪里还有其余的出口,咱们刚爬出来的地方,不就是先前那个盗洞吗?”


我打着手电,低头一看脚下,确实就是我们最早爬进来的盗洞,可是怎么跳下去却又是墓道?还没容我细想,大金牙也有所发现:“胡爷你瞧那石椁旁边,多出了一条……台阶。”


我和胖子按大金牙所说的方位看去,果然在石椁旁边,神不知鬼不觉的冒出一条向上而行的石阶,石阶宽阔,每一层都是整个的大石条堆砌而成,我走到下边往上照了照,手电光柱就向被黑暗吞噬掉了,十几米外都是黑洞洞的,看不到上面的情况。


我再也冷静不下来了,便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他娘的,这座古墓简直出了鬼了,盗洞变成了墓道,唐墓冥殿中出现了西周的石椁,这会儿又冒出来这么个石头楼梯,我看咱们豁出去一了,一条道走到黑,盗洞肯定是走不通的,如果这是西周的古墓,那么这条在石椁旁边的楼梯,应该是通向古墓的最上层,那里和嵌道相连,也许可以出去。”


胖子说:“那还等什么,我先上,你们俩跟着。”话音未落,抬脚就上了楼梯,走上两步,又突然想起什么,回过头来问我:“老胡,你刚说那什么道来着?是做什么用的?”


我和大金牙也迈步上了楼梯,我边走边对胖子说道:“嵌道,说白了就是条隧道,修古墓不是得掏空山体吗,掏出来的泥土石头,都从嵌道往外搬,墓主入殓之后,便把隧道封死,把修墓的工匠奴隶之类的人,也都一并活埋在里边,如果走运,说不定能找到工匠们偷偷留下的秘道,那就能离开这鬼地方了。”


三人边说边走,走了大约五分钟,我突然发现不对劲,刚走上石阶的时候,我留意到第二阶石阶的边缘,有一个月牙状的缺口,可能是建造之时磕掉的,然而我们每向上走二三十阶,便会发现同样的一个月牙形缺口,开始还没太在意,后来仔细一数,每二十三阶便有一个。


这决不是巧合,我们可能是在原地兜圈子,我急忙招呼大金牙和胖子,别再往上走了,这么往上爬,恐怕累死了,也都不到头。


三人急忙转向下行,然而下边的路好象也没有尽头了,从台阶上下行,走得很快,也不费力气,但是走了很久,远远朝过我们往上走的用时,却说什么也走不回冥殿了。


三个人都已经累得气喘如牛,大金牙身体素质本就不好,这时候累得他呼吸又粗又急,肺叶呼哧呼哧作响,好似个破风箱一般。


我一看再走下去,就得让胖子背着大金牙了,不过从这石阶向下走,背着个人,谈何容易,再说根本不知道还能不能走回冥殿,这么走下去不是事,于是让大金牙和胖子就地休息。


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抹了抹头上的汗珠子,对我说道:“我的天啊,老胡,再这么折腾下去,顶多过几个小时,咱们饿也饿死在这鬼地方了。”


我们来鱼骨庙时带了不少食物,有酒有肉,但是为了能装古墓中的宝贝,还要带一些应用的简易装备,便把食物都放在了鱼骨庙中,并没有随身带着,每个人只背了一壶水。


虽然钻进盗洞之前,吃喝了一顿,但是折腾了这么长时间,肚子里都开始打鼓了,此刻胖子一提到饿字,三人肚中同时咕咕作响。


现在的处境更险,冒冒失失的闯上石阶,被鬼圈墙一般的困在台阶上,上下两头都够不着,还不如在冥殿中另想办法,可真应了大金牙先前说胖子的那句话,到时候后悔都晚了。


我唉声叹气的暗骂自己太莽撞冲动,当初在部队,要是没有这种毛病,也不至于现在当个体户,真想抽自己两巴掌。


胖子对我说:“老胡你现在埋怨自己也没用,咱们就算不上这条台阶,也得被困在别的地方,你省点力气,想想还有没有什么折。”


我想了想说:“这条台阶,好象每隔二十三阶,便重复循环一次,上下都是如此,咱们现在无论是上是下,都走不到头……”


胖子说道:“那完了,这就是鬼打墙啊,绝对没错,永远走不出去,只能活活的困死在这里,就等着下一拨倒斗的来给咱收尸吧。”


大金牙听了胖子的话,悲从中来,止不住流下两滴伤心泪:“可怜我那八十老母,还有那十八的小相好的,这辈子算见不着她们了……要是还能有下辈子,我……我死活我是不做这行了……”


胖子被他搅得心烦,对大金牙说道:“闹什么闹,这时候后悔了,早干什么去了,死也死的有个男人的样子,再哭哭几几的,我把你那颗金牙先给你掰下来。”


大金牙对自己这颗金牙视若珍宝,差不多和发型一般重要,听胖子要掰他的牙,赶紧伸手把嘴捂上:“胖爷,我可提前跟你说好了,咱们都是将死之人,你可得给我留个全尸,别等我饿到动不了劲的时候,趁人之危把我这颗金牙掰了去。”


我对他们两人说道:“你们俩别胡说八道了,他娘了个蛋的,说什么咱们也不能活活饿死在这鬼地方,这么死太窝囊了,要死也得找个痛快的死法。”


胖子说道:“话虽然是这么说,不过在这地方想死得痛快,倒也非易事。”说着拔出伞兵刀,对我说:“我看也就两条路,其一是从楼梯上滚下去摔死,反正这台阶没有尽头,说不定外边都实现四个现代化了,咱还没滚到底,还有一个办法是割腕,你要是下不去手,我替你们俩割上一刀,一放血就离死不远了,我看这是最痛快的法子。”


大金牙对胖子说:“胖爷您什么时候变这么实诚了,你没听出来胡爷话里的意思?如果我没理解错,他的潜台词应该是:咱们现在还没到绝境,还不会死。”转过头来问我:“胡爷,你刚才说的话是不是这意思?”


我对大金牙说:“刚刚我所说的话确实是气话,不过我现在好象突然找出点头绪了,你们安静一点,让我好好想想。”


胖子和大金牙见我好不容易想出点线索来,生怕再一干扰就会失去这一线生机,二人同时住口,大气也不敢喘。


我说就快想出办法来,那只不过是随口敷衍,让他们两个人别在争吵下去,此时安静了下来,我把从进鱼骨庙开始,一直到被困在这石阶上的情景,如同过电影一般在脑海里重新放映了一遍,完完整整,尽量不失去每一个细节。


想了也不知道多久,我开口问大金牙:“咱们在这古墓中,真是如同撞上鬼打墙一样,无论走哪条路,都会莫名其妙的冒出一些东西,金爷你听说过鬼打墙的事吗?”


大金牙说:“听说过,没见过,当年地安门大街那边闹过一阵,害得附近的人一到晚上十二点就不敢从那过了,要不一直转悠到天亮,也走不出那一条马路。还听说过一些外地的传闻,不过咱们遇到的应该不是鬼打墙吧?听说鬼打墙就是绕圈,哪有这么厉害,再说咱们身上戴了这么多护身的法器,怎么会遇到鬼打墙呢。”


胖子也说:“老胡你忘了你不是说过吗,风水好的地方,藏风聚气,根本不会有不散的阴魂,也不会有僵尸粽子什么的,怎么这功夫又想起鬼打墙来了?”


我摇头道:“我不是说咱们遇上鬼打墙了,只不过想确认一下,确认现在的状况不是鬼打墙,那么我分析的便有可能是正确的。”


胖子问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那你说出来,我和老金帮着你分析分析。”


我想了想,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我好象已经知道咱们碰到的是什么东西了,不过……我要说出来,你们俩可别害怕。”

胖子说道:“鬼打墙咱都不怕,还怕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尽管说吧,就算是死了,咱好歹也当个明白鬼,糊涂鬼到阎王爷那都不收。”


我对胖子大金牙说道:“我害怕你们俩理解不了,其实我也只是根据咱们遇到的这些现象作出的判断,我绝得应该是这么回事,我说出来你们两看看有没有道理。”


胖子和大金牙等着我把我想到的情况说出来,但是我没急着说,反而先问了大金牙一个问题:“金爷,咱们在蛇盘坡旁的小村子里,见到的一座残缺不全的石碑,还有在冥殿中见到的宫女壁画,以及前殿中那座制度宏丽的地宫,都实打实的便是唐代的,这一点咱们绝不会看走眼对不对?”


大金牙点头称是:“没错,绝对绝对都是唐代的东西,那工艺,那结构,还有那壁画上的人物,服装,要不是唐代的我把自己俩眼珠子抠出来当泡儿踩。不过话虽这么说,可是……”


我得到了大金牙的确认,没等他说完,便接口说道:“可是偏偏在这唐代的古墓中,冒出了西周的石椁,绘有西周岩画的墓道,盗洞半截的地方,还凭空冒出了西周古墓的外墙。”


大金牙和胖子异口同声的说道:“是啊,这不是活见鬼了吗?”


我说:“咱还别不信邪,说不定这回就是见了鬼了,不过这鬼可能比较特殊。”


大金牙说:“特殊?胡爷你是说这墓主的鬼?是唐代的还是西周的?”


我摆了摆手:“都不是,也许我用词不准,但是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说鬼也确实不太恰当,因为我听不少人说起过,这不是什么迷信理论,属于一种特殊物理现象,还有不少专家学者专门研究这种现象,暂时还没有专有的名词,我想也许用幽灵来称呼它更合适。”


胖子问道:“鬼和幽灵不是一回事吗?老胡你到底说的是谁的幽灵?”


我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谁的幽灵?我看是一座西周古墓的幽灵,不是人死后变的鬼魂亡灵的那种幽灵,而是这西周的古墓本身就是一个幽灵,这是个摸金行当中传说的幽灵冢,依附在这座唐代弃陵之上的西周幽灵冢。”


大金牙也听明白了几分,越想觉得越对,连连点头,大金牙说道:“传说中有幽灵楼,幽灵船,还有幽灵塔,幽灵车,说不定咱们碰上的还真就是一处幽灵墓。”

胖子却是越听越糊涂,便问我和大金牙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能不能说点让人容易懂的话。


大金牙对胖子说道:“我做了这么多年古玩生意,我深信一个道理,这精致的玩意儿之中,汇聚了巧手匠人的无数心血,年代久远了,就有了灵性,或者说有了灵魂,这件玩意儿一但毁坏了,不存在于世了,也许它本身的灵魂还在,就象有些豪华游轮,明明已经遇到海难,葬身海底多年了,可以偶尔还有有船员在海上见到这条船,它依旧航行在海面上,也许船员们看到的只是那条船的幽灵。”


胖子说道:“原来是这样,那看来我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我刚看那石椁的时候,就曾说过也许是这物件年头多了,就他妈成精了,你们俩也真是的,我那时候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你们楞没反应过来,我跟你们俩笨蛋真是没脾气了。”


大金牙说:“听胡爷一提这事,我觉得真是有这种可能,以前我们家有个亲戚从湖南来北京丰台办事,在丰台住在了新园招待所,当时他开的房间号是303,那天太晚了,晚上十二点多钟,他困得都快睁不开眼,迷迷糊糊的就奔三楼了,上了楼梯一看迎面就是303,一看门还没关,也没多想,推门就进去了,一看桌上还有杯热水,拿起来喝了两口,倒在床上就睡,第二天早上,被人叫醒了,发现自己正睡在三楼的楼梯上。”


胖子问道:“老金你是说你那位亲戚,也遇上幽灵楼了?”


大金牙说:“是啊,招待所里的服务员就问他为什么睡楼梯上,他把经过一说,开始还以为自己是梦游呢,一看303室的门是锁着的,里面的东西什么都没动,铺盖也没打开,结果稀里糊涂的就走了,后来又去丰台,还住的新园招待所,闲聊的时候听说这座新园招待所曾经失火烧毁过,后来又按原样重新建的,除了规模上扩大了一些,其余的都没什么变化,连门牌号都一模一样,每年都出现这么几次客人明明进了房间,早晨睡在外边的情况,但是也没有什么伤亡意外事故之类的事情发生,所以没引起重视,大伙也从不拿这事当回事。我曾经听我这位亲戚说起过,纯粹是当茶余饭后的谈资所说的,我始终没太在意,现在看来,咱们也是遇上这种幽灵墓了。”


大金牙又对我说:“还是胡爷见机得快,你瞧我都吓晕了头了,现在刚回过神来,脑袋里是一团乱麻,就算是让我想破了头,一个脑袋想出俩脑袋来,也根本想不到这些。”


我说:“惭愧,我也是逼急了才想到这一步的,我现在脑袋也疼着呢,所有的情况我都想遍了,觉得咱们应该就是遇上幽灵冢了,否则怎么可能会有两个重叠在一起的古墓。”


两朝两代,都看上了一块风水宝地,这种情况当然也有,尤其是这种内藏眢的形势,真可谓是宝脉佳穴,极为难求。


想通了这最关键的一点,其余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龙岭这处内藏眢的宝穴,很可能在西周的时候,就被人相中,不过那时候还没有唐代那么丰富具体的风水理论,但是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是自打有了人类的那一天起,便是人类追求的终极目标。


西周的某位王族,死后被埋在这里,用人面石椁盛敛,墓穴的构造就和我们见到的差不多,外围筑以巨大的外墙,里面分为三层,在最底下一层放置大批的陪葬品,以当时的情况来看,应以牛马动物和器物为主,中间一层停放装敛墓主的人脸石椁,除此之外,没有多余的东西了,即使有几件墓主随身携带的重要陪葬品,也都应该随墓主尸体装在石椁之中,第三层就是连接嵌道的入口,我们现在所在的石阶,便是位于上中两层之间的位置。


这位装殓在人脸石椁中的墓主人,本可以在此安息千年,但是在唐代之前的某一时期,出于某种我们无从得知的原因,也许是由于战乱,也许是因为盗墓,甚至也有可能是当时的政治斗争,这座墓被彻底的毁坏了。


后来到了唐代,为皇家相形度地的风水高手,也看中了龙岭中的这块内藏眢宝穴,于是为了皇室中的某位重要女子成员,在此地开山修陵。


然而陵墓修到一半的时候,发现了这处内藏眢,曾经在很久很久以前被人使用过,皇室陵寝工程的中途废弃,是十分不吉利的,一是劳民伤财,已经使用的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都打了水漂,再者换陵碍主。


比起这些,更不祥的是一穴两墓,即使先前的古墓已经不存在了,出现这种情况,即使将选脉指穴的风水师诛九族,也无法挽回,多半是督办修建陵墓的官员与风水师,为了避免自己惹祸上身,便互相串通,捏造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蒙蔽皇帝,让皇帝老儿再掏钱到别处重新修一座新的陵寝。


我们遇到这些突然冒出来的的人面石椁,带有岩画的墓墙,以及封堵住盗洞的巨石,原本在盗洞中放置蜡烛的位置,也被一块巨石取代,这一切都是那座早已被毁掉的西周古墓,是那座古墓的幽灵突然间冒了出来。


大金牙听了我的分析,十分赞同,但是有一件事联系不起来:“既然这里存在这一座早已被彻底毁掉的幽灵塚,为什么唐陵都快建完了才发现,而咱们一进盗洞,这幽灵冢就突然冒了出来?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大金牙说的是一个难点,这点想不不通,我们的猜测就不成立,就算再不走运,也不可能如此之巧,平时没有,或者说时有时无的“冢幽灵”,偏偏我们前脚进来,它后脚就冒出来。


按理说,所谓的“幽灵冢”虽然摸得到,看得见,但并不是实体,而是一个物体残存在世界上的某种力场,并不是始终都有,而且是一部分一部分的梯次出现,最后能出现多少,是整座西周的大墓都呈现出来,还是只有半座,或是更少,这些还无从得知。


我对大金牙说道:“这里是龙脉的龙头,又是内藏眢,可以说是天下无双,藏风聚气,这座西周大墓乘以生气,气行地中,又因地之势,聚于其内,是谓全气,气是六合太初之清气,化而生乎天地万物者,乃万物之源,此气即太初清气的形态之一。古墓建在这种顶级宝地,便染有灵气,所以毁坏之后,虽已失其形,却仍容于穴内的气脉之中,这是不奇怪的,奇怪就奇怪在这座幽灵冢是为什么这时候出现,换句话说,它是不是平时没有,而是我们触动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特殊的事,才让它突然出现。”


大金牙对我说:“照啊,胡爷,从咱们所见的种种迹象表明,西周古墓被毁后,这里一共来过三拨人,其中两拨是包括咱们在内的摸金校尉,这两拨人虽然中间隔了几十年,却都遇到了这座幽灵冢,而且还都被困其中,另外最早还有一批,肯定是建造唐墓的那些人,他们自然是大队人马,把大唐皇家的陵墓建到这种程度,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他们都快把墓修完了,才发现这里有座幽灵冢,之前施工的过程当中,他们为什么开始没发现?”


我点头道:“是啊,不管先后,肯定是做了什么特殊的行为,把幽灵冢引了出来,可咱们也没做什么啊,刚在盗洞中爬了没一半,身后的石墙就把突然冒出来把路堵死了。”


大金牙苦苦思索:“这座西周古墓想必是被人彻底捣毁了,连一砖一石都没有留下,修建唐墓的人以为这里只不过是个巨大的天然山洞,既是风水位,又省去一些掏山的麻烦,他们那些人肯定是后来才发现了幽灵冢,还有在鱼骨庙打盗洞的摸金校卫,包括咱们三个,肯定都做了一件相同的事,才把幽灵冢引发出来,但是这件事究竟是什么呢?”


我对大金牙说:“你也别着急,既然已经有了头绪,我想只要找出根由,便有可能让幽灵冢消失,建造唐陵以及在鱼骨庙打盗洞的人,可能在发现幽灵冢之后,曾经都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们能够离开,咱们也都好好想想。”


胖子说道:“依我看,可以使用排除法,古代人能做的,咱们也能做的,这些应该首先考虑,一些现代化的东西,古代人不可能有,所以可以排除掉,不用多费脑子去想。”


我没想到胖子也有这么理智的时候:“行啊小胖,我还以为你这草包就知道吃喝,竟然还能想出他娘的排除法?”


胖子笑道:“这还不都是饿的,我觉得如果人一旦饿急眼了,脑子就灵光,反正我吃东西的时候,就是他姥姥的脑子最不好使的时候。”


大金牙说道:“还可以把范围圈得更窄一点,修唐墓的人是在工程快结束时发现幽灵塚的,咱们则是刚进盗洞便被困住。”


胖子说道:“就你们俩这水平还摸金倒斗呢,真是猪脑子,我再给你们提个醒,古代人也使,咱们也使,那还能有什么,这不明摆着吗,蜡烛啊。”


“蜡烛?”我也想到了,不过应该不是蜡烛,难道古代人在山洞里施工,不点灯火吗?蜡烛多多少少随时随地会用到吧?


虽然不知道唐代建造陵墓时的具体情况,但是绝不可能在工程快结束的时候才用到蜡烛,应该是另有其它原因。不过蜡烛这个东西,对我们来讲是比较敏感的,是不是唐代有某种传统,在修建大型陵寝之时,开始不可以点蜡烛?这样根本不和常理,不会有这么古怪的规定。如果真有这样的规定,我那本祖传残书中就一定会有记载。


正当我们思前想后,一样一样排除的时候,忽然胖子牵的两只大白鹅互相打了起来,胖子骂道:“他奶奶的,你们两只扁毛畜牲闹什么,一会儿老爷就把你们俩烤来吃了。”两只大鹅吵得甚凶,毫不理睬胖子的威胁。


胖子瞧的有趣,笑着对我和大金牙说:“老胡老金,你们瞧见过没有,咱只见过斗鸡,这回来一场斗鹅,原来鹅也这么好斗。”


我见了胖子牵着的两只大白鹅,如同黑夜中划过一道闪电,对胖子说:“鹅……鹅……”


胖子说道:“鹅鹅鹅,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我说:“不是不是,我是说我怎么没想到鹅呢,你们可知道在古墓地宫即将完工的时候,要做什么吗?他们要宰三牲祭天,缚三禽献地。”


大金牙失声道:“啊,胡爷,你是说是咱们带的两只鹅把幽灵冢引出来的?”


我说:“是啊,我他娘的怎么就没想到这上呢,我想在鱼骨庙打盗洞的摸金校尉,在盗洞挖到地宫之后,为了试探冥殿中的空气质量,一定也是用咱们倒斗行的老办法,以活禽探气,他带着鸡鸭鹅一类的禽类进去,这才被幽灵冢困住。”


在古代修造陵墓的时候,在地宫构造完毕之后,都要在墓中,宰杀猪牛羊三牲,捆缚五禽于地,为的是请走古墓附近的生灵,请上天赐给此地平安,使墓主安息不被打扰。


这种说法叫做:“三牲通天,三禽达地。”猪头牛头羊头同时贡奉,是十分隆重的,可以把信息传达到上苍,三禽则是献祭给居住于地上的神灵。禽畜可使真穴余气所结,所以陪葬坑中必葬禽畜顺星宫理地脉。


大金牙说道:“野为雁,家为鹅,野雁驯养,便成了鹅,三禽中的鹅,是三禽中最具有灵性的,传说鹅能见鬼,说不定就是因为我们无意中带鹅进盗洞,惊动了这座西周的幽灵冢。”


我抓起一只大白鹅,取出伞兵刀,管它是不是,把两只鹅都宰了一试便知,举起刀就要动手割鹅颈的气管。


大金牙好象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按住我的手:“可别,胡爷,我突然想到,咱们错了。”

我们绞尽脑汁才想到,古代建墓在玄宫完成的时候要宰杀禽畜,祭天礼地,以起到驱邪避凶的作用,肯定是由于我们带了白鹅这种有灵性的动物进墓,才惊动了这座万中无一的幽灵冢,所以当时就准备动手宰掉两只大白鹅,没想到大金牙突然阻拦,不让我对白鹅下刀子。


胖子见大金牙不让我们宰鹅,便问道:“老金,你怎么又变卦了?刚不是都说好了吗?”


大金牙让我暂时把手中的伞兵刀放下,对我和胖子说道:“胡爷,胖爷,你们别见怪,刚才我冷不丁的想起来,有一件事,觉得似乎极为不妥。”


我对大金牙说道:“我就是这脾气,想起来什么,脑子一热,便不管不顾的先做了再说,如果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妥,你尽管讲来。”


大金牙说道:“是这样,我想想该怎么说啊,一着急还真有点犯糊涂,我的把言语组织组织。”


我和胖子在这里古墓中困得久了,虽然不象刚开始的时候,被那幽灵冢折腾得晕头转向,十分的紧张无助,却渐渐开始焦躁不安,想要尽快离开这里,好不容易想出个办法,正欲动手,却突然被大金牙挡了下来,一肚子邪火,又发作不得,只好奈下性子来,听大金牙说话。


大金牙想了想说道:“我约略想了一下,如果真如咱们所料,咱们三人现在是被一座西周的幽灵冢困住了,而这座西周的幽灵冢之所以会冒出来,有可能是因为咱们带了三禽中的活鹅,鹅有灵性,又最是警觉,这才把幽灵冢惊动出来……”


胖子听得不耐烦了,对大金牙说道:“老金,你啰里啰嗦的讲了这么多,究竟想说什么?”


我让胖子不要再打断大金牙说话,先听大金牙把话讲完,真要能够逃出去,也不争这一时三刻的早晚。


大金牙接着说道:“咱们如果把两只鹅宰杀了,这古墓中没有了禽畜,也许这座西周的幽灵冢便会隐去,不过不知道你们二位想过没有,咱们现在所处的是什么位置,这条没有尽头的石阶,正是幽灵塚的一部分,也就是说这里本不应该存在,是属于那座早已被毁掉的西周古墓的一部分,在幽灵冢出现之前,这里也许是山腹中的土石,也有可能是一处山洞。”


我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大金牙的意思:“你是说咱们如果再这里宰了两只鹅,万一幽灵冢立刻消失,咱们就会落在唐代古墓的外边,从而再一次被困住,甚至有被活埋的危险。”


大金牙点头道:“对,我就是这意思,另外你们有没有想过,西周古墓的幽灵,似乎不是全部,它只有一部分,而且与唐代古墓重叠在了一起,这条石阶便是幽灵冢的边缘,没有明显的界限,也许它的边界,可能还处于一种混沌的状态,只不过咱们无法知道他是正在扩张,还是在收缩,如果咱们宰了两只大白鹅,万一……”


经过大金牙的提醒,我方知其中厉害,险些又落入另一个更加恐怖而又难以琢磨的境地,我对大金牙说道:“金爷说的是,咱们应当先想法子回到唐墓的冥殿,在冥殿或者盗洞口附近,确定好了安全的位置,然后再杀掉这两只惹祸的大鹅。”


不过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条石头台阶,每二十三阶便循环一次,反反复复,似乎是无穷无尽,一旦走上这条石阶,无论是向上,还是向下,都走不到尽头。


我同大金牙和胖子二人又商议了几句,却想不出什么眉目,总不能闭着眼往下滚吧,那样的话,恐怕就会如同胖子所说的那种情况,滚到外边的世界都实现四个现代化了,我们也许都滚不到头。


这条看似平平常常的西周古墓石阶,实在是比什么黑凶白凶还难对付,倘若是倒斗摸到粽子,大不了豁出性命与它恶斗一场,见个生死高低,可以这大石条搭成的台阶,打也打不得,砸也砸不动,站在原地不动不是办法,往下走又走不到头,无力感充实着全身,我体会到这才是真正的恐怖。


正在一筹莫展之时,大金牙想到了一个办法,虽然不知道是否可行,我们有病乱投医,姑且一试,我们三人首先要确认一下,是不是每隔二十三阶,便有一阶的边缘有个月牙形缺损,我们一边数着一边向下走,数了整整五段。


确认无误之后,按照商量好的办法,三人各持一只蜡烛,我先选定一处有月牙形缺口的石阶站定,把蜡烛点亮,然后大金牙同胖子继续往下走,以还能看见我站立处蜡烛的光亮为准,第二个人再停下点燃蜡烛,随后第三个人继续往下走。


这个方案的前题条件是石阶不能太长,如果只有二十三阶,而我们在保持互相目视距离的情况下,又能超出这二十三阶台阶的长度,那就有机会走回台阶下的冥殿了。


然而我们三人一试之下,发现这个方案根本不可行,当然这是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这条没有上下尽头的古墓石阶,不仅是无限循环,而且在石阶的范围内,似乎格外的漆黑,这种黑不是没有光线的那种普通黑暗,而是头上脚下,身前身后,似乎都笼罩了一层浓重的黑雾。


即使点上蜡烛,最多也只能在五六条大石阶的范围内看到,超过这一距离,蜡烛的光线就被黑暗吞噬掉了,这种黑暗让我想起了新疆的鬼洞,想不到那噩梦一样的黑暗,又一次在龙岭的古墓中遇到,想到这,身体就忍不住发抖,好象死在新疆的那些同伴,正躲在黑暗角落中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由于见到蜡烛光亮的距离,仅仅只有六层石阶,就连三十五米照明距离的狼眼手电,也只能照明到六级台阶的距离,一超过六级台阶,便是一片漆黑,不仅照不到远处,远处的人也看不见手电和蜡烛的光亮。


我们又只有三个人,三个人只能如此探索出去十二阶的距离,而这条西周古墓的石阶最少有二十三阶以上的长度,所以我们这样做,无法取得任何的突破。


我们三人无奈之余,又聚拢在一处,点了只蜡烛,把手电筒全部关闭,胖子取出水壶喝了几口,好象想灌个水饱,结果越喝肚子越饿,连声咒骂这驴日的大石条台阶。


我闻着不对,胖子的水壶里一股酒气,我问胖子道:“你是不是把水壶里灌上白酒了?你奶奶的,让你带水你偏带酒,喝多了还得我们抬你出去。”


胖子避重就轻,对我道:“老胡,这时候喝口酒不是壮胆吗,要不这么着你看怎么样,咱们还是按先前那样,你和老金俩人没隔六层石阶便点一只蜡烛等着,我豁出去了,一直跑下去……”


我否定了胖子的计划:“你这种匹夫之勇,最是没用,你这么干等于白白送死,咱们之间无论如何不能失去联系,三个人在一起还有逃生的希望,一旦散开,失去了互相的依托,各自面临的处境就会加倍困难,当年我在部队,军事训练中最强调的一点就是不能分散,分散意味着崩溃与瓦解,不到万不得已走投无路,都不允许选择分散突围。”


胖子对我说道:“打住吧你,现在还没到走投无路?我看现在简直就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再说分散也不见得就是崩溃瓦解,那叫保存革命火种。”


我怒道:“你在这种鬼地方保存个屁火种,一遇到困难就作鸟兽散,那是游击作风。”


大金牙怕我们俩吵起来,连忙劝解:“二位爷,二位爷,现在不是探讨军事理论的时候,咱们确实不应该分散突围,再说分散突围也得有围可突啊,咱们现在……唉……算了,我看咱们无论如何不能落了单。”


物理学的定律,在这条西周古墓台阶上似乎失去了作用,我叹了口气,便想坐在石阶上休息,一坐之下被腰间的东西隔了一下,我伸手一摸,原来是带在腰上的长绳,我惊喜交加,对胖子和大金牙说:“有了,我怎么没想到绳子呢,操他娘的,都说狗急跳墙,人急生智,咱们是越急越糊涂,自乱阵脚,咱们身上带的绳索,加起来足有几百米,这二十三阶石阶再长,也够用量上他娘的七八圈了。”


在这条没头没尾的古墓石阶上,长长的绳索简直就如同救命的稻草,胖子和大金牙大喜,连忙动手帮忙,三人借着蜡烛的光线,把身上携带的长绳,用牙栓连接在一起。


我看了看连接在一起的绳梭,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这么长的绳索无论如何都够用了,此地不宜久留,咱们马上行动。”


当下由胖子站在原地,点燃一只蜡烛,把绳索牢牢的系在腰间,胖子站的位置正好是一阶有月牙形缺口的石阶,以这层有特殊标记的石阶作为参照物,行动起来会比较方便。是否能行得通,我殊无把握,反正行与不行就看这最后一招了,我刚要动身,却突然被胖子拉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