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以退却 中欧俄“重新战略定位关系”的契机

LLLWGH 收藏 11 11318
导读:美以退却 中欧俄“重新战略定位关系”的契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以退却 中欧俄“重新战略定位关系”的契机



我们认为,非常清楚的是,在中俄看来,欧盟如想与美国在整个中东争夺中东话语权,就离不开伊核问题的“支撑作用”。这也就是说,没有“中俄”凭借自己的硬实力“推出来的”、欧盟凭借自己的软实力“协调出来的”伊核危机,那么,在中东事务中,欧盟在美国人面前什么都不是;同时,在华盛顿看来,如果没有“美国领导欧盟”在北约框架下对阿富汗“实现的占领”,没有华盛顿“特许”欧盟在中东和平进程中承担的重要责任、从而在“中东和平路线图”中担当的重大角色,那么,在中俄已经将伊朗、特别是作为通向伊朗的战略通道--巴基斯坦吸收为观察员,并已经初步完善“上海合作组织”的安全功能、从而拥有了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可以用“上海合作组织”的模式来确保伊朗国家安全、吸引伊朗全面倒向“中俄”的情况下,“不仅仅”在中俄眼里,就是在伊朗的眼里、就伊朗的国家安全而言,欧盟的作用尽管仍然非常之重要、但“都”已经不是“那么不可或缺的”了。显然,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欧盟还一味着指着“中俄美”会象在1559号协议那样,一齐“再”对欧盟进行让步,并认为自己仍然有本钱“划拉”那份“全盘掌握、居中协调”之“美差”,也就有点不合时宜、自我拔高了。

●欧盟若想继续保持那种协调人的核心角色,唯一的途径就是“联弱制强””、“远交近攻”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欧盟若想继续保持那种协调人的核心角色,在华盛顿仍然在中东势力占优的情况下,欧洲作为“弱”的一方,而与数十万大军盘踞中东的美国人相比,沿地中海的中东一线,“中俄”不占优势,也是“弱”的一方; 还有,与“欧美”“共同决策”中东和平进程的过程中、欧洲看似已经从美国人那里得到的尊重,却在这次中东冲突中、被华盛顿当着国际社会、特别是阿拉伯国家人的扯了个粉碎。显然,在中东和平进程的问题上,欧洲虽是与美国走得“近”的一方,却也是“弱”的一方;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欧盟要想在“中东和平进程”中、也获得在伊核问题中的那种尊重,唯一的途径就是“联弱制强”、“远交近攻”,将“中东和平问题”视作第二个“伊核问题”、与“远”处的“中俄”充分合作。 事实上,在我们的研究中,我们认为,“中欧俄”在伊核问题上的“合作经验”,对“中欧俄”日后在“中东和平进程”上的合作将有非常大的借鉴意义。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让美国人更为棘手的伊核问题已经接近摊牌时刻,对曾经、且现在仍然在伊核问题上紧密合作的“中欧俄”而言,在华盛顿仍然拒绝交出中东事务主导权的情况下,应该是个在“中东和平进程”问题上、甚至是全球合作的问题上“重新定位关系”的契机。

●明天(18日)将是上海石油交易所开业的日子,我们将谈谈中欧俄合作的“一种可能性”

限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的“中东小结”就到这里,在下一个工作日,就“中欧俄”的合作前景,东方时事评论员、东方经济评论员将一起参与座谈。我们的想法是:明天(18日)将是上海石油交易所开业的日子,尽管这并不意味“中国已经可以参与石油定价”,但是,在我们看来,这仍然是个重大事件。 时事评论员与经济评论员将就此事,围绕着“中欧俄”如何利用伊朗是中东与中亚之“战略通道”的特点,如何利用伊朗是中东与中亚“全球两大石油基地”之天然结合部的特点,特别是、如何利用伊朗是将“石油美元”转换成“石油欧元”过程中“极其关键一环”的特点,在俄罗斯已经放开汇率、准备利用自己在世界能源供给份额中的优势、有意往“石油卢布”方向努力的基础上,谈谈同处欧亚大陆的“中欧俄”、以伊朗、中亚为主要“生产基地”、以欧元为主要结算货币,以俄罗斯为主要运输中转渠道,或者以中国、或者俄罗斯为主要交易中心,共同建立一个横跨整个欧亚大陆、涵盖南亚次大陆,集石油“生产、供应、销售、运输、消费、结算”于一体的“能源金融合作体”的可能性。

●成功与否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朝这个方向努力

事实上,对此,首席评论员就指出,就这种可能性而言,成功与否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朝这个方向努力,在我们看来,这个努力的过程、就是个合作的过程、且大家都能从中获得实实在在的经济利益,这是最要紧的。因此,我们认为,只要能做到大家“共同努力”这一点,美国的霸权也就去了一多半。此外,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因金融、石油方面的利益、与美国走得最近的英国,也必将离美国远去。

●聪明的伊朗人,在这个问题上,早就抛出了一枝“药引子”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如果“这”是可能的,那么,就其前景而言,“中欧俄”相互间在大部分矛盾都将为之让路。我们还认为,如果“这”是可能的,那么,这将是中国之前提出的强化整个欧亚大陆经济融合,加快东起东北亚、西至西欧的欧亚大陆桥建设的“推进器”。 事实上,我们已经注意到,聪明的伊朗人、在这个问题上,早就抛出了一枝“药引子”,这就是“放风”称打算建一个意在动摇美元霸权地位的、以欧元为结算货币的石油期货交易所。显然,在我们明天的讨论中,这也是个必不可少的话题。


黎巴嫩战事解读 战争打出了什么?


持续了一个月的黎巴嫩真主党和以色列之间的战争终于开始平息。8月12日,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了关于解决黎以冲突的第1701号决议。两天后,以色列和真主党实现了停火,黎巴嫩问题进入了新阶段。


这场战争由两名以色列士兵被越界突袭的真主党武装俘获引发,看似突如其来,实则预谋已久。以色列的反击也是一样,看似不成比例,实则在所难免。


战事为何如此猛烈


7月31日,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南郊,一名男子站在被炸毁的楼房中间。黎巴嫩遭到以色列军队空袭的地区一片狼藉,当地居民大多携家带口逃离家乡,躲避战乱。 新华社报道员纳比尔摄


真主党武装是黎巴嫩的什叶派非政府武装,1982年由伊朗革命卫队帮助组建。1991年黎巴嫩内战结束后,30余支形形色色的教派要么自行解散,要么改编为政府军,只有真主党武装得以保留,原因主要是它一直在黎巴嫩南部从事反以武装斗争,并得到叙利亚和伊朗的支持。2000年4月,以色列根据联合国安理会1978年通过的第425号决议全部撤出了黎巴嫩,并得到联合国确认。但真主党武装认为以色列仍然占领着黎巴嫩的萨巴农场地区,依旧控制着黎巴嫩南部地区,于是经常同以色列实施军事对抗,尽管安理会随后通过的一系列文件均判定萨巴农场是叙利亚被占领土戈兰高地的一部分,应留待以后解决,并将由此形成的分界线用蓝笔标示,这就是安理会一再坚持的“蓝线”。


6年来,在伊朗和叙利亚扶持下,真主党武装积极备战,力量得到极大增强,多次突破“蓝线”向萨巴农场地区的以军哨所发动袭击,酿成冲突。为此,安理会多次通过决议予以谴责。2004年 9月,安理会通过了解决黎巴嫩问题的指导性文件——第1559号决议,不仅要求叙利亚军队撤出黎巴嫩,也要求解散黎巴嫩的所有非政府武装,恢复黎巴嫩政府对南部地区的有效控制。2005年4月,叙利亚根据1559号决议要求撤出了黎巴嫩,真主党武装割据问题开始凸现,真主党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2006年5月,为支持黎巴嫩“全国对话会议”恢复国内正常状态,避免黎以之间再次爆发冲突,安理会又通过了第1680号决议,再次重申解散黎巴嫩非政府武装的要求,真主党武装面临着严重的生存危机,急需制造事端证明自身存在的必要。而此时,伊朗在核问题上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地区局势出现动荡也符合伊朗的利益,7月12日,真主党对以色列军队的袭击因此而发生。


而在以色列一方,由于2000年单方面撤离黎巴嫩并没有带来北部边境的安全,2005年单方面撤离加沙也没有妨碍巴勒斯坦极端势力继续向以色列南部地区发动袭击,真主党的挑衅性举动就给以色列施展铁腕政策提供了机遇。


于是,一次看似不大的事端演变成了持续一个月的血腥战争。


战争打出了什么



8月14日,在黎巴嫩南部的海滨城市纳阿迈,返乡的黎巴嫩人把黎巴嫩真主党总书记纳斯鲁拉的海报放在汽车挡风玻璃上。新华社/法新


一个月下来,尽管以色列军队再次挺进到列塔尼河沿线,整体上控制了黎巴嫩南部地区,但真主党武装并没有受到致命打击,停火前一天射向以色列本土的250枚火箭就是证明。那么,这场战争的赢家是谁,输家又是谁?


表面上看,这场战争并没有在战场上决出一般意义上的胜负:开战时,以色列被打得措手不及;开战后,真主党被打得出乎意外;停战时,以色列未能彻底消灭真主党武装,真主党也未能守住自己的地盘。


真正的输赢体现在战后格局对谁有利。而战后格局又是通过安理会决议勾画的。


根据安理会一致通过的1701号决议:


1.真主党应无条件释放被俘的两名以色列士兵——真主党“交换战俘”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


2.以色列军队撤出黎巴嫩南部地区的同时,黎政府军和联合国部队进驻,这一地区不再有其他武装——真主党武装将丧失南黎巴嫩根据地;


3.解散一切非政府武装——真主党武装难以继续存在;


4.将黎巴嫩政府的管辖权扩展到黎巴嫩全部领土,由其全面行使主权,不存在其他权力机构——真主党对南部地区的割据状态将彻底结束。


以上4点表明,真主党是输家,因为它不仅没有达到开战目的,反而将被逼出南黎巴嫩;黎巴嫩政府是赢家,因为国家可以重新统一了;以色列是赢家,因为黎巴嫩政府军和联合国部队不会向以色列发动袭击,以色列北部边境的安全从此有了保障。


然而,这只是纸面上的输赢。真主党武装还存留过半,几千枚火箭还没有发射出去,解除真主党武装的具体措施还没有制定出来。在黎巴嫩政府军和联合国部队进驻之前,以色列军队的阵地和真主党武装的据点依旧在黎巴嫩南部地区犬牙交错,冲突随时可能再次爆发。


但新格局已被勾画出来,黎巴嫩局势有望发生彻底改变,这一改变将直接影响整个中东局势的改变。


战争说明了什么




这是8月20日伊朗国家电视台播放的电视画面,图中伊朗军车上携带的是一种由伊朗自主研发的名为“闪电”的短程地对地战术导弹。据伊朗国家电视台报道,伊朗军方当天在军演中试射了这种射程为80至250公里的地对地战术导弹,此外还将进行地对舰导弹试射。 新华社/法新


这场战争来得突然,人们对战争的起因和后果有不同的揣测。有人说,这是伊朗的阴谋,因为伊朗需要天下大乱,转移国际社会对核问题的注意,以便拖延时间,造出核弹。而黎巴嫩战事爆发当天,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与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着越来越大作用的德国刚刚就伊朗核问题发表了立场一致的声明。而伊朗却说,要等到8月22日才能给予答复,显然伊朗在等待着中东局势发生什么变化。


若情况属实,伊朗目的显然没有达到。因为,尽管黎巴嫩战事激烈,聚焦了全世界目光,但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却保持着异常的冷静,再次就伊朗核问题达成一致,并共同向安理会提交了新的决议草案。在安理会7月31日通过的1696号决议中,伊朗被要求“暂停所有铀浓缩相关和后处理活动,包括研究与开发,并由原子能机构予以核查”,如果在8月31日之前仍未满足这一要求,安理会将“根据联合国宪章第7章第41条采取适当措施”。


这一表述是一个破天荒的进展。因为,执行联合国宪章第7章的一个先决条件就是判定被执行者的行为对和平构成了威胁,而执行第41条就是实施所有可能的制裁措施,“包括经济关系、铁路、海运、航空、邮电、无线电及其他交通工具之局部或全部停止,以及外交关系之断绝”。而在过去,中国和俄罗斯是坚决反对动用这一条款的。显然,黎巴嫩战争不仅没有减轻伊朗压力,反而使各大国采取了更坚决一致的立场。


此外,黎巴嫩战争尽管激烈,但战火并没有蔓延到叙利亚,战争并未升级为地区冲突或一场大混战,且在8月22日之前停了下来。


如果在判断战争输赢时一定要判定真主党的支持者伊朗是得分还是丢分,以上事实无可争议地说明,伊朗不仅没有得分,反而有可能失去真主党武装这个什叶派伸向以色列和西方的拳头。


另一个引人注意的现象是:战争爆发后,阿拉伯国家不仅没有立即谴责以色列的报复,反而指责真主党的挑衅“不负责任”。随着战事的扩大和黎巴嫩平民伤亡的增加,阿拉伯国家纷纷谴责以色列的“过度报复”,甚至向以色列发出警告,但没有一个阿拉伯国家愿意卷入战争,即便是真主党的支持者叙利亚也保持着坐山观虎斗的姿态,真主党始终孤军奋战,没有外援。


在阿以冲突的历史上,这也是破天荒的事情。说明了什么呢?


首先,说明了阿拉伯国家整体上是恪守《贝鲁特宣言》的,追求的是整个地区的永久和平,希望看到的是阿以和平进程的前进,而不是“什叶派圣战”的爆发。


此外,还说明:在多数人眼里,黎巴嫩真主党服务的不是黎巴嫩的利益,也不是阿拉伯世界的利益,而是“什叶派联盟”的利益,或者说,就是伊朗的利益。


在伊朗核问题上也是一样。整体上是逊尼派的阿拉伯国家并不愿看到什叶派的伊朗拥有核武器,也不愿意看到中东地区由于核扩散问题而被拖入另一场大规模的残酷战争。


中东的局势是复杂的,但并不是无章可循。眼下,伊朗核问题才是关键。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