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命的二战日本伞兵[转帖]

y420375057 收藏 45 20059

二战期间,受强悍的德国空降部队的影响,日军在德国的帮助下组建了空降部队,并寄予厚望,妄图横扫太平洋战场。岂料,这支被日军高级将领称为“皇军新秀”的空降部队,不仅战果乏善可陈,而且事故频频,笑料百出,创造了不少世界空降作战“滑稽剧”,成为二战中最短命的空降部队。


组建过程一波三折


二战期间,空降作战异军突起。作为轴心国的一分子,日本对法西斯伙伴的空降部队赞叹不已,并步其后尘于1940年11月开始筹备组建空降部队。日本海军部首先在约克苏克基地组建试验小组。1941年9月,以试验小组为骨干,组建了二个跳伞队,每队75人,在完成跳伞任务后,于12月1日改为二个伞兵营,组成海军空降兵第1特别支队,日军的第一支空降部队诞生。1943年3月,该支队整编为海军伞兵第1特种陆战队,全队1327人。


1941年4月,陆军部也在滨松飞行学校成立了空降训练队,聘请德国空降兵来日本执教。经过8期训练后,空降训练队于1941年11月扩编为第2突击教导联队,下辖4个中队,共800余人。1个月后又扩编为1个空降兵旅团。


新组建的空降兵被陆海军高级将领视为“皇军新秀”。然而希特勒从骨子里瞧不起日本这个盟友,纳粹德国空军元帅戈林一直拒绝为日本提供先进的空降装备。日本空降兵的战术技术训练重点仍然是步兵的射击.刺杀和“武士道”精神的灌输,根本无法涉及空降战术的运用,实兵空降演练很长一段时间停留在原始的跳塔等基础训练上。万般无奈的日本经过再三请求,才于1941年9月从德国引进了空降装备,至此日军空降兵才得以开始真正的空降训练。


在实兵整体演练中,日军空降部队创造了空降训练史上的诸多“奇迹”。如在滨松的一次夜间跳伞训练中,2架运输机起飞不久就相撞坠落。空降过程中,领队飞机驾驶员因飞行错觉误判了空降场,空降分队全部跳入大海,后面的飞机毫不知情,也紧跟着鬼使神差地将自己装载的伞兵“抛”入大海,结果造成数十名士兵因不能及时解脱降落伞而溺水死亡。这次事故使空降部队实兵演练被紧急叫停,指挥这次演练的指挥官也受的撤职处分。


1941年11月,日本空降部队总算悟出些门道。此间,日本陆军空降兵曾在中国战场进行过小规模战术使用,取得了一定的实战经验,却无对全局产生影响的战绩。当时一为德国军事专家在观摩日军空降演习后,毫不客气的评价日军的空降兵是世界上“战术技术最糟糕的空降部队”。


损失惨重的空降首战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次年1月,占领菲律宾的日军对加里曼丹的西里伯斯岛发起进攻,为加快登陆作战进程,日本海军的空降部队在万雅老登陆战中首次进行了大规模空降作战。


1942年1月10日,担任空降作战的海军伞兵突击大队长侯立鸟基中佐率各中队长,在空中对万雅老进行了侦察,并确定第二天在万雅老城南的兰格安机场实施空降。任务是占领机场及其周边地区,配合和支援海军陆战队登陆作战。


11日凌晨,侯立中佐率空降突击队第一批340人乘30架运输机从菲律宾起飞。第一批340人乘30架运输机从菲律宾起飞。不料出师不利,飞行中途遇到强雷雨,机群被迫降低高度。当机群接近目标时,由于云雾太大和海空协调不力,又遭到己方战机的误击,2架运输机顿时被打了个“倒栽蒜”,机上空降兵当了冤死鬼。当日9时空降开始,由于目标暴露,空降行动遭到守军高射火力的猛烈射击,飞机侥幸躲过厄运,但半空中的伞兵却成为对方的活靶。由于此次空降采用人和武器分别空降的方式,伞兵在空中根本无法还击,日军伞兵中弹后凄厉的叫声与地面的枪炮声响彻天空。10时40分,第二批日军伞兵紧接着在机场空降,但降落后才发现着陆点离守军阵地仅30米。在守军猛烈的炮火压制下,幸存的日军伞兵难以活动,空投的武器及装备无法收集,伞兵们只得硬着头皮用伞兵刀及头盔挖掘单人掩体,以随身携带的少量步兵武器甚至手枪.手榴弹迎战机场守军的攻击。为摆脱被动挨打局面,日军指挥官命令着陆伞兵拼死抢出2挺空投的重机枪进行还击。但在守军装甲车和各式火力的打击下,日军伞兵在短时间内死伤已达60%。最后,日军被迫投入全部空降预备队,向机场守军发起进攻,战斗进入胶着状态,直到当晚海军陆战队主力在万雅老登陆给予增援后,伞兵突击队才于第二天中午拿下机场。


“无法恭维”的空降突击



在海军空降部队投入实战的同时,日本陆军空降部队也不甘示弱地连续实施空降作战。


1942年2月,日军在进攻苏门答腊岛时,指挥部决定使用空降兵,抢占该岛慕西河下游的巴邻旁市(又名局港)机场和2座大型炼油厂。


2月11日,日军计划以1个师团在巴邻旁登陆,在登陆前2天以陆军空降旅团第2大队作为先头部队实施空降,夺占机场及炼油厂,而后切断交通线,阻敌后撤和预备队开进,以配合主力登陆。


2月6日至8日,日军航空兵出动50架轰炸机对巴邻旁守军实施连续轰炸,但因登陆部队未能按时到达,空降时间被迫推迟了5天。14日11时,伞兵运输机群开始进入目标上空,当第1梯队准备空降时,本以为早被日军狂轰滥炸打哑的守军高炮却突然“复活”,首轮炮火就将日军先头16架飞机连人带机打得凌空爆炸。为躲避猛烈的对空火力,第1梯队后续机只得在机场以南3公里外的沼泽地空降。此处灌木丛生,着陆伞兵视野受阻,守军猛烈的炮火压得着陆伞兵无法聚拢和收集空投武器,伞兵被迫以小组为单位,沿公路匍匐向机场方向爬行。数小时后,甲村少佐才勉强聚集了100余人向机场发起进攻,其余伞兵不知‘丢“到哪里去了。在甲村的亲自督战下,伞兵很快攻占了附近一个高跑阵地和兵营。这时,第1梯队其他人员听到机场激烈的枪声后,急忙从沼泽地里拔出泥脚,顺着声音赶往机场,由于联络失误,赶来的官兵又和甲村所带的伞兵发生了误战。这样一直闹腾到晚上21时,即着陆10个小时后,伞兵第1梯队才占领了机场。


负责攻打炼油厂的第2梯队进展也不顺利。该梯队于14日11时30分空降后,分兵开始攻打代号B.N的2个炼油厂。


负责攻打B炼油厂的伞兵,到达后发现该厂已无守卫,铁门紧闭,门外布满了铁丝网。当日军正清除障碍进入油厂时,隐蔽在油厂附近地堡里的守军机枪突然开火,日军纷纷倒地。惊魂稍定的日军伞兵,急忙向守军地堡发起攻击,经一小时血战消灭地堡之敌后攻入厂区办公楼。日军进楼后便忙于收集重要资料,并在楼顶升起太阳旗。没有想到溃退的守军又于下午14时在炮火的支援下发起反击,打得日军措手不及。双方激战至次日3时,守军因火力不足,主动撤退,战斗才告结束。


攻打N油厂的另一路伞兵更是倒霉,他们竟空降在炼油厂前水深达3米的湖面上,伞兵只能拼命向炼油厂游去。上岸后还未展开攻击就遭到守军的猛烈射击,早火力封锁下数小时迟迟不能前进,直至晚上21时才发起进攻,战至第2天下午才肃清残敌占领炼油厂。15日13时,久米大佐率伞兵预备队在巴邻旁机场着陆。当他准备进攻巴邻旁市时却接到侦察报告,该市无敌人攻击,守军已全部撤走。


此次空降作战,陆军伞兵伤亡达三分之一,其战绩被日军司令部评价为“无法恭维”。


得不偿失的腊戍空降


1942年3-4月,日军在缅甸东吁被疾驰增援的中国远征军迎头通击,遭到入缅后最惨重的损失,被其合围在仁东羌的英军被救出。恼羞成怒的日军决定不惜代价迅速击败当面中英军队。为此,日本南方军总司令部和驻缅甸第15军司令官饭田祥二郎中将,命令日军56师团向腊戊迅速穿插,同时命令陆军空降旅团从马尼拉火速转进同机场,随时准备实施空降支援作战。


4月28日,日军第五飞行师团师团长小烟英良中将接到命令,久米伞兵旅团将于次日拂晓对腊戊实施空降作战。4月29日,夜色笼罩机场,首批担任空中掩护的“零”式战机进入跑道,整个机场上马达轰鸣,震耳欲聋。等待起飞信号的伞兵运输机群,象一条条巨蟒在机场跑道上缓缓移动。随着3颗绿色信号弹从塔台腾空而起,一架接一架的“零”式战机迅速升空。然而,这一天似乎决定是个出师不利的日子,2架返航的侦察机在昏暗的夜空中辨错了方向,意外地与刚刚起飞的“零”式战斗机群迎头相撞,2架飞机立刻凌空爆炸,另2架相撞后一同栽到机场上,顿时燃起冲天大火,殃及附近的警戒分队和场务人员一同丧身火海。一时间灭火车和救护车的尖叫声响成一片,整个机场顿时乱成一锅粥。


被意外事故惊得目瞪口呆的小烟中将,缓过神后急忙指挥日军重新恢复秩序,但空降起飞时间却因此延误了整整2个小时。心急如焚的小烟再次下令起飞,第1批装载伞兵的运输机这才相继升空。当机群进入腊戊上空准备空降时,却发现预定空降地域到处都是白茫茫的雾障,能见度过低,搭载伞兵的运输机盘旋多时均无法实施空降,小烟只好绝望的命令部队返航。


谁直返航归途中人祸迭起。先是2架运输机在空中不慎“亲嘴”,其中一架连人带机一头栽了下去,另一架撞伤后在空中拼死挣扎,机上人员争相跳伞,扎到当地渺无人烟的莽莽“野人山”中,不知所终。当机群飞临机场时,又有一架运输机不知何故突然起火,飞机在紧急迫降是发生了爆炸,机组人员和所乘伞兵无一人幸存。到了傍晚,无功而反的伞兵来到食堂吃饭,一架返航的战斗机又因故障冲出跑道,撞破围墙后一头扎进了伞兵军官食堂,许多正在就餐的军官当场丧生。


一连串的事故使陆军航空兵和空降兵名誉扫地。第五飞行师团师团长小烟中将引咎辞职。陆军空降旅团也在此后不久奉命取消,被改编成常规步兵部队,后来在塞班岛与美军的血战中全军覆灭,短命的日本陆军空降部队画上了句号。


垂死一搏的空降特攻


1944年秋,美军在菲律宾群岛发起返攻,10月20日,美军第6集团军以4个师18万人首先攻打了莱特岛,并在岛上的布劳恩等地修建了5个简易机场。此时被迫退入该岛中部山区的日军决心拼死坚守莱特岛,并对布莱恩等机场实施空降特攻,以拔除空中威胁。


11月27日夜,日军派出4架飞机送海军伞兵特攻队60多人突袭布莱恩机场。在飞机空降目标区的途中,一架飞机失事坠毁,一架被美军击落,另一架受伤后在水上迫降沉没,最后一架在机场强行着陆,机上伞兵很快被美军全部歼灭。不甘失败的日军,决心集中防守莱特岛的第16师团残部在第26师团的增援下,攻击布莱恩等5个机场,同时以海军伞兵第3大队实施空降配合作战。美军通过技术侦察获悉了日军的计划,立即加强了机场警戒,并派出1个营在机场附近组织防御。


12月6日凌晨,日军16师团以尚能作战的500余人,攻占了布莱恩附近的布里机场,但下午又被美军逐出了机场。战斗打到当日18时,协同失调的日军第1批伞兵,才姗姗进入目标上空。当护航的战斗机刚刚返航,保持沉默的美军地面高射火力,却突然向日军运输机群吐出了猛烈的火舌,其中8架飞机还未及打开机舱“卸下”伞兵就被打得浑身冒火。天黑后第2批伞兵开动空降,由于天黑又逢大风雨,伞兵在空中随风飘散,大都没有降到预定区域。12月7日,日军伞兵费尽心思才与地面部队会合,再次夺占了布里机场。12月8日,美军又以2个团的兵力向日军展开反击,将其团团包围。日军指挥部一面命令机场日军作困兽之斗,一面急调1个联队增援机场伞兵作战。但美军很快以猛烈的火力将增援的日军打回到山里。11日,被围在布里机场的日军被全歼,只有伞兵大队长白井少佐当了一个月“野人”后,只身狼狈逃回到山里的日军指挥部。与此同时,日军原计划在塔克洛班机场空降的2架飞机,因中弹和故障也中途迫降,只有在巴尤哥和圣巴勃罗机场空降的伞兵,在战斗中对部分机场设施和飞机进行了破坏。此次空降作战,日军作战企图全部落空,日本海军空降部队也迅速衰落。


1945年4月初,美军在冲绳登陆并占领了岛上嘉手纳和读谷2个机场,随后美军利用这2个机场不断袭击日本本土。为此,驻冲绳日军第32军司令牛岛满中将,决心实施“玉碎”敢死空降攻击,以彻底破坏和摧毁这2个机场。此次空降敢死队由海军第1特种陆战队的120明伞兵组成,命名为“义烈空降队”。此次计划同样延续了日本空降作战的“滑稽剧”,以葬送日军所以空降敢死队员及机组人员的惨烈结局收尾。日军残存的空降兵也在此次战斗中彻底覆灭,“皇军新秀”的短暂历史就此结束。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