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凌

缇幻塔罗 收藏 8 39
导读:[原创]凌

咳、咳、咳。哎!就知道自己要感冒了,而且还要发高烧了。这是我每次生病的前兆,都是那个该死的扁桃体老发炎。把我害苦了,真想做手术把他切除了,那样就省事多了。可毕竟也是自己身上的一部分啊,还真的不舍得了。哎!那就受罪吧。


四月的天气,就是时冷时热的,让人琢磨不定。看着阳光明媚的早晨,心情也爽朗的很。起床、刷牙、洗脸,吃着爸爸买的早餐,好幸福啊。爸爸就这习惯,喜欢早起,喜欢早早的去楼下买早餐。


吃罢早点,偶也该上班去咯。挎着个包,噼噼啪啪……上班去啦。在楼下的时候遇到爸爸了,爸爸刚是去换药了。(因为爸爸年前摔倒了,还好没什么大碍。只是动了个小手术,现在只要换药就行了。)爸爸说:怎么穿的那么少衣服啊,我说:不少了,一件衬衫了。今天太阳肯定很大,所以一定会很热的。爸爸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走了,我也不能耽误时间了,要迟到了。


终于熬到下班了,一直咳个不停,真受罪啊。都怪自己不听爸爸的话,还差点才下班,自己也不管了。跟经理说了声就回家了,到家吃完饭,就睡觉去了,因为实在难受。也不想跟爸爸手省的他担心,自己想熬一下就过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了,经常都这样,老毛病了。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突然感觉喉咙好干啊,全身也很烫,滚烫滚烫的,难受啊,想起身喝点水,走路也歪歪妞妞的,不怎么稳当了。爸爸在客厅看电视,看到我老是起来喝水,还走路不稳,就发觉我有点问题了。赶紧过来,摸了我的额头,那么烫,你个死丫头怎么也没说啊,赶紧去医院,都发高烧了。还在那躺着。当时的眼泪都流下来了,每次自己发高烧就会流眼泪的。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了,爸爸先让我给医生看看,自己跑去帮我挂号了。当时心理很难受,突然觉得不怎么能让爸爸受这个罪呢?他自己摔伤都还没好呢,还要为我奔波。医生说扁桃体发炎了,又有发烧,叫我打针又挂瓶。当时就问医生挂瓶要对久啊,要是太晚了就不挂了,医生说一定要挂,不挂很慢好的。爸爸也在旁边说着,不挂瓶怎么好啊,还是挂了。后面被就被爸爸带到了吊瓶室,看到护士小姐推来的药水有三瓶呢?自己想肯定要挂到凌晨了,那爸爸也要陪自己到凌晨了。真是该死,怎么早上就不听爸爸的话呢?现在害的两人都受罪,爸爸不好意思啊。你要是困了就先回去睡,我自己在这就行了。等等我自己打车回去,爸爸说傻丫头我怎么会让你自己一个人在这呢?滴答、滴答,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着,瓶里的药水也在一点点的慢慢减少。终于在23:50分是时候挂完了,终于可以回家了,也把爸爸累坏了。


回到家里已经是凌晨了,爸爸问我会不会饿,我说不会。就洗蔌完毕去睡觉了,躺在床上,却没了睡意。回想起,以前自己的总总不是,真的觉得自己愧对父亲了。因为每次自己生病都是爸爸带自己去看病的,也是因为自己的扁桃体没少让爸爸遭罪。因为自己常常的抱怨父母不疼自己,不理解自己,也没有想想自己理解不理解父母。现在想想自己是那么的无知,因为自己的无知也伤害的父母的心。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当时的自己只想跟爸爸说声谢谢,对自己的父母说声对不起。因为天下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size]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