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连载)我以性命担保他行1

如果在几年前,你问我了解自己的孩子吗,我会斩钉截铁大言不惭地回答:“恐怕在20万个父亲中,你才能找到一个像我这么了解孩子的人!”说这样的答话是有根据的。在女儿的整个初中阶段,我们父女俩之间经常进行有趣的谈话,老谋深算的我,常使女儿惊讶地大叫:“怎么我心里想什么你都知道呀?”


女儿进入高中后,我算是领教了什么叫“高考战车”。我和女儿从容谈话的时间急剧减少。我渐渐感到“信息短缺”,以往“特别了解”女儿的信心开始动摇。在女儿上高二时,没有和我商量,她告诉我“要分文理科班了,我报了文科”。


在理性上,我是坚决反对中学分什么“文”、“理”班的,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怎么可能对自己“适于”学什么作出正确判断呢?我小心翼翼地问女儿:“你为什么这样选择呢?”女儿说:“老师说我没有数学脑子……”


这话让我怒火中烧,一个为人师者,怎么可以这样摧毁学生的自信呢?“再想想怎么样?我认为老师说得没有道理,你很正常,并没有偏科……”“你说没用,反正我得选一个!”我默然。

家长和学生,竟这样只能屈服于现存的教育制度而毫无反抗余地—哪怕它是如此荒唐!


我读过不少教育学和心理学方面的书,深知“评价”和评价的方式在一个孩子成长中的作用。很明显,在学校里,老师对孩子的评价具有决定性的影响。要说“了解”,恐怕没有人能比老师更了解孩子了。可是很遗憾,无论是每学期一两次的家长会,还是学期结束时老师给孩子的评语,都丝毫不能增进家长对孩子的了解。那家长会实际上就是“动员会”,动员家长与学校一起来给学生施加压力。


尽管我对女儿很有信心,觉得她是一个心智很正常的孩子,品行也没有什么必须矫正的缺陷,但她的理科成绩确实有江河日下的趋势,老师对女儿的评价开始影响我,我自己都能感到在给女儿打气时有些言不由衷了。


终于有一天,女儿迟疑地对我说:“爸,我厌学了……”

“是吗?”我沉默不语,内心涌起一片可怕的绝望,她曾是一个多么快乐和不甘人后的女孩儿呀……


所有这些,大概就是当有可能脱离这种教育的机会来临时,我和女儿都没有犹豫的原因。

我把女儿送到了美国。但是,几乎丧失了学习自信的女儿在新的环境里会怎样呢?我简直不敢想下去,并且做好了女儿再上两年高中的思想准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