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无聊,在侨香路逛,谁知道本来挺空的路上有个路口堵了一堆车,喇叭狂响,原来是一红灯一直亮,红灯旁边还有个摄像头。我抽了根烟,就在最右面的线停着,边看热闹,边想怎么过去。



TAXT的做法很简单,下车,把尾箱打开,车牌朝天,过去了。这招我见广州的TAXT某抗议行动中用过。几十台TAXT都是打开箱。看到的私家车也纷纷模仿。一大奔过来,也打开尾箱,谁知道一开车,尾箱就自己关上了,真是一个大笨蛋。


泥头车、军车、警车、中巴、外地牌的夏利,等了一下,就冲过去了。


有几台私家车守在中线,一看到有公共汽车、泥头车过来,马上挨着它,靠掩护过去了,有点明星傍大款的架势,过了路口当然就是分飞燕了。


一公共汽车过来,司机犹豫了好一会,就从车上拿了一块布,把车牌遮了过去,后面一台皮卡急匆匆地也下来拿布遮了车牌过去,我一看就乐了,后面还有白漆的放大车牌呢。那还不是清清楚楚。聪明的皮卡是把箱子板放下来,遮了后牌才过去的。


有几辆私家车还是很有准备的,很快地拿了贴纸往上面一贴,走人。


来了一BMW,居然停我后面等了,我是闪了危险灯的啊,基本上车一早就绕开我了,那BMW还等了2-3分钟才超我上前面去,原来是一MM,正在打电话,又等了几分钟,电话打完了,她就慢慢地开了过去,我一看车后面,是个新车,连牌照都没有。那个电话 该不会是问人怎么办的吧。


最强的一个来了,那时候晚上12点多了,车很少了,来了一粤S的农夫车,等了一下,后面屁股有刷白的放大号码,遮是不行了,司机很利索地把车掉了个头,遮了前牌,就倒车过去了,差点没让烟把我呛着。


烟抽完了,我很有兴致地下车去看了看那个摄像头,它的工作灯根本就没亮。不过保险起见,我也把我的车牌给遮了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