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部一好友兼同仁,近日忽现烦躁之态,细询之下方知----确有大烦心事:其妹红杏已出墙.众人皆醒然,独其妹婿常适远地履职,未曾亲睹,然亦所耳闻,每每劝其妇间,戚戚然.

友妹前日悄至友处曰:离.友大惊,嘡目结舌焉!

亦碍于情又勃于理,是以友甚为难,忧虑之态方显于面.

友诘:何以为解?吾曰:难也!


试问众网友:有何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