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德无能的比利·奈特 -看哈灵顿交易各方角力

adorecc 收藏 0 4
导读:无德无能的比利·奈特 -看哈灵顿交易各方角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德无能的比利·奈特 -看哈灵顿交易各方角力


这本来应该是一个快速简单,各方皆赢的交易,却因为鹰队总经理比利·奈特的无德无能而几乎造成各方皆输的局面。一个差的总经理,不但会搞砸他自己的俱乐部,也会坏了别人的好事。比利·奈特在哈灵顿交易中的表现,可谓“损人不利己,假装白开心”


哈灵顿交易的源头可以追溯到步行者上赛季的阿泰斯特-佩贾交易。如同乔丹,大鸟伯德严肃、强势、固执。作为球员这是优点,作为球队决策则未必。比如阿泰斯特交易与最近的安东尼·约翰逊交易都属欠缺考虑之作。如果不是总经理邓尼·沃尔士利用自己的私人关系丛黄蜂队获得750万的交易特例,哈灵顿交易或许会复杂很多。而现实情况中,哈灵顿交易只牵扯到以下各方:哈灵顿本人及其经纪人、鹰队老板层、鹰队总经理比利·奈、步行者管理层伯德、步行者老板层。


交易市场伊始,鹰队由于老板内哄,其对于先签后换哈灵顿的要求再清楚不过:不要回收大额合同(最好不要回收任何合同)、最好要现金与选秀权。而步行者由于获得了750万的交易特例,开始就成为哈灵顿落户的最大热门。其他球队对鹰队的条件非常清楚,也有自知之明,实际上他们从来没有成为步行者真正的竞争对手。而步行者开始的条件也比较大方,包括对哈灵顿开出的6年5700万,对鹰队也考虑支付大额现金及接收鹰队的边缘人爱德华。步行者之所以这么大方,有这么几个原因:一、交易市场刚开始,竞争球队比较多,希望吓退其他球队;二、早日完成这个主要交易,以便于有充裕的时间对球队调整;三、向哈灵顿表达的诚意;四、伯德的固执以及他必须从阿泰斯特交易中获取回报的压力。


按理说,此时鹰队完全可以进行交易,在老板内哄的情况下,步行者的开价最符合他们以实际利益为优先标准的思路。然而在其他俱乐部退出竞争的情况下,比利· 奈特“聪明”的看准时机,坐地起价,要求步行者加码,首轮选秀权。而这时主要的自由球员已经名花有主,剩下的自由球员实质上处于跌价的状态。比利·奈特以为奇货可居,却没想到奇货贬值买家廖廖,交易处于胶着状态.

更换经纪人之后,交易一度接近于完成,如同前面说的,伯德对于这个交易极为重视,非常希望达成交易。但戏剧化的情节出现了,步行者老板层做出了一个英明无比的决策,否决哈灵顿6年5700万的合同建议。从市场的角度看,如上面所说,哈灵顿处于跌价的状态;从本交易的竞争者角度看,步行者是能够给予鹰队最大利益者,但伯德之前并没有看清这个问题的实质。老板层的决定极不给伯德面子,要知道伯德过去三年在俱乐部的地位基本属于说一不二,但也导致球队工资大幅上升,而成绩却平平。在这个交易的谈判中,应该说步行者一直没有给予鹰队实质性的压力,直到老板层的这个决定出台。我曾怀疑这是老板层与管理层唱的双簧,但从伯德性格及他在本交易中的态度,可能性不大。


此刻,交易被媒体报道为“死亡”,其他球队跃跃欲试,但如同前面所说,从鹰队的实质需求的角度说,其他球队的开价根本无法与步行者相比,所以很快步行者重返谈判桌,实质上掌握了对鹰队的主动,鹰队一直掌握着对哈灵顿的主动,因为哈灵顿必须通过鹰队才能拿大合同。所以步行者此刻掌握了全局,最终的交易没有支付现金,仅接受了边缘中锋爱德华的100万合同及放弃明年的首轮选秀权,哈灵顿的合同也从6年5700万降为4年3500万。


这个交易本来可以各方皆赢——哈灵顿本来可以拿到更大的合同,因为在交易市场最初,步行者是愿意支付的;鹰队本来也可以获取更多的现金;哈灵顿的前经纪人本来也不必被炒;步行者本来也不必浪费这么多时间;伯德的权威也不至于受损。而这一切皆因比利·奈特无德无能的行径而改变。一个烂总经理的杀伤力,有时还真不仅限于他自身的俱乐部。


从交易与自由球员“追求者”俱乐部的角度看,除了积极进取之外,在仔细分析形势的基础上,有时也可以采取“以退为进”“欲擒故纵”的策略来打破僵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