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历史和三国游戏浅谈ZT

shileigigi 收藏 2 804
导读:三国历史和三国游戏浅谈ZT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简略三国

两汉皇族相承,众所周知。但皇族所依赖之地缘派系却极异。秦及前汉多用秦人,尚武之风盛,前汉或偶附风雅,倡导儒学,故有秦将齐相之说,实愚民之术,深依者,秦晋士人豪杰也。

后汉起于荆州,故与前汉不用南人有异,后汉用人多不据地域,唯能士是用。犹韩地极多。其时,韩地户口殷实,文化繁华,如南阳名士,颖川智者,汝南门生,汉末极有名气。

两汉之际,新莽乱,关中废,胡马越关,秦晋零落。故永和五年所录边地户口稀少,然习武之风更炽,资以御胡。后汉军人因以边人居多,犹以关西。西人犹不乏久据庙堂,位高权重者。

汉及末,国势久盛,文儒浮华,名士渐多,遂据庙堂。又黄巾烽起,名士多各练兵团,把持地方。时何进当权,任用新人,排斥旧宦,名士多附,犹以袁氏门生为重。进各任要职,又封西园较尉,虚名一时。

边人董卓,关中陇西人,颇有勇名,豪侠潇洒,素与异族善,关中豪杰多附。遂为进笼络,权倾雍凉。时宦官作乱,进欲招卓入京弹压。左右名士皆说卓为边地军人,素不服名士当权,且颇有亲附,必有野望。进亲将多东往治兵未归,并无把握,不听。西兵乃入,执掌朝纲,朝野震动,天下大乱。

边地久已零落,穷于战事,军人虽众,无瑕风雅,尽不识治政,唯卓另类。卓幼年随父治理颖川,颖川名士极多,卓故而稍识风雅文采。及卓入京,废帝立贤,安抚天下,任用名士,稍有中兴。然东人多有不服,名士离走。有中原名士桥瑁传檄天下,号称勤王,名士尽反,豪杰齐集,是为第一联盟,或曰反董卓联盟。

荆人丁原时牧并州,并州边地邻胡,军重政轻。原部颇众,多为晋朔人。时河朔已失,戍边军民多归并州,为原所领,所得极为精锐。原出身市井,然好结交名士,为进所信,出治并州。原闻卓进京,率众渡河,与卓争持。原部众与西兵同为职业军人,地缘极近,多有通好,皆愿与卓善,原不从。众恨原倒行逆施,聚众杀之,共推五原豪杰吕布为首,领兵投卓。

关东尽反,地方领州郡而与卓善者或死或亡。关东诸侯尽率人马,逼进三川。东兵虽众,多为地方操练,并无斗志。西兵久镇边地,熟习战事。交战之下,东兵皆败。时有泰山人王匡,素有勇名,善治兵,所部甚众,乃渡河击卓,战于孟津,复大败。诸侯畏惧,莫敢向前。

时有南人孙坚,曾治兵边地,有平定西凉韩遂长沙区星之功,威名极盛。所部精锐,久经战阵,堪比西兵。坚得袁术扶持,乃引兵击卓,互有胜负。

卓四面受敌,关东尽失,粮草不济,所盟者马腾及各异族皆怀异志,阴图三辅。卓惧关中有变,乃遣亲将挟帝并洛邑富户西归,而自率人马留战。卓与坚战,稍有不利,军心浮动,人人思归。卓亦倦战,颇欲锦还,乃火烧洛邑,退据关中。

诸侯皆畏西兵,坚虽武勇,亦知西兵强悍,是以莫敢西追,乃罢兵,待过残春,各归故地。时荆州为小人割裂,坚部众少,不敢强攻。乃为术所表,领牧予州,得数城以置部众。时绍为盟主,门生故吏所资人马颇众,不愿归附冀州韩馥,乃计取之,得牧冀州。又遣亲将与术所表孙坚争牧予州。术与绍本有隙,遂深恨。乃各把持亲附开战。是为第二联盟,或曰反袁绍联盟。绍多据富庶险要,亲近得势之人,曹操刘表等与之善。术多据地方郡县,笼络野望失意,交好极多,颇有规模。

待予州稍定,坚乃率兵助术争牧荆州,击表于汉水,表大败,坚乃过江围襄阳。旋坚轻敌身死,荆州乃固。

卓已西归,整顿关中,肃清异己,重用亲信。闻关东兵事,乃占据郡县,扼制交通,马匹不得相易。马腾所辖残破,赖以马资,故怀恨卓。

时刘焉领牧益州,占据西川,稍有声势。焉为人严厉,甚有野望,管治极严,用兵频繁。是以士民离心,部众多叛。及西川稍定,乃阴图关中,与马腾起兵伐卓,大败,诸儿尽死,惟余一璋,智商稍低。及术与表相持,又乘乱攻伐。旋术却兵,表起兵痛击,焉复大败。焉野望不济,乃抱憾死,子璋仁慈厚道,诸将欺之,聚众击璋,璋据城相持。时益州烽烟日久,士卒多倦,皆愿璋领牧益州,偃武修耕,乱军遂散。

南北袁氏挟众对持,日久未决,关中突变。卓所据残破,赋税细微,而部颇众,官吏又多,不足供养。乃熔铜人铸钱,旋物价飞涨,钱币无用。又遣婿牛辅率飞虎四将治兵于陕,攻掠山东,以颖川陈留为多,然久掠之下,并无所得,复饥困,部众相争。布所率并朔军人为卓亲将所斥,渐生怨恨,遂为王允笼络,共谋诛卓。

允诛卓,又诛名儒蔡邕,并追购卓将,部属多劝,允清高严厉,不相听从。西兵遂结集陕洛,起兵伐京。允令布率众弹压,又不深信,乃遣诸朝廷旧将同往,分掌兵权。时朝廷兵极杂,所亲信者惟布所练并州骑兵数千,余多有感卓恩者,诸校尉畏布勇名,不敢有变,及朝廷诸将分领,多有叛投西兵者,布不能禁,乃归长安据城待变,李郭遂围长安。及数日,又有川兵叛,开城门迎敌,布率亲骑左右冲突,不能却,乃回呼允出城东去,允迂腐不从,布自东往投术,术不纳,布又北去投绍。

时关东相持渐决,绍大破瓒,余party亦多有胜绩。术为表所迫,日渐困乏,且术为政苛暴,南阳疲敝,术不能久持,乃大起三军,并诸盟友北伐。绍与操等往拒,战于陈留雍丘,术大败,不敢归,乃往扬州而去,得据数郡,自领州牧。

时黑山军所众青徐流民已为绍及操破,绍乃征剿余party,击北境张燕,恰布来投,委以兵事,布素善战,犹精骑兵,大破燕。绍思根基已稳,乃重用门生,肃清异己,牵连甚众,如名将麴义等。布知必及己,乃设计亡去,投靠张杨。杨久领上party,又得河内数地,颇有部众,李郭诣杨购布,杨虚从而与布交好。布得杨扶持,遂整顿人马,收集旧部,稍有规模,李郭大惊,许布虚职,为颖川太守。

操素与绍盟,名气日盛,先攻掠与瓒亲善之徐州,又数败术众,后又击破青徐流民,编其精锐,得兵数万,称青州兵,又为众推,领牧兖州。操羽翼稍丰,即渗透地方,直辖郡县,为中原诸名士所忌。众名士畏绍助操,不敢有变,乃阴待之。恰操父为徐兵所杀,操尽率州兵,东征徐州,屠杀淮泗,又诛往救者名士边让等人。诸名士益恨之,闻布治兵河内,颇得精锐,乃共议推布为牧,遣陈宫往说。布大悦,举兵前往,治郡县者多为名士,皆应之,只余三城。

夫布者,河朔戍边军人之后,世代从军,熟习兵事,犹善骑战。有诛卓威名,并朔亡者多附之。布众虽少,但出身边地,随布极久,多为校尉,精锐无比。布为人浅薄豪侠,好女色厌权术,重金泽轻文采,并无治政之才。布自知不谙政事,故多依附,并无自立,先附丁原,原持权压人,不听部属,为众所杀。布乃附卓,卓为天下共讨,难成大事。再附王允,允严厉苛刻,兵败身死。今领州牧,布亦委任名士,而自统兵事。奈何名士虚谈无实,清高刚烈(以宫为甚),好礼恶利,布众多亡命之徒,好钞暴财货,是以与名士不和。布依赖名士,又亲信宫等,而与操历久争持,布众不得益,乃多有反叛。

布虽得兖州,然操部众尚在,必还而击之。布思东郡险要,西邻河内,并州壮士军马极多,招募甚易。北邻冀州,可断操与绍通。且河济平川,用武之地,极优骑战,乃严兵待操。操果举兵来夺东郡,战于濮阳,操屡不利。时绍经营青州,又攻伐幽燕,并无余力相助。操极困乏,乃思弃城投绍。恰逢蝗至,兖州大饥,布兵不得食,乃罢兵往南,就食山阳、陈留。操遂夺东郡、东平数地,与绍相通,颇获资助。乃与布相持济水,经年再战,互有胜负。布兵多为郡县守卒,素散乱残弱,所赖并州骑兵不过千余,又极难补充。而操卒为兖州州兵,并新练青州兵,虽非精锐,亦训练有素,久战之下布乃败。时卓余party占据两京,钞掠中原,布与卓party仇深,不敢西往,乃东投刘备。

天不亡操,飞蝗亦助之。名士虽善粉饰太平,高谈之下并无实才,布虽用人极信,然所用非人,深为惋惜。布与操相持时献帝东归,帝知布虽好金银财货,他人妻妾,然不谙政事,并无野望,乃召布迎驾。惜布与操久战,兵事频繁,并无积蓄,帝乃滞留安邑。后召绍及操迎,操迎之,置于颖川,睐民恳田,大筑许邑,更名许昌。

坚已身死,布亦败亡,英雄离散。余者皆小人不堪成事。河北袁绍,徒有贤名,只用门生,虽有山河之险,四州之地,难竟大事。淮南袁术,年少好侠,无心文采,若通读史籍,多学高祖厚黑,或可作真帝。马腾李郭公孙瓒者,野望暴乱,迷信武功,夫东洋武运长久,数年即败,况此等马贼流寇呼?刘备枭雄,然得势忘形,接手徐州,即疏远丹阳旧人,重用青徐名士,为布所算,还应多加历练。江东孙策,持勇压人,吴越虽小,岂无豪杰?荆州刘表,量小气狭,南阳名士与荆州名士互相通善,一江之隔,然为术稍用而深恶之,夫荆人虽众,岂可独治九州?西川刘璋,平凡布衣,切记乱世莫谈仁慈。掷笔相论,夫英雄者,惟余一操。

汉末至此,大势已定。名士清高无才,得势终失。军人乱政,空横行一时。操所倚者,中小地主、基层官吏,为时势所需,必成大事。暗晦未明者,南北统一之期,或数载,或数十载。策死权立,重用江东地主官吏,根基渐实。天下零落,失势不得志或野望者极多,为备所用,亦成规模。南北相持,战于赤壁,北兵大败,是以三分。

操与权勤政修农,广用贤能。而备穷兵,用人惟亲,极信嫡系及南阳名士,排挤川人。及备诸名将死,所赖无将,又不愿用川人,乃以诸葛亮为帅,赵云为将。亮久治政略,精通后勤,然不善用兵,任用者多为亲近,只识虚谈。赵云者,备之近卫,精通剑术,未尝领兵,亦不懂治兵。时魏吴平定异族,颇为轻易。惟蜀久战,夫南蛮众不及百越,勇不及胡虏。难平定者,惟蜀将无能。

南中稍平,遂思北伐,蜀兵素习山战,故多先胜,及出渭原,魏兵冲击,多配骑卒,蜀兵屡败。蜀军诸将各为派系,互不信任,用人惟亲,败亦情理。魏多军屯,农闲操练,给养充足,装备精良,多配军马,平川之地,战无不利。

亮屡败,乃多用川人及西凉武人。然大势已去,螳臂挡车,无济于事,惟留后人笑。然千余年后有罗某,著书演义,吹亮如神,余偶读演义,嗟然鄙笑。



浅评三国

相信很多人看完上文后都会认为我过于偏袒一方而诋毁另一方。为历史求真义是如此的不易!在我参考的资料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规律,时间上接近三国的史籍多偏好曹魏,而时间上稍后,特别是明清著作多批判曹魏偏好蜀汉。谁对谁错其实是不言而喻的,我所惊讶的不是作者观点的巨大差别,而是统治者不仅对高雅文化,更对通俗文化的影响之深!篡改的痕迹是如此的明显!我想起了班固对司马迁关于将个人感情融入著作的批评,或无道理,但确实不是每个人评价历史时能象司马迁那样虽有个人偏好,却不受上层及时下观点左右。

我本南人,渡江名士之后,素好风雅文采,不爱武夫慷慨。三国里,最喜欢的人物是孙坚父子。但历史与文学是不一样的,文学追求个人情感和偏好,历史侧重真义和事实。我对边地军人特别是吕布给予很高的评价是有依据的。军事,作为古代、古典文明最重要的一个元素,其从职者在东方历来饱受丑化,在汉魏时代的西方,职业军人和武士们摧毁了一个又一个业已腐朽的文明,使文明以新的形式延续,并获得更大的张力和更加尊重个人的机会和努力。而在东方,腐朽的文明却顶住了外部蛮族和内部国民(西方或叫市民、自由民)的冲击,专制和权术得以延续并极受尊崇。一直以来,我们都应该重新审视外来蛮族和职业军人对文明乃至文化不可或缺的影响。

三国里,为荣耀和利益驱使的职业军人、小数民族极大地冲击了陈旧的架构,他们往往缺乏伪善和心计,更多地采用古老而又简单的准则和方式解决问题。同时,与西方的市民、自由民性质较似的中小地主、下层官吏们也着手准备用他们实干而非虚谈的的才能改造这个残破的、正在解体的文明。然而,他们都违反了利益所得者制定已久的游戏规则。

违反规则并不意味着失败,事实上,中小地主和下层官吏们在曹操的领导下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他们违反规则的惩罚是千百年来刻意的丑化和唾骂。

我们往往会讨论某些人物乃至集团是否仁慈正义,但要知道,封建的统治者是不需也不能具备这类性格的,讨论这些虚构的问题和小学生讨论韦小宝究竟是用左手还是右手袭击螯拜一样,是不能应用于历史的研究上的。研究一段历史,需要考虑的是时代下的地缘、传统、文化习惯、军事、生产力水平、阶级派系实力等,而不是过多的考虑个人的性格取向和个人能力。这条公式是《全球通史》教会我的。

诚然,我们不能指责罗氏之流,作为一个文学而非历史职业人,他们追求的不是历史道德责任感,而是文采辞章的华丽精奇。普通百姓信以为真也可以理解,他们需要的是娱乐和幻想。不可原谅的是高据讲台之上口沫横飞的名家们,这些言必演义的老头子在研究一段并不缺乏史籍的历史时竟以文学题材而非历史记载为准!高谈阔论间,专业水平,职业道德灰飞烟灭。

罗氏褒刘贬曹是众所周知,而且对许多其他的人物和集团也有篡改,例如对马腾、公孙瓒、陶谦评价过高,对孙权则多有讥讽。看看罗氏的身世,此人元末张士城幕僚,自视甚高,有狂想症,张士城兵败后闲居著书,视己如亮,视城如备,视诸盐贩子武将为五虎大将。极恨朱元璋,视之如操。

关于皇室刘氏,其高贵性及圣钦性还需讨论一下。皇族的成员大都自认上天选定,有着神秘而又正统的面纱。事实上,这个家族如征讨特洛伊的统帅阿伽门农所在的坦塔罗斯家族一样,是一个高贵与卑鄙门当户对的家族。所谓的高祖之后,意思是说是一个市井无赖流氓之后,这和说自己是一个窃国贼子之后相差无远,并无太多值得荣耀的地方。记得小时候读项羽本记时咬牙切齿以至嘴唇出血,这个血的教训令我至今鄙夷那些为自己有个流氓祖宗而觉得高人一等的小无赖们,这些小无赖,自然包括那个因为祖上以小充大,铸造假银而沦落至卖草鞋的刘备。

地理三国

了解三国,还需要了解与之相关的东西,这里我想简单地讨论一些时代背景下的地理地缘、文化传统等方面的东西。

1、 地区划分——三国中经常有说到如秦地,魏地之类的说法。这是一种文化而非政区的划分,具体边界和地区数目与战国的划分也是不一样的。有两个地区要说明一下,第一个是韩地,韩地大概指南阳郡一部分,颖川,汝南,陈郡一带,这些地方战国时多属于韩国和楚国,但此时的文化传统大抵继承韩文化。东汉南阳郡辖区极大,户口也最多,包括南阳盆地和汉阳两地(汉阳即汉江北岸一带,包括新野在内),前者属韩文化区,后者是荆文化区。另外一个是魏地,魏地西部的河东、西河一带其实也可以说是晋地,而东部即兖州一带又称梁地,而三国最为重要的城市之一邺城所在的魏郡即是魏文化区的中心。当时有预言说魏将代汉,后人有无事可做者或说曹操崛起于河济,河济是魏(梁)地,又说曹操听说魏将代汉,乃迁都魏地的许昌。前者还说牵强,后者则胡说八道。许昌属颖川郡,颖川的郡治阳濯就是战国初期韩国的首都,颖川也历来被认为是韩地而非魏地。魏将代汉的意思是说,汉运将尽,新的政治权力中心必将出现在魏地上,事实上,曹操和袁绍都把主城设在了魏地的魏郡邺城,曹操长期在邺城遥控许昌的汉帝,而且还要了魏王的称号。

2、 州与州牧——九州肯定不是大禹这个游牧蛮族头子划分而是后人划分的,具体的边界也因时代而异,甚至九州究竟指那九州也说法不一。各州在历史上也时分时合,大概来说东汉有13个州和一个军事特区,分别是凉、司、予、益、荆、扬、徐、幽、青、冀、并、兖、交13州和河朔地区,河朔地区只是在军事上与各州并立,而治政上是并州管辖的。河朔地区的设立是军事的需要,同时也是北方小数民族攻击的主要对象,其地域大概是现在内蒙古的黄河流域地区。不过汉末时为外族占据。另外雍州被一分为二,三辅(长安附近)与从予州划出的三川(洛阳附近)等地合为司州,而长安以西部分和河西六郡(即西凉地区,今甘肃河西走廊一带)合为凉州。除三辅和三川外,司州还包括弘农和魏郡,不过在迁都长安后,魏郡被并入冀州。此外还有很多被朝廷胡乱划分的地方,例如鲁郡应属于兖州,沛郡(应该叫沛国,国与郡是同一级行政单位)应属于徐州,但都被划入予州。各州的州治所在城也胡乱安置,如予州在谯,徐州在下胚,扬州在历阳,荆州在汉寿等(后两个名字大家可能听都没听过)。不过在三国动乱时期,州治多被迁往传统的名城或新建的大城。至于州牧与州刺史,那是同一职位在不同时期的不同称呼。

3、 三辅与三川——三辅指长安一带的渭河平原的3个郡,分别是京兆,扶风,冯翔。京兆的郡治城为长安,就是前汉的国都和后汉的陪都。关中狭义上说就是指三辅,而关中广义上说指整个秦故地,又有三秦的说法,三秦是秦末项羽设的雍、濯、塞三国,地域大概和传统的雍州相同。三川是秦所置的三川郡,三川包括川南,川内,川东三地,汉分置三郡,分别是河南,河东,河内,其中河南郡的郡治在洛邑,为后汉国都,洛邑又名洛阳。

4、 魏郡、楚郡与京兆——这三个郡有点象现在的直辖市,辖区极小,人口密集,都是由一个重要城市及周围几个卫星城邑组成。魏郡在河北,主城为邺城,传统属冀州,东汉划入新置的司州,及诸侯勤王,韩馥把它并入自己所领的冀州,不过他还是把州治留在清河郡,后来袁绍把州治迁往邺城,并设为主城。曹操破绍后见魏郡户口殷实,百姓富足,城池险峻,就向献帝要为自己领地,把主城也迁到这里。楚郡应该叫楚国,是光武帝后人领地,楚郡主城是彭城,习惯上也叫徐州城,彭城在春秋时因处于晋、吴交通要地而显要,经常为晋与楚争夺对象。从战国直到现在,彭城(徐州)都是淮泗地区一个重要的战略、文化、经济、军事中心,同时也是秦末项羽的国都所在。不过,三国期间楚郡(国)为王族领地,领牧徐州的诸侯大都不敢据为己有,所以徐州州治一直设在下胚郡的下胚城(这个胚字有误,本人水平有限打不出真字)。曹操在第一次屠杀徐州时(袁术与公孙瓒联合向袁绍开战)并未向彭城下手,报父仇那次屠杀对象即包括了彭城。京兆郡及长安举世闻名,就不多说了。

5、 南郡、襄阳与新野——襄阳历来被认为三国大城,其实它不过是南郡的一个较大的城而已。南郡的郡治江陵是荆文化区最为重要的文化、经济中心,刘表选中襄阳而非江陵作为主城是基于战略和军事的考虑。南方的士兵素质向来不及北方,襄阳一失,刘表就别指望他的荆州兵能在江陵一带的平原地区抵挡北方来敌。不过,襄阳临江而建,城高池深,也不失为要地。新野原属南阳郡,三国鼎立后各势力都分设郡县,新野才从南阳分出,当然,新野所在的汉阳地区与宛城所在的南阳盆地在文化习俗上确有差别,分置亦在情理。

6、 汉末人口分布——这是最难考究和讨论的问题,汉末战乱频繁,人民四处流离,而且并无准确记载,下面的数字大都是个人推测,如有差谬,敬请原谅。永和五年记载秦、晋、燕(即传统的雍、并、幽州及河朔地区)人口零落,户口和西汉的记载相比十余一二,仅仅幽州南部数郡人口保持较高(刘备的老家一带)。后汉自建立起一直在与小数民族的战争中处于守方,靠近边境的地方人口稀少是可以理解的,而且边地多是武人,或是免赋或是地方故意漏报亦不足为奇。即使是传统名城长安所在的京兆郡人口约为26万,关中三辅总计不到50万(此时的南阳郡为二百四十多万),而前汉仅长安一城即至少35万。永和稍后的一二十年朝廷经营西北,多有迁移百姓开垦戍边,人口有一定的增加,不久即内乱,小数民族占领朔方、五原、雁门、上郡、北地、云中等地,还侵扰了并州全境,避乱的百姓多流落关中三辅,后又流至西川。而在关东,人口最密集的是冀州、梁地、韩地一带,但这些地方恰恰是黄巾之乱冲击最大的地方。诸侯勤王时,估计河南(洛阳)为120万,南阳即略多,三辅有接近100万,颖川(许昌)与之相近。其中南阳应该还有极多避乱藏匿山林的人口,而颖川既即饱受黄巾战乱,100万可能估计过高。从诸侯勤王到三国鼎立人口变化极大的地区大致有这些,河南(洛阳)因战乱和董卓火烧,在虎牢关以西一带人口极少,在虎牢关以东一带(包括名城荥阳和新郑,前者在楚汉战争中极有名,后者为韩国战国中后期国都)即和颖川、陈留一起经常为董卓部将掠夺而荒无人烟。关中三辅人口增加较多,直至李郭之乱及马腾马超之乱又被荒废,人民多流落西川。汝南为黄巾所据,人口肯定零落。颖川为黄巾侵扰,又为卓将掠夺,荒废程度和洛阳差不多,后曹操兴建许邑,移民屯田,始有起色。冀州战乱较多,但总算保持较多人口。徐州受陶谦苛政(陶谦任用小人实行苛政是准确事实,演义有误),又受曹操屠杀,极多逃往丹阳郡(即东吴首都建邺所在的郡),丹阳建邺(现在的南京)和魏郡邺城也是三国时期新兴的两个商业、经济、文化中心。予州的流民多流向九江(寿春),后袁术暴政,又流向江东,以丹阳居多。南阳备受苛政、战乱到曹操占领时已一片废墟。刘表治理荆州尚礼行义,但只及大夫不及庶人,百姓多不愿附,故人口变化不大。刘焉治理益州苛暴,极多用兵,及子璋立,益州才恢复繁荣,人口增长,流民也多往益州安置。曹操原来占据的中原战乱最多,人口大量减少,不过曹操加强治政力度,安置流民,北去的青徐流民多归,生产恢复较快,事实上,曹操在其它地方如关中、淮南等地也屯田垦殖,对北方生产恢复贡献极大。在三国鼎立中后期本人估计的人口数量是曹魏所据的北方人口大约是1200到1500万,蜀汉的西川(不包括南中)约400万,孙吴所据的江东及予章郡接近400万,孙刘争夺的荆州南部6郡人口为250到300万,这些人口包含了前时因战乱藏匿山林而现时重新被管理的人口。这个估计远远高于三国时的一些不完全统计数据及西晋的人口统计,不过这个数据较接近于现代一些地理研究的资料。三国与西晋的统计有误是可以肯定的,例如西晋的全国人口统计还不到1000万,这是不可能的,在商周之际,中国人口也达到600到800万,战国后期即超过1500万。事实上,权威地理资料给出三国时期的人口数据是1500万到2500万,并且认为中间或偏大的数值可能比较接近史实。

7、 三国阶级派系——三国众多的势力集团其实是阶级派系的代表而已,三国的派系无法详述,大致如下面列举。一、名士派,阶级成分为望族、大地主、地方豪强(派系中人物不一定是这些出身成分,只是说他们的阶级和政治立场,下同)。包括主要派别有北袁门生派、南袁门生派(此两派仅以追随袁氏兄弟而分,出身并无南北之分,多为中原及河北人氏,袁氏兄弟则为汝南人)、江淮名士派(孙策依靠的一派)、中原名士派(后分裂,一随吕布,一随曹操)、青徐名士派(势力较弱,后或随操或随备)、南阳名士派(因不被刘表重用,多附刘备,也有附孙吴)、荆州名士派(刘表所信赖)、西川名士派(刘备入蜀时不肯归附者多属此派)。二、士吏派,阶级成分为中小地主、下层及地方官吏。主要派别有中原士吏派(曹操集团核心多为此派系)、江东士吏派(为孙策所镇压,后孙权重用,成为东吴最有实权派系)。三、军人派,阶级成分为朝廷军人、边地军人、北方小数民族、西凉及并州响马。主要派别有幽燕军人派(公孙瓒一派,刘备早期部属多属此派),并朔军人派(多是长期戍边军人后代,职业化程度最高,张杨、藏洪、吕布诸将及徐晃等属此派系),关西军人派(董卓一派),西凉响马派(马腾、韩遂一派),北外族派(诸北方善骑民族),孙坚部将派(以孙坚个人魅力感召而来的军人,孙坚极其信任这些人,后策及权亦较信任)。四、保皇派,阶级成分为皇族成员、王佐旧臣、野心家、守旧分子。主要派别有北保皇派(刘虞、刘备等),南保皇派(刘备入蜀时降者多属此派),汉帝旧臣派(跟随献帝喝西北风的多属此派)。五、在野乱party派,此派是不服从朝廷的义军、山贼统称,主要派别有前黄巾派(张角等人),黑山黄巾派(张燕、于毒等),后黄巾派(颖汝黄巾的刘辟何仪等、泰山黄巾的孙观匀礼等,青州黄巾的管亥等),川北黄巾派(张鲁之五斗米道),南外族派(南方自立的小数民族及吴郡严白虎兄弟),江贼海盗派(甘宁、周泰、蒋钦等)。大约就以上派系,但派系间多有分合,也有中间分子,极难具体划分,人物的出身与派系立场也不尽相同,如何进与丁原出身市井(市井本意为市集井田,进出身市集,原出身井田,故称市井),但其阶级及政治立场却是名士派无疑。


游戏三国

这里我想讨论一下有关三国的游戏,特别是光荣历代三国,可能有点庸俗,但要知道,高雅与通俗本无贵贱之分,仅仅是不同人的不同追求而已。

光荣三国所得到的期待和荣耀可能和3DO,暴雪等不相上下,盛名之下的作品却不堪一玩。历代三国最为耐玩与智商较高的是三国五之玩家罗蔚min所作98补丁版,其余的特别是8代,10代,11代真是空有噱头。下面是我说一说我对三国设置的一些看法。

1、 经济制度问题,三国一向采用开发制,开发制特点是一劳永逸,三国的动乱越久,各城市经济指数越高,各势力的钱粮越多,我想百姓是不是应该希望战争而讨厌和平呢?三国的经济制度应该实行投资制,投资值在收取钱粮后会归零,战乱越频繁,出现农业歉收,商业凋敝的几率越高,玩家投资的回报越有可能得不偿失。

2、 人口与收入问题,游戏中人口过高地影响收入(包括兵赋收入),总的来说,人口可以影响粮收入,而钱收入则和各城市的商业、手工作坊业的传统有关,与人口关系不大。这是很容易理解的,长安,邺城辖地较少,粮收入不及普通的如陈留、南皮等,但金收入即肯定要多。兵赋则主要集中在边地的3个州,游戏可以设置这3个人口稀少的州募兵有额外加成,如果是特定派系的势力(如董卓一派在关西,吕布一派在并州,公孙瓒一派在幽州,马腾一派在西凉)还有加成。在南方,由于土地的开发程度较低,同样的人口下农业收入也应少于北方。

3、 人才问题,人才之间价值被过高地拉开,而且设计者喜欢设计一些在演义里露过一面而正史并无记载的人物,也喜欢给一些如顶住过曹操或诸葛亮进攻的人物以极高的数值。而一些在正史中颇有建树的人物如袁绍的麴义、敦于琼,吕布的头号猛将成廉(此人在吕布死前威名远在张辽高顺之上)等则或是数值极差或是干脆没有。三国里的人物也喜欢胡乱投靠,根本不能表现他们的阶级和政治立场。人物的野心义理更是胡乱设置,反正跟刘备过不去的就没好果子吃,殊不知,刘备才是最大的野心家。董卓一派的野心义理可谓惨不忍睹,义理少尚说可以,野心高真有点冤枉(这些武夫要的是财货,贪欲是高,政治野心则基本没有)。相性也是偏袒3家,只要有所关系就与3家相近,连杨奉这样的白波贼,刘辟这样的黄巾军也如刘备相近,事实上,杨应与吕布近而刘应与袁术近。

4、 势力与空白城问题,三国的势力应分为可选和不可选两种,象孔胄、孔融、张燕之类好心你就设置为不可选势力吧。事实上所有空白城都应有不可选势力管理,玩家派一个兵就可把大旗插上城头宣布此城归他所有是不可以想象的,恐怕布拉格掷出窗户事件会在这个大兵身上精彩预演。这些不可选势力自然不会进行扩张,不过会掠夺周围可选势力的城市,也可能依附于强大的可选势力交纳一定贡税,还有独立的外交。它们的收支及兵力也无须设置公式,反正玩家不易攻灭就可以了,特别是北外族控制的边郡,如北地、五原、雁门、上郡等。这些空白势力的头目是一些在野武将担当,当地缺乏这类武将时简单地叫头目就可以了。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