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骂人的话,只一句就够了

黄杨树 收藏 48 410

有些骂人的话,不多,大约只一句就够了。


我小时候,邻居是一个在山东当官的复员军人。这位骂起人来,常常只有一句:“杀了这些野驴日的~!!!”当时都觉得好笑,但大家又真的觉着很解气。现在想来,大约解气有三:一是驴本身就够蠢的了,再加上没有教养的野驴,就更尤甚了;二是被这种蠢东西日着的滋味儿,估计好受不到哪里去;三是杀了这不是东西的东西,岂不是一了百了斩草除根了么。大家都说那人糙,我并不以为的。因为那个军人是我们当地颇为乐善好施的直肠子。


直肠子并没有什么不好,特别是在那些尔虞我诈成风的地方,我觉得这种雷厉风行的直肠子,反倒更可能是一种很珍稀的尤物。如今有许多该杀而不杀的人,不该杀却成了刀下冤鬼的诸多事实,真是世风的不古啊。我个人甚至常常留恋汉刘邦时代的“约法三章”来:“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结合如今动辄一审二审又三审,审他妈到最后居然把罪犯给审放、审丢,甚至能审成是一方豪杰的荒唐事来,“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岂不是有很好的现实主义意义么。扪心自问,如今杀人者最后死了没有?伤害人的黑恶势力,受到相应的惩戒没有?抢盗人的罪犯最后给受害者哪怕是抵一点点的罪了没有???



昨天看到一则新闻说,黑龙江铁力市的一个叫“火车头街道办事处”的单位,要盖楼房,不拿一分钱,就那么连坑带蒙地要一个叫静波的农民包工头,先垫执着把大楼盖起来,并一再向这位农民工兄弟承诺说:“政府难道还会欠你这点钱么?!”


静波于是就动员跟着自己干的百十号农民工,把家里的,甚至是亲戚朋友的血汗钱,全都借遍了。高楼是盖起来了,但钱要起来不是一般的困难。这火车头一晃就是十一年推不动。十一年中,静波由一个小财神沦为几近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这十一年间,静波尝遍了人间的甜酸苦辣:老婆离他而去、父亲被活活气死、母亲因为要帐的人太多,而变得精神失常。当我看到静波在采访记者面前,几度失声痛哭和他儿子去看望奶奶,而奶奶却以为是要帐的又来了,而吓得缩在墙角连声说:“我没有钱我没有钱!”时,我自己的眼泪竟再也忍不住地掉下来了。当看到静波在二审官司打赢后,到那街道办事处要钱时,那街道的领导竟来了一句:“你在法院打赢了,就到法院要钱去!”的话时,我胸膛里只有一句压抑多年的话,嘣了出来:“杀了这些野驴日的~!!!”



前几天看到河南有一个女老师,仅仅为了150块钱的介绍费,把七十几名初中女学生,骗到浙江某国营企业里去剥葡萄皮,她们全都受到了非人的待遇:手几乎全被葡萄酸腐蚀烂了,连吃一顿方便面都是享受;她们全都跟家人失去了联系。工人中,当记者询问一个老妇人想不想家的时候,这个四五十岁的农村妇女,只是举着烂得连拿筷子都不方便的手,哽咽着说不出话来。那时候,我已经不知道这还是不是“新中国”了。当我听到那家在当地很知名的企业明星兼董事长,坐在空调房间高高的皮椅子上若无其事地说出:“这全是因为工人们不懂得操作规范,才造成的嘛。”的时候,我的心里又蹦出了那句:“杀了这些野驴日的~!!!”


前年看到一个私人黑煤矿,打骂工人,致使一个老工人干了好几年,连一分钱工资也没有拿到。因为要工资时被黑煤窑的帮凶打得一条腿都断了,这个老工人,拖着断腿,只记得自己的家山东在东边,便每天都向着太阳出生的地方爬……我看了,不只是哭,我心里当时就有欲望:“杀了这些野驴日的~!!!”



好像是贵州吧,某个煤矿死了很多人。国家按规定给予的抚恤金,被这帮把头们吞噬殆尽,每个死难工人家属好像只分得500元人民币。当问到为何不全额分发抚恤金的时候,这位私营矿主,竟说出了一句谁也意想不到的话:“我们这里太穷了!我们是怕每个人分钱太多,今后就会有人冲着高额的抚恤金,而主动自杀的事情。”国家安检局一局长随口就问:“我给你一百万,你愿意马上去死么?”这位振振有词的矿主立马就哑口无言了。许多话几乎不像是人说的,特别是领导一方或一单位的人说的。面对这些早已没有了人性的猪狗不如还每日里趾高气扬飞扬跋扈的东西,我真想操一杆重机枪,毫不犹豫地:“杀了这些野驴日的~!!!”


2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