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天外的船

金远程 收藏 0 20
导读:[原创]天外的船

海洋,忽波涛汹涌,忽风平浪静,忽阴霾布空,忽晴朗无云。风云变幻!这就是大海。

多年的禁海,使我们对大海如此陌生,也更敬畏。我们怎能忘记列强的坚船列炮顺海而来,涛声,炮声,枪声,强盗疯狂的吼叫声——

我们无声。

终于屈辱的和谈赐予了我们短暂的和平。这对于我们的国家来说真是久旱逢甘露,天赐良机!大清帝国之富强在此一时,欲立于世界强国之林在此一时。时间就是“生命”!

大海——我们必须正视。

列强靠之坚船,我们若有一支现代化,可与列强相抗衡的舰队,我们就可御敌与国门之外,扬国威,慑洋夷,进可攻,退可守。建一支大海上的“万里长城”。

然而,大清帝国的统治者并没有分太多的时间给舰队的筹建上。直至再一次战争爆发,再一次侵略开始。这次不是西洋夷了,换成了东洋夷——日本。天朝上国的朝臣万万没想到他们所鄙视的蕞尔小国竟会向帝国发出挑战。

事件平息。

舰队筹建已迫在眉睫!

在“自强”的旗号下,筹建轰轰烈烈的开展了!

------------------------------------------------------------------------------------------------世界风云变幻,令人揣摩不透;技术日新月异,令人望之莫及。

十九世纪还有不到十分之一的路程了,中华帝国的平安日子也快彻底到头了。紫禁城内西太后满心喜悦的在为自己筹办六十大寿,全国上下也在为庆寿而忙碌,全国的目光都向着北方,向着北京紫禁城。

黄海的上空,朝鲜的上空已阴霾层层。

太后极力避战,她可不希望礼炮声,鞭炮声变成大炮声,只要有人让她过不好六十大寿,太后也许就不让他过好一辈子!李鸿章在求援四方,希望列强出来调停。他也许不知道“以夷制夷”这个老招术已经失灵了。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国家的利益决定一切,一切都从国家利益出发!对于国家来说,什么道德,什么道义,什么道理,都只能束之高阁,在国与国打交道时,每个国家都有总总面目,有时像一个卑鄙的商人,有时像一个手拿刀枪的强盗,有时又像一个主持正义的正派人士。国家是正宗的“变色龙”。

整日之乎者也,终日忠孝节义的士大夫,儒雅者依然循规蹈矩也遵循祖宗之法,树立礼仪之邦的大国文明形象,殊不知,这一套路已不和时宜了。各国以从来都没有过的默契和一致相即宣布“中立”,李鸿章焦虑到了极点,他以意识到战争不可避免了。

顿时,全国忙忙碌碌的庆寿变成了匆匆忙忙的应战!

陆战的失利使人们把目光聚焦到了国家花大量精力建成的舰队身上。李鸿章深知这个目光是多么的复杂啊!

前景难测,胜利渺茫。

------------------------------------------------------------------------------------------------船去人亡,心破梦碎。

这是最后的抵抗,这也是他们最后的“合作”。

提督府前吵闹声,哭泣声,枪炮声---

停泊在港口的舰队就像一头困在牢笼里雄师偶尔发出一声“吼叫”。

北京已人心浮动,大家都在等待紫禁城里发出的声音。

战争还没结束。但无论是威海军港,还是紫禁城,一切都很静。静,让一个大国顿时没了生机,没了活力。静,预示着什么呢?

舰队还没有停止抵抗。存有生的幻想,抱有存的希望。

形势急剧恶化,炮台失守,舰队出逃,将士下船上陆。人心易散,只有舰船守护着那颗爱国之心,厮守着军港之家。泠泠清清,凄凄惨惨,海水轻轻地拍着它的躯体,层层浪来,又层层浪去,这是最后和永别吗?不是,那为何又如此恋恋不舍呢?天空飘飘雪花落在它的躯体上,化成了水,这是泪吗?不是,那为何咸咸地呢?

大海也许是舰船的最好归宿。但命运不掌握在它们手中。这是最大的悲哀。

终于一切抵抗都停止了。

水师提督丁汝昌自杀了,“定远”也自爆了。

屈辱的条约一纸飘到了北京,飘到了中华大地,重重的压下来。北洋水师也————

丧权辱国啊!!!!!

“天外有一只船, 船一去飘来的都是泪!”都是泪,都是泪,都是泪----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