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it工作一年的经历

序:

本文是我的自传的第四部,讲述我毕业第一年的生活历程。往事的种种,如风如梦,却又每每在夜深人静时,冷冷鞭打着我日渐淡漠的心灵。我性耿直,有言必吐。但生性畏缩,在其位不说其政。我的毕业第一年生活,去日已远;我的工作,也早已换了一任。忙碌生活的边际,偶尔反思总结我那人生第一份全职工作,于是有了此文,讲述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在it业苦闷挣扎的一年,而这,仅仅是我职业生活的开始。



1。实习


我是在三月份的时候开始找工作的。这个时候对于今天很多人来说,已显得过于迟缓。那时的我,具有着我校一个普通计算机学生身上所有的特征和缺点,盲目,畏缩,加以我系长久以来的自卑和自贱,(一个典型例子就是觉得自己系很差,总爱和交大的比,自以为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云云,而对于某些自己压根儿不了解的东西又加以不假思索的推崇和溢美)而对于公司和前途,则充满了美好的向往、错误的偏见和对技术能力的迷茫。现在回首,如同傻比。求职的经历的是艰辛的。一方面是由于我的无知,简历写得一塌糊涂,轻重不分毫无条理,面试时根本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一方面是自卑,总以为自己很差很烂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那些“牛”公司必不要我,只敢往很差的地方投,自然是屡战屡败却没有在什么名企面试的经历和经验,更别说在实战中提升自己了。


当然从技术水平来讲,我还是有点自信的。大体上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现在的孩子不爱学习爱美人网游(那时是星际和帝国),难得几个爱学习的又有部分变成了死读书书呆子的命(亲身感受,确实有部分人书读得越多越白痴,读到后来连基本常识也没有了,有分数无能力)。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的不多;而且不少人提早认清了现实,知道it实在没啥意思,在上海做了it逃不了最终变成没人要shit的命。到最后70人的班级做编程加实际支持的家伙连我不到7个,除却极个别真正热爱计算机的都是实在找不到工作没有后台老爸的苦命娃。


我的入行很有意思。吃喝玩乐到学生会不务正业三年,看上去最应当去国家机关或类似企业混得我却最终决定走技术这条路。一方面是自己随遇而安,又没有给自己做过长远规划纯粹事到临头如梦初醒的傻X,(这类人在大学生中占大多数)一方面见透恨透了官僚机构的种种腐败和匪夷所思的事。我知道我的性格不适合做官,至少不适合在中国做官。我会是一个真正的好官,却必是一个时代的悲剧和牺牲。


闲话少说。那时的我笔试每每都是第一名,却总在面试是被刷下来。面过最好的公司是交大欧姆龙(3500的工资当时被我看的神圣无比)和华腾,最烂的公司拿1200税前招java程序员;最大的公司是中国银行和工商银行,最小的公司只有4个人,留下最美好印象的是ut-starcom——因为它是唯一一家没有给人任何机会仍然发信致谢的公司。恍然间一个月悄悄而过,苦闷之中对待遇的要求自然是越降越低。系里难得有人去了微创,顿时惊为天人羡慕不已,而微软则更是我心目中的圣地。在此真的不得不说一句,微软在市场和公司形象方面确实做得很好。当然市场做得好形象佳的公司不一定是个更适合员工工作的地方。不过当时我根本虑不及此,即使在做梦恐怕也想不到公司外相和对员工实质之间真实而又残酷的关系究竟为何。


在苦闷中我来到了我第一家要我的公司面试。笔试题目独树一帜,而面试为我毕业时对技术问题提问最深最实际的一次。这次面试我汗如雨下,毕业时唯一的一次以像对有工作经验的要求和方式的面试(而非以往那些搪塞或糊弄些智力题、傻比技术题,纯粹把大学生当白痴)使我大呼痛快,也给我留下很好的印象(学生的可悲和愚蠢!!)。于是,在辗转求职战场一个月后,我实习了。


第一天上班的时候很紧张,事先翻阅了大量的技术资料,呵呵。一多半是心里没有底,对社会和工作没有任何的认识,要学的东西很多,而且做java,而我对java一无所知,却不知天高地厚的自以为自己是c++高手,在看了几本所谓的名著和受了一些不合实际却流传甚广的“观念”影响之后。可笑的是,我大学 java课程的成绩是良,c++考试作弊抄我的人是良,而我不及格。在郁闷的补考后惊奇的发现自己的成绩原来是及格,根本不用补考,天知道我拿到成绩单的时候应该笑还是哭。平心而论,当时大多数同学在java上比我当时更为弱智,c++更不比我强。天知道这是学校的悲凉还是学生的悲凉。


我进去的时候是这个公司最为辉煌的时候,管理还比较人性,项目也很有挑战性,有相当的技术含量。我第一天上班的时候勉强才弄了空位给我坐,机器则完全没有。网管拆了一台服务器,又东拼西凑几台淘汰不用的电脑,DIY成了一台我最终使用了一年又20多天的电脑。ceo安排了一个妹妹(其实是姐姐)带我,职位是测试。于是在一大堆英文资料面前,我的it职业生涯开始了。



2。命运的转折


实习次数多了点后,我的震撼是巨大的。有些当时无知的我根本不明白,也根本不会明白。比如大家告诉我公司的人事很好,很不错。我没有什么感受。直到她/我跳槽以后,我才真正认识到她真的是一个勤劳塌实,为人很好的人事姐姐。


最开始对我产生震撼的是这公司氛围和员工。我说过,我很自卑。对社会也有着很深的偏见和误解。比如过于夸大大公司的能量,而对于小公司的印象就是技术差,无管理,人员层次低。当然小公司很多确实没有自己的技术,但并不是每个小公司的员工都是些不入流的混混。


所以当我亲耳听到一个员工鄙夷的说起自己在微软工作的经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随即我发现那个公司里oracle“宝典”是从北京 oracle出来的。旁边的一个小leader是斯坦福的ee硕士,面我的大胖是麻省理工的计算机博士,我的ceo是加州计算机博士。。。在这里,我见过得MIT硕士以上级别的“牛人”比我今生见过的交大硕士多得多(随便说一句,我公司比邻交大,公司里交大的学生很多。这次公司里招了三个应届生,2个交大,一个我)。对于交大的敬仰和向往迅速瓦解,取而代之的是和这些大学时代深为向往的牛校的硕士、博士共事的愚蠢不切实际的虚荣和满足。


公司宽松的氛围和弹性上班制度对我产生了第二个冲击。那时我家里公司很近。我早上8:00闹铃,20分的时候磨磨蹭蹭的起床,9:00整踏上开往徐家汇的地铁,在9:20分进入公司的大门,却惊讶的发现除了人事和一个从不加班,住在张江的同事,软件部一个人也没有。那时公司提供茶叶,餐巾纸(可惜从没领过,当我想要的时候,已经停止供应了),还有饼干(可惜被吃得太快)。每周五下午是happy time,又吃又喝,不亦乐乎?(这个好像是从硅谷带来的习惯)


最初的感觉是美好的,使我飘飘然,甚至有些自鸣得意起来,可笑阿,愚蠢阿,但却是当时真实地我。于是我颇有些傲气的据掉了华腾,愚蠢!真他妈的愚蠢!它和我公司根本不是一个级别上的。我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只能说我当时真的是个愚到极点家伙,而我将为我这个错误的决定付出惨痛的代价。而从另一方面说,如果我当时进了华腾,我现在估计还在华腾,也不会有现在的我了。真是塞翁失马,祸福难料。


在面了工商银行,并迟迟等不到offer之后,我终于死了心,和这个公司签了合同。钱很少,但对当时的我来说却仿佛显得很多。从工资数字上看,我在找到工作的同学中算中上。当然当时谁也弄不明白四金和税中的种种猫腻。现在看来,我无疑是班里找到工作的人中工作最为糟糕的一个。而对于刚毕业的学生,对这些涉及个人利益的事,从一些方面讲,完全是白痴。不过这怨不得他们,没有经验。而我则幸运的在这家公司里,经过黑心的老板的种种手腕和诡计,迅速的成长起来,并最终成了传说中对自身利益相关条文极为精通的人物。在一年后,面对着国企内的同学对于四金的不惑和老板奸诈手段的无知,切实让我感受到,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人民当家地位高。


随着毕业后我全职在这家公司工作,我对公司渐渐有了更为真切的认识,也渐渐碰到了始料未及让我瞠目结舌的种种it业内非常普遍的“不能承受之重”。


3。一个强人和一个傻人——我碰到的两个命运迥异交大学生


前面说过,和我一起进来的还有两个交大的学生。其中一个我见过几次。他在我公司待了不长一段时间后就神秘消失,据说是去澳大利亚读研了。而在我第n次 (n〈10)来到公司的时候,公司的人气陡然降了不少,于是我从一个很糟糕的位置搬到了一个很不错的位置。我的师傅——那个姐姐,也飘然离去,坐在他位置上的,是另一个交大的毕业生。大概由于年龄相仿,抑或老员工对于我们的不理不睬,我们很快就熟识了起来。


他是一个好学严谨的人。我接触到交大的学生大多给我留下这样的印象:踏实,沉默,实干。复旦则给我留下美女众多的印象:接触到的都市复旦的美女硕士。我母校的?不讲了,和交大学生完全两类风格,几乎是另一个极端。我在此这么说绝无任何鄙视和讽刺的意味。外向活泼没什么不好,干咱这一行的讲究是真才实料按期完工而不仅仅是工作热情。


回到正题。我的师傅走了。公司很快又安排了另一个姐姐带我。那个姐姐在高校做过老师,到英国做过访问学者,为人耐心又细致,她对带我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充满了天生的热情和期望。我一直有种感觉,当我们第一次进入到公司是她就开始注意我们了,也许我们又让她找到了当年在学校讲坛上的感觉。在她的谆谆教导下我们活得很充实,工作也挺忙碌的。那个交大弟弟也很开心,因为他就是满怀着对it的满腔热情加入到我们公司的。他热爱编程,对社会和公司充满了各式各样美好的向往,天真,带着一点幼稚和对技术的渴望及发奋的努力。老师姐姐不止一次的在我面前夸过他,并希望我向他学习,汗。


那时的我确实还比较颓废,保留着从学校遗留下来的一些陋习和不良喜好。上班不迟到,但也不早到。下班时间一到就左右顾盼,心里嘀咕着这帮人,怎么还不走,自己7点才能到家吃晚饭,太晚了云云。(顺便说一下,我现在最早8:30到家吃晚饭,这几天到家11点多,那时真是太幸福了)回到家不是看电视就是打游戏,仿佛自己还活在大学时代。而我的工作呢,实在简单得很。当然当时我可不这么认为。每天就是测bug,别人都告诉你这是个什么bug,怎么产生的,只要自己按图索骥依样画葫芦验证一遍改正了没有即可,简单把,扫大街的阿姨都会。可我当时那个迷糊阿,真是搞不清这是什么跟什么。说白了无他,尚不开窍尔。测bug的同时,我买了本thinking in java,学java的都知道这本书把,呵呵,说的和神一样。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有两章写得很好,也证明这本书还是很有一读的价值的。当时我决心认认真真去把这本书看完。在这提一句,我在校时前前后后买了100来本所谓的“名著”,却大多束之高阁未曾入我法眼一次,更别说被我掌握了。书是看了,而且我决心把例子都练习一遍。不过到底怎么编java呢?我还是有点迷糊(java课白学了,只会用笔记本写很简单的程序,还弄不清到底怎么把它给跑起来)。于是我请教了我系里的java高手,高手推荐了jcreator.马的,这么破得玩意当成宝,还是高手?!我后来玩过20来种java IDE,从没见过这么烂的,放在硬盘我都觉得浪费空间!在此真的再感慨一下,学校拿我钱财,却不替我消灾,到整出个软件学院来抢我饭碗。我就纳闷,计算机系如此不堪,不想法改革,却另起炉灶,收大钱,办分内事。


又扯远了。说说那个交大弟弟把。他不是计算机科班出身,却很好学,对计算机的掌握,(编程方面),比我当时班里大多数人强上太多。有次在和我聊天时,他说他据了几家公司。听起来让人觉得有点匪夷所思。几家it公司就算了。俺公司的老总吹牛是天花乱坠,前途是大大的,背景是牛牛的,公司环境形象工程搞得是好好的,应届生上当受骗不足为奇。而大凡以后,我要是看到一家公司吹嘘自己背景“雄厚”,又是硅谷,又是博士(MIT什么的),我就有大约百分之30的把握判断那是家垃圾公司。如果他又诚挚的告诉你前途是美妙的,上升空间是巨大的,大到你不可想象。只要你肯干,技术和收入必能双丰收什么的,我就有百分之 80的把握认定这家公司前景不妙,多半是钱少事多没福利,纯粹把你当牲口使。如果接下去他继续口诺悬河的告诉你这里能接触到最新的技术,作为一个年轻人应当奋力拼搏。懒惰的员工必将淘汰。如果你能每个月为公司工作250个小时以上,自然,那是你在最先进的理论和氛围中认真学习了250个小时,你的前景还能不大大的美妙一把莫。当然他想说而不敢说的还包括:如此的结局你不但不感谢我,给我钞票,反而要向我要工资,岂非忘恩负义不谙世事和混账?事情如此的明显,那些中伤公司的人不仅是岂有此理,更是莫名其妙。听到这样的话,不妨当说书。一会摇头做陶醉状,一会频频点头以示赞许。做好颈部体操以后,当然最后要百分百的据之无商量,顺便再欣赏一下他那脸上流露出的难以抑制的惋惜和怜悯的神色来。


如果他只是据掉了几家不比我公司高尚太多的it企业,那也算了。可他据掉了电力局。如同社会上很多人的想法一样,国企莫,混呗,搞人际没技术,有意思莫。而且电力局开的工资又不高,(联想到很多人说公务员收入很低,你诺是和他们辩理,他们立马将收入和腐败联系在一起,仿佛不腐败就没有钱似的)偏偏他又是个真心热爱code的人,这点差距对他来说远不足以动心。震惊之下我百般感慨,无奈其铁石心肠不为所动。为了这事我们关系甚至有点冷淡,想法差距真得太大了。还是社会最终给了他清醒地一击。提前透露一下他的后况把:几乎大病一场后他辞职考研,目前在交大读研,目标是毕业后再去电力局。至于他为什么会心理失衡几乎大病一场呢,且听以后我慢慢道来。


虽然在一些事情上我觉得他的处理实在傻X,但我还是很尊敬他的。比如他要考研,辞职了,顶着压力(你几乎无法想象当时他的精神状况,几乎垮了,呵呵,拜俺公司所赐),还是考上了。工作中也很努力积极,技术也不错。现在说说另一个人。有次在和经理的汇报中,我有幸开始了解了他的学长,我的另一个同事。经理之所以提到他因为他是全公司最努力的人,平均每天工作16小时。他也是交大毕业的。不过他毕业的早了。以前高的是机械,在日本待了几年。那是机械不像现在这么景气。苦苦浮沉了5年却两手空空。2002年的时候it虽然疲态已现但仍不失热门,于是他按耐不住一头扎入了it。不过他当时学得不是计算机,没有经验不说对计算机的了解也很肤浅。用他的话说只会一点简单得vb,数据结构、操作系统、编译原理简直闻所未闻。可他努力啊,踏实,发奋,玩命的干玩命的学。一年半,就一年半,他就成了公司的顶梁柱,j2ee的专家。这个现实对我印象太深刻了。我一直记着他离开公司的时候对我说的话。是啊,相对于一年半前的他,我的起点和基础要好上很多。而一年半后,我能达到他的程度马?也许能,如果我努力,如果我真切的去想。做技术,就是要踏踏实实,来不得半点虚假,少不得半星勤奋。好高骛远和心猿意马都不可取。这是一个偏执狂才能生存的世界。如果你想的是钱,生活,荣誉感,请你离开,如那个交大弟弟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如果你想的是在it技术圈内混,或者你确实打算在业内靠技术吃饭,你就的付出艰辛的努力和寂寞的等待。至于你是否成功,那仍是个未知数。


4。公司的两朵金花&简述他们的离开和心境的转变


我刚到公司的时候,公司的妹妹是很多的。这个很出乎我的意料。其中有两个不得不提。一个就是那个高校姐姐,一个是交大姐姐,长得漂亮带有混血儿的模样。


高校姐姐做事很细致,也很努力。这大概是她所以能够成为我公司测试部负责人的原因之一吧。她在公司的时候,确实是我和交大弟弟最为充实和对公司最有感情的时候。她让我们觉得自己在成长,而不是在无所事事的浪费时间;她让我们觉得我们是自己是team中的一部分,而不是可有可无的累赘。


因为我们进去的时候相对还是项目空闲期,每天要测得bug数还比较少。而且自从来了我们两个生力军后,活总是能很快的干完(要做的事情简单,而我们刚进去的时候又非常努力卖命)。在空闲的时候她会给我们讲一下测试的流程,顺便也会给我们做一些实用但平时没空做的事情。比如我公司的bug管理工具,是开源免费的。公司的一位游戏哥哥(不是说他爱打游戏,而是他能做图形3D引擎。这是我公司另一位强人,以后我会专门介绍他的事迹)加以改进后应用在我们公司的工作中。后面的一些改进和维护,就由我负责了。为此我专门学了perl,以前不懂得,边学边干,现在活早干完了,perl也忘了个精光。相较于语言,基础真得很重要。掌握了网络原理,php或者perl有什么关系呢?现在我还在后悔为什么当年大学里没有好好学好基础课。不过后悔有什么用呢,do it now。莫要后悔昨天,抱怨今天,不然今天的明天,将成为后天的昨天。


在公司一段时候后,我开始使用msn,上论坛。主要去的是南大小百合和母校论坛,以及csdn。那时候我年轻气盛阿。比如在自己学校电信学院看到某大牛的一片帖子,非要揭露这是剽窃的,而且也不知道换个不知名的马甲上去揭发一下,真的是老实到家了。其的结局是被人狠狠人身攻击和诬蔑的一把,直到今天其仍以看狗的眼光和口气来回复我在电信几乎所有的帖子(如果不幸被他看到的话)。结局是我从此不再在电信学院出现,没劲,也没兴趣与他争辩一把以证明自己不是狗他才是。虽然我可以淡然看待这一切但我还是不愿意莫名其妙的被人诬蔑和攻击,干脆来个敬而远之。但非要争出个什么道理的坏毛病并没有完全改正,而且我极少用马甲(甚至没有马甲,除了一个论坛以外),所以有时也会被万夫所指。幸运的是

如那位大牛性格的人还是少数,不然我现在估计在母校论坛就混不下去了,更别说在这里发贴了。


在工作与开始忙里偷闲中,我拿到了第一张工资单。很微薄的薪水,但对我当时来说已足够甜蜜。紧接着人事部要求大家提供今年住房公积金上缴基数,也代为办理补充公积金。这让我大大迷惑了一把。难道交多少公积金是各人自己定的?而不是国家规定的?于是高校姐姐解释给我听:无论你要求多少,公司都给办。只是公司只出100元,剩余款项无论多少一律员工自己承担。奇闻啊奇闻,原来公积金还能这么办,真是大开了眼界。见我幼稚的脸上现出愤愤不平的神色来,高校姐姐冷笑一声,小伙子这很不错了,要不是我们这些老同事集体抗争还没有公积金这回事呢!我怔住了,半响挤出一句话:“这是违反国家劳动法的”。“劳动法?屁用”老同事们纷纷向我投来怜悯和鄙视的眼光来,诡异的笑容挂在他们的脸上,有的是不解,有的是惋惜,更多的是无奈。不过那位交大弟弟不为所动。因为他觉得这些东西毫无用处,交了白交,不如不交。赫赫。


到下个月发工资的时候我仍然没有四金。人事告诉我会在转正后补上。显然,一个倒霉蛋如果没有顺利转正,那我公司自然就很顺利的赖掉了这几个月的四金。


压抑,不说了。还是说说那位交大姐姐把。交大弟弟坐在她的旁边。所以和他比较熟。我也是通过他才开始了解那位交大姐姐的。交大姐姐是当年江苏省高考第五名,技术也很强,大约是当时team中2,3位的模样。与许多喜欢使用工具的程序员不同,她只用utraledit。在这提一句,我并不认为是用笔记本写程序的人一定比用集成环境的人强。team中最强的人是用jb,而且他对jb的掌握也达到了一个相当的境界。不要以为使用集成环境的人就不行。能玩转这些工具也不容易。


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公司又起了变化。面我的大胖走了,无声无息。我记得当年他对我说:“。。。曾有一个人在我们这里工作,我们觉得他不行,立即把他开了。后来有公司来调查他的情况,我们就对他们说,这人不行,不值这个钱。”一席话把我吓了半天。风光不到3个月,大概他没想到自己也面临了同样的情况把。当然当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老同事知道,但他们不会和我说。很多也是我后来慢慢知道的:就在那段时间,公司股东发生了变化,一个还比较尊重员工,对员工还比较慷慨的股东被排挤出了公司。财务、人事、ceo都有了变化。变化我是没有察觉的。因为我没有比较,更不知道如何在险恶的环境中保全自己,发展自己。


在我工作一个多月后,两位姐姐同时提出了辞职。他们的出路在当时的我看来是很好的:高校姐姐去了一家不错的外资独资企业。这个坛子上我知道有个好用自己照片作头像的人也在那里。另一个机械的妹妹在那个公司做过实习。(世界小阿,it更小,做这行的也就这几个人,跳到最后大家都市同事);交大姐姐则在工作中考g,终于被美国加州大学录取,计算机硕博连读。公司破例为他们举行了全公司的欢送会(这样的事情我印象中只有这么一次),因为他们对公司作出的贡献确实是巨大的。午饭中ceo侃起他在加州读书的经历,感慨万千阿。我这才知道他原来是89年因64出国的大学生。不过在现今的他的身上已看不到任何当年的冲动和热情,只留下对国人残酷的压迫和剥削。


他们的离去开始宣告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对公司对我都是。从那时起我开始认识到,it的流动频率实在惊人。我公司在每个月最低5%得跳槽率的压力下继续生存,而招人的速度一点都不逊色于走人的速度。中国人多啊。基础人才更多。最后每个月我都在无聊的算计这个月到底谁会走。如果到了月底还没有任何风吹草动我倒觉得十分得不正常甚至浑身难受起来。不过现实最终每次都没有让我失望。


交大弟弟受到了打击。这个打击对我来说是无关紧要的。因为我和他们就是普通的同事关系。没有那么多的感情基础。我受到的唯一的冲击时开始惊讶于业内惊人的流动率。我不喜欢。我还是希望在一个稳定的团体内工作。


交大弟弟则不同。他是个很重感情的人,对于她们的离去他很伤心,不过那还在一个正常的范围内。因为那时他还认为这是一个正常可以接受的流动,而且他们的去处不错。他虽然惋惜她们的离去,但在内心他还是祝福和敬仰她们的。他告诉我,他很喜欢大家在一起快乐工作的环境和氛围。对于这样的流动,他开始迷茫,甚而开始怀疑起这个公司起来。前面说过,和我们一起进来的还有个交大的学生。他离去的时候对他,也就是他的校友说过,这个公司有点不对劲。交大弟弟在听的时候显然并没有往心里去,更有些弄不明白。反正我们当时是弄不清楚这个公司到底有什么不对劲的。我们发现的时候已为时已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