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产妇被连开五刀而亡,天理难容!

Maky.Zhou 收藏 0 161
导读:年轻产妇被连开五刀而亡,天理难容!

斑竹如果觉得放在这里不妥,请帮我转个地方。此时正发生在我身边,但是我还是从网络上看到的,

媒体媒体渠道已经被政府封锁了,在外界很难获得此消息,听家属说事发后,他们一帮亲戚朋友30

来个,去医院讨说法,结果院长或负责人没见着,却被200多名防暴警察抓了起来 关押了20多小时。


所以,只能通过网络,希望能够帮帮可怜的家属,有法律界人事能够出谋划策


===============================================================================

年轻产妇被连开五刀而亡,天理难容!

——一个产妇家属的呼声!



我是江苏省吴江市芦墟镇杨文头村村民。2006年6月9日,我女儿蒋丹静在苏州市

立医院母子中心生小孩,在生产过程中及随后竟被连开五刀!其中疑云重重。我

女儿生命垂危期间,医院方面未做及时有效的救治,致使我女儿于2006年7月13日

悲惨地死去,年仅21岁。然而,医院方面却推三阻四,文过饰非,不愿承认事故

责任,拒绝对我们家属进行赔偿。我们面对女儿蒋丹静的遗像和她匆匆留下的一

对双胞胎女婴,是那样的无助,心已碎,泪已干!还我女儿!还我公道!



事故经过

2006年6月2日,我和老婆、女婿,怀着十分信任的心情,送我女儿来到苏州市立

医院母子中心待产。经医院一周的观察,6月9日,医院认为产妇情况正常,遂要

我女儿做剖腹产手术。当天下午12时12分,我女儿被推进手术室。13时15分,我

女儿从产房出来进入常规病房。

产妇进入常规病房后,护士告诉我们说:当心出血,说完就离开了(而主刀医生也因

据说是妻子患重感冒而在手术后即回家)。当时,我们察觉到我女儿还在流血,

于是立即通知护士;护士来病房后,边观察边用双手在我女儿腹部挤压了几下,

我女儿痛得叫个不停。此时血流得更多了。同时护士还说:痛倒好,不痛则不

好。流血到下午3时,医院方面把我女儿推到抢救室,中途我女儿出现了浅昏迷。

在电梯口,宗萍医生在我女儿脸上拍打了几下,我女儿醒来后说:身上冷,痛!

后进入抢救室抢救,我女儿同时也进入了深度昏迷,直到7月13日死亡。

过后,我们才知道,我女儿在手术时出血多达900毫升。当时我们就心生疑窦:为

什么不及时输血?为什么不及时止血?为什么不进入观察监护室,而要进入常规

病房?

6月9日下午3时15分,医生要我们签动脉栓塞手术单,一直到傍晚8时,医院下发

病危通知书,当时我女儿心跳已停止了4分钟。

6月9日晚9时10分,医生又要我们签子宫切除手术单。

6月10日早晨7时15分,我们到重症监护办公室问主刀医生:我女儿血有没有止

住?回答说还没有止住。令人诧异的是,作为主刀医生的他,居然问我们家属“有

没有办法”。6月10日下午3时,上海专家到院,边观察边指导抢救。约子夜12时,

我女儿腹部在逐渐增大,专家主张要开腹检查出血点。

于是6月11日凌晨3时,医院又叫我们签开腹检查手术单。手术中发现右股动脉损

伤,做了右股动脉修复手术。出血点是查到了,但我女儿已被折磨得心跳停止3

次,接血多达70余袋(加上后来所接,总共输血达80多袋)。凌晨5时,医院方面

又将我女儿从手术室转入重症监护室。由于前面的几次手术没有做好,这次连专

家也回天乏术。

6月13日,又对我女儿施行了气管切开术。

由于手术一次次失败,导致我女儿于7月13日下午4时30分悲惨地死去。在我女儿

心跳停止前,病床前只有一个医生,3个护士,还有六、七个保安,七、八个警

察,这种反常现象只能说明医院治疗存在问题,治死了产妇后因而心虚,需要用

保安和警察来壮胆。



疑点重重

在此,我们家属对苏州市立医院母子中心在我女儿身上所采取的医疗措施存有很

多怀疑,我们认为:

一、6月9日12时12分剖腹产手术中,是否对出血点采取了正确的止血措施?

二、关于产妇产后出血的真正原因和出血部位,院方没有如实及时交代。

三、关于产妇产后出血引起的严重性,院方没有向我们家属及时说明。

四、我们有理由认为,产妇大出血,是由于院方手术不当所造成的。

五、6月9日3时15分,动脉介入栓塞手术前,对产妇检查是否详细?没有向我们家

属讲清楚这个对止住产妇出血手术的必要性、适应性、有效性和安全性。

六、我们认为,院方在做剖腹产手术时损伤了股动脉,而引起大出血;或者在做

动脉介入栓塞手术过程中,因操作不当造成了产妇股动脉损伤,从而造成产妇大

出血。

七、院方在做动脉介入栓塞手术前,没有制定应急预案,以致于陷入被动,造成

了后面不可收拾的局面。

八、6月9日晚9时10分,子宫切除手术前,院方向我们强调这个手术非常必要,但

做了这个手术后产妇仍旧、甚至更加危险,而且他们没有给我们家属看切下来的

子宫,据此,我们认为,子宫切除手术是不成功的,是有问题的;也有可能是没

必要的。

九、6月11日凌晨3时,做开腹手术,查出了引起产妇大出血的出血点,并完全止

住,所以,我们认为,院方所说的所谓“并发症”,是由于出血过多而引起的。

十、产妇门诊病历、住院病历中的住院志(即入院记录、体温单、医嘱单、化验

单、检验报告、影象检查资料、特殊检查治疗同意书、手术同意书、手术及麻醉

记录、病理报告、护理记录、出院记录),医院居然不给我们。医院之所以这么

做,我们认为最合理的解释是害怕暴露他们在治疗中的错误和问题。

我们虽然不懂医学,但通过对有关医生、医学老师、医学法律专家的咨询,我们

深信:我女儿是因院方操作不当、被反复折磨而死!

丛6月9日到6月11日,我女儿被连续做了剖腹产手术、动脉栓塞手术、子宫切除手术、

开腹检查手术和右股动脉修复手术、气管切开手术五次手术。人都是凡胎肉身啊!这

样高密度的手术,别说是对虚弱的产妇,任何人都经不起这般折腾啊!对此,苏州市

立医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还我女儿

我曾作为一名热血青年,响应国家号召与一九七八年至一九八二年在苏州公安消

防警察部队服役;我们夫妻也是响应国家号召,才只生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儿。

在这法网恢恢、民主和谐的社会,我们严正警告苏州市立医院的负责人:还我女

儿!还我公道!

直到如今,苏州市立医院仍不愿承认事故责任!不愿面对事实!不愿面对家属!

不愿面对匆忙而过的年轻产妇生命!不愿面对嗷嗷待辅的新生命!我们要大声责

问:你们作为医务工作者的道德和良心何在?!躲得了今天,躲不了明天!

元旦女儿结婚时的喜悦就在眼前,如今女儿在痛苦地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婴后永

远地离开了,令我们肝肠寸断!婴儿连一口母乳也没有吃上,可怜的小生命啊!

我们夫妇俩经济上遭受了巨大损失,精神上遭受了巨大打击,还要哺育和培养这

两个可怜可爱的小宝贝,现实面临、并将长期面临极大的困难和压力,我的家

啊!我的天哪!

在此我们呼吁社会各界,对我们所反映的问题给予关注,给我们以宝贵的支持,

帮助我们讨回公道。



江苏省吴江市芦墟镇杨文头村民

蒋学荣 2006年8月8日

TEL::0512—61517379 Email: <mailto:251822033@qq.com> 251822033@qq.com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