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绝学无忧

龙王天下 收藏 15 1266

绝学无忧


“绝圣弃智,民利百倍;

绝仁弃义,民复孝慈;

绝巧弃利,盗贼无有。

此三者以为文,不足,故令有所属。

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绝学无忧。”



“绝”字的分野

本章文字中的“绝”向来被翻译为“断绝”、“弃绝”,而“绝圣弃智”、“绝仁弃义”也相应地被理解为“抛弃圣智”、“抛却仁义”的意思。这种解释让老子在两千多年的时间里遭受了无数攻击和责难。其实只要对老子的整体思想稍有了解,就不难发现上述观点的不当之处。我们都知道,在老子的思想体系中,“圣”并不是被排斥的对象,恰恰相反,我们能够看到的全是老子对“圣”的推崇。原因就在于,老子眼里的“圣”是人最接近于自然的行为模式。假如本章文字中的“绝”是抛弃的意思,那么“绝圣”就意味着抛却自然之道,这岂非与他的整个思想发生严重冲突么?对于“仁”的态度也是如此。尽管老子说过“大道废,有仁义”,也说过“失德而后仁”,但这并不能说明他对“仁”是完全否定的,相反却更象是一种退而求其次的态度。也就是说,在道与德暂时“离开”我们的时候,可以用“仁”来调整、处理社会关系,并在此过程中逐步恢复“德”治天下的局面。怎样才能达到这个目的呢?“为道日损。”因此,老子对于“仁”的态度并不是什么“绝弃”。由此推断,此处的“绝”字不应当是“绝弃”的“绝”。那么这个字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呢?窃以为,“绝”在本章中应当按照“极”、“顶尖”的意思来理解,比如“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中的“绝”,再比如我们常说的“绝妙”、“绝顶聪明”中的“绝”都是这种意思。如果按照这个思路来理解本章内容,尽管这不是我的创造发明,那么此前出现的种种矛盾将不复存在。


三绝

在简单地辨析了“绝”字在文中的真正含义,接下来让我们看一看“绝圣”、“绝仁”、“绝巧”的意思。所谓“绝圣”就是“圣”的顶端,也就是接近“道”的地方。当然它不是一个具体地点,而是对人们行为方式的评价,说到底就是“无为”、“不争”。按照自然之道行事,就要舍弃“智”,为什么?因为“智慧出,有大伪”。也许有人会问,“圣”舍弃了“智”是不是意味着“道”是愚蠢的?这样的问题很有趣,也能够引发我们对于事物本质的深入思考。不过现在有一点可以明确,那就是“道”不是蠢笨的,否则它怎么能够作到“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又如何支配天地万物?“道”这个天地万物的最高法则本身就包含了无上的智慧,因此“弃智”的“弃”字不是单纯的否定之意,更深一层的意思是说,不要将“智”作为一个独立的事物对待,而是把它纳入“道”的范畴,如此则可以剔除“智”中为私作伪的因素。被纳入“道”的智慧是一种大智慧。按照道的规则行事,天下不受各种“智慧”的纷扰与祸害,人民自然就能够安居乐业了。


老子的仁

“绝仁”就是指“仁”的顶端,也就是“仁”的最高境界。那么这个最高境界又何所指呢?老子说“上仁为之而无以为”,大意是说,仁是一种有为,但却没有功利性目的,不求回报。对此,我们可以打个比方加以说明。众所周知,“教育产业化”是目前我们国家的一大弊政,其危害绝不仅仅是一个无钱读书的问题。由于它不是今天的主题内容,此处就不详加剖析了。在教育产业化为害甚烈的今天,让我国的教育事业自然而然地回到正常合理的轨道上前进显然是不现实的,更何况其背后巨大的人为因素。在这种情况下,一个良知尚存的政府必然会变更现有的教育政策,削一削教育产业化既得利益集团的有余来弥补整个教育事业的不足。用老子的观点衡量,它显然就是一个推行仁政的过程:变更现有政策,削减少数人的“有余”,无疑是一种“有为”;不需要广大受教育者付出更多,而是减少开支,显然是“无以为”,不具有功利性目的,不求回报。归根结底,老子的“仁”其实就是“道”的另外一种表现,反映的是“有”的一面,这种“有”是纠正事物偏离正确发展方向的“有”。正是因为老子的“仁”具备了“道”的自然无私性,所以尽管它是一种有为,却能够“无以为”。


与老子的“仁”相对应的还有另外一种形式的“仁”,这就是孔子的仁儒家的仁。那么两者之间有什么不同么?为了便于理解,我们不妨接着上面的例子继续往下说。假如政府基于自身或者内部成员以及相关集团的利益继续推行教育产业化政策,继续让少数人的利益凌驾于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之上,那么为了应对批评与指责,改善一下自己的形象,它也会推出一些新政策,比如增加一些助学贷款,减免一点贫困学生的学费,搞一点爱心捐助等等。这就是儒家式的“仁”,回避或者掩盖问题的本质与根源,在维护不公正旧秩序(以“礼”为代表的纲常)的前提下,搞一点小恩小惠糊弄百姓,以显示自己的仁义。两者孰真孰伪孰优孰劣,不言自明。


为什么要弃义?

原因就在于“义”的功利性,就是要求回报,“上义为之而有以为”,显然这与“道”的自然无私是矛盾的。后世的孟子则走得更远,义被发挥成晚辈对长辈、下级对上级必须遵循的行为规范,所谓“为人臣者怀仁义以事其君,为人子者怀仁义以事其父,为人弟者怀仁义以事其兄,是君臣、父子,兄弟去利,怀仁义以相接也。”尽管它是以道德规范的面目出现的,然而一旦这种伦理观念被整个社会所接受,显然就拥有了强制性,即便把它视作一种义务也毫不过分。孟子义的理念被统治阶级接受,并加以推行、强化,结果造成了整个社会关系的进一步失衡。我们可以看到尽管后世有许多混蛋君主,但是对他们忠贞的臣子也不乏其人,这种现象是耐人寻味的。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那些深受“不事二主”观念支配的忠臣们,其眼睛里只有主子,心中只惦记着对主子有情有义,却没有天下百姓的位置。在我看来,倘若有其他人能够更好地为众生造福,又何必拘泥于一姓一人的“义”?当个贰臣也未尝不可。


所以老子主张弃义。只要你切实推行仁政,虽不求回报,反而能够得到相同的效果。试想,对于一个处处为众人着想为众人的利益奋斗的政府或者君主,大家有什么理由吝啬自己的忠诚呢?维护它(他)就是维护自己的利益哇。反之亦然,你自己是个自私自利从来不为大家考虑的家伙,就算用绳索绑着用刺刀逼着,也不会得到众人的拥戴,因为拥戴你,就意味着和自己的利益过不去,呵呵。


忠孝的另一面

与老子的思想不同,历代统治者的所作所为倒可以用“绝义弃仁”来形容。换句话说就是对“义”不断强化,对于“仁”则轻描淡写。对“义”进行强化的典型表现,就是对于“忠”、“孝”的无限推崇。“忠”是忠于国家,在朕即国家的年代,忠于国家就是忠于君主、忠于整个统治阶级的同义词。“孝”是孝顺父母长辈,在百姓为君主子民、“官”为百姓父母的岁月里,孝顺父母也意味着驯服于君主和官僚的统治。矛盾的一面被无限扩大,其后果是可想而知的。我国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一些不同寻常的事物,这些事物反映的价值趋向用我们今天的眼光来衡量则近乎荒谬,而当时却被作为模范典型载之于书广为流传。元人郭居敬编著的《二十四孝》里面有这样一个故事,讲的是汉代有一个名叫郭巨的人,家中很穷,生计艰难,他的母亲常常把自己的饭匀给三岁的孙子。郭巨看在眼里愧在心头,对自己的妻子说,由于家贫不能很好地供养母亲,已属不孝,现在自己的儿子又分去母亲本来就不多的食物,实在太不应该了,不如刨个坑把儿子埋了,“儿可再有,母不可复得。”其妻不敢违抗。这个悲剧因郭巨在实施埋子计划的过程中挖到黄金的意外,最终以皆大欢喜的局面收场。由于整个故事缺乏真实记载以及清晰的人为痕迹,显然是郭氏为了鼓吹孝道而编造的,也正因为如此才更能显示出问题的严重性。不难想象,当时的人们已经被礼教毒害到何种程度,居然连这么个灭绝天理人性的东西都能杜撰出来。


故事中郭巨的行为应被肯定吗?答案是否定的。抛开感情因素不谈,从生命个体的价值来看,郭母与郭子的地位是平等的,显然不能为了一个而剥夺另一个的生存权。如果从发展的角度看,郭母代表过去,郭子代表未来,显然郭子比郭母重要。尽管这难以让人接受,但事实就是如此。我们都知道个体的寿命是有限的,若想让有限的生命实现无限循环,延续是第一位的,否则古人为什么认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如果大家为了追求郭巨式的孝道,更好地侍奉双亲,都不再生儿育女,那么人类的末日也就屈指可数了,所以说这个杜撰灭绝天理。


但是人类毕竟有着自己独特的行为准则,比如“慈”与“孝”,只是这两者要处于平衡状态,只有这样,秩序的和谐、人性的美才能充分地体现出来。而破坏了这种平衡,事物往往会向人们主观愿望的反面发展。郭母把自己的食物分给孙子,是基于血缘关系的慈爱,是天底下最自然最无私的舐犊之情。尽管郭母不可能指望儿子回报自己什么,但是类似的效果却实实在在地出现了,那就是郭巨对老母更深的愧疚感,以及更好地孝顺奉养母亲的愿望。如果故事到此为止,那么这一家人虽然清贫,却上慈下孝其乐融融,也不失为一个幸福之家。然而,这种人间美景却不幸被郭巨的孝心破坏了。郭巨埋子是一种夸张的近乎疯狂的孝道的表现,它就象一头怪兽,一朝出笼,人性之美便荡然无存了。郭巨埋子,先失为父之道,是为不慈;而郭子一旦夭亡,则徒增郭母悲伤,同时又陷其于为祖不慈的境地,是为不孝。


说到此处,大家也许已经理解“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的真谛了,“仁”与“慈”一样,都代表着无私的奉献。“仁”与“慈”存在的地方,“义”与“孝”不求自至,如果一味追求“义”与“孝”,反而仁义慈孝皆不可得。当然也许有人不同意这种观点,免不了要说社会上有许多慈爱的父母却被不孝的儿女虐待,慈爱未必能够得到孝顺。这种现象确实存在,但是父母的慈爱是不求回报的,就算儿女们不孝却不能改变这种慈爱存在的事实,假如父母因为子女的不孝也相应地不爱自己的子女,那么慈孝便全都消失了。当然,鄙人并不是为子女对父母的不孝开脱责任,而只是就事论事。每一个父亲或者母亲都曾为人子女,每一个儿子或者女儿将来都可能为人父母,只要此念在心中一息尚存,我认为也就足够了。


绝巧弃利,盗贼无有

“绝巧”就是“大巧”的意思。大巧若拙,遵“道”而行的“巧”,不求利己,所以用世俗的眼光来看,未免有点笨拙有点愚。居位者不与民争利,不压榨盘剥百姓,人民有吃的有穿的有用的,又有几个愿意脑袋上顶个贼名?盗贼横行的年代必然是天下无道分化严重水深火热的年代。


此三者以为文,不足,故令有所属

“三者”指的就是智、义、利。“文”即“文饰”。“属”繁写作“屬”,上面一个尾巴的“尾”,下面一个“蜀”,蜀为声旁,尾表义。《说文解字》把“属”解释“连也”,古人常用兽类的尾巴作为身体的文饰,于是就用饰尾和身体的关系来表示这个字的意思。


“此三者以为文,不足,故令有所属”的意思是说,“智、义、利”这三种事物就象人们用于妆饰自己的尾巴一样不能离开各自所属的本体,它们一旦离开了“绝圣”、“绝仁”、“绝巧”而独立存在,不足的一面立刻就暴露出来了,那就是我们常见的各种纷乱与诈伪,因此一定要让它们归属到各自的本体之下。所以我们在前面说,“弃”不是单纯的否定之意,另外一层意思就是将“智、义、利”纳入“道”的范畴。


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绝学无忧

“素”、“朴”都是指事物的本质,这里可以理解为“绝圣”、“绝仁”、“绝巧”,也就是“道”。“见素抱朴、少私寡欲”意思是说要认清事物本质,自觉地按照“道”的要求行事,不要被“私”、“欲”迷惑。“绝学无忧”的“绝”显然也是“顶尖”、“极至”的意思。绝学无忧的意思是说,人的学问如果达到了最高境界,就不会为普通人拥有的各种烦恼所困扰。那么,这种无忧境界的标志是什么?换句话说,怎样才能达到“绝学”的境界呢?说难也不难,只要你认识了“道”,就达到“绝学”的境界了。


庄子的老婆死了,老朋友施惠前去吊唁,未曾想到进门后却一眼看见庄子正叉开两腿坐在地上敲着瓦盆唱歌呢。于是施惠便说,嫂子和你在一起生活这么长时间,为你生儿育女,陪着你慢慢变老,现在她去了,你不哭两声表示悲痛就已经够无情的了,怎么还有心情在这里又敲又唱呢?实在太过分了!庄子说:“不然。是其始死也,我独何能无概!”——庄子说不是这样的,我老伴刚死的时候,我也是很难过的。可是后来转念一想,我的老伴并不是天生就在这个世上的,她本来就无生无形无气。后来在变化中她来到这个世界,有了生命,现在她又在变化中死去,整个过程就象春夏秋冬四时的运行一样。现在她安睡在天地之间,而我却在一旁呜呜大哭,自以为这样做是不懂生命真谛的表现,所以我就停止了悲伤。


庄子悟“道”,显然已经达到“绝学”的境界了,因此他能不为人之常情所困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