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叛之后的心碎—本-华莱士的NBA流浪生涯

adorecc 收藏 0 39
导读:背叛之后的心碎—本-华莱士的NBA流浪生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年少的时候,我总以为只要自己肯奋斗肯努力,就会有出头的一天。我以为凭借自己的力量就可以改变生存环境,就可以改变整个世界。”


如果在NBA里评选一个出生最苦的球员,那么本-华莱士即使不是家庭最差的一个,也是最差的其中之一。作为家中11个孩子(8个兄弟,3个姐妹)里最小的一个,华莱士全家人仅仅住在三间小屋里,周围尽是艰难生长在贫瘠的红色土壤中的白杨树和松树。象其他生活在落后的小镇里的黑人家庭一样,华莱士也拥有一个贫穷的童年。他们没有车,还是全镇最后一个用上电的家庭。大本和他那一大帮兄弟姐妹们都需要依靠母亲,桑迪·华莱士来供养。桑迪仅仅靠她第一个丈夫留给她的一小块土地为生,孩子们身上的衣服几乎都是桑迪自己织布做的。


不过贫穷并没有能够阻止华莱士的成长,为了能够生存,华莱士总是独自到地里收割蔬菜和牲畜吃的干草。劳动量之大现在无法想象,有时为了换一点零花钱,本甚至捡过理发店里剪下来的头发。有时华莱士和他的兄弟们也扒上路过的火车,偷一些核桃之类的东西,卖掉之后换取生活用品。十几岁的华莱士曾经最大的梦想就是得到一个价值20美元的钢圈,他用打零工挣来的钱买一个铁环做篮圈。简单地把几块破木板钉在一起,就成为了一块篮板。找到一棵还算是直的树,把它钉上去,就成功地完成了一个篮球架。可此时他们才发现一个最大的问题:没有篮球。


一天后,华莱士家的第七个男孩,也就是华莱士的七哥拿回来一个篮球。华莱士就这样开始了他的篮球启蒙教育,执着的大本为了提高篮球技术选择了离家很远的海尼维尔高中。一个拥有全州最好的橄榄球队、棒球队和篮球队的高中,本·华莱士曾一度被推荐去橄榄球队,可是最终他还是选择了篮球。27岁的篮球教练麦克布莱德帮助华莱士开始了他在篮球方面的系统训练。虽然拥有各方面的运动天赋,但是麦克布莱德坚持认为本的前途在篮球场上,高三时参加的查尔斯·巴克利篮球训练营使华莱士本人也坚信自己将在篮球方面有所成就。



“我知道一旦选择确定下来就必须坚持下去,对于我来说机会并不多,很有可能就是绝无仅有的一个而已,错过了也就意味着永别。”


在1991年,华莱士参加了由查尔斯·奥克利组织的篮球训练营。由于正值夏天,在一个热得令人窒息的日子,队员们也都因为天气太热而懒洋洋堆坐在替补席上,球馆里也没有了往日的玩笑声……直到一声粗暴的喊叫打破了球馆内的难得的平静。“如果你们都不想进入NBA打球,也没必要听我在这儿废话。”奥克利吼道,“为什么你们不能提起精神,在球场上表现出你们真实的水平,是男人就上来跟我单挑。”


球馆里恢复了平静,但有一个家伙将华莱士推到了前面。大本使劲地摇着自己的脑袋,“不”从他当时仅有的1米98的体内传出。奥克利不管许多,将球甩给了华莱士,球重重地砸在本的胸口。他几乎要被砸晕了,但是马上提醒自己不要退缩,他镇定了一下情绪拍着球走向奥克利,“那么好吧,开始”。


两人的斗牛比赛刚刚开始,奥克利就把华莱士挤到了场地的右边,他那钢铁一般坚硬的肩膀用力顶在了华莱士的鼻子上,顿时血流如注。大本马上用一只手捂住了裂开一道血口的上唇,此时他的目光恰好和他的哥哥詹姆斯相对,坐在看台上的詹姆斯朝他大喊道:“挺住,继续打,我们永远支持你!”大本开始不顾一切地向篮下冲锋,奥克利也试图再次阻挡住他。但是动作更快的本并没有让他得逞,反而是大本出手后,前臂打在了奥克利的嘴唇上。老奥也挂彩了。华莱士回过头来说了一句:“我想:‘我们谁也不欠谁了。’”


华莱士的勇敢和无畏也使奥克利深感钦佩,他仔细地询问了华莱士的大学计划,还在训练营报告上把华莱士的号码重重地做上了标志。很遗憾,一年后华莱士所在的高中球队并没有打出什么成绩,华莱士只好拨通了他所认识的唯一一个NBA球星的电话,奥克利几乎是撂下了华莱士的电话就打给了自己大学时的恩师,弗吉尼亚联合大学主教练戴夫·罗宾斯。“我给你找到了一个好样的,”奥克利得意地说。“他并不那么高,但是他很结实。”不幸的是,由于成绩的原因本·华莱士最终未能升入弗吉尼亚联合大学。但他还是在奥克利的极力推荐之下加入了克里夫兰的库亚霍加公立大学。本·华莱士在这里呆了两年,课余时间在奥克利开的一家洗车行打工。这一点对于大本来说是十分重要,因为虽说公立大学不用交纳学费,可是打工是华莱士生活费的唯一来源。在那里华莱士很快就成为了球场上的王者,当他发现在这里他已经无法进步的时候,他再一次拨通了奥克利的电话,请求他再次推荐自己进入弗吉尼亚联合大学。


“我在这里成为一个王者,我知道一切都来之不易,老板的承诺很诱人,我没有想到它会成为挂在驴子前面的胡萝卜。”


在加盟弗吉尼亚联合大学的第二年,本·华莱士就以平均每场12.5分和10.5个篮板的个人表现入选NCAA全美队。可是遗憾的是这样出众的表现却未能使他参加当年的NBA选秀,因为几乎所有的球队都认为他的高度不足,内线对抗会很吃亏,又没有帮助大学球队打出什么像样的成绩,总之对他的能力表示了怀疑。为了挣钱养家,华莱士选择了另一种打球方式,他自由球员的身份加入波士顿凯尔特人队,1996年很快又到意大利去打球。但这次旅行没有成功,那家俱乐部以球队战绩不佳为由拒绝付给华莱士薪水。 回到美国的华莱士面临着无球可打的尴尬境地。就在此时,命运又一次垂青了这个自强不息的年轻人。一个电话改变了华莱士的命运,华盛顿子弹队邀请本加入他们的训练营。接下来的两年里,华莱士一直为子弹队效力且成为那支球队的首席篮板高手。虽然进攻能力并不突出,但罗德曼的成功使大本认识到成为一名成功的篮球运动员,并不仅仅是依靠投篮得分。“每次有人投篮,我就不顾一切朝篮下冲过去。进攻篮板的要领就是时刻准备着,别指望球一定会进。”就是这种简单的理论使大本成为日后的NBA篮板第一高手。


1999~2000赛季,华莱士被送到了奥兰多魔术队,在那支没有一位球星的魔术队里,本和他的那些默默无闻的队友让整个联盟刮目相看。虽然最终很遗憾地没有打进季后赛,但那个赛季让他们赢得了所有人尊重。在那之后,他作为格兰特·希尔转会的附带条件被送到了底特律,这对于事业刚刚走上正轨的大本来说应该是一种打击,但已习惯流浪的华莱士没有一句怨言,默默地收拾好自己的行囊,开始新的旅途。据说在乔丹接手奇才队以后,曾经打算把华莱士重新招入队中,但由于种种原因没有成功。球场上看起来很火爆的华莱士实际上是一个性格温和的人,他相信自己的努力终有所得。虽然当时活塞战绩并不出色,在失去希尔之后必将面对艰苦的拼杀,但对于有着海外打球经历的本·华莱士来说,有球可打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转到活塞的第一个赛季,华莱士的篮板名列全联盟第二,盖帽列第十。虽然由于活塞的战绩不佳,没有多少人注意到本的存在,但一点一滴的进步都让他感到快乐,而在底特律找到的那种家的感觉更是他多年漂泊之后最需要的东西。他和妻子钱达所住的房子就在活塞队主场奥本山皇宫球场附近,对面住的是他在底特律最好的朋友迈克尔·库里。虽然他一直都很思念母亲,希望能把她接过来和自己同住,但习惯了宁静生活的桑迪拒绝了儿子的好意。


在活塞的战术体系中,华莱士的自身能力得到了最大的提高和发挥。在2002、2003、2005和2006年华莱士四次获得了最佳防守球员奖项,今年的加冕”也使他成为NBA历史上仅有的两位4次获得该奖项的球员之一。另一位四获这一奖项的是火箭队替补中锋穆托姆博。华莱士还在03-04赛季率领活塞队打败由四大天王组成的湖人队获得总冠军,他在总决赛中成功的限制了奥尼尔的发挥,是活塞队取得胜利的关键。为了表彰华莱士所做出的贡献,活塞队管理层曾经答应华莱士,要在续约时给他一个丰厚的长约。然而华莱士没有想到,这一切承诺都只不过是镜花水月而已。


“我曾经以为,那个在最好的年华里陪伴我一起成长的人,将是我一生的依靠。然而现实告诉我,这只是我一相情愿的想法。当岁月走到了某一点时,我还是不得不选择告别。”


作为一个连选秀都没有参加的球员,华莱士对于在联盟中打拼的艰苦深有体会。也正因为如此,华莱士对于他在活塞队度过的生涯难以割舍。这里有他从一个角色球员成长为一个全明星中锋的每一个脚印,这里有全力支持他的最坚定的球迷。即使是在奥本山宫殿打架事件之后,遭遇禁赛的仍旧得到了球迷的关爱和支持。这里,还有那些和他一起在球场撕杀拼搏的兄弟。


在华莱士表现最好的岁月里,他是联盟中屈指可数的优秀中锋之一。联盟中也只有他才能够真正做到限制奥尼尔的发挥,活塞队能够获得冠军,华莱士可以说是居功至伟。但是当初谁也没有料到华莱士会有这么好的发挥,他当初签定合约的时候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蓝领球员而已,所以薪水并不高。也正因为如此,活塞队管理层才允诺在这份合约到期后会给华莱士签一个丰厚的长约。然而随着主教练的更迭,球队战术打法的改变以及自身年纪的增加,活塞队在这个赛季没有能够走到最后,而华莱士的表现也不够好。在这样的情况下,活塞队管理层开始后悔当初做出的承诺。没有人在乎华莱士的感受,这个他为之付出全部青春和力量的地方,在抛弃他的时候,竟然没有一点的惋惜和犹豫。


遭遇到背叛的华莱士决定不再回头,事实上他也不愿意再回头。当人老珠黄的时候,总会有被遗弃的一天。华莱士曾经说过:“抢篮板与你身体的尺寸无关,只与你心脏的大小有关。”只是不知道在选择了告别之后,他的心脏,会不会有一瞬间跳动得异常激烈?


“如今,他已经有了新的心上人,而我也找到了归宿。只是在深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的时候,我还是会思念着当初的甜蜜。”


公牛开出了四年6000万美元,而活塞只愿意提供四年4800万美元的合同。区区1200万美元,就决定了华莱士未来职业生涯的归宿。公牛队获得了联盟中最好的防守中锋,既增强了本队的前场实力,顺便又打击了同赛区活塞队的实力。而华莱士也如愿的获得了职业生涯最大的一笔合同,他可以在公牛队奉献出自己最后的力量。


华莱士出走之后,活塞队引进了马刺队中锋穆罕默德,在去年的总决赛中,穆罕默德曾经帮助马刺队战胜了活塞队夺得总冠军。然而穆罕默德在内线的威慑力和篮板相比华莱士显然要差上一截。而在32岁的时候再来到一个新队,能够融合还是一个问题,华莱士未来的四年也未必肯定就是甜蜜。当分手的双方都不能保证未来的幸福的时候,这样的结局显然不是最好的结局。


失去了华莱士,活塞就失去了夺冠的资本;没有了活塞队,华莱士就没有了激情的队友。分手之后的生活虽然还要继续,只是面对的却是物是人非,偶尔想起从前的甜蜜,也只是成为对现在的惩罚。心酸的浪漫早就随风而去,可留恋的往事也成了灰。



“我不知道我还要流浪多久,在这里我会不会停留到老?当白发苍苍的时候,你是否还能认出我来?曾经的相遇时候我多么落魄,而今的我还是那么的茫然。停不下的脚步和心灵,不知道该放在谁的手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