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祝:美轮美奂 zt

huazhiqiao 收藏 2 36

小提琴协奏曲《梁祝》,曾叩开无数人的心扉。今日回眸四十多年前的往事,有些细节仍值得一说。


1959年5月27日,《梁祝》首次公演,由俞丽拿独奏,上音学院管弦乐队协奏,指挥系的四年级学生樊承武指挥。《梁祝》由此走向全国。但中央乐团的首席指挥李德伦拿到总谱后,认为此乐曲不能算协奏曲,最多算个小品。不过李德伦对《梁祝》的排演还是投入了十二分的热情。意想不到得是,《梁祝》的演出效果出奇得好,中央乐团巡演所到之处,人民群众交口称赞。李德伦开始意识到自己原来的看法有失偏颇。第二年,何占豪去北京参加第17届全国学生代表大会之际,李德伦带领中央乐团的主要演奏员,专门宴请何占豪,向他表示敬意和祝贺。“文革”中,《梁祝》被打成大毒草,李德伦挺身而出,同江青据理力争,为此他吃了不少苦头。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周总理、陈毅外长经常陪同外国元首、政府首脑访问上海。在迎宾文艺演出中,周总理经常要点小提琴协奏曲《梁祝》。有一次,演出结束后,周总理见到俞丽拿,询问了她的工作、学习情况,并对她说:“《梁祝》的音乐很美,但曲子似乎偏长了一些,不利于它的普及。你回去后,能否与曲作者商量一下,在不影响主题的状况下,改短些。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意见。”俞丽拿也向周总理倾诉了自己内心的苦恼,说:“中国的小提琴曲子很少,演奏外国的作品,人民群众很不理解,也不太欢迎。”周总理说:“中国民间音乐很多,也很美,都可以改编成小提琴曲,请作曲家们多动动脑子……”


事后,俞丽拿并没把周总理想把《梁祝》改短些的意见转达给何占豪和陈钢。因为她认为:《梁祝》是首奏鸣曲式的作品,有其自身的规律和格式,为了保证作品的完整性,不能随便缩减。


不久,周总理又陪外宾来沪聆听了《梁祝》。演奏完毕,周总理看了看表,还是27分钟,没改。晚会结束后,周总理微笑着,亲切地问俞丽拿:“《梁祝》为什么没变短?”俞丽拿尴尬地笑而不答。周总理挥挥手说:“看来是我错了……”


多少年以后,俞丽拿还是理解了周总理当年讲话精神的深刻。她除了在重大演出或音像制品中,完整地演奏《梁祝》全曲,在其他不同的演出场合,尤其在为工农兵演出时,她会选取协奏曲中几个重要片断,单独演奏,这样演出效果奇好,受到热烈欢迎。


第一个把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介绍到国外首演的是著名指挥家曹鹏。1955年,年近三十的曹鹏步入苏联莫斯科音乐学院,随大师列奥·莫列茨维奇学习指挥。按学院惯例,每位学生毕业都要举办作品音乐会。1959年秋,快毕业的曹鹏向老师提出要开一场中国交响乐作品专题音乐会,老师全力支持。


曹鹏首先选择了歌剧《草原之歌》等富有中国民族风格的作品。又想到前些日子在报刊上得知,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在国内正声誉鹊起,于是,曹鹏马上写信给在中央戏剧学院任教的妻子惠玲,要她赶快搞到《梁祝》总谱寄来。几经周折后,曹鹏收到了总谱,如获至宝。音乐会主办方莫斯科电台得知这一情况后,为曹鹏请来了世界顶级的小提琴演奏家——与奥伊斯特拉赫齐名的格里希登。被来自东方如此美妙的旋律所深深吸引的格里希登,为演好《梁祝》,在家闭门苦练,茶饭不思,倾注了很大的心血。


曹鹏在研读《梁祝》总谱时发现,协奏曲中所用的几件中国民族乐器中,惟独板鼓在莫斯科没有,于是就打长途电话向上海文艺界的领导孟波求助。但由于当时交通不便捷,板鼓若由上海邮寄到莫斯科,已赶不上排演。无奈,曹鹏只能在莫斯科各处寻觅。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在莫斯科的博物馆里发现了一只板鼓,借来板鼓后,曹鹏就教有关人员如何使用,使排练如期完成。


1960年2月的一个周末,莫斯科交响乐团在曹鹏指挥下,第一次完成了中国交响作品音乐会。美轮美奂的《梁祝》征服了莫斯科大剧院内所有观众,潮水般的掌声,似乎要把屋顶掀翻。连在场的苏联著名音乐家肖斯塔科维奇、哈恰图良等也击节称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