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马卡卡去往铁血赛马场的故事(古龙篇)

里皮 收藏 0 22

阿夏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卡卡的脸色越发凝重。

墙上的这幅画,就是生与死的界限。

心跳拌着脚步的声音,竟然越发的沉重。

沉重,通常说一个人的脚步声,怎么会说心跳的声音呢?

卡卡的心,每跳一下,再跳的时候,都如此的困难。

他不知道,心,每跳一下,是离死神近一步,还是离生还更近一步。


画,被慢慢的掀起。

阿夏的脸出现在面前。

剩下的是卡卡和加西亚惊呆和恐惧的面孔。


世界会怎样?

只有天知道。


只听见“啊?!”的一声惊叫过去,黑黑且了无生机的古洞,又恢复了刚才一般死一样的寂静。

卡卡和加西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像童话的故事情节一样。

这个时候,卡卡的肩膀被一双温暖的手拍了一下。

是不是又一个准备吃马肉的魔鬼呢?


卡卡不敢回头,加西亚还好些。

听见一个慈祥的声音慢慢的在古洞里面回想。

“两个可怜的孩子,幸亏遇见了我,你们是怎么进来的啊?是不是又被阿夏这个恶魔抓捕逃进来的啊?”

卡卡眼含眼泪,他知道,现在的他还是有生命的。

他默默的点点头。


“孩子们,跟我来吧!我领你们去赛马场,那里是你们的天地。”

两个无助的孩子,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了。

这个时候,不要说,去哪里,就是让他们去死,可能都没有被阿夏抓住来得那么恐惧。

“阿夏是我的徒弟,自从练成了还阳神功后,每天都需要吃掉一个心甘情愿为她死的小马,来维持她的魔力,我年迈体衰了,已经没有能力阻止她了,只好是吓她了,幸好她不知道我的法力已破,没有被识破,是你们的万幸。”


卡卡这个时候才敢回过头来,

只见一个高高的身影挺立在自己的身后,看不见面容,唯独可见的是两只眼睛闪着红色的光亮,如果不知道是一个善良的前辈,可能剩下的只有呐喊的份了。

“前辈,你是马,还是人类呢?”

“我是神,我原是主管万物的神,只是因为阿夏偷取了我多半的法力,现在只是名不幅实了。这个古洞是通向铁血赛马场的通道,你们尽管去吧,我的孩子们。那里有雨中彩蝶的小朵拉把守大门,你们要战胜她,才能进入铁血赛马场。”


卡卡和加西亚没有来得及会话,只觉得身体轻飘飘的飞了起来,迅速的沿着古洞,向深处飞去。


沿途遍布蜘蛛网和蝙蝠的痕迹,难道这里会通向外面的世界?

要不蝙蝠怎么会存活呢?

他们飘忽的身体,在洞的出口处,忽然停下,飘然无声。

耳边传来那个神者的声音。

“两个孩子,我护送你们到这里,送给你们两把剑,刚才我把我剩余的法力全都给了你们,你们是不是能闯过小朵拉这一关,事关你们的生死,上帝与你们同在。”


卡卡和加西亚放眼量去。

无星无月,云暗风高。

洞口处却是灯火通明,还摆着一桌酒。

一个全身火红装束的骏马,正在曼声低吟,自斟自饮。

只见这匹马,狮鼻阔口,满头赤发,耳中却戴着三枚金环,金环还在不停的“叮当”作响。

忽然见她举起酒杯,对着洞口的方向笑了笑,道:

“你们可是卡卡和加西亚,刚才耳闻神者的万里传声,既已来了,为何还不下来共饮一杯?”

卡卡,走上前,道:“莫非阁下就是小朵拉,我等欲从这里去赛马场,阁下可行方便?”

“哈哈哈,你在问我的剑吗?!”

只见小朵拉的腰上挂着对银光闪闪的东西,仔细一看,竟是对弧形剑。

这种外门兵刃不但难练,而且打造也不容易,江湖中使这种兵刃的马一向不多,能使这种兵刃的,十个马中有九个都是高手。

卡卡倒吸了口冷气,看来只能硬闯了。


剑!

一把剑!

一把透着寒气的剑!

一把杀马不见血透着寒气的剑亮了出来!


小朵拉闪去外衣,打了一个哈欠,“今天还是真冷啊!”

忽然她笑了,笑容里面充满了羞涩和歉意。

不过她真的笑了。

在笑声中,两把弧形剑出了鞘!

他杀马,通常是在笑声中杀马。

通常他在微笑的时候,剑起剑落。

被杀的马,还在微笑着回味着他的微笑。

“你们只有踏过我的身体,才能去铁血赛马场。”

小朵拉,阴森森的漫不经心的说着。

话语中有着几丝得意与傲慢。

这几天,来这里送命的马可真不少,有少林派的,有武当的派。

不知道有多少冤魂葬送在这对弧形剑下。


卡卡不敢笑,尽管走出了阿夏抓捕的恐惧,他相信世界再也没有令他恐惧的事情了,但是,面对着生与死的抉择。

他不敢笑,他的眼睛要看那对弧形剑。

他要看那双勾魂夺魄的眼睛,他要用冷酷来抵制这种诱惑。


卡卡紧握着手中的剑,青筋暴突,全身的力气用尽,剑柄吱吱作响。

汗沿着卡卡的背,成缕的留了下来,剑起剑落两重天。

手中的剑如此的沉重,事关两条生命,身后的加西亚。

还有告诉世界真相的机会。

这些都把握在剑上。


这把剑叫什么名字?

没有谁会知道?谁也不愿知道。


不知何处吹来的风,竟然如此之凉。

凉的是风,

冷的是血液,

冻结的会是两把出鞘的剑吗?


“阁下已经醉了,莫非你还不自知吗?”

这个时候,在卡卡身后传来银铃般的笑声。

加西亚走上前来。

“阁下的酒,已经过量了,如果想肝肠寸断,你再动一下好了。”

“哈哈哈哈!”

加西亚忽然双膝跪倒,仰天长啸,“谢谢师傅的恩赐”

原来加西亚的师傅,铁血的垃圾使者,教他的一招“阴魂不散”,今天终于派上了用场。


卡卡瘫坐在地上,造化作弄马啊!

铁血在何处?铁血在天涯。天涯在何处?天涯在脚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