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之烽火燎原第二部历史洪流卷

色魔在行动 收藏 16 1385
导读:抗日烽火之烽火燎原第二部历史洪流卷

第二部:历史洪流卷 第一章 一个士兵的信念

――――没有思想人是愚昧的,没有信念的士兵是没有战斗力的,一支不知道为何而战的军队可能会在顺风顺水的时候取得胜利,但是绝对不会有着身处劣境仍然奋战不息的勇气――――

其实那些个离开部队逃离的散兵游勇也变相的为老潘的这支崭新的定县独立团创造了隐蔽接近章家桥据点的机会,只知道部队要攻击县城的人们开始拼命的往县城的外围乱窜,一门心思想着如何赶快离开这块是非之地。但是盲目的乱窜和没有组织的行为完全就是给外围的警戒的那个步兵大队报信。


“太君!发现大批的中国军队正从我们的背后向我们冲了过来!”


“什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直对自己的防线抱有绝对的信心的直属华北方面军司令部的警卫部队的大队长一下就慌了,这个大将的安危可是关系到自己的脑袋啊!一边不停的说着不可能,不可能,一边自己跑到制高点在炮队镜前面观察着,一看就不由得笑了起来,转过身来给边上前来报告的小队长打了一个耳光:“八嘎!这是一支军队吗?你还是不是一个帝国军人,现在我命令你带领一个小队前去干掉这些‘中国军队’,快滚!记住,不许开枪,以免打扰了祝捷大会的气氛!”


看着那个傻头傻脑的行伍出身的小队长,帝国陆军士官学校的高才生大队长放肆的笑了起来最后补充了一句:“抓几个回来,让我们的士兵学习一下怎么见血,现在的新兵真是越来越没有用了!”


这个时候那位小队长也已经看清楚了那些个混杂了中央军的黄色制服,晋绥军的蓝色制服,还有七七八八的各式各样的老百姓衣服的队伍。现正在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往自己所在的山头方向乱跑,速度虽然很快,但是却全无队形可言,手中也全是空无一物。马上就将刚刚被打耳光的愤怒发泄在眼前的这些人身上了,一直认为国民政府的战斗力十分底下的小队长根本就不顾人数上面巨大的差距,马上带领着自己的小队排着整齐的一字横队散兵线,对着外面的人群大踏步的走去。


大头皮靴踏着坚实的黄土卡拉卡拉的响,突然从树林中出现的日军士兵踏着整齐的步伐出现在了那些个刚刚离开战俘营的人们的面前。虽然只是一个小队,但是这些个已经全无斗志又兼赤手空拳的原士兵和老百姓一样,选择了掉头就跑。一些个日军士兵哈哈大笑着端着枪就要射杀那些个逃走的人。但是这位张着一个朝天鼻子的仿似猪头的小队长虽然脑袋不太灵光。但是大队长的命令还是记得的,一看那个士兵要违反大队长不许开枪的命令,火一下就来了。马上冲过去,对着屁股就是一脚,然后又将那个摔倒在地的士兵提了起来。模仿着开始大队长的姿势给了那个獐头鼠目的士兵两耳光:“八嘎!大太君的命令,开枪的不行!刺刀的干活,你还是不是一个帝国军人?”学着大队长训斥了那个挺直着腰杆,嘴里大声叫着:“哈依!哈依!”的士兵,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名快感:“还好我是小队长,下面还有八十多个可以被我欺负的人!”


PS:当时的日本军队的等级观念十分的严重,上级打骂下级的现象十分的严重,以至于有的被打的新兵只好偷偷的一个人哭泣,但是大部分的都成为了心里变态的患者,以杀人、强奸、虐待战俘和平民这样的行为来发泄。


这个时候被打的那个士兵就在猪头小队长的命令之下,疯狂的挺着刺刀向着一群跑得最慢的年纪较大的人群冲去,还有一些士兵也顾不得队伍整齐与否,直接散开队形,各支扑向各自的目标,一时间只听见前面的人不停的四处疯跑,后面的鬼子兵哇哇乱叫着追赶。山坡上面的鬼子兵哈哈大笑。看着下面的这场闹剧。一个士兵甚至对着旁边的军官讨好的说道:“太君,这些支那人真像一群被赶散的兔子啊!”“哟西!支那人人多的不要紧,我们的皇军能够一个对付一百个!”


被追赶的人群渐渐的翻越了前方的山丘,这边的日军阵地已经无法观察到了,除了一些好像是受伤跑不动的人被追赶的士兵追到,用刺刀干掉了之外,并没有任何的抵抗发生。开始那位骄傲的大队长并不在意,认为自己的士兵完全能够解决这些没有士气的家伙。但是又过了十多分钟,还是没有看到一个自己的士兵回来,于是我们的这位大队长感觉有点不对劲了,于是又命令身边的另外一个小队前去看看情况,因为阵地是环形设置的,在大队长的身边也不过一个中队的兵力,这个小队已经是大队长身边留下的兵力的一半了。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加的不正常了,山那边传来了密集的机枪射击声,借着就是密集的手榴弹爆炸声,还有零星的三八式步枪的射击声,跟着就是震天的喊杀声“杀……”


回过神来的大队长这才开始召集身后的预备队:“马上通知第三中队集合,给我扫荡那片山丘,给我接通县城的野战电话,我要马上向指挥部汇报,司令官阁下的安危一定能够得到保障,这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真的是一群乌合之众吗?那些中央军和晋绥军士兵开始确实是在慌张的逃跑,但是一边跑那些个裹胁在队伍中间的老百姓说的话就难听了:“还说什么自己是中央军,这个晋绥军平时不是也说抗日的吗?可惜都是一群没有卵蛋的孬种,我看那些报纸上说的只会抢地盘不会抗日的部队不是八路军,反倒是这些吃皇粮的老总哦!”


“那是那是,别看这些人平时在俺们的面前横的很,其实就是些吓唬人的把势,还是人家共产党敢明刀明枪的和小鬼子干仗!”


“没看见人家鬼子开什么祝捷大会吗?其实就是庆祝打垮了这些中央军和晋绥军的老爷!”


“别说了!快跑吧,人家共产党都说了,不愿意抗日的人家不勉强,咱们这些老百姓,也就是指望这些当兵的能争气一点了,这个日子什么时候是一个头啊!”


这帮子老总们现在可是满脸通红,不知是跑得满脸通红还是羞得满脸通红。


其实这帮子大兵们也是有股子热血的,当兵吃粮无非是听上级的,本来老潘在那里一号召,就有不少人要加入老潘的队伍,只不过中间不少军官还抱着中央政府是正统,八路不过是收编的流寇,堂堂国军怎么能加入这样一支连番号都没有的部队呢?因此站到了左边,而士兵多是听军官的,于是有不少缺少主见的士兵也就跟着军官走了,但是不是说这些个中下层军官就没有爱国之心,没有抗日之志,因此被本来要自己保护的老百姓这么一说,立刻就热血上涌,一些个军官就喊了起来:“弟兄们!咱们和小鬼子拼了!”说完就要回身拼命。


但是总有冷静处世的人制止:“大伙不能硬来,咱们都没有武器,这样和鬼子硬拼不是办法!”


“那你说怎么办!”


“鬼子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开枪,只是用刺刀在杀人,咱们现在越跑越散,鬼子也追得越来越散,我看咱们有目的的将鬼子带到僻静点的地方,干掉鬼子,夺他们的枪,然后就去找八路,和他们一起干!”


“好!我同意。那个潘团长是条好汉,蒋委员长都说他是抗战的英雄,跟着他不吃亏,何况哪里不是打鬼子,八路就是规矩多了一点!”


“现在还说这么多?马上给弟兄们下命令!咱们好好的陪鬼子玩上一遭,让他们知道老子们中国人不是好欺负的,鬼子也不过是肉做的,老子就不信枪子打不穿他娘的!”最后下命令的就是这帮人中的最高军衔着,中央军孙楚部少校营长王继威。


于是无组织的逃亡变成了有计划的诱敌深入,一小股一小股的士兵们在一个个跑得气喘吁吁了之后,接到了自己长官的命令,顿时有了主心骨,马上分成几十股,带着身后的鬼子兵往对面的山丘后面跑去。


要说这鬼子真是骄狂,办点没有为自己八十几个人追赶一千多人感到担心,而且在路途中追赶到那些掉队的伤员之后,反抗的伤员被几个蜂拥而上的鬼子兵刺死。更加增加了这些个鬼子的兽性,那个猪头小队长,还有被他打了耳光的獐头鼠目士兵更是冲在第一线。紧跟着王继威等人追去。


前面的人群跑过了山丘,鬼子也四散的跟过了山丘,之后僻静的地方就上演了一出出的杀鬼子的好戏,除了那些个憋了一肚子气的老总们,还有自发帮忙的那些老百姓,从暗处扑出来将鬼子扑到,大块的石头就将鬼子的脑袋砸得粉碎。树枝木棒也成了杀鬼子的武器,十几个手持木棍的晋绥军士兵一下围住了一个开始还在自己屁股后面叫嚣着追赶的鬼子兵,还没等鬼子的刺刀决定扎向谁,雨点一样的木棍就砸在了鬼子的身上,转眼就打成了肉酱……


还有的就是干脆合身出去和鬼子滚做一团,然后旁边的人就七手八脚的用拳头将这些个两条腿的禽兽活活的打死,整个山丘的背面响起了一阵阵的闷哼!活象杀猪一般的场面到处都是,而那位猪头小队长和獐头鼠目兵这会跟着王继威等人已经跑到了最远的地方,接下来就是早有埋伏的几十篷沙子一下就撒在了这两个白痴变态狂的身上,一下就蒙住了两人的眼睛,早有准备的十几个士兵马上冲上去,夺取了两个家伙手中的枪,而猪头小队长想要摸向腰间的手榴弹的手也被王继威一脚踩断……


看见小队长在地上哀嚎的那个獐头鼠目的士兵吓得将尿尿在了裤子里面。端着缴获的三八大盖的王继威一刀从猪头小队长的嘴巴里面穿了过去,一下就将这个刚刚在路上就杀害了自己三个伤员兄弟的畜生送去了“日本”老家。这下子那个刚刚还疯狂的在伤员的尸体上补刀的士兵已经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这个王继威毫不手软,一枪托挥去,就将这家伙的脑袋拍成了大酱缸子一般。嘴里还念叨着:“妈的!只要是倭猪,就不能踏上咱们中国人的土地!老子教你学个乖,下辈子投胎不要当日本人,做个猪也强的多!”


一千多人组织起来收拾八十几个小鬼子那不是犹如砍瓜切菜一般的容易?这下子,一部分的士兵们已经武装了起来,抢到了枪的就用枪,没有抢到枪的,手榴弹也闹上了一个,总好过手无寸铁,一些个扒下鬼子的皮带,拿在手里说是也能管上一点用场。


伤亡是很小的,一个士兵在夺枪的时候被鬼子的刺刀扎中了腹部,但是这个小伙子紧紧的握住刺刀不管鬼子怎么拔,怎么叫骂就是不撒手,结果那个鬼子也没逃得过变成肉酱的下场,只是可惜了那个当兵才刚刚两个月的山西小伙子!


战果是让人兴奋的,但是最让人高兴的莫过于这支原本放弃了自己的身份,自己的义务的“逃兵”们。重新在那些个身边的老百姓的眼中,找到了久违的那种信任的感觉,对,就是那种可以给人保护的感觉!找到了作为一个中国男人的尊严,那就是我是一个有卵子的中国男人!


※※※※※※※※※※※※※※※※※※※※※※※※※※※※※※※※※※※※※※※※※※※※※※※※※※※※※※※※※※※※※


现在让我们看看老潘的那支部队好了――――几乎在完全没有人注意的情况下,跟在熟悉地形的朱老三的身后,前往章家桥据点“取装备”的定县独立团悄悄的摸到了章家桥据点的外围,但是朱老三形容的那些个拉装备的大车已经完全的不见了……


“快看前面的灰尘,车队绝对没有走远,团长,我们该怎么办?”


“团长,咱们追上去吧!那里足足有两千多条枪啊!有了这些家伙,咱们就可以好好的和鬼子干上一场了!”最先发现情况的是眼尖的蔡京华,可是这个最沉不住气的,还要数咱们的钱传志。


“不行,咱们就这么过去,鬼子一下就和咱们干起来了,岂不是吓跑了县城里面的大鱼?咱们不是缴获了鬼子和伪军的军装吗?刚刚收拾了这些个破烂的都站出来!”沉吟了片刻的老潘这会又想故技重施了,这个鬼子就是笨,一次一次总是上当,咱们新瓶装旧酒,换汤不换药,还是给他来一招化妆偷袭……


整好队的老潘的计划就是去上三十个新收编的战士,再加上十个自己的嫡系“飞狐小队”端掉鬼子的章家桥据点,因为鬼子的据点据观察应该不会超过二十个守军,夺取他其实很简单,特别是这个章家桥据点的守卫好像十分的放松,守军都在据点中间的小操场上面列队进行队列训练,估计是做秀给可能前来视察的上级看,这不由得让老潘想起了在警校念书的时候公安厅的领导来视察的时候造假的事情――――真是晃若隔世啊!


还有换装好的两百多战士和剩下的十四个狐狸们,就和老潘一起,绕到大车的前方,冒充是城里前来接应的鬼子部队,这样也许能够兵不血刃的解决那些个鬼子,毕竟这里是鬼子的核心腹地,没有人想到会有人还敢来老虎嘴巴里面拔牙!剩下的大部队原地隐蔽,等待偷袭部队的成功,因为这些人也确实帮不上什么忙――――都是赤手空拳啊!


兵分两路,那么我们就花开两朵,暂表一支!


先说说这在钱传志和李向阳的带领下整齐的走着日式操典正规齐步的四十人的小部队好了,施施然带队走在前头的是穿着那个死鬼子井上中队长中尉制服的李向阳,腰间挂着王八盒子和日本军刀的李向阳一本正经的远远的冲着据点就开喊,用的是标准的日语,这也是李向阳长期坚持敌后斗争的收获之一,至少学会了十句以上的日军常用对话:“你们的指挥官呢?”(以上为日语,只是常乐实在是懒得去网上查找那些个鸟语,因此……)


“我是章家桥据点的守军小队长,请问长官是哪支部队的?”马上就有一个挂着准尉军衔的年轻的日军军官跑出队列一个立正,其实他们早就注意到了这支处处透着点不对劲的部队,本来早就要盘查。但是因为今天的特殊情况,要是这支部队是跟随着上官前来视察祝捷大会的,那岂不是得罪了上官?于是灵泛的准尉干脆就闷声发大财,希望这支部队不是来找自己的。但是没想到领头的一个中尉竟然开口询问了起来,出于军队几年的操练,这个准尉马上就下意识的回答了。但是隐隐还是有点觉得不对劲……


“我们是来换岗的!你们现在可以走了!”李向阳是越走越快,转眼就到了据点的吊桥前面,吊桥没有拉上去,战士们紧随其后就进了据点,李向阳嘴里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其实李向阳也不知道这句话的具体含义,只是摸敌人的哨兵的时候曾经听鬼子的哨兵说过,这下一下就穿帮了!


准尉本来就有点怀疑,特别是这伙人走到面前,竟然身上带着一股恶臭(开始鬼子拉稀的留下的),还有的身上竟然有着破洞(刺刀插的),最奇怪的是竟然还有血迹(杀了那么多,难道就不该带血吗?只是没有洗干净而已)。大部分的人,军装都不合身。正要喊人,没想到人已经到了面前,而且嘴巴里冒出了一句十分不合时宜的话。赶忙后退就要拔枪,但是已经晚了,钱传志的匕首已经犹如一阵春风带起的落叶一般轻轻的飘过了他的咽喉,接着就是已经占据了有利地形的战士们对操场上面将枪架起来了的鬼子的屠杀。炮楼上面的鬼子机枪手被早有准备的张汉用刺刀飞出去一下射穿了脖子。控制了局面的飞狐小队表现出了强悍的杀伤力,一起的前来那些个晋绥军的士兵们根本就没动上几下,十个鬼子十个伪军就全部被报销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