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超级玩家20~50

正文 第十一章 以身试毒



浏览着这些数据,他不禁想起了去年东土大陆最轰动,也是最悲哀的一件事!去年有个叫红与黑的玩家的战力达到了空前的八千,可是,就在统治了八个月的第一之后出现了苏乞儿那个任务。


当时,那个任务非常轰动,吸引了几乎所有玩家的视线。所有玩家源源不断的南梦城赶去,红与黑一样赶了过去。与《武状元苏乞儿》的剧情类似,在丐帮大会上,群豪接到这个公开任务。


只不过,赵无极实在太强悍了,而且还有手下。可笑而且可悲的事就在那时发生了,红与黑是与朋友一道去杀赵无极的,在群雄的围堵之下,更有红与黑这个顶尖高手,赵无极没有太久就被重创。可是,就在这时,红与黑的朋友见赵无极基本等于死定了,在背后给红与黑来了一刀,打算摘桃子。


群雄当场便愣住了,不知是什么人挑动,倒有不少人向红与黑开刀了。红与黑当场寡不敌众,愣是被爆了,爆出来的装备被疯抢一空。可是,赵无极就如银幕上一样,使出了那红色的毒雾,一下把那些贪婪的玩家全毒杀。任务最终失败了,还有若干人被打回原形。


这事被其他国家的玩家了解到之后,中国玩家的素质好生被嘲笑了一阵。后来红与黑的朋友愣是被其他玩家杀到删号,而红与黑也再也没有出现过,不知是不是因为被朋友捅刀子之后伤心再也不玩游戏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题外话。那帖子里最关键的一个理由就是,紫气东来直到现在还没露面过。最大的可能就是躲起来,或者干脆下线了!


计算了一下,许为忍不住赞同的点了点头。紫气东来最近再降了一个排名,以第六的身份,即便是下线干等,也未必挨不到这最后一周的时间。再或者躲起来修炼功夫,那在半个月或者一个月里,名次应该还是有保障的。


许为不能不同意,以这样的方法,紫气东来现在等于是大半个身子都进了战神图里,只要不出太大的意外,留在战神图上是必然的!究竟是不是,一切都将在七天之后得出分晓!


依然进了古典区,饭桶正在郁闷的等着他,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走,去练级!我向小筠打听了一下,这边有个很适合你练级的地方!”


小筠是他们共同的朋友,亦是青梅竹马这一类的。只不过,他们显然从来都没有把小筠当成过女孩,而是一直把她当做是男人和兄弟。小筠的出生地是在东龙城这边,对这里倒有一定的了解。


今天的目标是树妖,比起之前打鬼要愉快了一些。起码对于许为来说是这样的,打鬼他能够发挥的效应不大,那更适合饭桶那种学过术法的玩家。


不过,许为很快发现自己错了,树妖其实并不容易对付。尤其树妖的触手又长又多,简直烦极了。而他的武器又还没有成功,现在持的武器威力又不强。打了半天,他干脆坐下来看着饭桶在一旁出力。


“AB你个香蕉,我在这里打生打死,你却躺在这里度假!”饭桶愤怒之余,抽空使劲向一旁懒洋洋的许为大喷口水,手上却不敢有半分停滞,左手晃了晃,一把符咒扬在空中。


左手递向嘴巴,狠狠咬了一口,迅速将食指和中指抹向桃木剑。剑身略闪过一道红光,他身体摇晃着闪避开周围六七个树妖攻击过来的触手,胖胖的身体腾空而起,手腕灵活的将抛在空中的符咒连续刺穿在剑身手。


只见他轻抖手腕,那些符咒迅速变成了碎片纷飞在树妖周围。他满意的笑了笑,桃木剑左右挑了几下,大声喝道:“给我烧起来!”


呼的一下,那些纷飞的碎片随着他这声喝声尽数化做火焰落在树妖身上,直烧得树妖们发出悲惨的吱吱怪声!一时间,火势冲天,竟也隐有威势!


看着饭桶跟自己组队,让自己赚走了大头经验,许为忍不住轻轻一笑,向饭桶大叫:“不要伤害生物,不然小心环保组织找你麻烦!”


“AB你个香蕉……”饭桶狠狠骂了几句,手底下却丝毫不慢,依然在一旁打生打死!他知道许为不喜欢练级,作为朋友,那他有能力当然就义不容辞了。


许为是真的不喜欢练级,他始终觉得练级是件非常锉的事。与其说觉得练级是件很锉的事,倒不如说他不喜欢做重复的事,偏偏练级就是一种重复的熟练工作!很多人热衷于练级,似乎这样就可以获得莫大的荣耀,可他就不喜欢。


严格的说,许为是个很懒的人,只不过,他的懒通常只表现在某些方面,通常是看不出来的。如果不练级就不能继续玩游戏,那他宁愿不玩,况且超级玩家里等级本来就不是很重要。


幸亏,以饭桶的实力,对付这边的树妖还是相对轻松的。所以,许为非常放心的在一旁搞起研究了,他拿着一堆瓶瓶罐罐在研究毒性。


上一次他就考虑过以腐毒来配合尸毒,那样就能够让白骨武器产生更强的效应。不过,现在他调试了一下,却发现两种毒仿佛有点相冲。当他把那一小片白骨浸了一小点进腐毒里,就发现浸进去的部分竟然融掉了!


这肯定是相冲才产生的问题,该不属于毒性相克,可能只是有些重叠冲击了。踌躇了片刻,他觉得很有必要以其他的药物来中和一下。试了一下其他的毒药,却有着各不同的效果,结果都很不满意。


闭上眼睛,嚼着一根青草思考了一下。许为口中充满了青草的味道,不禁心中一动,蓦然睁开眼睛沉思。腐毒和尸毒的毒性都是很死气沉沉的,而且都是在尸体上产生的!这样一来,死灵的毒性就太重了。


也许,更应该寻找一点有活力的毒来中和一下。他在自己的储物带里寻了片刻,找出几种毒药来调和了一下,却还是没什么效果。太死灵,太阴寒……这些都是这两种毒的特性,他有点苦恼!


生机勃勃的玩意是什么?他抬头望了一眼累得有些喘气的饭桶,放声问道:“老饭,什么是最生机勃勃的?”


“笨蛋,当然是人!”饭桶不经意之下的答复让许为犹如被霹雳集中一样,喃喃自语:“没错,最生机勃勃的就是人类!而且这两种毒都是在人身上产生的,以人为中和体,那就……”


他紧紧闭上了嘴巴,这接下来的想法不免有些恶心了!以人为中和体,那就意味着要找人或者自己来做这个毒鼎!这样的人物似乎可以发布出去,自有猎人出选择接或者不接!


当然,这样的任务,估计是没有人会干的!踌躇了片刻,他不知在脑海里转了多少念头,终是狠狠一咬牙,大不了挂了再重新来。反正,现在自己的等级不是很高,而且装备也普通!


深深呼吸了一大口空气,他随手取出一根银针沾了腐毒刺进自己的右手里,再将另一片蕴藏着尸毒的白骨刺进了自己的左手肌肉里!两种毒药本来就极是可怕,这一下全都聚集在一个身体里,就更是可怕了!


拉出血条,许为清晰的看见自己的生命以每秒八点的速度消失着!不过,为了很好的观察毒性,他抬起双手比较了一下!这一下,毒性的不同就体现出来了,中尸毒之后呈现出来的是苍白,就如吞噬了红血球一样,那死气沉沉的劲白由手上蔓延而上。而腐毒呈现的却是黑色,就如腐烂的肌肉一样,甚至于散发出一股让人浑身不舒服的恶臭。


双手上一黑一白两种颜色在黄色皮肤上迅速蔓延而上,许为尝试着运了运内力,却只觉得浑身无力,就好象被腐蚀了一样,几乎站不起来!


望着血条上红色的迅速减少,一黑一白两种颜色终于蔓延到许为的脸上,就犹如发生了接触战一样。两种毒在他的头部发生了碰撞,黑白两色竟然就这样慢慢在手上消失了!


可是,许为知道,这绝对不是以毒攻毒。而是这两种毒已经集合攻入了他的心脏,望着血条红色的飞快降低,他狠狠一咬牙,决定不吃药,免得自己的一番苦心全都没了!


毒性终于达到了头部和心脏,他只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眼前的画面也越来越花。这种感觉是许为进游戏以来第一遭,他甚至想退出游戏避开那难受的感觉了,但最终还是为了了解毒性而留了下来。可是,他万万没有料到,因为他没有离线,一切出现了他没料想过的变化。


而那边正在忙着打怪的饭桶终于发现了这边许为的变化,只觉得心脏紧了紧,焦急之下抽空大叫:“老为,你没事吧?我AB你个香蕉,坐着休息都还能出问题,你搞什么!”


许为隐约听到饭桶的问题,勉力提手挥了挥,依稀见到自己的血条一缕血丝不剩,苦笑一下,在挂掉之前只想了一件事:这次真是自作自受!


饭桶本打算料理了眼前的树妖去看看许为在搞什么,这时,却突然出现了他万没料到的变化!整个地面震动起来,就如里氏N级地震一样。他微微愣了一下,口喝爆,一个树妖立刻爆出粉末。


地面的震动越来越激烈,地上的土纷纷翻起来,一个树根模样的玩意正从土壤里钻了出来。饭桶张大了嘴巴望着这场面,被树妖的触手狠狠抽了一下甚至都没察觉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