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神话[振奋人心的故事]

正文 第一章 中途辍学



“同学们,期末考试的成绩出来了,下面我把每个同学的成绩单发下来,请同学们拿着成绩单给家长签字后交给老师。王石,第一名,总分七五三;刘青,第二名,总分七零五——”


王石拿着成绩单木然的坐在教室里。


同学们都走了,喧闹的教师顿时静了下来“刘老师,我——”王石欲言又止。


刘老师正在收拾放在讲台上的课本,这时停下来望着已坐到前排的得意门生问“王石,你有什么事?”


王石红着脸说道“我不想读书了。”


王石的家境不好,父亲早亡,还有个弟弟也在学校读初三,家里全靠母亲在一家私人工厂做零时工维持生计,以这样的条件供两个孩子读书确实有困难,虽然刘老师每学期都向校方申请减免王石的学杂费,但家境贫寒的他还是提出了辍学的要求。


“为什么?再读一年就要高考了,你的成绩好,一定能升上大学的”刘老师企图说服王石放弃辍学的想法。


王石不敢正视刘老师,低下头说“妈妈失业了,我想去打工,一来赚些家用,二来供弟弟读书。”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刘老师心里叹着气的走到课桌前,伸手摸了摸王石的头说道“你决定了吗?有没有跟你妈商量?”


王石抬起了头,眼中闪过毅然的神色“我已经跟妈妈讲过了。”


刘老师感到很无奈,只好鼓励王石说道“王石,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也不能勉强你,我要告诉你的是,虽然你不能在学校读书,但我希望你在踏入社会后不要放弃求学的愿望,以你的聪明才智,一样能够学到很多有用的知识的。”


王石闻言坚决的说道“我一定记住您的话。”


回到家里,王石放下书包走到正在忙家务活母亲身边道“妈,我回来了。”


“石头,成绩单发下来了吗?”许静娴放下手中的抹布问道。


王石见弟弟还没有放学,家中只有妈妈一个人,便趁机说出了自己的决定“成绩单发下来了,妈,我不想读书了,我出去赚钱行吗?”


许静娴背转身子就着桌旁的椅子坐下来。


她不想让儿子看到自己眼中涌现的泪水。


王石走到母亲面前蹲下道“妈,我惹您生气了?是我不好。”


“孩子,是妈不好”许静娴百感交集的拉着王石坐下来。


自从王石的父亲死后,许静娴就独力承担起养活这一家三口的生活重担,好在她的两个孩子都很争气,每次考试的成绩都是名列前茅,只是以她那点微薄的工资供两个孩子读书确实困难重重,每到学校开学交学费的时节,她就非得四处借贷才能过关。


在王石没有提出辍学的要求以前,许静娴想都没有想过要让孩子辍学“会好起来的”许静娴一直抱着这样的信念把家里值钱的家具一件件变买,东挪西借的挨过了一个又一个学期,可是花钱容易赚钱难,到如今除借来一身债务外,她又雪上加霜的失去了工作。


房间内静静的,半晌,许静娴才哽咽着说道“妈的能力有限,妈很想供你们俩读完高中,再升大学,看着你们成才,在社会上受人尊敬。别人家的孩子读书不愁吃、不愁穿,而妈妈却经常让你们吃不好、穿不暖;别人家里有电脑,妈妈连一部帮助你们学英语的英文复读机也卖不起,现在,妈妈又失去了工作,眼看着我们一家三口都得饿肚子了,如今要找份工作非常不易,昨天妈妈在外面跑了一天却到处碰壁,其实,妈妈的要求不高,只要能够供你们俩兄弟读完大学,哪怕是再苦、再累,你妈也心甘情愿。”


喘了口气,许静娴终于控制不住伤心的泪水,垂下了头。


王石见母亲哭了,顿时心如刀绞的喃喃念道“妈,您别哭了,您这一哭,我也忍不住了。”


许静娴无声的抽搐片刻后继续对王石说道“石头,我们家里的情况不容许我们等下去,既然你提出来不读书了,妈也不勉强你,这是你自己的决定,你要考虑清楚,要有吃得了苦的思想准备,明天我找隔壁的胡叔叔谈谈,看他能不能帮你找个事做。”


事实上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许静娴开始计划起明天的生活来。


既然孩子懂事了,让他到外面闯闯也好,各人头顶一片天,这也许是孩子的宿命,不管怎样,从要保证一个孩子升上大学,完成学业。


“胡叔叔?”王石不禁想起一双笑眯眯的三角眼睛来。


胡叔叔是王石的隔壁邻居,王石自小就认得,听人说他本名就胡狄乾,是不是出了名的小气鬼、守财奴。


王石对他的印象很不好,因为母亲曾经找他借钱交学费,他也是笑眯眯的拒绝了。


近两年,风闻他做建材生意发了大财,不过这和王石一家似乎没有一点关系,反正他还是那幅借钱免谈的德性。


“找胡叔叔帮忙?”王石犹豫片刻后说道“他肯吗?”


“胡叔叔在钱的方面是很小气”许静娴知道儿子还记得借钱被拒绝的事,安慰道“但除了钱外,只要他做得到的事去求他,他还是会尽心尽力的,何况,他的熟人多,你妈在这方面又全无经验,想来想去,只有求他了。”


作为隔壁邻居,胡家本来就不大看得起王家,最近又发了财,有意无意间更添财大气粗之势。


对此,许静娴早有所觉,平日尽量避免麻烦胡家,所以尽管是邻居,王、胡两家却很少来往,即使是在楼梯口碰上也只是微微点头后各入各门。


现在,许静娴有求于人,不得不一咬牙买了几斤水果提着,这才带着王石来到了胡家。


许静娴一进胡家,根本不必细看就能感觉出两家的区别。


因为两家的建筑布局完全相同,都是两室一厨房的老式格局,许静娴清晨自己家里除了两床一桌外,就只有厨房还象户人家;而胡家,电视、空调等各种电器一样不少,还有一整套全新的家具杂乱的堆放在房厅中央。


这一切都令许静娴大感势不如人的心下黯然,自然而然的生出了自卑自怜的感慨。


胡狄乾与儿子胡健正在收看电视节目。


见许静娴母子来访,胡狄乾不免在心里暗暗的打了个突兀,暗道“莫不是来借钱的吧?”


都十几年的邻居了,胡狄乾哪会不知道王家的底子?他知道这钱只要一借出去,他们王家要还起来恐怕就是有心无力了。


胡狄乾做生意最讲究干净利落,周转灵活,最忌赊帐,他觉得明明那钱是自己的,却要别人的口袋里而偏有无法可施的感觉,就让他憋的浑身的不自在。


许静娴失业的事,胡狄乾早就听多嘴的老婆提过,又见他们母子提着水果,愈发肯定,因而那挂在脸上的笑容显得极不自然。


“呀,嫂子来了,难得,难得。小健,快拿椅子来,对不起,家里太乱,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这都要怪你弟妹,她见这套家具才三千多元,便硬是要先买回来再说。”


尽管心里不愿,跑惯江湖的胡狄乾还是一边招呼儿子搬来座椅,一边让来客坐下。


许静娴听他表面客气,实则是语含不屑,心想总不能一来就提正事,只得闲聊着问道“胡老板,怎么买这么多新家具?依我看房间面积太小,家具肯定摆不开的。”


“这些家具不是摆这里的,我在大金路买了一套二室二厅的住房,花了二十几万,把家里的积蓄全用完了。”胡狄乾趁机大叹苦经。


许静娴连声说道“要住新房了啊!恭喜,恭喜,对了,胡老板,你们什么时候搬?”


大金路位于市区最繁华的地段,市政府机关以及全国知名的南国大学在这里沿街而建,而且由于大金路是市府所处的街道,不论其投资环境、经营秩序都居全市之冠,所以其沿线的地皮就成了商家拓展事业的必争之地。


物竟天择,在掀起了几次令人瞩目的兼并、竟标热潮后,几家大商场终以天价标得大金路首尾两端的地皮,接下来一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所以尽管最近两年房价下跌,但位于大金路两旁的房屋、门面的地价一直居高不下,甚而还有上涨的趋势。


久而久之,入住大金路已俨然成了一种身份的象征,胡狄乾对自己能够在大金路占有一席之地颇为自豪,这时嘴角逸出一丝笑意说道“谢谢,现在那边正在搞装修,还得花钱,快的话月底就能搬家了。”


估摸着许静娴难以开口借钱,胡狄乾脸上的笑容开始流畅起来“哈哈,到时不知嫂子有没有空闲?不麻烦的话,我想请您帮帮忙,也没别的事,就是把衣柜里的衣服清理清理,打好包就行了,我已经联络了一个搬家公司,届时他们会派人搬走的。”


由于有求于人的缘故,许静娴忙不迭的说道“有空,有空,到时一定来。哦,慧芳这么早就出去了?”没见到胡妻邹慧芳,求人帮忙的事难以开口,许静娴原本想找慧芳求求情,毕竟都是女人,说话方便一些,没想到今天慧芳不在,而平时是大忙人的胡狄乾反倒闲在家里。


“她到大金路那边去了”胡狄乾听许静娴答应帮忙,心情大佳,同时又隐隐感到有些不妥“无事不登三宝殿,许静娴平时很少开口求他,假设她现在要借钱的话就势难推脱了。


胡狄乾顿时担足了心事。


许静娴暗忖买水果都已经花去了十几元钱,总不能就此告辞吧?她沉呤半晌后终下决心说道“胡老板,我们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石头的父亲死得早,我带着两个孩子的确过的很艰难,两个孩子都在读书,开支太大,靠我在外面打工挣钱已经应付不来,现在我又失去了工作,家里唯一的生活来源没了着落,昨天,石头提出来要辍学打工,我想这一家三口就这样耗着终非长久之计,于是狠狠心同意了他的要求,所以想请你胡老板帮忙给他找个事做,你的熟人多路子广,一定能帮上这个忙的。”


王石听得母亲提及正事,心脏立时跳动加速,心中也在祈祷事情顺利。


胡狄乾心道原来如此。


他很清楚现在的工作不容易找,尤其是那种轻松写意的工作,非得请客送礼不可,显而易见,王家是花不起那种钱的,虽则王家的情况着实令人同情,不过同情归同情,要自己花钱帮王石找工作,一来这种事花钱也不一定办的成,二来根本犯不着,根本不可能的。


胡狄乾凝神盘算了一会说道“原来是这样啊!嫂子,您既然开了口,我一定尽力帮忙,我听说石头的成绩很好,就这样不读书了,怪可惜的,不过,石头还没满十八岁,一无文凭,又无特长,这忙帮不帮的成,还很难说啊!”


许静娴亦非愚纳之人,岂又听不出他的言下之意?不过这也丝毫怨不得别人,人家说的也是实情,要怨,只能怨自己的命苦,孩子的命苦罢了“石头今年快满十八岁了,这孩子吃惯了苦,工作辛苦一点倒无所谓——”


胡狄乾的儿子胡健看完了自己喜欢看的足球节目,觉得挺无聊,实在坐不住了的插口说道“爸,我踢足球去了。”


“去吧,去吧,记得早些回来”别人家的孩子这么懂事,而自己的却只知道成天玩耍,书读的一塌糊涂。


胡狄乾苦笑着说道“嫂子,您别见怪,这孩子不懂事,太没礼貌了。”


胡健做了个鬼脸后以最快的速度穿上球鞋,提着足球出去了。


胡狄乾打发走儿子后继续说道“嫂子,您知道我是做建材生意的,认识的基本上是一些建筑商,如果您不嫌做这行辛苦,我现在就打电话找人联系。”


许静娴望着王石说道“没关系的。”


胡狄乾拿起话筒拨了个号码等电话通了后说道“喂,唐老板吗?你好,我是胡狄乾,跟你说个事,我有个俵侄从乡下来找上了我,想托我给他找个工作,你那边还要不要人——十七岁——哦,谢谢你了。”


收了线,胡狄乾放下话筒说道“嫂子,人家答是答应了,不过有一个月的试用期,一百元钱一个月,试用期过后,每月的工资涨到三百元,包吃住,无假期,这个唐老板目前在南国大学盖宿舍楼,您看成不成?”


许静娴深情的望着王石好半晌没说话。


她从王石毅然的眼神中读出了他的决定,辛酸的感受涌上心头,十七年了,他们母子一直相依为命,王石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身边,而明天,王石就要为了这个家去承受力在他这个年纪不应该承受的责任,难以割舍的亲情以及痛狠自己无能为力的愧疚感交织在一起,使她不知说什么好。


王石也在望着母亲。母亲虽然没有说话,但她那慈爱的眼神分明在诉说着面对残酷现实的无奈和担忧,妈妈,我要替你分担,我已经长大了,我能够替你分担这一份养家糊口的责任,我好高兴啊!


此刻,胡狄乾也感受到这对母子间无言而真挚的情感交流不忍打扰,也一时无话。


“胡叔叔,谢谢您了,我愿意去”乖巧的王石见场面冷了下来,生怕胡狄乾误会自己嫌这份工作辛苦,灵机一触的说道“能不能请您向唐老板求求情,我想预支头两个月的工资。”


胡狄乾顿感为难的说道“石头,我知道你很勤快,试用期肯定能通过,只是人家唐老板不是很了解你”或许是被他们母子间的真情感动了吧,胡狄乾冲口而出的说道“这样吧,你们先在我这里拿四百元应应急,等你发了工资再还我吧。”


许静娴自然明白胡狄乾的为人,知道他现在虽一时冲动借钱给自己,恐怕事后会有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的,连忙首手频摇的道“不用了,胡老板,石头已经够麻烦你了,再说,你大金路那边还在搞装修,也等钱用。”


“嫂子,您这是瞧不起我了,我既然说了,就要做到,对你们孤儿寡母出尔反尔,我还算男人吗?这钱您拿着,石头,唐老板的工地在南国大学,到那一问就会有人告诉你,很容易找的,哦,我明天还有生意上的事要找他,我会顺便说说你的事,看看能不能免了这头一个月的试用期。”


免去第一个月的试用期,意味着工资不是一百而是三百,胡狄乾暗忖以自己和唐老板的交情确能办到,只是这样等于从人家口袋里掏去两百元钱“嘿,今天我这是怎么了,幸亏没有把话说死”


心里想着,胡狄乾嘴里又加上一句“成不成,还得由人家唐老板决定。”


“胡叔叔,您给我们的帮助已经够多的了,人家有人家的规矩,试用期期既然定下来了,就不能再给您添麻烦了。”王石不想还没上班就跟老板讨价还价,免得有人说闲话,因而婉转的拒绝了胡狄乾。


见王石乖巧懂事,尤其是在这样的困境下还能设身处地的为人着想,遇利不贪,这份节操实属难得,令胡狄乾不禁动了惜才之心。


他闭上眼睛仔细考虑后说道“就依你,你先到唐老板那里做做看吧,工地上确实是辛苦了一点,等我在大金路的房子收拾完了,我还准备租两间门面把生意做大些,到时你可以到我店里来。”他还怕定不下来,又转向许静娴说道“嫂子,您看怎样?工资方面我是不会亏他的。”


许静娴手里拿着胡狄乾给她的四百元钱,心想这真是雪中送炭啊!家里最后一张百元大钞用来买水果已经花去了十几元,剩下的八十几元本来要撑到自己找到工作为止,现在有了这四百元,捱到孩子开学还应有剩余,何况在这其间自己总要找点事做,到孩子开学时,终于可以从从容容的交学费了。


刚刚松了口气,就听得胡狄乾问她,忙道“好啊!胡老板,真是太感谢你了。”


从胡家回来,王石有点担心的说道“妈,试用期的事,我不该自作主张——”


“孩子长大了”许静娴柔声对王石说道“石头,你做的对,妈从小就告诉你,我们穷是穷,但要有骨气,二百元钱对我们家来说的确是一个大数目,但拿人家的钱要拿的在理,你长大了,遇事能有自己的主见,妈感到很放心,今后如果你有能力,一定要记得报答人家,妈带着你们两个孩子能捱到今天,就是因为有很多人在不同程度上给予了我们这样或那样的帮助,象胡叔叔,今天不但帮你找工作,还借钱给我们;还有刘老师,在你读书时帮你减免学费,你要退学了,记得到刘老师那里说声对不起,他对你的期望很高啊!”


“是,我现在就去”在王石的记忆中,父亲的印象只是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一直是母亲扶养着他们两兄弟长大,母亲一直是他力量的支柱、智慧的源泉,到明天,他就要告别母亲,独自去一个陌生的环境,在那里,他听不到母亲柔和悦耳的声音,见不到母亲忙碌的身影,一刹那间,他对眼前这个温暖而简陋的家感到眷恋不舍,毕竟这里是他十七年来熟悉而温馨的家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