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的一切都变的如此陌生,看来我真的该走了,去一个我似曾相识的过去,可是那却是未来,无法掌控的未来,无独有偶,古话说:英雄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可当看到两种眼泪的时候,悲不自禁,不明就理的人莫明其妙,明白的人只能说遗憾了,某些人说过,一个领袖,得以成功最重要的两点品质,是纳谏和用人,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注定了是悲剧的。你的力量若在这个位面是神允许的范围的话 通俗点 就是不影响他的利益,那你怎么发展只要是不出这个规则,那就没有问题,可是规则是什么呢?似乎就是力量的集合体,简单说就是在你的圈里,你具备怎样的力量,你就有怎样制定这个圈的规则的权利,权利越大,你所受到的影响就越小,而当你的力量在这个圈内无限大时,你就会创入一个新的位面,这个位面里,你是新生的,你开始了适应和熟悉新的位面的一切,当你有一天掌握了这个位面的力量后,你就会想改变这个位面的规则,你为了有能力改变这个位面,你就需要变的更强大,自然,你将受到来自你这个位面和比这个位面更高一级位面的压力和威胁,你就需要通过更多的方法来达到你的目的,来制定你的规则,实际上,你力求保护的一些东西,在更高一个位面来看,是阻碍发展,阻碍改革,而你却认为你的抗争是为了改革,是为了生存所必须的。总之只有你垮过了你这个位面的范围,你也才能够从更高的一个位面来看问题,这样你是否能跳出这个圈呢?你是否找到活着的意义了呢?你争取到的又是什么呢?你永远都会在这个循环中永生,面对的只不过都是你所想而已。现在有点明白什么叫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了,我们不过是神,眼中祭祀的牛羊,金钱的载体,权利的基点,或者只是生殖机器,政治的砝码,信仰的积存。无独有偶,神管他叫宿命,政治叫命运,换句话讲就是谁也逃不过丛林法则和利益驱动。

举个例子,某天突然消失了十万人,甚至是百万人,也许对于决策层来讲什么不算,无非是少了几十或百万的人,甚至连人都称不上,就是待宰的牛羊也不是不可能,政治家的眼里也许就只是少了些争取利益的砝码,商人眼中就是无数的钞票,神眼中不过就是就是一点可怜的信仰力,可是哪怕其中之一是我的亲人,那可就是我的全部了,你可能想你站在这里,你信誓旦旦的说,不,决不,我们不是什么什么,不能在他们眼中如此渺小,要反抗,若我做到他们的位置的话我决不会如此,我笑了,呵呵,上帝也笑了,你站在现在的角度看,你决不会向他们那么想,也不会向他们那么做,可是当你自己坐到那个位置上,你也许只是会改变消失的是谁而已,而不是数量,因为那些消失的数量是必须的。这么看,把你所能改变的点量化一下,也许非常的巨大,可是仔细想想不过就是改变了那么可怜的一点点而已吗!换到更高一个位面想,呵呵,你又改变了什么呢?在这个位面看来,无非就是换了个人服务他们而已,是谁不重要,关键是不要侵犯了我的领域。任你在你的位面如何,只要你的力量不足以对我构成威胁的时候,你才能拥有你现在一切,如果你超过了 那好,你完蛋了,你将什么都不再拥有了,最后就说道另一个概念了,人有人格,神有神格,人格是什么那神格就也是什么,概念上是完全相同,只是位面上不同而已,那人也能成神吗?也可以拥有神格吗?拥有神才能拥有的力量吗?或者神才能拥有的自己的领域吗?领域这个概念很强大,在自己的领域内,一切规则都是你制定,一切行为都如你所愿,一切事物都由你生成,这是多么可怕的力量啊,所以很多人在拥有了不全完的领域时会迷失,会把自己想象成一个神,可是他忘了,他不具备神格,哪怕是残缺的神格,往往站在这个位面最顶端的人,哪怕拥有可怕的领域能力的人依然无法和神抗争,也许你的力量上可以和神抗争,可是在力量的运用上也许就是天壤之别了。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每次看到这句话我看到的东西都不一样。也许我的意义就在这里,不停的看到明天,试图找到自己的明天,最优秀的预言家也只能透过本质看到下一个分岔口,而不是全部,所以只有明天是未知的。抗争是必须的


有一本叫领域的书 看不懂的人叫他欲望。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