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7年·梦

1981w 收藏 7 122
导读:[原创]7年·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7年·梦


2006年7月……

嘭!很闷的一声枪响,甚至可以听到79微冲枪机后座上膛的声音,51弹的弹壳旋转着落在水磨石的地上,钢壳跳动着发出清脆的声音。

突然静止的面孔,紧张或是惊呀,或许更多的是恐惧,一瞬间,静止。

血,距离,痛苦的痉挛……

汗,手心里的;额头上的。

惊醒!


1999年9月,50大庆前夕……

领这个任务时,刘旭光火很大,作为警卫队的排长,怎么也闹不明白这个破事落在自头上。

那时我们在大兴集训,警卫科目,天知道为什么追捕的任务,也许是那段时间国庆庆典任务太多,虽然我们也是一线部队,但至少我们没有路线任务,时间还算充足。

其实刘旭光不是因为任务生气,我知道他是生警察的气,这帮孙子好事跑的快,玩命的事溜的也快。


初秋,顺义的野外露水很重,也很凉,第三天了,天天都这样,天知道警察哪来的情报。

警察说是蹲守,守株的意思,不知道兔子来不来,其实我不希望来的,完成今天的任务,明天就可以拉到天安门一线执勤了,跟这帮子人在一起,感觉很不自然,他们可以睡在车里,搭拉着个腰带,抽着烟,我们该死的却天天晚上在草丛里窝着。


3点多了,很困,但亢奋的精神和夜的湿寒打扰了睡意,抱了一夜的79膛口上也结了一层露,用衣袖轻轻的擦去,这是要命的东西,也是保命的。

腿很麻,很想动一下,刚扭了一下,屁股就挨了刘旭光一脚,“你他妈不要命了”。

“来了”,观察哨发出一个手势,刘旭光拉了下枪栓,“上”!


面前是几间破旧的民房,荒弃很久了,几个黑点一闪,消失在黑黑的背景中。

十几个人以扇形包抄上去,那帮警察孙子在后面远远的看着。

房子里很破,但一眼可以看穿几间,中间的墙已倒的差不多了,很快发现目标,同时,目标也很快发现我们。

狙击手早就位了,所以我们也不怎么怕,虽然知道这帮亡命的家伙手里有狗(我们管土制枪的叫法)。

前面是个死角,确切说是狙击的死角,刘旭光在左,我在右,他举着枪警戒,示意我进去。

显然是房主以前的卧室,东西清理的很干净,水磨石地板上的脚印出卖了躲在里面的人。房门半开着,确切说是半倒在地上,一脚踢开,冲了进去。

四目相对,多的只有惊恐,距离只有两米左右,甚至可以看到他被烟熏黑的牙齿。

他举起手里的枪,只有零点几秒,也许连零点几秒也没有,微亮的房间,我手中的枪响了,声音很闷。


51弹的弹壳旋转着落在水磨石的地上,钢壳跳动着发出清脆的声音。

血,距离,痛苦的痉挛……





后记:


2006年8月。


在支队司令部值班室,见到已是少校作勤股长的刘旭光,谈起七年前的这件事,也谈到我经常做的梦,我很想知道最后的结果!


他说,既然梦了,就忘了吧,放下重量,你会更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