倭国“怀胎八月”,中国焉能不问

1980229xt 收藏 1 22

俗话说,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如今日本已“怀胎八月”,不仅地球人都知道,连中国人也知道了——不过,它怀的并非天使,而是一个畸形的怪胎、一个原子胎。无须危言耸听,一个日本恶妇临盆之际,必定是中国人民难受之时。


非法的“妊娠”


2006年7月13日,《南华早报》和《华尔街日报》不约而同地发表的社论指出,日本借朝鲜导弹试射之机,已经发出“先发制人”的战争叫嚣,甚至提出了选择核武器。其中《华尔街日报》的社论预言:“一个在军事上更加咄咄逼人、甚至是核武化的日本将无可避免地出现。”


关于日本“怀胎”的形象比喻,系出自埃及7月14日的《金字塔报》,它刊载的文章认为:“日本就像个怀胎8个月的孕妇,可能会随时生产核弹。”


日本的核研究始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早在1934年就成功进行了人工碰撞原子核的实验。战后,日本于1954年正式启动核计划,从1966年第一座核电站运行,到2005年,日本共建成反应堆54座,核电规模居世界第三。


日本超强的核能开发和其他技术,足以令世界惊讶。在所涉及的远远超过发展核武器之需的增殖反应堆技术领域,它领先于美国;其大型螺旋形核聚变实验装置属世界唯一,受控核聚变装置亦堪称一流;此外,日本拥有超级电子计算机技术,即使不进行核试验,也能在三维空间对核爆炸的全过程实现全方位模拟;日本还拥有世界一流的核弹头运载技术,具备远程精确打击的能力。


美国实行的“放狗咬人”之策略,孳生、助长了日本的“核武情结”,以至于数十年未曾泯灭,同时,又把日本的核计划、核能力变成了一个“公开的秘密”。


早在1994年6月17日,当时的日本首相羽田孜即公然宣称“确实有能力拥有核武器”;1995年3月,日本政府高官在接受采访时又按捺不住地说,日本能在“183天内”造出原子弹。近年来,日本政治家更是不断地向“无核三原则”发起挑战,且愈加胆大妄为,肆无忌惮,如:毫不掩饰地承认拥有巨量“武器级核储备”,即便用“剩余的钚储备”也可造出7000枚核弹头;日本的内阁官房长官声称,日本的“和平宪法”并不禁止发展核武器;2002年4月6日,当时的自由党党魁小泽一郎公开扬言:“如果中国过度膨胀的话,日本就要制造核武器来‘反制’中国。”


2005年5月5日,美国“忧思科学家联盟”(UCS)军控组织,发表了一封有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内的27名学者的联名信,呼吁日本无限期延迟某处理厂的运行。他们开始高度重视日本的核武问题,认为,如果日本一旦退出《核不扩散条约》,可以短时间内拥有“大量核武器”,他们对此十分不安。


然而,一个不受约束的日本,根本不可能理会什么联名信、呼吁之类的东西。极善于借题发挥,“现在很愤怒,也十分焦虑”、“核弹可能随时生产”的日本,不就因朝鲜的导弹问题向美国打了招呼,表示“必须用核武器来武装自己”吗?


好一个“愤怒”!好一个“必须”!


时至今日,我们须告诉日本了:你的核计划是违法的,既违反了你们的“和平宪法”和有关核武器的“无核三原则”,又是对联合国《核不扩散条约》的公然挑战。目前,你的核问题已相当严重;因此,你的“妊娠”无疑属于非法,必须立即中止。


中国是否有责任


令人不无遗憾的是,自日本半遮半掩地迈开核武化的步伐,到1993年1月,“拂晓丸”在日本海上保安厅武装巡逻船的护航下,从法国的瑟堡港离码头,大摇大摆地运完标志着日本正式进入钚时代的一吨钚,再到今天其政府高官发自丹田的核武之“气”,几乎没有几个国家表现出应有的警觉,也没有一个国家发出过义正词严的警告。世界不闻不问,中国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似乎日本的“核武情结”尤可怜悯,日本走向核武化天经地义。


作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同盟国和日本投降的受降国之一,《联合国宪章》的发起和签约国之一的中国,对维护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制止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防止二次大战悲剧的重演,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作为联合国安理会拥有否决权的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作为国际核俱乐部五大国之一的中国,具备将二战结束61年、但至今尚未承认战争罪行,且从未放弃其侵略扩张政策的日本,毫不客气地拒之于核门槛之外的一切手段和力量。但是,中国使用过这些手段吗?展示过自己的力量吗?如今,一个攘臂瞋目、依旧不乏武士道精神的军国主义的日本,正骑在所谓的核门槛之上,威胁着中国,逼迫着国际:怎么样,你们究竟是让进还是不让进?!


二战结束后,德国的纳粹主义曾一度死灰复燃,但出于遏制、对抗以苏联为首的华沙条约组织的目的,美国采取了默认、纵容、甚至策划重新武装德国的政策。由于欧洲各国,不管是东方集团还是西方集团,均对此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并一直将德国置于高压态势之下,最终使新纳粹主义无奈夭折,美国的如意算盘也因此而落空。


然而在亚洲,情况却迥然不同。美国帝国主义基于扼杀中国、消灭共产主义的邪恶目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对日本实施军事占领的同时,公然扶植、武装了日本;而日本则得益于四面环海的岛国环境,不断培育着大和民族根深蒂固的扩张野心,以及疯狂的复仇心理。致使一个军国主义的日本,在一片上帝赐予的、得天独厚的罪恶土壤中迅速发芽、生长,孕育、膨胀,直至长成一棵参天大树,变成一头呲牙咧嘴的猛兽。


作为一个世界大国、亚洲最大的国家,联合国安理会唯一的亚洲地区的常任理事国,中国对一个已为既成事实的严重威胁着自身安全的日本,直接威胁着亚洲稳定发展的日本,同样对世界和平构成威胁的日本,是否负有责任呢?中国对一个当今可谓货真价实的军国主义国家,一个又将罪恶的生命“怀胎八月”的国家,是否负有责任呢?回答是肯定的,有!岂但是有,而且负有主要责任。充耳不闻,熟视无睹,放任日本军国主义坐大,中国难辞其咎。回首走过的战后61个年头,我们对日本做过些什么?又应该做些什么呢?


今天的人们恐怕难以想象,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期的中国,毛泽东是怎样成为一位顶天立地的巨人的。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几乎同时与中国对阵,然而毛泽东却“乱云飞渡仍从容”,“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不仅要打倒苏联社会帝国主义,还要打败美帝国主义及其一切走狗!那是何等的胸襟、抱负,何等的胆识、气魄!


如果说毛泽东展示的是意志和力量,而以色列历来所施展的,就是必欲置人于死地的谋略与手段。1981年的“巴比伦行动”,以色列以14架战机和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即将伊拉克的“核梦想”击得粉碎。有鉴于此,今天的中国,不仅需要大国的风范,小国果敢、务实的处事风格,同样需要。


毫无疑问,在亚洲,中国不问日本,则无人问日本;中国不管日本,则无人管日本;在世界,中国不问日本,更是无人问日本;中国不管日本,更是无人管日本。


不当“全世界的罪人”


如果是30年前,说日本要战争不要和平的人,仅仅限于“右翼势力”或“右翼分子”的话,尚有一定道理,然今天则大为不同了。如今的日本,战争气氛甚嚣尘上,中国人民虽隔重洋大海,仍能感受到空气的震荡,仍能嗅到火药的浓烈气味。代表日本政府的高官大员,你方唱罢我登场,没有一个不是口出狂言,没有一个不是气势逼人,几乎个个都是一副地痞加无赖的模样。


但与日本相比,中国却反其道而行之,所取的态度令人匪夷所思。这表现在,社会唯求和谐,世界只能和平,一切与此相悖的言论或举动,均非正当。官方媒体可谓尽职尽责,高级官员诚为中规中矩;目前的中日两国是友好的,将来的中日友好依然是国家之大局。中国从不言战,也无须备战,因此,老百姓只管高枕无忧,尽享歌舞升平之乐,安心地跨过小康进中康,进罢中康奔大康。


然而,日本核武化的叫嚣声声入耳,总是令人放心不下。核武器是可以给世界带来末日的东西,一旦日本拥有,后果不堪设想。100枚核弹头足以使中国半个多世纪的经济建设化为乌有,社会可能后退到解放以前;10枚核弹头毁灭10座1000万人口的大城市,使1亿中国人化为灰烬则易如反掌;如果只丢来三两枚,“稳定压倒一切”的硬道理还有硬度几何,中国会不会崩溃,天下会不会大乱?如果只丢给首都北京1枚,中国有无可能瘫痪,会不会不战而降?想必,既凶残、狡诈又灭绝人性的日本军国主义,是绝不可能容许中国按部就班地进行核反击,或者是第二次核打击的。


当我们的眼睛只盯着靖国神社,只盯着小小的钓鱼岛,只盯着东海专属经济区的划线,解放军的百万大军准备逾越的也仅仅是一条100余海里的台湾海峡,且与日本纠缠不清之时,可曾想过一个熟稔中国兵法的日本,正采用虚张声势,瞒天过海之计,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心急火燎地打造着它的杀手锏,精心呵护着它即将呱呱坠地、足可“当惊世界殊”的魔鬼婴儿呢。有识之士大声疾呼:如日本拥有核武装,“对于中国的危害性远甚于丧失一千个钓鱼岛,或者日本天皇率领文武百官每天都去参拜靖国神社”!


实际上,就日本核问题的严重性来说,不管多少个钓鱼岛都无法与之相比,东海油气田、台湾岛也远远不及。日本对中国之言行,已愈来愈不可思议,我们从中不能不品出某种核的“味道”。例如春晓油田的生产,日本就说,“别无选择,只能叫他们停下来”——犹如大人对孩子。似乎只要日本把手一伸,中国海军立时将被扼死一般。


尽管日本投降已久,但它从不承认是战败,而只认为是终战。它是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三个法西斯轴心国中,唯一死不改悔的国家,中国理应给这样的日本以准确的定位,如:一、非正常国家;二、邪恶无赖国家;三、恐怖主义国家;四、最具侵略性的新的军国主义国家等。


数十年来,中国一直奉行国土防御的战略,恪守的是几千年传统的道德理念,只要敌人不踏上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我们从来就不打算反抗。不过,毛泽东有句名言:“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它就不倒,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当我们早已具备维护12海里领海之外的国家权益的能力的时候,毛泽东的话不是很有启示意义吗?中国的被赋予正义力量的铁扫帚,理当扫过东海、黄海,将军国主义的“灰尘”扫到太平洋里去!


如果是一位“怀胎八月”的良家妇女,她可能产下一个和平的天使、或只要拥抱大地母亲即可战无不胜的英雄安泰;如果是一个具有野兽基因的“怀胎八月”的日本恶妇,她所产下的若非赫拉克勒斯,必定是魔鬼撒旦!如果中国人民并不健忘的话,我们一定会记得:日本所称“183天”内造出核武器,是在11年前;日本“一夜造核弹”之叫嚣,发自4年之前。如今我们看到,日本恶妇已开始打开她的潘多拉魔盒,一个灾难的渊薮正呈现出轮廓,一个将给人类带来不幸的礼物,正急不可耐地从母腹中露出了头上的尖角和青面獠牙的脸!


因为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邻邦,所以,日本的“怀胎”中国不能不问;因为日本是对中国、亚洲、乃至世界安全均构成严重威胁的国家,所以,日本的核武“怀胎八月”,中国不可能不管。不仅要管,而且要一管到底;中国既有管的资格和义务,也有管的权利及能力。中国反对和制止核扩散,并致力于最终销毁核武器,中国尤其不能容忍,一个最具危险性的军国主义的日本跨进核门槛,拥有核武器。


对敌人的宽容,意味着对人民的残忍;对日本的放任,无疑是对13亿中国人民的身家性命的漠视。我们口口声声称自己是“负责任的国家”,首先须要对中国人民负责,其次要对曾经饱受日寇铁蹄蹂躏的亚洲国家和人民负责,而且还要对全世界人民负责。“可以在一夜之间制造出数千枚核弹”——日本政界人物的狂言寰宇震撼,莫此为甚,难道我们还要自我宽慰地把它说成是政客的哗众取宠,或是一股空穴来风吗?


日本究竟“妊娠”许久?不妨做出这样估量:日本的核弹头已经走下生产线,只待拧上引信,即可成为制成品。


如果我们依旧高歌“中日友好”,仍然“无所作为”,也许某一天,当我们一觉醒来,复活了的伊藤博文必定已站到了我们面前。就像对待当年的李鸿章——一位屈辱地踏上日本马关土地的中国大员,一位险遭暗杀大难不死,却又身带枪伤倍加屈辱地坐到谈判桌前,签下了中国历史上最为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的人物——且在我们头上悬起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重复着他1895年曾说过的一句话:中国对日本所言,“只有诺否二字”。


中国不能再当东郭先生,也不能再做用胸膛暖醒了毒蛇的农夫,综观中国之近、现代史,瞻望中华民族的前途和命运,中国已实在是当不起了。


中国领导人向全世界说:“事实已经并将继续证明,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国家,是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坚定力量。”我们希望这句话是负责任的。


《国际歌》唱道:“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正义必然战胜邪恶,正义必须战胜邪恶。曾几何时,帝国主义、垄断资产阶级视无产者为“全世界的罪人”,兹借用歌中的提法: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国依然要做“天下的主人”,而绝不能当“全世界的罪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