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惊呼~~别再为一些“土匪”打气了!

★★★★★★★★ 收藏 26 367
导读:[原创]惊呼~~别再为一些“土匪”打气了!

最近,从电视上看到了一则消息,我国一些城市将为“城管”装备一些防暴头盔、防刺背心、防护手套、警棍一些列的警用器具,我个人认为不应该给“城管”装备这些东东,因为他们从根本上就用不到这些东西,“城管”是一个城市文明的管理者,如果他们能负起责任、文明执法,一些小商小贩们会对他们进行攻击吗?我想:这是不会的。除非是把一些硬汉逼急了


一些小商小贩为了生存,难免会违反一些城市管理条例,但是我们的城市管理人员是怎样执法的呢?大家结合一下,谈谈我们日常生活中平时所见的“城管”的执法形象。


真不希望“城管”能再“如虎添翼”更进一步地拿着鸡毛当令箭,更进一步的损坏城市执法者的形象,下面我收集了几则有关信息:


1 “街道城管”野蛮执法 湖北小贩惨死广州街头 时间:2004-07-31 10:09:03 来源:荆楚网

7月20日,一对来自湖北孝感的夫妇在广州街头摆地摊的时候,遇到了4名正在“执法”的街道办事处城管人员。在追赶过程中,双方发生冲突,湖北男子不幸被城管人员用铁皮挥中颈部,当场死亡。此事发生后,在当地引起强烈反应,也由此引起有关“编外城管”的执法权与执法作风等问题的争议。

事件




“城管”追赶摆摊小贩


7月20日下午,在广州市天河区员村摆地摊的李月明死了。那天,李月明和妻子葛润兰在员村新街12号居民楼商铺门前摆了一个地摊。


“20号那天的事就是在我们店门口发生的。”7月28日,员村新街12号居民楼底层一家名叫“广州金叶”的商铺的一名职员说。


这名职员说,当日下午5时许,一辆牌照为粤A7A699的五十铃突然停在店门口,车身有“广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支队”字样,随后有4名穿制服的男子陆续下车。正在摆地摊的葛润兰马上收了东西,往居民楼的楼梯口跑。


据葛润兰的妹妹回忆,当天下午,她姐姐在“广州金叶”门口摆起一个出售女性饰品的临时地摊,即在地上铺一张布,摆些小商品,如有城管来查,可将布一卷赶紧逃避。时至今日,员村各街道仍随处可见摆此类地摊的小贩,广东人称为“走鬼”。


“姐夫在员村搞大卡车的清洁工作,当天没事才帮我姐姐一起看摊的。”葛润兰的妹妹介绍,当时在场的还有姐姐和姐夫12岁的儿子。


员村新街12号居民楼附近一名经营餐馆的个体老板看到,4名穿制服的男子对葛润兰紧追不舍,后面又有一名男子尾随。事后,他确认尾随的男子是葛润兰的丈夫李月明。


铁皮挥中颈部而死


葛润兰转身跑进居民楼,4名男子紧追不舍。李月明也一路跟了过去。多名目击者反映,双方在楼道发生口角,之后便大打出手。5时30分左右,在居民楼商铺旁,李月明伏地身亡。


关于他的死因,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尚未公布结论,而事发现场的目击者均称:“李月明是被城管人员活活打死的。”


在当天的事发现场,李月明的家属扣下了其中一名穿制服男子的证件。证件显示,此人为员村街道办事处城管科成员。而该男子与另三名穿同样制服的男子是从一辆车身有“广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支队”字样的卡车上下来的。


当时正在居民楼301房做钟点工的欧阳南风回忆,她听到有人在3楼与4楼之间发生口角,就打开了房门,看见一男一女正与一名穿制服的男子打斗。穿制服男子顺手操起过道旁的铁皮往后一挥,不巧割到男子的颈部,“马上有血喷出来”,欧阳南风说,那名穿制服男子于是回头就往楼下跑。


住在四楼的一名男子也透过家中的小窗目睹了欧阳南风口述的情景。据他介绍,受伤男子喊了声“跑什么跑”,便动手去抽过道杂物堆里一根木棍跑下楼去,但随后突然倒在了地上,血不断地流。


5时30分,当地小区的保安员谭佩仪看到“广州金叶”门前挤着许多人,就和一名巡警赶到现场。“一个男子扑在地上已经动不得了。颈上有很多血,很惨。”谭佩仪说。


有人随即拨打了110和120。根据广州市第六人民医院的“院前抢救记录”,该院接电和出车的时间均为5时42分。“人未进医院就已经死了。”该院医务科的曹科长说。


此后不久,警察将4名穿制服的男子带走。




目击




说法一:从三楼打到一楼


记者采访时发现,当事人与目击者对当天在员村新街12号居民楼所发生的事情,表述略有差异。


根据葛润兰妹妹的介绍,事发当日,她姐姐被追到四楼时已无路可逃,被其中一名穿制服的男子堵住了出路,而另三人则在三楼楼道与李月明动手了,“从三楼打到一楼”。


说法二:死前打碎“城管”车窗


据知情人介绍,当晚9时许,警察对“广州金叶”的员工做了笔录。9时30分左右,牌照为粤A7A699的五十铃车被警察开走。


7月28日,记者在员村派出所看到了这辆车,其副驾驶处的门窗玻璃已破碎,玻璃碎片散落在驾驶员座位上。对此,存在两种不同的说法:一种认为,李月明追下楼后,用木棒打碎了“城管”车的玻璃,而后倒地身亡;另一种说法则称,是李月明的家属打碎的车窗玻璃。


对此,警方均未予说明。




进展




死者家属回避采访


李月明今年42岁,湖北孝感人。据其妻葛润兰的妹妹介绍,李月明有多年在广州打工的经历。“2003年年初,他举家迁入广州……没想到所有的希望换成了这样的结果。”她说。


李月明死后的第二天,也就是7月21日,其妻葛润兰被天河区政府安排住进了员村工人文化宫内的金雁宾馆,该宾馆是天河区政府对外营业的招待所,因有专职人员24小时陪护,记者多次希望与葛润兰面谈,均遭阻拦。葛润兰的妹妹解释,即使见了面,姐姐也未必能谈得出什么东西,“因伤心过度,她现在几乎无法站立。”


自7月21日开始,死者家属回绝了当地媒体的采访。广州某媒体同行则透露,有关方面希望“内部处理”此事,这是死者家属没有出面接受采访的原因。


警方通报:体力不支倒地身亡


死因鉴定:右颈侧外动脉破裂


李月明死亡案的认定结论,成为目前各方关注的焦点。


葛润兰的妹妹认为,其姐夫是被“城管队员”打死的。记者采访的几位目击者,也一致认为“李月明是被‘城管队员’打死的”。但天河区委宣传部新闻科副科长吴剑萍说,“在调查结果尚未公布之前,我们不能下这样的结论。”据知情人士透露,警方内部做出的一份通报称:“城管与李月明发生纠纷与斗殴,因李月明体力不支倒地身亡。”


据广州市第六人民医院出具的“院前抢救记录”,随行出车的医生对李月明症状的描述是:“右颈侧外动脉破裂,神志丧失,瞳孔散大。”目击了现场的保安员谭佩仪介绍,当时他看到死者的脸部发黑,颈部有大量血迹。7月27日,李月明的弟弟从老家赶到广州,去看了李月明的遗体。他说,“哥哥的脖子右侧有个窟窿,我摸他的后脑,发现是扁平的。”


在记者获得的一份由医院和警方联合签署的记录单上,医院对李月明“致死的主要原因诊断”是“失血性休克”。该记录单还记载:“尸体保存15天,期间凭公安出具证明处理,逾期交殡。”


4名当事人被逮捕


公安机关透露的消息显示,7月29日,被拘留的4名当事人已被逮捕。知情者认为,这一信息实际已暗示事件的态势,相关部门对事件定性只是时间问题。




真相




“街道城管”并非“正规军”


在7月20日的事发现场,李月明的家属扣押了一名穿制服男子的证件。根据葛润兰的妹妹提供的复印件,该证件主人叫毛祖礼,为员村街道办事处城管科成员。


对于其他三名当事人的身份,员村街道办事处和公安机关均拒绝透露。


据广州城管系统一位人士介绍,此次与李月明发生打斗的人员,还不能纳入城管系统,理由是广州各街道办事处一般设有城管科,但该科室成员既不是市支队派出机构人员,也无区县城管大队的编制,“只是街道办事处的内聘人员。”


越秀区城管大队一位队员透露,目前各城区街道办事处内设城管科,定编为5-6人,有些根据需要会聘请一些义务城管人员,主要协助街道城管员在一些重要地段进行监督管理。


据一位熟知广州城管工作的媒体同行介绍,广州市城管综合执法支队在各区设有城市综合管理执法大队,各大队下设城管综合执法中队,该部门的城管队员具有综合管理执法权。而街道办事处城管科属于各街道办管理,其不具有执法权力,只能协助正规的执法队员进行城市管理,而一旦涉及到执法问题,街道城管应该将案件移交城管大队或者城管中队处理。




广州城管全市通报




“谁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现在我们承受着巨大压力,希望不会影响队员们的士气。”7月28日,员村街道办事处城管科一位人士说。他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要求,称此事应该找天河区城管大队。而该大队政工科的负责人称,市城管局对此事进行了内部通报,要求大家依法执法。他同时表示,外宣已归口区委宣传部。7月29日,天河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吴培楼告诉记者,目前广州市正在进行城市卫生大检查,“城管的同志都很忙,他们希望过了这段时间再出面解释。”


一个事实是,“7·20”事件在广州全市城管范围进行了通报。


7月27日,一辆城管面包车停在事发地不远处,车上下来9名城管队员。“以前都是两三个,现在因为出了这件事,都是结伴同行。”临街一位商户告诉记者。


在李月明死后第二天,员村一些外来人员自发组织起来,准备向政府部门抗议,希望严惩凶手。事实上,他们并不清楚街道办城管科人员与正式城管人员的区别,而一个不容回避的矛盾是:他们对城管执法作风的意见由来已久。采访过程中,小贩们向记者反映了不少他们认为的城管“野蛮执法”行为,并称此前城管打人事件时有发生。


不过,此次抗议活动最终并未发生,而员村街道办事处有关负责人也否认有这样一起风波。(完)



2 重庆学童不满城管野蛮执法 被拉进车内殴打 2005-06-30 10:46:58 来源: 重庆晚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孩子的母亲让城管对孩子眼伤作出解释


本报讯 替母亲守摊的学童不满执法车擦挂菜筐,遂踢车门一脚,两个城管队员随后下车,各自架住学童手臂拉进执法车……当家人再次见到学童时,眼眶积满淤血。昨日,医生诊断学童眼部受伤,不排除失明可能。


学童叫平平(化名),今年12岁,父母是菜贩。28日下午5时20分左右,平平在江津市城区三通街替母亲守摊,一辆江津市市政管理监察支队的城管执法车驶来,驱散占道经营菜摊。其间,平平见执法车前保险杠擦挂了母亲菜筐,便用脚踢了车门一下。


“一个30多岁的城管从车上跳下来,卡住我脖子往车里拖,另一个城管也下车帮忙。城管在车上用拳头打我眼睛,又恁个卡我脖子。”昨上午,躺在病床上的平平比划说,他被面部朝上按在执法车的座位空隙,被卡得直到脑袋发晕。


执法车开走后,母亲急得满城找儿子。晚7时许,她在几江派出所见到儿子时,儿子左眼“像流血”。警察告诉她,儿子是城管执法车送来的,原因是踢了城管执法车。


昨晚6时许,记者在三通街随机采访3位菜贩。他们证实:看见城管执法车擦挂菜筐,有城管卡住平平脖子拉进执法车。医院证实:平平左眼球血肿,眼眶周围积满淤血,且不时头痛。


江津市市政管理监察支队一大队队长戴馨野矢口否认打人一事。他称,当时他就在执法车内。“他眼睛受伤可能是在车里撞的,没有人卡他脖子,更没人用拳头打他眼睛……我们执法受阻扰,扭送他进派出所。”


就平平眼睛受伤原因,在监察支队长黄建波口中发生了变化:“我们了解到,他眼睛这几天就有些发红。”眼红使眼眶周围积满淤血?黄没正面答复。


就此,重庆盛世文辉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朝斌认为:平平是未成年人,踢车门虽然有过错,也应由监护人承担,而城管却在他母亲在场的情况下,强行扭送派出所;被强行拉上执法车后,平平还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平平在执法车内受伤,不管何种原因引发,只能说明城管执法不文明。


据称,由于城管与平平的说法迥异,警方决定:城管自行修复被踢的车门,平平治伤费用由其父母先行垫付,待调查结束后作调解,若双方不服可向法院起诉.

3 四川彭州城管野蛮执法抢商家牛奶 信息来源:华西都市报

彭州市容局:违规经营和野蛮执法都要理抹


昨日上午,本报接到彭州市读者热线反映,彭州市天府中路一乳业商店门口摆放的牛奶,突然被当地城管执法人员抢走,究竟是否属实?记者立即赶往现场。


经销商:城管抱走牛奶


据经营牛奶的老板朱武兵说,昨日上午9时左右,他刚刚从运奶车上卸下一批新鲜牛奶,9时30分左右,正当他把牛奶往商店内搬时,突然彭州市8辆城管执法车刹在商店不远的街道上,从车上下来数十位穿着制服的城管执法人员,他们来到商店前抱起地上的牛奶就走。


执法人员突然收走牛奶,朱顿时傻了眼。于是,他上前问缘由,但“城管执法人员根本不吭声”。当城管人员准备搬走最后一件牛奶时,他试图夺回自己的牛奶,于是与城管人员发生抓扯和推攘。“我衣服被撕破,而且城管人员拳脚相向”,他亮出自己被撕破的外衣说。


现场录像:城管动了手


在彭州市城管综合执法大队会议室,执法人员播放了当时执法现场的录像。录像显示,10多分钟的执法过程中,执法人员直接将商店门口的7件牛奶收走,未对商家出示证件和解释执法缘由。其间,城管人员与朱至少发生3次抓扯。虽录像中无法看清当时谁先动手,但当时城管执法人员的确动了手。


市容局:一定依法执法


随后,彭州市市容局一位康姓的负责人表示,此次对城区主要街道和学校周边进行为期两天的集中行动,是按照彭州市政府的统一要求和部署进行的。对该牛奶商家执法时,由于情况紧急(他说:“如果亮证完毕,商家已将门的占道物品搬走了。”),执法人员事先未来得及出示证件,对牛奶暂扣的书面通知也是在扣留物品后再开具,城管人员是依法执法。


康说,早在前天上午10时,彭州市城管执法人员已到该商店,对商店在人行道上摆放牛奶的行为进行了纠正和警告。针对朱某所反映的城管人员野蛮执法,他表示一经查实,将对城管人员作出严肃处理。但他也表示,对凡是有损城市市容形象的出摊占道行为和阻挠执法的行为,他们将采取一定的强制手段。


华西都市报 记者何晓东

3 城管野蛮执法被曝光 用铁锤打人逼吃烟灰 国际在线 2006-05-13 10:50:22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城管执法队员用铁锤敲打商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城管队员野蛮执法

扁担、二锤、拳头、棍棒这些是这里的城管常用的打人工具;喝盐水、吃烟灰、喝烟茶在这里的城管大队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近日,10名四川成都某区城管执法中队的协管员被该区城管大队以莫名的理由开除,其中一名协管员向本网记者报料,称该城管执法中队经常用非法手段殴打,侮辱小商贩,行为令人发指.

10名协管无故被开除


“4月29号领导没讲出什么理由就告诉我们10人被开除了,要求我们重新报名参加招聘考试、重新试用。如果我们报名参加考试,我们的社保就根本拿不到,不报名考试我们就将失业。都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我们参加考试,重新试用啊?我们现在是在夹缝中生存,我们中有的已经在这里干了快6年了,最短时间的也有近一年了。他们没有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为我们签订劳动合同和购买社保,我们就这事提了多次,可是至今都还没有给我们答复。凭什么开除我们,再者就是开除,我们的社保也应该给我们吧?成都某区城管执法中队的一名协管员在电话中向记者说道。


记者获悉,该城管执法中队在5月10日已经给了被开除的10名协管员拖欠的工资,可就社保问题却迟迟没有解决方案。记者了解到10个协管员中,该城管大队拖欠社保最少的近3000元,有的则高大8000多元,愤怒不过的协管员于是将城管执法黑幕给报了出来。


扁担二锤吃烟灰对付商贩


为了不让人看出来打出的明显创伤,这里的城管执法中队队员在殴打小商贩的时候,通常要在他们身上覆盖上泡沫垫子。还有一种叫“大雁飞”的游戏,就是让小商贩的双手伸开做展翅欲飞的样子,用两只脚尖站在凳子上支撑身体,不许掉下来。要是掉下来就会遭到执法队员的一顿暴打。


“在我们聘用期间,中队和街道办事处主要领导明知我们无执法权,仍然要求我们穿上正式执法人员的制服。我们知道,其实我们协管员只有劝导和义务教育的权利。然而工作中,我们对小商小贩轻则恶语相加、重则没收东西并打人,一旦发生抓扯,主要领导要求我们保护正式执法队员,让我们协管员顶罪。有的时候城管队的领导出去打牌,就叫我们协管员自己出去没收东西,领导还要求我们没收贵的,完成不了还要挨骂。实在没收不回来的话,就把那些小商贩带到辖区内暴打一顿然后放人。


2006年春节前夕,执法队员把一个商贩打成重伤,便血,后来那个商贩叫了几十个人来讨要说法,“因为这事情,城管大队还赔偿了人家3万元的医疗费用。这样的打人事情太多,有的时候我们都会在梦中被吓醒。”


不便暴露真实姓名的协管员认为自己处境尴尬,合法权益没有保障,希望有关部门给个说法。 (本网实习生 欧阳元韬)


来源:四川新闻网






编辑: 王玉珊 稿源: 国际在线综合


4 老人被城管车碾了过去 残忍至极![视频]大家看看吧 ~这是网址http://auto.sina.com.cn/bbs/2006/0620/113811897.html


还有很多就不发了,大家自己搜索看看吧~该不该?太残忍了,真是浪费了我们纳税人的心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