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盗墓

白发方丈 收藏 6 773
导读:[原创]盗墓

夜。


王富安狠吸完最后一口烟,暗红的烟蒂烫痛了他的手指,他慌忙甩掉,骂骂咧咧的打开身边放着的布包:一小把香,厚厚一叠纸钱,还有半瓶烧酒。


“哧”火柴折了。


“哧”前任火柴的接班者猥琐的亮起来,豆大点儿火星,摇摇摆摆时刻就要夭折的样子。王富安用它点燃想,分成三股插在泥地上。


“哧”第三根火柴完结那叠纸钱存在的意义。


王富安跪在地上,赎罪般“咚咚咚”磕了仨响头,地上砸出浅浅小窝,王富安额头上椭圆形的黄土印被忽明忽暗的火堆映衬得分外惨淡。


“先人!原谅后人不孝,惊扰先人。后人们实在是活不下(音ha,三声)去了才来起老先人的房。娃娃们要上学,屋里要吃饭,上面要收钱,实在是没(音mo,三声)有办法了。”王富安有些哽咽,“先人!你老人家放心,等后人卖了钱就来为老人家重新打造茔地,柏木棺材厚葬先人,一年四时五节不忘祭奠!”


王富安语无伦次的说着,抄起半瓶烧酒倒油似的滴了三滴,又朝自己嘴里猛灌一大口,顺手拿起铁锨挖了起来。


王富安的面前是一座在关中平原不多见,半人高的荒坟。


... ...


就在今后晌,在乡政府伙房打杂的王富安一脸虔诚的端着炒菜万般小心的走到副乡长办公室兼宿舍门口,在他将要推开那扇木门瞬间,“古墓”、“文物”、“断岗”几个词抢着跳进他的耳朵眼里。王富安一愣,马上想起庄子西头断岗上的那座坟,打小老辈人就说那里面埋的是一个名气很大的人,很富,家里的钱财据说能够装满五马车!莫非就是...王富安意识到他应该敲门进去。


进门后,一个常来乡上收购文物的胖子捣了捣谈兴正浓的县文物保护办公室主任,主任满脸不快,挥手示意王安富走开。王安富赔笑着放下手中的菜盘子,退出门,胆小的他不敢再多作停留,恋恋不舍的半拉住门,装作系鞋带蹲在窗下侧耳倾听。


胖子关好门,顾不上多看唾沫横飞对醉汹汹的官们继续说:“...那坟可是明代大地主的坟,好东西海了去!原来还有祠堂看着,后来兵荒马乱的,也就没有人再知道。我也是刚刚才从一个老盗墓贼那里打听出来...”


... ...


一个大胆的念头缠绕着被贫困折磨的王安富,越来越明晰——


“老哥,家里捎信来,说母羊就要生了,俺得回家看看。”


“去吧去吧,你这孱头。今天不给你记工了。”胖炉头很恼火这会儿少了人帮忙。


“哎哎,行。”


... ...


盗墓这一行当由来已久。自从孔老夫子主张在逝者墓前栽植树木,以方便后人祭祀,这一本来出发点很好的想法就渐渐走了样。厚葬之风盛行,肥了以盗掘坟冢为生的土君子们,墓前雕刻的多寡好坏成了招徕盗墓贼的最佳招牌。历朝历代都立法严厉打击盗墓,“盗发坟墓,斩立决。”然而太平时期尚可以安稳,不幸天下大乱活人尚且不能苟生何况死人?


东汉末年,董卓兵败洛阳。临撤出洛阳城时纵容兵士大肆发掘东汉诸帝王后妃陵墓,“悉发之”;


三国乱世,一代奸雄曹操公然在军中设立“发金校尉”,鼓励盗墓以补充军资;


唐朝开国皇帝英主李世民也难逃死后被人揭了棺材的命运,五代十国时被军阀温某十万人运了七天七夜方运完墓内财宝;


清末民国,军阀孙殿英更是以“军事演习”为名率工兵团炸开清东陵,把殡葬规模据称仅次于秦始皇的西太后慈禧之墓盗掘一空!


长安城所在的关中平原上古墓星罗棋布,为盗墓贼大开方便之门,于是也就有了今天的这个故事——


凭着作农活打下的底子,王富安用了两个小时就沿着坟边以35度左右的角度斜向下打了约10米深的洞子,新土呈放射状铺开在洞口。他必须赶在天亮前挖到棺木,取出宝物,所以拼了命一样狠挖,全不顾塌方的危险!


洞子越来越深,也越来越潮湿。狭窄阴湿的土洞只容得下一个成年人极力蜷曲身子勉强转过身来,王富安“呼哧呼哧”大口喘着气,用手抓住铁锨头铲下土放在包里,使劲转过身迅速爬出洞子倒在洞口,来不及深呼吸又滑下去,被黑洞洞的洞子吞没... ...


凌晨3点,一夜苦战王富安的发财梦终于实现了一半——他挖到了棺木。王富安压抑住心中的狂喜,用借来的小斧头一点一点劈开陈旧的老棺木,白腻的木头渣散落在他身上将他慢慢淹没。


棺木上不规则的口子越来越大,借着手电昏黄黯淡的光线可以窥见棺材里面尚未完全腐朽完的尸身被质地不错的黑色绸缎棉衣包裹着,手指上的肉已经腐烂完全,只剩下白幽幽的指骨;头颅上黑洞洞的眼窟窿无神的望着棺材顶盖,任凭后人砍自己的安身之所却无能为力。


王富安终于可以把头和半拉身子探进棺材里,然而眼前的一切都让他目瞪口呆:


尸体的四周,除了糟烂朽败的线装书籍别无他物。


王富安顿时瘫在棺材口子里,万念俱灰。没有多少文化的他不知道有个成语叫“学富五车”,更不知道他和那个胖子都被老盗墓贼耍了,压跟就没有什么“明代大地主”,故事都是看不起胖子为人的老盗墓贼瞎掰出来戏弄胖子的。


王富安想爬起来,但马上就惊恐的感觉到呼吸困难,汗流如注,还有令他窒息的闷热。渐渐的,他意识模糊,眼前浮现出儿子,老婆,地里还没有收的庄稼和来不及还给人家的斧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