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养路费滞纳金”凸现法制乱象

已经变异的蝉 收藏 1 230
导读:“天价养路费滞纳金”凸现法制乱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7月21日,郑州市交通规费征稽处查获一辆严重拖欠交通规费的吊车。稽查人员根据征稽标准计算,吊车从2003年2月1日至被查扣之日,应缴纳养路费本金、滞纳金、罚款等共计约76万元。除去本金和罚款,这辆车的滞纳金达到了49万元。而在7月初,郑州市交通规费征稽处向社会公布的17个欠费大户名单中,某公司一辆自卸货车从2002年3月1日欠费,截至今年6月30日,共计欠费78.1915万元,其中滞纳金40万元。(2006年8月8 日《中国青年报》)

天价滞纳金,卖了车也交不够。于是,舆论哗然。然而,养路费征收部门却宣称,天价滞纳金的产生是合法的:《公路养路费征收管理规定》明确规定了欠缴养路费加收滞纳金的标准:滞纳金按照每日1%计算。于是,人们除了声讨有关规定和相应收费部门行政行为的不合理之外,却似乎说不出其他不是来。

人们对公路部门决定对前述车主征收的养路费、罚款和相应天价滞纳金不合理的批评固然是有道理的,但要说合法,却无从谈起。而天价滞纳金的发生,更反映出了部门利益下的法制乱象。

据以产生上述天价养路费滞纳金的《公路养路费征收管理规定》,是交通部、国家计划委员会、财政部、国家物价局于1991年10月15日联合发布并于1992年1月1日起实施的。这也是目前公路管理部门对部分车主征收公路养路费的依据。《公路养路费征收管理规定》规定,“对拖、欠、漏、逃养路费的,除责令补缴规定费额外,每逾一日,处以应缴费额的1%的滞纳金;连续拖、欠、漏、逃养路费三个月以上的,并处应缴养路费额度30%~50%罚款;连续拖、欠、漏、逃养路费六个月以上的,并处以应缴养路费额度50%~100%的罚款。”据此,人们不能说公路管理部门决定对前述车主征收的养路费、罚款和相应天价滞纳金没有依据。但是,并不能就此认为,公路管理部门的行为是合法的。

《公路养路费征收管理规定》总则明确,该规定的目的是“为加强公路养路费征收管理工作,保障公路养护和改善的资金来源”,制定该规定的依据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管理条例》(国务院1987年10月13日发布、1988年1月1日起实施)第十八条“拥有车辆的单位和个人,必须按照国家规定,向公路养护部门缴纳养路费”的规定。也就是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管理条例》乃是《公路养路费征收管理规定》的上位法。但是,对于欠缴养路费,《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管理条例》只在第三十五条规定可以由公路主管部门分别情况,“责令其补交或者返还费款并处以罚款”,并无加收滞纳金的规定。因此,《公路养路费征收管理规定》关于加收养路费滞纳金的规定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管理条例》相抵触,应属无效规定。仅此,就可以说公路管理部门对车主加收天价滞纳金不合法。

不仅《公路养路费征收管理规定》关于加收养路费滞纳金的规定与其上位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管理条例》相抵触,在目前的法律体系内,《公路养路费征收管理规定》关于征收养路费的规定,乃至整个《公路养路费征收管理规定》,可以说都缺乏法律依据,甚至可以说是完全违法的。

1997年7月3日通过、1998年1月1日起实施,并于1999年和2004年两次进行修正的《公路法》位阶无疑高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管理条例》。《公路法》本身就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管理条例》的基础上制定的,《公路法》实施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管理条例》与《公路法》不相适应的内容自然失效。虽然《公路法》在1997年通过时有关于对车主征收养路费及对欠缴养路费车主加收滞纳金的规定,但根据1999年10月31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的决定》修正的《公路法》已取消了对车主征收养路费的规定,明确规定由“国家采用依法征税的办法筹集公路养护资金”。修正的《公路法》的相关条款从《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的决定》通过之日起即生效。也就是说,根据法律,从1999年10月31日起,车主已无需缴纳公路养路费,公路部门也不应再向车主征收公路养路费及养路费滞纳金。然而,直到今天,公路管理部门还在根据早已去合法性根据的《公路养路费征收管理规定》向车主征收养路费,并对欠缴者加收滞纳金,真让人有一种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感觉。

没有人会否定,这些年来,国家通过向车主征收公路养路费,为公路建设和养护筹集了巨额的资金,使我国公路建设得以快速发展。为此,公路管理部门也付出了相应的努力。但是,向车主征收公路养路费建设和养护公路,却并不符合情理,也不符合法理。也许正因为如此,《公路法》在1997年通过时虽然在规定“公路养路费用采取征收燃油附加费的办法”的同时,规定“征收燃油附加费的,不得再征收公路养路费。具体实施办法和步骤由国务院规定”,“燃油附加费征收办法施行前,仍实现现行的公路养路费征收办法”,为征收养路费留了个尾巴,但《公路法》在1999年修改时最终取消了向车主征收养路费的规定,彻底切断了征收养路费的尾巴。

然而,正像大家看到的那样,《公路法》关于“国家采用依法征税的办法筹集公路养护资金”这一规定的实施虽然并无困难,广大车主也高调拥护,但却并未落到实处,以致到今天公路管理部门还在根据早已因违法而失效的《公路养路费征收管理规定》向广大车主征收公路养路费。为什么会这样呢?部门权力和利益作祟!

公路养路费的征收对公路管理部门及其他主管部门来说,无疑具有巨大的利益。停征公路养路费而由国家采用依法征税的办法筹集公路养护资金,无疑是对公路管理部门及其他主管部门权力和利益的剥夺。于是,我们看到了有关部门对早已不合时宜且也不合法的养路费征收这一陈规的极力维护,对“国家采用依法征税的办法筹集公路养护资金”这一法律的消极对抗。

根据《公路养路费征收管理规定》的规定,强势地位的车主大多是享有减免养路费特权的,而很多车主尽管不符合减免条件却能够通过非正常手段(比如通过关系或金钱交易挂特殊车牌)获得减免养路费待遇,这些车主显然不关心养路费收与不收,根本不会有维护和推动“国家采用依法征税的办法筹集公路养护资金”这一法律规定实施的意识;而“国家采用依法征税的办法筹集公路养护资金”这一规定显然也不能让有关国家机关从中看到和获得实际利益,因而这些机关也不可能有贯彻实施“国家采用依法征税的办法筹集公路养护资金”这一法律规定的动力。于是,有能力维护和贯彻执行“国家采用依法征税的办法筹集公路养护资金”这一法律规定的人不管了,养路费收得合不合法,也没有人过问了,法律的权威和尊严也就此荡然无存了;没有能力维护和推动“国家采用依法征税的办法筹集公路养护资金”这一法律规定实施的广大车主,要么老老实实地交费,要么能逃就逃能躲就躲能抗就抗。于是,天价滞纳金产生了,抗费殴打收费人员之类的新闻也产生了。

需要指出的是,就算公路养路费应该收,公路管理部门对车主加收天价滞纳金也不符合法律精神。《公路养路费征收管理规定》关于养路费滞纳金的标准远远高于税款滞纳金及银行利率缺乏法理依据,自不待言。而养路费滞纳金的目的在于督促车主如期缴费,如果滞纳金累积到车主卖了车甚至卖房卖地也交不上的程度,以致车主宁愿不要车也不交滞纳金,则显然有违法律的目的。滞纳金无疑具有行政处罚的性质。行政处罚当有及时性。如果说欠缴养路费是一种违法行为的话,公路管理部门发现该违法行为并不难,理应及时作出处罚。公路部门未及时处罚而放任欠缴养路费行为存续数年,责任主要在于公路管理部门,据此对车主加收天价滞纳金完全不具有正义性。特别是在《公路法》已明确规定“国家采用依法征税的办法筹集公路养护资金”的情况下,车主有充分理由相信无需缴纳养路费,对欠缴养路费应视为没有过错,即使应缴欠缴,也不应被加收滞纳金。另外,养路费作为国家税务局明确应缴税的一种收费,因车主购车将使用公路而在车主与公路管理部门之间产生,也具有契约之债的性质。根据《合同法》关于“当事人一方违约后,对方应当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损失的扩大;没有采取适当措施致使损失扩大的,不得就扩大的损失要求赔偿”这一规定的精神,公路管理部门放任车主数年不缴养路费,未采取防止损害扩大的措施,根本不应加收车主天价滞纳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