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车企受阻俄国,国外也在限制“外资”品牌

奇瑞受挫、长城放缓……曾在俄罗斯掀起“淘金”热潮的中国车企一时间集体踩下刹车。

由于俄国突然对中国车企说“不”,显然让他们感到措手不及。


未到的批文


“俄方有关部门在有意抵制,到现在还拿不到政府批文。”已经接受了太多媒体追问的长城汽车总经理王凤英声音沙哑地告诉记者,“原定今年八九月的建厂计划肯定要推迟。”对于这位多次穿梭于中俄之间的“女飞人”来说,这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迟迟未到的批文意味着长城此前的种种努力或将化为泡影。


2006年新年之际,长城汽车高层再次来到位处俄东部的伊尔库茨克州考察建厂事宜。而就在长城到访伊尔库茨克州前一周,该州州长亚历山大·季沙宁已在北京与长城达成合作意向——投资6000万美元在伊州设厂组装汽车。


然而此后,仅仅两个月时间,长城的心又飞到了在千里之外的伏尔加河河畔。而促使长城“移情别恋”的主要原因是俄国的经济政策变化。


就在长城出访伊尔库茨克州前夕,俄罗斯经济发展和贸易部长对外宣布,包括莫斯科泽廖诺格勒在内的6个地区将成为俄罗斯首批经济特区。而叶拉布加汽车厂所在地,鞑靼斯坦共和国的叶拉布加市将成为两个工业生产型经济特区之一。作为经济特区,俄政府对进驻区内的企业大开绿灯,不仅在缴纳所得税和财产税方面享受优惠,而且还免征5年的财产税和土地税。长城认为机会到了,这一出手就是7000万美元。


4月20日,国家发改委即公布了长城汽车拟在俄罗斯建厂的项目已经获得核准。然而谁也没想到,这却是长城海外建厂项目的最后一次公开亮相。此后,长城陷入了沉默。


全面受阻


“我们的确没料到俄方政策会有那么大转变。”谈到海外建厂意外受阻,长城显得很无奈。事实上,就在长城决定将俄罗斯的工厂放在喀山后不久,业内就有消息传出:同样已在俄罗斯新西伯利亚设立组装厂的奇瑞汽车,因受俄罗斯政府汽车产业政策调整影响暂时停产。不仅如此,连同奇瑞位于著名“飞地”加里宁格勒的第二组装厂也同样出现变故。


奇瑞原拟与加里宁格勒经济特区的阿芙多托尔公司(AVTOTOR)合作,利用该特区的免税政策组装奇瑞汽车,年产量拟为15万辆。但俄政府现在打算取消阿芙多托尔汽车公司的特区免关税优惠,这意味着阿芙多托尔汽车公司将不能利用免税政策从中国进口汽车散件,组装后在本地销售。


有专家认为,这一系列事件预示着俄政府将对其汽车工业政策进行调整。一位长期从事中俄汽车贸易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去年5月,俄联邦政府通过了关于2010年前发展汽车工业的战略性文件。按照这份文件,到2009年前,在俄境内至少应有6个外国汽车大型组装厂投产,年生产能力达到105万辆。为了配合该文件的实施,同年9月份俄罗斯暂时采用了降低汽车进口配件关税的措施,将汽车配件的进口关税由此前12%-15%降低到3%-5%。但此后俄罗斯汽车工业政策却又发生了微妙变化。在它提出“工业组装”复兴本国工业之后不久,展开国家控股计划又被提上日程。“俄罗斯正处在经济转型期,再加上它复杂的政体、国体关系,使得联邦政府的政策具体落实起来难度很大。”有关业内人士说。


应变大考


俄政策变化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今年2月通用汽车在俄合资工厂停产事件。这家创建于2001年,设计年产能10.2万辆的合资工厂却因“零部件供给”纠纷陷入了停产困境。然而,分析人士认为,零部件纠纷只是表面现象,真正原因是俄政府下属负责武器出口的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于去年12月接管了合资工厂,它欲收购通用在合资厂的全部股份。


“其实俄方政策已经非常清楚。”中国汽车咨询公司首席分析师贾新光说,最近有媒体报道的俄方同意比亚迪在俄罗斯设厂,“这是因为比亚迪的现有车型不会与他们的产品形成冲突。”


对于奇瑞和长城在俄市场的受挫,贾新光认为,这其实正是对企业应变能力的一次考验。“1994年实施的《汽车产业政策》已经不允许再建整车合资厂了,但为什么后来又有了广州本田和上海通用?”他反问记者。


“任何一个国家都会对外资做出一定的限制,关键要看企业的应变能力。”在贾新光看来,这种能力应包括两层意思:一是对市场的应变,能拿得出适应当地市场的产品;二是对政策的应变。“对奇瑞和长城来说,机会同样存在,就看他们能否找出应变的办法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