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夜め乱了

情报部联络官 收藏 8 14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夜,是那样的美丽和迷人,一个人在迷失方向以后会走向孤独、走向黑暗,这个时候会发现夜色撩人,我属于黑暗、属于夜晚。每晚我会坐在阳台上,看繁星点点,杯中的苏格兰威士忌,发出着耀眼的光芒。我告诉自己,我爱上了黑夜。

昨天一个人来到密山路的[上岛],有几个月没来了,但是一切看起来还是那么的熟悉,窗外的小水车在不停的转动着,大厅里三三两两的坐着几对情侣,“先生,要点什么?”“一杯曼特宁”“好的,马上就来”现在的我开始努力的去忘记过去,我不想再去回忆那些已经逝去的故事;往事,就像咖啡一样,当你喝惯了一种口味的时候,再去换其他口味很难,我曾努力的去适应蓝山,但是舌齿之间还是残留着一丝曼特宁的气息。

囡囡,这个我曾经最好的朋友,因为我告诉她我喜欢她,所以我失去了她,我给她打电话,发信息都找不到她,我知道,她是在躲着我,这个曾经留给我许多回忆的女孩,如今只留了几张照片在我的电脑里,永远的消失了,我曾经想去缩短我和她之间的距离,可是我无论怎么做都不能缩短,看着电脑里照片上的她,算是永远的回忆吧;爱过了,就放在心底。

一个男人在渡过了年少的无知、渡过了青春期的羞涩、渡过人生最美的青春,剩下的只有慢慢苍老颓废。

许多模糊的往事明明好像已经远去了,却能在一瞬之间排山倒海、汹涌而来。对我而言,爱情……是什么呢?我又想起了金河仁书中的一段伤感文字。

每逢雨天,我喜欢撑一把小伞站在雨中,望着晶莹的雨滴沿着雨伞滑落。

我总忍不住泪盈满眶,仿佛感受到了因为风雨的来袭,只得躲在树叶后面,藏在花瓣底下颤抖的阳光的悲哀。

我思念中的脚步,会向我走来吗?

猛然在路上停住脚步,霍然四顾,夜色已降,苍白的路灯在头顶点亮。远远地我看到自己的家,像往常一样紧紧关着大门,这扇门似乎从外面、从里面都永远无法开启。我越接近它,它仿佛越遥远,渐渐地,我迷失了方向。

有时候会产生一种叛逆的冲动,想把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变为废墟,在上面以月亮穿过云层时的缓慢步伐行走。

为什么我所思念的一切都沾有血痕?为什么所有的东西一开始是那么的温暖亲切,渐渐地总会变得坚硬而冰冷。

暮霭四合,黄昏来临,我想找到那个在路边的长椅上坐的最长久的人,问问他:为什么我会越来越喜欢和习惯黑暗?为什么我总想躲到一个谁也找不到我的地方去?我想把脸埋在她温暖的怀中痛苦。倦鸟已经归林,游乐园里,玩倦了的孩子们早已离去,只有跷跷板还孤独的停在那里。我把我的欢乐和悲伤放在跷跷板的两头。欢乐是如此轻飘,而悲伤却是那么沉重,我的心总是在这两极之间游走,飘来荡去,无所归依。

我想成为什么?是孤独吗?是绝望吗?我问自己的心,我的心回答说,不,我不想成为任何东西。

沉寂的深夜里,我经常在向日葵底下静静地哭泣。蹲在被谁遗弃的那一朵玫瑰花旁,我的眼泪一滴、两滴……像凋谢的花瓣般缓缓滑落。突然渴望去沙漠。有时候甚至会厌恶自己,为什么会生长在一个没有沙漠的国度?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似乎已经把所有的秘密都丢弃在一条河里了。到底是那条河呢?我却记不得了。只记得我曾经坐在那条河边,把手浸在清澈的河水里。在我的手指和手掌之间,渐渐地浮起一个人的脸,一张没有眼睛、嘴巴、鼻子的透明的脸。而后,这张脸慢慢地从我眼前隐去,泪水滴落在我空空的手心。

你……是我生命里注定要遇见的那个人吗?在我画出你的嘴唇和眼睛之前,你是不会让我看清你的模样的,是吗?

我把手从河水里掏出来,轻轻地放在胸口上。此时,太阳隐落到群山背后,鹅黄的月亮从河的上游升起。我想看见爱情,遇见爱情,触摸到爱情,在爱情的温暖怀抱中入睡。我不想和一个什么人,而想和爱情一起生活,在风琴声婉转低回的山腰上亲吻,知道所有的星星都隐没在群岚背后。我的右手从来没有思念过左手,却始终是完美的一体,我与爱情之间的距离,或许也是这样的吧?我模糊地想。

金河仁的书中,字里行间之间,总是透露出一股淡淡的忧伤,我想起了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爱情和思想是无法被禁锢的。

今天是农历七月初七,七夕节,中国式的情人节;这是我独自一人渡过的第四个七夕了,在今天的这个黑夜里,我想喝酒,独自一人的喝酒,这样可以让我在今晚拥有短暂的忘却,明天一早又可以看见清晨那耀眼的第一缕阳光。在上海的这两年又七个月里,我学会了很多东西,也失去了很多东西,我把人生最美的青春奉献给了国家,而不计任何报酬。人生的序幕是一声哭泣,而终结却是一声叹息。生来死往,就像一片云彩,宁肯为了太阳的生起,而踪影全无,无怨无悔。心中有佛,即便是死,也有如凤凰般涅槃,是烈火中的清凉,是永生。!我不言败,是因为大幕还没有拉上,过早的欢呼胜利,却有可能要孤独的面对舞台,座下无人喝彩。一览众山小,高处不胜寒。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我已经生活了将近三年了,我越来越感到孤独与寂寞,我很希望能在这里谈一场恋爱,哪怕是柏拉图式的恋爱也可以,但是没有,我在这里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感受写下来,至少可以给我少许的安慰。我用了将近三年的时间来融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但是我一无所获,既然不能融入,那么我希望能够离开,我累了,想要去休息、想要平静的生活,我想让生活充满激情而不是苍老与颓废。

还有很久才能迎接冬天的到来,在这个炎热的夏季里,我只能用齐秦的《大约在冬季》来安慰自己;前几天,我病了,这是我在这个陌生城市的第三个夏天,但是这样的大病一场还是第一次,在大病初愈以后,我站在阳台上,抬头望去,天是那么的蓝,阳光是那么的耀眼,一切是那么的美好,我将像迎接第二次生命那样去迎接以后每一次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经过这次的病愈之后,我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心,我将永运的遗忘逝去的过去,也许蓝山永远代替不了舌齿之间那最后一丝曼特宁的气息,但是我的心平静了,不再去争取那最后的一丝完美。

她走来,断断续续走来,洁净的脚,沾满清凉的露水;

她有些忧郁,望望用泥草筑起的房屋,用双手分开黑发;

一支野桃花斜插着,默默无语,另一支送给了谁?

却从来没人问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