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台球小子![经典的成人童话](励志篇)

拉登表弟 收藏 22 108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一卷 少年时代 第一章 关于吴小辉


吴小辉在小镇上第一次看到台球就喜欢上了它。那是一个老破的花式九球球桌,小镇开粮油店的李老板第一次引进了台球这个娱乐项目,把它摆在小镇的戏台前。台球桌的台呢是在小地方流行的红色台呢,小镇的风大,球桌上满是飞来的干草根和沙子,严重影响了球的正确走势,李老板不时的用一把刷子扫扫台面。球杆是用很粗糙的木头做的,来回拉动用力的时候会不小心就被球杆上的木屑刺破了手,杆头是用劣质塑料做的,常常被打的裂开或是呼的一下就飞跑了,往往一局下来李老板要忍痛换好掉好几个杆头。

但台球的魅力依然不减,小镇上好多人都不会玩,往往有几个会玩的人来玩,周围就里三层外三层围了很多人观看,吴小辉那时候就是铁杆的球迷,他只要有时间就站在那里看人家玩,一直看到人散了一拨,又来了一拨,又散又来。如果是星期天他就会一看就是一天。台球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好玩了,那几个神奇的小球就像变魔术一样,它会以超出你的想象力的方式落入球袋。在没人来玩的时候吴小辉常常拿起那把破刷子帮李老板清扫台面。李老板也会让他拿起球杆来过过瘾。小镇上的人玩一盘需要半个多小时,有的还要一个小时,李老板后来想了一个办法,就是把袋口弄的很大,可以并排进两个球,这样即节省了时间又培养了几个貌似高手的人来捧场,吴小辉就是李老板第一个培养的貌似高手的人。他一段时间被小镇上玩台球的人誉为神童,他当然不知道自己神童的来历是得益于袋口的宽阔无比,直到后来他偶尔在一个台球厅输得很惨,打出的球没有一点感觉,才发现自己以前打的球袋口太宽了。


90年代初的时候吴小辉十三岁的时候在镇上读初中,吴小辉的家离镇上有六十多里地,他和大多数同学一样住在学校里。学校的条件很艰苦,一个宿舍有二十几个人挤在一起住。现在想起来吴小辉对这个宿舍的记忆是爆发过几次皮肤传染病,还有冬天生火炉,一屋子人被煤气放倒,差点早早的见了上帝。不过现在听说曾经同宿舍的人混的都很好,有好几个考上了北大清华,也有出国留学的,吴小辉也只是听说过而已,他没和曾经的同学有任何联系过。


学校的生活节奏很紧张,每天早晨五点多那个该死的传达室老头就敲响了起床钟,大家要紧急集合快速的跑向操场,晚了的话可能被教导主任查宿舍查住就要受罚去操场上跑十圈。


每天中午和晚上要吃同样的菜,说是菜,其实就是一种当地盛产的土豆,拿来洗洗,剁成小块倒入锅里,有的小土豆连剁都不用剁就直接扔到锅里了。然后倒上水煮,等到水开了的时候在倒上一些菜籽油和葱花,用小火煮,到吃饭的时间这道大菜就搞定了。学生们会排着队拿着饭盒领两勺这样的菜和一个足有半斤大的馒头端着回到宿舍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吴小辉刚来学校的时候说什么也吃不下这里的饭菜,为此,他跑回家好几次,说什么也不愿意去了。每一次都被他父亲赶了回来,最后一次他父亲实在忍不住了拿起一把生火炉用的炉钩狠狠的抽了他几下:“小崽子,你还不愿意去,你以为这个学校谁都能去的了吗?不好好学习别说对不起我,你都对不起我那五吨煤。” 吴小辉挨了打只好怏怏的去学校了,在以后他就不想回家了。害的他妈妈想儿子倒是哭哭啼啼跑来学校好几次。


吴小辉上的是重点中学,县里北部地区所有的好学生都能以考上这个重点中学为荣。虽然这个学校条件艰苦,学习抓得紧,学生去趟厕所都要跑着去,出来的时候要提着裤子跑回来边走边系。晚上九点下晚自习有好多同学要点着蜡烛上到11点才回宿舍。


这里老师也凶的厉害,动不动就要动手打人,不过没有人说老师打人不对,家长听说老师打了自己的孩子都很高兴,吴小辉的父亲就是这样的人,他来看过吴小辉几次。每一次见到吴小辉的班主任都是握住班主任的手说,“孩子不听话就给我好好的打。”班主任会笑着一口答应,“没问题,您就放心吧,我们不会手软的。”吴小辉站在一旁低着头听的心惊胆颤声都不敢出。


这个学校就是这么可怕,可是只要让来还没几个不愿意的,吴小辉就是个例外,从一开始他就不愿意来这个学校上学,但吴小辉的父亲还是把他给送来了。


吴小辉的父亲是乡里的领导,还在吴小辉上小学的时候,吴小辉的父亲就和学校卢校长打过招呼了。他对校长说,“我儿子将来要来你这个学校上学的啊,一定要帮忙安排一下啊!”卢校长开玩笑说,“公子哥我们可不要,管好了还好说,万一管不好不把我们好学生也给带坏了?” 吴小辉的父亲大手一挥说,“你们这里的老师不是很厉害吗?不听话就给我打,我这小子只要打上就听话,学习成绩就能上来。”校长笑笑转移了话题,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就把话题聊到最近县里面人事变动上来。他问吴小辉的父亲说,“听说老领导职务上可能有变化?” 吴小辉的父亲是乡政府的乡长,卢校长说的老领导是吴小辉的父亲的老上级,乡党委的张书记。最近有传闻说张书记要被提拔到县里任副县长。张书记一手提拔起来吴小辉的父亲,而卢校长又是张书记的老乡,平日里也没少照顾过他。所以张书记的提升是吴小辉的父亲和卢校长共同关心的话题。


没过多久传言就变成了现实,张书记果然被调到县里当了副县长,吴小辉的父亲也如愿坐上了乡里一把手的位置。卢校长就在那年冬天遇到了麻烦。学校冬天采暖的煤成了问题,学校订购的煤因大雪没有送来,眼看全校的师生就要挨冻了,卢校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情急之中给吴小辉的父亲打了个电话。吴小辉的父亲二话没说就安排乡里送来五吨煤。卢校长又打来感谢的电话,说了一堆的感谢话完了要请吴小辉的父亲喝酒。吴小辉的父亲在电话那边说,“这是我们为教育事业做的一点儿贡献,你就不要客气了。”卢校长说,“那酒还是要喝的。”吴小辉的父亲说喝酒就免了。不过我儿子上学的事你可要记着帮我办。卢校长说,“那没问题,小事一件,还希望你以后多支持我们的工作啊。”


就这样吴小辉就被他父亲送到了这所重点中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