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日本不应只是谩骂。谩骂无损日本而有害中华

至爱红颜 收藏 0 20

几个月前还热血奔涌抵制日货的我,当时是不大可能想起去日本的。总是被忽悠的经历,难免让人多了好奇心,想到亲自去日本看一看,印象才更真切些。适逢国家政策越发地开明,日本也对中国开放了旅游,从动了游历日本的念头到实际成行也不过十日,实在非常地便当。

从北京首都机场出发,飞行时间不过两个多小时便已在大阪落地。日本的边防警察甚至没有发出一个音节就完成了我的例行通关手续,只是在我走错了出口时,他才嘴里发出不知是英语还是日语的词句喊我回来。等待边检的队伍前有一位白发干练,身着便装的老太太,态度和蔼地指挥排队的人走向不同的办理窗口,因此虽是平生第一次和日本警察打交道,也倒没有紧张的感觉。在机场出口,守门的仁兄问了我箱子里是否是衣物,就摆手让我们全家过去。

汽车走上大阪的街头,恍然有到了深圳的感觉,高架桥边的道路指示牌,不但制式颜色和国内一样,上面的汉字也全然都认识,“出口、入口”和我们没什么区别,只是“收费处”变成了“料金所”,“减速”变成“落速”,意思还是搞得很明白。


到了下榻的酒店,便到了用晚饭的时间,领队让我们把行李放在大堂,全体去餐厅用餐,我习惯性的问领队何人关照行李,领队简单地告诉我,在日本,行李不用人照看,绝无遗失之虞。


我们住在关西机场附近的酒店,晚饭后第一次走上了日本的街道。街道在夜色中似乎纤尘不染,十分洁净。虽然只是晚上8点来钟,街边的店铺大多已关门,只偶尔看见行人和车辆。漂亮的酒馆亮着昏暗的暖光,似乎在营业之中。终于在街边看到一家灯火通明的超市在营业,我们走进去看究竟,货品和国内大多的超市没有区别,虽然不懂日文,看汉字就能了解大致的内容,如“原料配方,脂肪含量,赏味期限(保质期限),制造商”等等。食品的价格较国内为高,一听可乐是120日元(官方汇率合8.22元人民币),一根大白萝卜是105日元(官方汇率合7.19元人民币)。我们买了些水和饮品,收银员不但动作熟练,态度谦恭热情,而且嘴里念念有词地依次报出商品价格、收到钞票的价格、每张找零钞票、每枚硬币的币值,最后我猜测是欢迎下次光临的词句和不停的鞠躬,服务的到位让人印象深刻。


住宿酒店的空调引起我的注意,四周静得似乎能听见细针落地,但听不到空调的声音,可见性能之优良。


第二天一早,乘坐的大巴来接我们,司机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他敬业地钻到行李箱帮大家装行李,等他走出来,步履似稍有些蹒跚。向导游细打听,原来他已经六十二岁,在日本六十岁算是中年,退休后不愿在家,往往出来开车。我这才注意到,街道上出租车的驾驶者总见鬓角斑白的老者,不但如此,街道上指挥交通的警察也竟然都是老年人。导游进一步介绍说,日本人男女退休都是60岁,退休后拿70%左右的工资,医疗都有福利保险等的保证,出来做并不是因为经济压力,主要是闲不住,日本老人生活的还是十分惬意的。那么多老人出来工作,不会抢了年青人的饭碗吗?导游介绍说,日本的就业十分充分,只要不太挑剔,人人都能有工作。日本的国土面积只有37万平方公里,大部分还是丘陵和山地,这么狭小的面积上高质量地养活了2亿多国民,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呢?


日本实行9年义务制教育,全国的学校按统一标准配备设备和设施,除了营养津贴,学生全部免费入学,不收一分钱。日本没有太严重的贫富差距,没有城市农村的差别,国民的社会福利保证十分完善。让我惊奇的是,如此高的人口密度,日本并没有计划生育政策,每生育一名子女,日本政府补贴30万日元(没有弄清是一次性,还是每月抑或每年),看来人口多也并不必然导致贫穷,我听着导游的介绍陷入深思。


大阪和京都并无太多的高楼,只是沿途很少看见空地,延绵在高速路两侧是不断地仓库、楼房、平房、料场,几乎全部连接在一起。城市中,并没有见到太密集的车辆和行人,导游解释说,因为是周末,大多的日本人都去度假。导游带我们去看大阪城公园,原来日本的公园是完全免费的。大阪城公园中的人流密了些,但公园实在太小,比北京任何一个叫公园的地方都小。一位慈眉善目的带着孙女玩耍的日本老者主动给我们全家照合影,给人感觉日本人非常乐于帮助它人。在参观完所谓天空之城的京都火车站后,我们被带到西阵和服会馆参观和服服装表演,约200平方米的表演厅中密密挤着来自中国的游客。在京都祗园的商街中我们品尝了日本的小吃,买了两样叫酱油和七味的小吃,样子虽然诱人,味道却实在不敢恭维,老年女店主对围起来的中国游客十分友好客气,并耐心向旁边的一对日本情侣说着什么,一边忙着为我们服务,脸上荡漾着善意的微笑,嘴里不停地说着日本的谦辞。


在体验日本新干线的旅程中,导游告诉我们为了方便我们照相,特意安排我们乘坐靠近车头的车厢,而且票价一样,不对号。我上了车,不大的车厢被中国游客一挤,没有了座位。我只好顺着车厢往前走,过了两节车厢,发现到了一个很空的车厢,我便坐下来。这时一个年青的日本列车员来查票,只见他将每张车票用他手中的一个什么工具扫一下,查到我的票时,他做了一个让我离开的手势,我试图用英语和他交流,他似乎对英语没有什么反应,只是不停地鞠躬,不停地客气的做手势让我离开,这时我才注意到,其他人的车票上有“特*”的字样,而我的车票上是“自由席”,我当然也永远没有机会向这位日本列车员解释清楚,这不是我的错,只是让导游给忽悠了。列车运行了15分钟停靠在名古屋,所谓体验我感觉就像在北京坐轻轨从立水桥到了回龙观,而导游每人收了我们3000日元(官方汇率合205.5元人民币)。


在名古屋的三越百货,我看上一件阿迪达斯的圆领衫,付钱时,日本女店员在我肩上比了比,向我说着什么,我用英语问她,她似乎一脸茫然,旁边有两位漂亮的日本太太告诉我,店员说我穿着有些小。几位日本人脸上是善意和气的笑容,日本女店员也并没有宰我这个中国人的意思。


忍野八海是富士山脚下八个小水坑,水来自富士山涌出的温泉。十分的清澈。


水中悠闲地游荡着红鳟鱼,水边是漂亮的日式建筑,远处可以眺望云烟环绕的富士山,近景里草屋棚舍十分幽静美丽。潭边日本妇女在叫卖一种日式小吃,她用中国话字斟句酌地说着:“非常好吃”。我尝了一下,有点海鲜的腥味,确实好吃。潭边散落着漂亮的日式小楼,似乎注明是私宅,门边标着户主的姓氏,而且并没有院子。我诧异着这些农户开放的心态,没有良好的治安怎会产生这样的景致?同时也在想着,这样的美景,既无门票,当地政府怎么也没把潭边的住户拆迁?我们从潭边回到停车场须穿过一条道路,来去都遇上驶过的车辆,只见他们耐心地停下来,静静地等我们过马路,后边的车辆逐渐排上来,但没有听见国内此情景下催促的鸣笛声,汽车驶过时是缓慢而礼貌的,让人印象深刻。


晚上下榻在富士山下的河口湖酒店,该酒店接待过当今日本天皇裕仁,当时还是太子。橱窗里展示着裕仁太子用过的餐具,只是酒店年久失修,显得破旧。当晚自费品尝日式刺身,导游每人又加收了我们4000日元(官方汇率合274元人民币)。酒店的服务员是一应的中老年妇女,最大的一位已经72岁了,我们吃饭时,她正在邻间为另一帮广东来的中国客人唱“北国之春”。河口湖酒店让人称道的是它的日式温泉,浴后身心十分放松舒畅。第二天早餐时,72岁的日本老妇人为我们唱起了早晨好,“沃哈由、沃哈由……”,导游说,我们昨晚上吃的太快了,她还没给我们唱歌呢,所以早晨补上。我们乘坐的车离开酒店时,我在后车窗上看到老太太一直站在车后向我们摇手,直到在我的视线里消失。


富士山是日本的象征。我们乘车上到了2305米的富士山五合目。沿途看到山上的植被非常茂密。所谓“合目”是日本登山者休息的地方,富士山一共九个合目,九合目海拔3576米,峰顶为3776米。车子只能开到五合目,山上风很大,有些寒冷。不过总体感觉像这种山放在中国,可就不计其数了。两相比较,可见中国疆土之辽阔。


前往东京的东明高速是上下双车道,途中在“上乡休息区”用餐。餐厅的女服务生很有日本女人味,我的总结就是无论多大岁数,都故作天真状,说话一边一惊一乍,一边嘴里不停地“哈伊、哈伊……”,大概也就八九不离十。国内有些明星演日本女人,连这点悟性都没有,实在笨的可以。沿途车在山涧中穿行,可以想见当时修筑时工程量的巨大和工程的艰巨,接近东京时,隧道多了起来。进洞前,国内的“开灯”标识,在日本变成了“点灯”。车子先进入横滨市区,建筑逐渐密集起来,东京也就到了。东京的堵车并不严重,红绿灯前虽然时常排起车龙,但行进基本正常。小泉的首相官邸就坐落在一条街道旁边,和日本的众参两院相邻。除了警察的密度有所增加,并无其他更多特别之处。日本皇宫的城墙由石头堆砌,墙边环绕护城河,与故宫相比,形制体量小了太多,无法相提并论,看来还是中国皇帝奢侈。东京都的办公楼是座落在超高建筑群内一座超高的建筑,我们排队乘坐专门的电梯直达45层俯瞰东京夜景。这座相当于北京市政府办公楼的建筑免费让百姓参观,在国内暂时还无法想象,据说从前也是收费参观,后遭纳税人抗议才改为免费。电梯性能优良,45层几乎瞬间抵达,起步和停靠几乎没有任何感觉。


虽然有心理准备,日本建筑的密集程度还是让我感到吃惊。和东京相比,北京发展的空间实在太大了。日本的写字楼十分靠近公路,玻璃也是完全透明的。夜色阑珊,到了晚上八点,写字楼依然灯火通明,透过窗户,可见繁忙工作着的西服革履的男职员和身着短裙的女职员,并不时看到开会的场景。导游介绍说,日本男人在晚上回家太早,会让家人和邻居看不起,认为你没本事,因此日本人通常工作到很晚。夜色中的东京湾一派繁荣景象,看到东京湾,才知上海还是有差距,而北京和东京一比,则立刻显出土气。差距在比较中才能看到,有人如果再说中国会很快超越日本,我看是要被掌嘴的。


东京迪斯尼的洁净让人惊??项目前,虽然都排起长龙,但秩序井然。而带小孩的日本人将童车整齐地排在游戏项目门外,大小包就放在童车上,没人会担心丢失,这在国内是不可想象的。在东京机场的免税商店外,购物的人也都将放着大小包的行李车放在商店门外,如此良好治安,让人感叹。导游也介绍说,她来日本10年,没有发生过被偷被抢的经历,似乎也很少听说过。


匆匆日本一游,我感受到了真实的日本。在回京的飞机上,回顾这几日的所见所闻,在我接触的日本人眼中,我没有读到一丝的敌意,相反,我感受到了善良、友好、礼貌和平和,日本人勤勉团结,善良理性,人人表现出了极高的素质和对他人的尊重。日本社会是健康和谐的,有浓重的中国文化的影子。生活在这个社会中的人,无论是老人、成人和孩童,都有很好的照顾和制度保证,他们的日子过得自由、平等、幸福、祥和。这样的社会不但不应成为我们所咒骂的对象,恰恰应成为我们学习的榜样。


骂街不会对日本有丝毫的损害,也不会增加我们自己的力量,更不会对提高我们民族的素质有丝毫的帮助。骂街可以使怯懦和无知者觉得胆壮,但叫起真来,马上只会一败涂地。一个民族不能记吃不记打,健康的民族应当智慧和理性,如果本身已经够愚昧和无知,又经常被人别有用心的忽悠和蒙蔽,那只有在愚蠢的道路上越滑越远。中国人还会为自己的愚蠢付出更多的代价吗?


对日本,似乎不应该只是谩骂。谩骂无损于日本而有害于中华,虚心地借鉴和学习才是正确的态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