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我的怪物老婆们[非常棒的一本书,不妨看看]

第一卷 初到异世 第一章 我那可怜的身世


我从小不知道父母是谁,自我懂事起,就只知道我生活在一个小城的孤儿院里,孤儿院的阿姨为我取了个名字叫——佳豪(还减号呢!)。

在我身边有许多和我一样的孩子,我们受到几个阿姨的照顾,每天一起吃饭,玩游戏,睡觉,当时的我觉得很幸福,我觉得以后也会一直这个样子生活下去,虽然有时会有一些小朋友被他们的“爸爸、妈妈”接走,但又会有新的小朋友加入,直到我7岁那年的一天。


那一天我正在玩积木,这时一位阿姨(我已记不清她姓什么了,我只记得她是所有阿姨中对我最好的,直到我离开孤儿院的时候,我发现她双眼红红的。)叫我到院长室去一趟。于是我就跟这这个阿姨到了院长室,我发现这时有一个穿着黄衣服的光头真和院长了着,更可笑的是这个光头的头顶有几个小洞(后来我才知道这是香疤,而那光头是和尚,后来还做了我的师傅)。


院长看我来了就笑呵呵的对我说:“佳豪,这位是静空大师,是你师傅,以后你就要跟着这位静空大师生活了,还不快叫师傅。”


我看了看那个正在笑呵呵的胖光头叫了一声:“师傅”。


我叫了声‘师傅’后,他笑得更高兴了。


之后的事我已记不大清了,我只知道那光头胖师傅在一叠纸上写了很多东西,后来还叫我在上面按了一个手印。(直到好几年后,我才知道,我那一声“师傅”,我按下的那个手印,把我推进了火坑,让我这个充满活力的少年,失去了与其他少年一样的权力,每当晚上想起这个,都经不住潸然泪下)。


接下来,我与孤儿院的朋友、阿姨、还有那院长告别,临走前那顿饭还特地为我炖了鸡汤(没想到那竟然是以后数年内吃的唯一一顿鸡汤“呜———”)。


当我和师傅来到了他住的地方——少林寺后,发现这里的光头好多,有些还和胖师傅一样头上有一些小洞洞,真好笑。说真的,那天晚上我躲在被窝里还偷偷的发笑,但是没想到,第二天,在众多光头的“威逼利诱”下,我也变成了一个小光头,师傅还告诉我,以后我不在叫佳豪了,我的新名字叫慧克。


以后的日子,师傅叫我扫地,做饭,洗衣服,还叫我读书,背经文,还要背得滚瓜烂熟。


那可恶的经文,不知是谁写的,那么拗口,我好不容易背熟了,以为就这样结束了,谁知道师傅又那出了另一本更拗口的经书要我背,没办法,我只好使出孤儿院的绝招,晶莹的泪光从我的眼角流下,看到我纯洁泪光的师傅,不但没有同情我还下了一道不背完还不许睡觉的命令,我当时傻了,幼小的心领就这样被他无情的摧残(可惜我当时不懂法律,不然告他虐待儿童)。


那天,我背的很晚才睡觉,此后我也没在这个“虐待”儿童的师傅面前使用孤儿院的绝招,我好苦啊!


在少林寺也不是所有事我都觉得苦,至少有一件,好象也只有这一件事是我最高兴做的,那就是练武术,因为这是在少林寺,我觉得唯一可以光明正大玩的游戏。当然,在一次寺内同年龄的一次比武中我赢了后,我发现师傅主动增加了我练武的时间,而念经的时间大大减少。哈哈,练武功还真好,方丈大师还特地带我去藏经阁里,让我看一些武侠秘笈,好像什么罗汉拳,达摩剑,七十二绝技,之类的我都看过,还有几本很难弄懂的像易筋经,洗髓经我也先记下来了(强悍吧!)。


之后有一天,有一个师兄走了,师傅告诉我,他还俗了。后来我从别的师兄那里知道,还俗后就不要在守寺里的清规戒律了,知道这些后我决定,我长大后一定要还俗(现在太小,我还要在寺里混饭吃)。


就这样我在少林寺过了N个春夏秋冬!


时间已至2×××年


“圆圆大光头,扁扁小馒头,一座天轮寺”……


我唱着“悠扬、豪迈、雄壮”的歌声,背着一捆柴,一步步向山上迈进。


今天真是倒霉,前两天下山时刚买的《波妹周刊》,昨天晚上我躲在被窝里偷偷的看到半夜,今天早上被那胖师傅在被褥底下发现了,还指着鼻子说我犯了色戒(我犯色戒还不是你拐带无知儿童做和尚的结果,不然我现在一定在XX学校与其中一个MM一起在月光下看星星,多浪漫。我可是成年人,虽然上月刚满18岁,而且也不确定那天是不是我生日。),还说念我是初犯,就不告诉方丈,罚我去后山砍柴,(他还不是自己嘴馋,喜欢吃自己做的竹筒豆腐,却要我去帮他砍柴,还得意的说用柴火自己烤出来的有一股特别的清香,每次见柴差不多没了就找借口让我去砍柴)接着就撕了我的《波妹周刊》就走人,那可是我前一段日子在XX市做武术表演时,好不容易存下的一点积蓄买的,我都还没仔细看完!呜~


回想起来去砍柴总好过要我念1000遍经文给他听好,砍柴,对我这个从小练了一身精壮身躯,内功也已有小成,就连方丈都称之为练武天才的我,并不是非常困难,虽然有点累,而且太阳已经快下山了,但已经快到庙里了。于是我提了一口真气,加快了步伐,赶在天黑之前运到寺里。


来到厨房,天已经快黑了。


现在已经快夏天了,虽然天不是很热,但天黑的比较晚,看到厨房里正在洗碗的几位师弟,看来晚饭已经吃完了。


我放下米后,随便找了几个菜包子填了一下肚子。填饱肚子后刚想回房休息一下,却发现师傅已经在房里等我了。


我看到他后第一反映:‘不会是罚我砍柴不够,又要我念经了把。’


师傅见我近来了,向我招了招手说:“慧克,为师下午接了一个电话,有些事想告诉你。”


我一听,不是要我念经,顿时感觉轻松多了。


“慧克,电话是你以前的孤儿院打来的,好象是有一对父母,要寻回他们当年遗弃的儿子。”


“那个人就是我?”我兴奋的问师傅。要知道,我有了父母后就不需要再依靠这里了,我可以还俗了,我终于可以看A书,不被师傅说犯色戒;终于可以普通人一样吃肉、喝酒了(虽然当时我还不知道酒是什么味道);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和MM在一起,我终于熬出头了。想到这里我差点在我师傅面前第二次流下晶莹的泪光。


“还不确定。”就是这句话,阻止了我在师傅面前流泪。


“为什么还不确定。”情绪顿时低落的我问道。


“那是因为当时孤儿院在到你出生的医院收容你时,还有一个和你一样大的男孩,一起被孤儿院收养,所以你只有一半可能是那对父母的儿子。”


听到这话,低落的情绪又再次高涨起来。


“慧克,在你来之前我已和方丈说好了,你收拾一下行装明天去一趟孤儿院,确定一下你的身世吧。这里有1000块是你的路费。”说完师傅掏出1000块递了给我。


把钱递给我后师傅接着说道:“慧克,你下山后可不要在犯戒了。”接着有看了看我笑了笑说:“哦,看来你的功夫又进步了不少,为师知道你无心向佛,不过希望你不要放弃武术,你将来一定会大有出息的。”


“谢谢师傅夸奖。”我望了望师傅说。


“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明天你还要下山呢,我先走了。”说完师傅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走出了我的房门。


师傅走了后,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突然觉得有点伤感,叹了口气我收好钱,然后拿起毛巾,去浴室洗了个澡,洗完澡回到房里,时间还早,其他师兄弟还没有回来,又没有睡意,于是就在寺里转转,总觉得要在离开这里之前,再留恋一翻。


当我转到大雄宝殿时,我突然心血来潮,冲到佛像前,扑通,跪在一张垫子上,诚心祈求佛祖老大保佑(本人发誓,虽然我在少林寺不下十年,每天向佛祖跪拜,但从没有一次象现在这么诚心过。)。


“伟大的佛祖,你可怜可怜我吧,我一出身父母就抛弃了我,自小在孤儿院里,没有父母的疼爱,自从当了您老大的手下后,就失去了同龄人的快乐,特别是不能泡MM,你手下小弟那么多,就放过小弟一马,给我一对父母吧!”接着我慎重其事的磕了三个响头。


向佛祖老大祈求完后,终于觉得有点累,毕竟砍了一天的柴,回到房后,倒头就呼呼大睡了起来。


第二天,我吃完早餐,整理了一下行装,向方丈和师傅辞行后,就大步迈出了寺门。


出了寺门后我一路飞奔下了山。“再见了少林寺寺,爸爸、妈妈我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