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铁血国女儿镇——趣闻轶事(七)

風清雲淡 收藏 12 66

报仇


看着这一切,报仇的欲火在心中燃烧,我问阿福:“你知道那些人,可以一一的告诉我吗?”

“大少爷,当然知道,老奴等的就是这一天的到来,”


这个时候的我早已把师公讲的得饶人处且饶人的话抛到九霄云外,心中只有报仇的怒火,三年的清修也随着怒火慢慢的失去,心里的邪恶力量正在高涨,恨不得现在就去灭了这帮流氓。但是一想,阿福还在这里,不能连累他,我冲动的心又冷静下来。

“阿福,告诉我是那些人?”

“回少爷,就是本镇知县的少公子,人称小衙内,集结一帮地痞流氓,专门欺负良家民女,巧取豪夺,我们家原来的地都被他抢走了,老奴又没有本事去告他,哎。。。。。。是老奴没有用啊?”

“阿福,你跟我去我的书房,我的书房一直没有动过吧?”

“少爷的书房一直保持原样,只怕现有了许多的灰尘了吧,老奴疏于打扫,请少爷原谅。”

“没有打扫就好,我们走。”


来到书房,一切如旧,只是徒添了一些灰尘吧了,幸好一切没有动,我还没有离开家的时候,老爹为我和弟弟准备了十张铁血国中央银行的银票,每张是五百两,我就压在我桌子上的书里面,我拿出一张给阿福,对他说:“阿福,你为我们家付出的太多了,我没有什么好报答你的,这张五百两的银票你拿着,离开这里,走的越远越好,自己找个地方过完半辈子吧,现在你收拾下赶紧走。”

“少爷,我怎么可以扔下你不管,我做的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何况老爷夫人在世的时候对我很好,我一定要替你守住这份家业。”

“阿福,你听我说,我三年前已经出家了,现在在武当修行,已经是红尘之外之人,这一切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做了这件事情,告慰父母的在天之灵,我就回武当修行去了,你走吧,不要在回到这里来,听到吗?”


“少爷,你这是。。。。。。。。那少爷保重,我这就去了。”

自从阿福走了之后,我就在想,该怎么惩罚这帮流氓,让他们不留痕迹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是个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第二天我走到县衙周围,观察情况,衙门口站着两个衙役,没有什么威胁,不足为惧,里面的情况不大清楚,我就在衙役的斜对面的茶馆里坐下,观察衙门的人员进出情况,可是一下午,我并没有看到成群的人进出衙门,于是我问掌柜的:“请问县衙的老爷不是住在县衙吗?”

他说,“一看你就是外地来的,不知道情况,我们县衙的老爷在镇西北有一栋别墅,平时没有公务的时候是不会出现在衙门的,你找他有什么事情?”“哦,没有什么事情,只是路过,感到好奇,随便问问。”


出了茶馆,我就直奔镇西北,看看究竟别墅在那里?趁天还没有黑,我必须赶到摸清楚情况,走了大约有半个时辰,发现一个庄园,周围是围墙砌起的,里面的情况看不清楚,大门紧闭,里面的情况一无所知,只好等明天在来了。


我忍住报仇的心情,回到了老宅,第三天一大早我就去了那里,我只能混进去才能知道里面的情况,真是天赐良机,一个挑着木材的农夫从远处走进来,我飞身前进,等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下就把他打晕了,我把他抱到隐蔽的地方藏起来,然后我就挑着去敲县爷的大门,过了一会,一个脸上有刀疤的汉子开门,他问我,平常不是一个老头送的,今天怎么换成年轻的啦?“我说,大爷,我是他的儿子,今天他人不舒服,我替他来送木材。”他看看了看我,不在说什么,那你把木材挑进来吧。我说,我第一次来,不知道木材放在那里,大爷可以带我去吗?

“唧唧咕咕的,你真是很麻烦啊,明天让你老爷子来,不来,老子就打断他的腿,”

这个人怎么残忍,难怪弟弟和父亲会死在他们的手里,等我摸清了这里的情况,我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你。


走在院子里面,很大的一个庄园,在围墙的西边还有几条狼狗虎视眈眈的看着我,看着我这个外来人,我跟着他过了一个走廊,走到一个摆满花盆的小院,穿过就是伙房了,他用手一指:“那里就是了,你就放在那里,完了,你自己出来,我在院子里面等你,就在他一转身,我快步靠近他,将他打晕,拖到材房里面,进而慢慢的查看整个庄园的情况,我看整个庄园的布局好像有高手帮助设置的,不似一般普通人家的格局,看来这个县爷也不是一个酒囊饭袋,还有一个很有头脑的人,我摸进一个房间,里面有一个婢女,我吓唬她到:“不要叫,否则立刻杀了你,我顺手拿起桌上的茶杯,将茶杯捏碎,你敢叫这就是下场,现在我来问你,你家少爷的房间是哪一间,老爷的房间是哪一间,最好老实交代,否则让你好看,”事实上这样对待一个女子,我是不情愿的,但是没有办法,只有这样我才能摸清里面的情况,待她说完,我把她绑起来,然后用块布封住她的嘴,我说到:“你不要妄想报信,今天我来了,不达到目的,我是不会走的。


说完,我按她交代的,首先摸进了小衙内的房间,结果房间里面没有人,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叫道:“里面的人听着,我不管你到我房间里有什么企图,你给我老实的走出来,”

是那个环节出差错了,我打开门,看见刚刚带我进来的那个刀疤汉子,,那个刀疤汉子说道:“小子,你太小看我了,你刚刚应该杀了我,不该只是打昏我,哈哈”

“请问你旁边的那位是谁?”

“这个就是我们家少爷,你进我们少爷的房间想干什么?”

“我来报仇了,为了我死去的爹爹和弟弟,就算今天血溅五步,我也要拼上一拼,”

“小子,别大言不惭,弓箭手准备,我今天让你有来无回。”


我运气,想一击成功,我的目的就是小衙内,我一个猛冲,无数只箭朝我射过来,我挡住了无数只箭,却还是被不知道从那个角落射出来的箭给射中了,我抓着小衙内,就往外面跑,我一跃而起,翻墙而跑,后面的人骑马快速的跟了上来,因为我手上有小衙内,他们不敢用箭了,该死的狼狗时隐时现的在后面咆哮,一定是闻着小衙内的气味跟踪而来的,我受了箭伤,箭上好像有毒,我撕开衣服,中箭的地方周围的皮肤已经变黑,毒正在侵入身体,我在看看小衙内已经让我的这一举动吓晕了,我带着他奔回老宅,在父母弟弟的灵位面前拜祭,我取下了他的头颅,放在灵位前,然后点上几柱香,以告慰父母在天之灵。。。。。


这时,门外传来吵杂声,狼狗的吼叫声,他们的速度不慢,这么块就跟过来了,从外面飞进来无数的火把 ,一会整个房子就陷在火海之中,我慌不择路的向武当的方向奔跑,也不知道跑 了多久,就晕过去了。。。。。。。


風清雲淡

2006.8.19晚11点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