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宋末水浒第八章

胜利了,每个人都在为这场胜利欢呼庆祝,而我则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大口大口的呕吐起来,这一次比上次更加剧烈,现在我的肚子早就吐得什么都没有了,但只要一停下来,我的脑海中就会浮现出那些士兵在火海中苦苦挣扎的样子,我甚至能清楚得记得一个早以中箭身亡的士兵在被点燃的船上一点一点的燃烧起来,开始只是衣服,然后是身体,最后火苗甚至从他的嘴巴、眼睛和耳朵中冒出来。一想起这些我就忍不住的开始呕吐,胃里能够吐的东西早就被吐了个干干净净,现在吐出来的只是胃液,我怀疑再这么吐下去是不是真的能把胆汁给吐出来。


就在我跪在芦苇荡中努力想要忍住呕吐的时候,从身后递过一个水囊来,没时间去看是谁了,我一把抢过水囊急不可待的向嘴里倒起来。一口气喝空了大半个水囊之后(大部分撒在衣服上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浑身上下好象没有一点力气,似乎过了很久我才攒足了力气扭过头来,看看是什么人给我送来了水囊。


林冲站在我的身后什么都没说,只是很平静的看着我,片刻之后轻轻的说道:“刚才我就看大哥神色不对,现在好些了吗?”我无力的点了点头,用只有我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问道:“我这个大哥是不是很没用?”林冲摇了摇头说道:“我第一次看到被辽兵打草谷洗劫过的村庄的时候吐得更厉害。”我抬头又灌了几口水问道:“你不是一直在东京禁军供职吗?怎么跑到边境上去了?”


“东京的禁军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和边境上的地方禁军换防,我哪个时候还只是个小兵。”林冲似乎对自己过去的事情不想多谈,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就不在言声了。


喝了几口水,我的体力恢复了不少,尽管面色仍旧有些苍白,但已经可以自己站起来了。慢慢的站起身来,将水囊还给林冲:“走吧!弟兄们还在等着我们呢!”林冲默默的接过水囊点了点,跟在我的身后一起向战场上走去。


这个时候的战场已经基本被打扫干净了,众多的俘虏被绑得紧紧的分别扔在船上,傍边站了几个拿刀的梁山士兵负责看押,还有的船上装了不少的战利品,湖面上的火已经被扑灭了,只有一些船只的残骸还在飘荡着袅袅的青烟。我的出现引起了士兵们的注意,开始时只是身边的人喊寨主,慢慢的,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个行列中来,也许是几个月的队列、纪律训练起到了作用,度过最初的杂乱之后,慢慢的整个战场上的梁山士兵都在整齐而有富有节奏的喊道:“寨主万岁!寨主万岁!寨主万岁!”


看到在这种场景,我转身看了看身后的林冲,后者则对我报以一个浅浅的微笑和一个鼓励的眼神。也许是林冲,也许是在场的梁山将士给了我勇气,我转过身来,纵身跳到一条大船的船头,高高的举起双手,顿时所有的呼喊声都停了下来,所有的眼睛都紧紧的盯着我,我环视了一下四周高声说道: “今天咱们梁山取得了一个从所未有的大胜利!但这个胜利并不是我一个人的胜利,而是梁山上下所有人的胜利!刚才大家都在喊‘寨主万岁’这话不对,我王伦要真是活上一万岁那不成了乌龟、王八了!”我的话引起了众人的一阵大笑,等大家笑得差不多了,我扬了扬手继续说道:“人生不过百年,任何人也无法活到万岁,惟有咱们梁山,咱们这水泊能千秋百代的传承下去,让我们重新欢呼起来吧!梁山万岁!”


随着我的话语,大家的气氛再次被煽动了起来,所有的人都在整齐的呼喊着“梁山万岁!梁山万岁!”


等大家的情绪都发泄出来之后,我们开始押着俘虏和战利品开始返航。回到金沙滩之后,杜迁、宋万和朱贵早以等候多时了,两部分人“会师”和自然又是一阵欢呼,来到聚义厅之后吩咐朱贵准备好功劳簿开始登记此战中的战功,让林冲和杜迁去统计战俘和战利品,而我和宋万负责统计自家兄弟的伤亡,顺便探视一下伤员和处理一下死难兄弟的后事。


一直忙碌到上灯时分,各项工作才得以完成,紧接着就是举行庆功宴。庆功宴的地点放在校场,一时间整个校场被大大小小的灯球火把照得宛如白昼一般,欢乐愉快的气氛使得庆功宴一直持续到深夜。尽管我使用了诸如:白酒换水、喝一半撒一半甚至连借尿遁出去扣嗓子眼都用上了,但仍旧喝了个酩酊大醉,最后我只记得被什么人抬到了床上,剩下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从宿醉中醒来之后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头疼欲裂,但看到桌子上的那张清单的时候仍然免不了发出一阵周星驰招牌式的笑声。


昨日一战共抓获俘虏375人,收缴腰刀216把,朴刀132把,长枪415杆,弓188张,弩84具,铠甲3副,皮甲568副,最让我兴奋的是此战还缴获了51匹军马,在这个军马奇缺的宋朝,这玩意可是有价无市的好东西啊!看过战利品的清单之后,我又拿起那份伤亡报告:此战,我梁山将士共阵亡36人,重伤58人,轻伤155人,其中除去轻伤员,重商员中有26个人在伤好后将成为残疾人。虽然这样的伤亡比例实在是很小,但我的心里仍然很不好受,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是在阻挡黄安突围的战斗中负伤和牺牲的,要不是我下了死命令想要全歼黄安的人马,估计伤亡数字还会更小一些吧。


伤感是暂时的,快乐是长久的。等我来到聚义厅的时候,我已经从伤感中恢复了过来,毕竟人家掌握了绝对制空权的老美在轰炸南联盟的时候还有伤亡呢!何况是这种冷兵器时代的肉搏战。


来到聚义厅之后发现其他人早就到了,正分坐在两边的椅子上兴奋的讨论着昨天的战斗,见到我到来连忙起身行礼。“行了,行了,都是自家兄弟,用不着这么多礼节。”一边挥手说着,一边来到了当中的虎皮交椅上(虎皮哦!放到现在能值多少钱啊)安身坐下:“我这里有一份昨天战斗结果的详细清单,大家先看一下。” 说完将手里的清单交给了宋万,宋万看完之后转手交给了杜迁,东西不多,一会儿的工夫就传看完了。看大家都看完了我才说道:“关于战利品好办,俘虏嘛,打乱他们的编制,分散到咱们的弟兄们中间,好好看着,但也不能虐待他们,问题是这26个残疾了的兄弟,你们看看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杜迁的四人,相互看了看,最后还是宋万说道:“照以往的惯例,这些兄弟都是发给一笔安家费,让他们下山回家投亲靠友,听大哥话里这意思,似乎有别的方法?”


我知道宋万说的是实话,从王伦脑子里继承过来的记忆中就有这方面的经验,但我不想按照‘惯例’来处理,作为一个现代人,对于伤残者的态度和古人就绝对不同的,在他们看来,这些已经废了的人,已经没有了利用的价值,所以就将这些人都轰了出去,给点安家费的还算好的,就是把人杀了了事的也不是没有。我决不能让这些为了梁山,流过血,牺过牲的失去了劳动能力的人再有一个悲惨的晚年,虽然我不一定就能给他们荣华富贵,但温饱总是在我能力以内的。


想到这里我长叹了一口气:“唉。。。。。。说起来这些兄弟落得如此下场也是为了咱们梁山,现在他们残疾了就把他们一脚踢出去,这样做我实在是不忍心。依我看不如在山上找个地方开出块空地,从山下圈养些鸡、鸭、牛、羊,建个农场,再把队伍里的老弱和伤残了弟兄安置在那里。这样一来让他们也有个安度余生的地方,二来也能解决些山上的供应,你们看怎么样?”


我的提议得到了杜迁等人的一致同意,山上原本也有些家畜,只不过数量不多,照我的意思又从山下买了许多的家畜,尤其是产奶量大的母牛,在山上又开出了块地方,建了一个农场,将山上的老弱和伤残全都住了进去,我的这个举动又无意间使地我在名望大大的提高了一大截,这也以外中的收获了。


热血中文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