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到了这里。”裴炜站在武汉足球学校的门前,望着门前的校牌,心里不由得默默的想着,“我来了,这里会是我的一个新的起点吗?”




裴炜出生于湖北荆州下面一个小县城里一个普通职工的家里,家庭条件尚可,只有他一个男孩,所以从小家里人都很喜欢他,基本上是有求必应,而他从小就喜欢足球,五岁左右便开始踢球,在他家乡一方也算是小有名气,苦于周围足球环境很差,没有几个踢球的,他父亲年轻时也是个球迷,见儿子球踢得不错,又怕在家乡耽误了他的前程,于是在他十岁那年将他送到了荆州体校的足球班里,在那里,他的水平进步得很快,他在运动上过人的天赋很快就显示了出来,在代表荆州到全省参加U-15足球比赛时,他只有13岁,却带着队长袖标,这也是全队对他的肯定,身披10号球衣,司职突前前卫的他,在七场比赛里有十次助攻和五粒入球,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带领球队夺取了全省的冠军,这下名声雀起,来现场观战的武汉市足球学校的教练黄东升当场便点名要录取他和另外一个队里的一名前锋,那名前锋是本届比赛的最佳射手,在决赛里他两度攻破了荆州队的城池,可惜的是他的队友和他配合不够默契,裴炜以两次助攻和一个进球还是击败了他的黄石队。




那名前锋的速度相当的快,技术也非常的好,黄东升对他的评价是:“这小子踢球的风格很象八十年代中国国家队的古广明,速度惊人,技术不俗,在高速的带球中甩开对手的能力极强,是个很好的苗子!”




裴炜在比赛结束后,主动找那名前锋换了球衣,很显然那名前锋也很佩服裴炜的技术,但是他还是有点不服气:“如果不是我和队友配合不够默契的话,胜利的应该是我们!”




裴炜笑着说:“也许吧,但是我有点奇怪,为什么你和你队友的配合会这么生疏呢?”




那名前锋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注意他们,才偷偷的在裴炜的耳边道:“实话告诉你,我是在黄石中学读书的,不是他们的队友。”




裴炜有些吃惊:“你不是足球学校的?”




那名前锋笑道:“是啊,我是黄石一中的,他们学校经常到我们学校来打友谊赛,这次到全省比赛,他们教练说他们的前锋不行,所以就把我拉进来了。”




裴炜惋惜的说:“你怎么不进足球学校啊?这样你的水平会更高的。”




前锋摇了摇头:“这有个原因,不好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裴炜笑道:“我叫裴炜,你呢?”




那名前锋道:“我叫庄峰。”




这是裴炜和庄峰第一次见面,再次见面的时候,他们都已经改变了许多。




进入决赛的两支队伍让武汉的足球届人士小小的吃了一惊,作为传统的强队,武汉市足球学校的U-15级队伍居然被荆州队淘汰了,连决赛都没能进入,但是明眼人都看出来,其实荆州队其他人的水平和武汉队球员的水平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上的,但是荆州队的那个10号把整个队伍打理得井井有条,他在比赛中送出了不下十脚的妙传,如果不是荆州队前锋把握机会的能力太差的话恐怕比分还要拉大,所以当黄东升提出要那个10号的时候,武汉市足球学校的领导毫不犹豫的拍了板,以学费全免的优惠待遇请裴炜转学到武汉市足球学校来,裴炜没有犹豫,他家庭条件虽然说还过的去,但是培养一个足球运动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他虽然有些舍不得荆州的队友,但是仍然同意了武汉市足球学校的邀请。




而庄峰的答复却出乎黄东升的意料,他不愿意来武汉,而是升入了黄石高中,准备考大学,要知道,就是在整个湖北省,黄石高中的升学率也是排得上前几名的,人各有志,黄东升也不好勉强,只是在心里为庄峰很是可惜了一把。




而裴炜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也觉得很可惜,在他看来,庄峰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就有这种水平,完全可以更上一层楼,自己少了一个好搭档了!




带着这种心情,裴炜来到了武汉,现在就站在武汉市足球学校的校门前。




一声大喝打断了裴炜的沉思。




“小子!在这里发什么呆!”




裴炜回头一看,吓了一跳,一个高大的身影就站在他身后,足有一米八以上,要知道裴炜的发育算是很早的了,现在也不过一米六五左右,那人足足高过了他一个头,看着被吓住的裴炜,那人似乎很满意自己所造成的效果,咧开嘴笑着说:“不好意思啊,吓着你了,知道新生报名处怎么走吗?”




裴炜回过神来,忙说:“我也是新生啊,我们一起找吧。”




两人一起向校内走去,那人自我介绍了起来:“我叫吴奇,襄樊人,今年14岁。”




裴炜也介绍了一下自己:“我叫裴炜,荆州人,13岁。”




吴奇睁大了眼睛,裴炜觉得他的眼珠子快要从眼眶里跳出来:“你就是那个最佳球员?靠,如果不是我们队里球员太差,在四分之一决赛里我一定不会让你进球的!”




他这么一说,裴炜也想了起来:“你就是襄樊队的那个守门员吧,你们好象是三场都是0:0,结果因为积分的原因被淘汰了,是不是啊?”




吴奇十分郁闷的说:“谁说不是,被最弱的那个队打平了,其他两个队都是一胜二平,就这么把我们淘汰了,真TNND不爽。”




裴炜笑着说:“那是你的福气啊,如果你们出线的话,就会碰上我们,那么你的不失球记录就要被打破了!”




吴奇很生气:“那好,待会到球场去,看你能不能破我的门!”




“好啊!谁怕谁啊!”




两人谈谈说说,一路向校内走去,远远的望见了一栋教学楼,上面挂着一个横幅:“欢迎新同学”。




两人忙快步走前,教学楼前摆了一排桌子,几个看起来比较老成的人坐在后面,桌子前则稀稀拉拉站着几个人,看样子也是新来的学生。




裴炜和吴奇忙挤进去报了名,那个领头的数了数报名册,满意的说:“不错,六个人都来了,你们好,我是本校U-15队的教练,和你们一样,也是今年才到这个学校来,去年的教练因为身体原因回家休息了,所以我,也就是你们以后的教练。”




裴炜大着胆子问了一句:“黄东升教练呢?”




教练奇怪的望了他一眼:“黄教练是U-19的教练啊,你不知道吗?”




裴炜吐了吐舌头。




教练转头对旁边一个显得更加老成的人说:“老赵,你先带他们去宿舍安顿一下,然后换好衣服,30分钟后让他们到操场上来见我。”




老赵点了点头,对他们六个人说:“你们跟我来。”




六人提起行李,跟着老赵向校内走了进去,裴炜打量了一下其余的人,自我介绍道:“你们好,我叫裴炜,是荆州人,位置是前腰。”




吴奇也嗡声嗡气的说:“我叫吴奇,是襄樊的。”他也不说自己是哪个位置的,不过估计大家一看就知道他一定是守门员。




一个大约1.55米瘦小个子说:“我叫竺军,宜昌人,左前卫。”




另外一个1.60的说:“我叫李同,荆门人,前锋。”




“姚乐,仙桃人,后卫。”




“赵林,广水人,后腰。”




吴奇问竺军:“你是那个宜昌的11号吧?你边路突破还真不错,就是射门差点。”




竺军哼了一声:“我认识你,你不就是襄樊那个傻大个守门员吗?要不是我们队那个傻瓜前锋浪费机会太多,你的门早就破了!”




裴炜奇道:“你们俩认识?”




“是啊。”吴奇回忆着:“是小组赛第二场吧,我们队和他们队比赛,最后是0:0,结果他们队没出线,我们队也没出线。”




几人一路聊了过去,直到老赵打断他们的谈话:“这里就是你们U-15的宿舍,今年走了六个,腾空了一间,你们就在这间空的里面住吧。”老赵边说边带他们走进了一间不大的公寓,有四间宿舍,一个小院子,老赵打开了最后的一间,带他们走了进去。




房子不大,挨墙两面放了四张上下铺,中间靠窗户的地方摆了一张桌子,有六个抽屉,老赵说:“你们一人一个抽屉,这里是钥匙,这里有八个床位,四上四下,空出两个来放你们的行李,你们先挑床位吧。”




六人互相看了看,竺军抢先说:“这样,我们先说说自己喜欢睡上面还是喜欢睡下面。”




六人异口同声的说:“上面!”




是啊,谁不喜欢睡上面,又清净又舒服,就是爬上爬下麻烦点,可是青春期的小伙子,正是活力充沛的时候,又怎么会怕爬上爬下?




六人争了一会,终于得出结论,吴奇是绝对不能住上面的,他一米八几个个头,体重又重,为了他下面的其他人的人身安全,大家一致要求他住下面,吴奇虽然奋力反抗,但是寡不敌众,还是败下阵来,只得屈辱的接受了这不平等条约。




解决了一个,但是起码还要有一个人住下面,因为可以空出两个下铺来放行李,坐在上铺的可以有四个人,赵林提议猜拳,竺军却提议谁最高谁睡下铺,姚乐当场就火了:“什么意思啊,不就是看我最高吗?这不欺负人嘛,我抗议啊!”




吴奇在一边笑咪咪的看热闹,反正他的命运已经决定了,他还巴不得有人和他做伴呢。老赵看不下去了,提醒他们:“只差10分钟就到半小时了,你们还要换衣服呢!”




六人这才察觉,忙手忙脚乱的换上自己带来的球衣,在换衣服的过程中终于得出了结论,回来抓阄。



这帖转的不错,先做一下示范帖,辛苦一下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