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带兵纪事之我眼中的缅甸大兵

有段时间我在片马检查站搞边防检查,在这个阶段里我认识了好多缅甸大兵这里和大家介绍一下缅甸的军人和他们的待遇和福利等等。

缅甸政府是一个由军人组成的政府,军人就是法律,所以他们可以为所欲为,自然而然地,在缅甸军人的地位也是最高的,假如一家子里出了个当兵的,那么旁边的邻居还有政府就会对你有优待,国家也对家里有福利,今年25岁的阿瓦是缅甸边防检查站的一名中尉他们的检查在我们对面,有时候,他们也会来找我们简单地聊下天,主要是我们国家和缅甸的胞波情谊嘛,所以使得我们当兵的互相接触也没什么大的戒心。

在清闲的谈话中阿瓦告诉我:他的父亲以前是一个缅甸外劳的领袖,在有次他们的聚会中,他们的一个同伴在回山林途中被警员逮捕了。阿可瓦杰或消息后,马上筹足了一笔“保释费”,把被捕的同伴“保释”回营。身为领袖,他的工作就是照顾好200位同胞,维持营中的秩序。他是缅甸外劳们的大家长,更是协助他们解决生活难题的保姆。

那时候他对缅甸政府军的印象十分地不好,“如果我们有车子,军人就会抢,如果让他们发现到身上有钱,也会被抢光。我们一切的财产,都没有权力拥有,一切都被抢走了。。。”平静的语气带出了阿瓦对当时的缅甸政府的无奈。

后来他们全家好不容易得到了缅甸的长久签证和户籍,但是因为外来户的身份还是让他们在当局的政策下受够了奴役和税收的折磨,在一个机会来临的时候,他父亲用尽了家里唯一的积蓄,买通了招兵的领导,让他成为了一名战士。

我对阿瓦能够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很感兴趣,没想到他以后的说的话更让我感到意外,他说他在02年到04年的时候去昆明陆院进修过,他还跟我讲他喜欢翠糊的海鸥,还喜欢爬西山,还喜欢去海埂踢足球,在阿瓦的言语中让我看到了我们一个兄弟国家对我们国家的向往和热爱,就像70到80年代我们内地人看香港一样,这也让我有了一种心理上的满足感,是啊,只要我们国家的经济和国防力量加强了,谁又敢对我们掉以轻心呢?

闲谈中我们也聊起了两个国家军人的收入问题,我开玩笑地问阿瓦,你们一个月拿多少钱啊,阿瓦摇了摇头,对我说,不行,我一个月拿的钱就可以买你抽的3包烟,说着他向往地看了一眼我手中的10块钱一包的云烟。我赶紧发了一支给他,对他说道,不会吧,你已经是中尉了,还这么低啊?他说,我这工资在什么这里已经算是高工资了,政府每个月还给我家里2个孩子30斤的口粮,一看政府对我们算不算是好的了,话说到这里,我也明白了一件事情,为什么缅甸那边的好多军队里的中高极军官都难免会和贩毒分子有来往,原来是工资和收入的问题啊,这也成为我们国家禁毒的一个大难题了……还有有件事情我有点郁闷就是,同岁的阿瓦竟然已经有2个孩子了,而我的她还不知道在哪里呆着呢,这也让我想到了我们国家以前的一些情况,缅甸的现在和我们国家的以前是多么相象啊。

缅甸军人都比较喜欢我们这边的烟,他们本地产的一般都是叶子烟,我们这边的话现在全部都是卷烟了,再说现在我们的战士抽烟的一般都已经抽4块左右的卷烟了,而他们的话,在以前,能够抽到我们这边8角一包春城他们就感到很幸福了,可惜的是今年的时候昆明卷烟厂已经停产了春城所以,对面的兄弟们对这件事情还和我们发了好大的牢骚,说卖得好好地怎么会停了呢?一般不在岗的时候他们都会来和我们噌烟抽,但他们也很讲意气,有一次我送了一包卷烟给阿瓦,第二天他送了一对玉梳子给我,他的意思就是无功不收碌,这次回家让老妈到市场上一打听,同样的东西在下关市场上可卖300多块钱呢,这件事情也让我们对他们的看法改变了不少……

任何国家的军人都有荣誉感和使命感,这在缅甸军人身上也有所体现,去年的时候,我们配合他们搞了一次2国边防部队的联欢,举行了好多活动,他们和我们打篮球的时候,还真不含糊,他们矮小的个子使他们在上蓝上吃尽了亏,但是他们有好几个3分射手也让我们吃尽了苦头,俗话说外事无小事,虽然最后他们也输给了我们,但是从这件事情上也看到了他们的国家荣誉感……

这几年,随着我们国家对缅甸的投资越来越大,还有缅甸当局政府对国家经济发展的策略的改变,慢慢地他们的经济也会发展上去,衷心地希望我们的胞波兄弟能够快速地发展起来,也希望有一天阿瓦还记得我这个异国的兄弟,下次再去片马检查站的时候一定要找他好好聊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