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诗词闲话之一—续诗品

恁人一个 收藏 98 2588
导读:[原创]诗词闲话之一—续诗品

大凡学格律诗的人都知道唐朝司空图的《二十四诗品》,古人写诗是很讲究意境和格调的,甚至连写诗的人都还要分出个品格高下,梁.锺嵘就搞出了一个《诗品》,名为诗品,其实品的不是诗,而是写诗的人。唐朝的张为更是好事,干脆搞了个《诗人主客图》把那时有名的诗人比如:白居易、元稹之类的,分了广大教化、高古奥逸、清奇雅正、清奇僻苦、博解宏拔、环奇美丽几大门派,又按照入室、登堂、及门分了三六九等,大有搞一个百晓生《英雄榜》一统江湖的架势。拉拉杂杂说了这么多,不外乎想说一句话,诗品如人品,读诗若看人。说实话,那《诗人主客图》也就是文人游戏,看过一笑就是了。《二十四诗品》倒是可以一看,了解一下古人喜欢的都是什么调调。今天要讲的是对我启发最大的一本书—清·袁枚的《续诗品》,说起袁枚这老先生(袁枚自号随园老人)应算得一个超级小资,不仅喜欢谈诗论词写了《随园诗话》,又喜欢装神弄鬼写了《子不语》,更厉害的是好吃,硬是写了《随园食单》,那才是真正的食不厌精,要是活在当世,估计早被媒体捧做食神了,哦,扯远了。《随园诗话》写得好虽然是好,但是篇幅太长,估计当下的人都没有耐性看完它。不过,这老先生也还不错,搞了一个《续诗品》,言简意赅,实属指点迷津、发人深省、居家旅行必备良篇了。闲着没事,转贴一下这篇文章,顺便加上我自己的心得,算是闲话第一篇,各位上眼。


续诗品 清·袁枚


余爱司空表圣《诗品》,而惜其祗标妙境,未写苦心;为若干首续之。陆士龙云:“虽随手之妙,良难以词谕。”要所能言者尽于是耳。

恁说:是这个道理,司空图这老小子只是说诗要写成这么几个调调,但是又偷懒不告诉你怎么写出这几个调调,直教人抓耳挠腮,恨不得把他从书里揪出来暴打一顿。之所以推荐这篇《续诗品》也是因为袁枚补了这一课。


△崇意


虞舜教夔,曰“诗言志”。何今之人,多辞寡意?意似主人,辞如奴婢。主弱奴强,呼之不至。穿贯无绳,散钱委地。开千枝花,一本所系。

恁说:诗言志,诗言志,写诗也许是游戏文字,但绝对不是文字游戏,你写了半天,总要表达点东西,搞一大堆华丽的辞藻,却连东南西北都说不清,那不叫写诗,只能叫做码字,所以,写诗一定是为了表达什么而写,不能纯粹为了写诗而写诗。无论古风也好、打油也好、五言七律都行,一定要言之有物,意为先。


△精思


疾行善步,两不能全。暴长之物,其亡忽焉。文不加点,与到语耳。孔明天才,思十反矣。惟思之精,届曲超迈。人居屋中,我来天外。

恁说:想好写什么了,刷刷刷大笔一挥,一首绝妙好诗横空出世,众人拜于座下,嘿嘿,这种好梦,少做为佳,自古以来,除了李白是个例外,连老杜都要苦吟一番,你我就老老实实地学那李贺、贾岛推了又敲吧。我的做法是先不管平仄,打了草稿,然后再细细地琢磨,人家说浓缩的都是精华,我说好诗是思想的浓缩。


△博习


万卷山积,一篇吟成。诗之与书,有情无情。钟鼓并乐,舍之何鸣?易牙善烹,先羞百牲。不从糟粕,安得精英?曰“不关学”,终非正声。

恁说:多看点书没有坏处,腹有诗书气自华,熟读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诌,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记得水源兄在我上一篇帖子里面回帖也说过这个意思,强调一句话,不能死读书,边读边想才是正道,要不然就像红楼梦里的香菱一般,硬是读傻了。



△相题


古人诗易,门户独开。今人诗难,群题纷来。专习一家,愁愁小哉!宜善相之,多师为佳。地殊景光,人各身分。天女量衣,不差尺寸。

恁说:这里明说相题,实际上说得是不拘古,说得是融会贯通。说得也是,没有诗之前,你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因为没有人在你前面设好规矩,完全可以自创一派。现在要是写诗可就难了,什么豪放派、婉约派,各有各的法门,你就是想独创一派,望书上一看,肯定早就有人写过了。所以说,在风格上囿于门派,专门学习一家的东西,那就小家子气了。各种风格都掌握了,那你不管什么样的风光、什么样的情怀都可以像量体裁衣一样,发挥的恰如其分。


△选材


用一僻典,如请生客。如何选材,而可不择?古香时艳,各有攸宜。所宜之中,且争毫厘。锦非不佳,不可为帽。金貂满堂,狗来必笑。

恁说:写诗要注意材料的组织,要学会取舍。首先,选材的出发点还是一个“意”字,一切都要围绕你需要表达的意思来组织,就像锦布一样,不是不好,但是不能用来做帽子(这老夫子确实够小资的,谁说不能做帽子的,苏东坡就是锦帽貂裘,不过你硬是要解释成如锦一样的帽子,我也没有办法不是?)。其次,同样的材料要仔细选择,要区分中间微小的差别,选最贴切的使用。最后,尽量用大家熟悉的东西入诗,用了生僻的东西,恐怕也就只有你自己能懂了。


△用笔


思苦而晦,丝不成绳。书多而壅,膏乃灭灯。焚香再拜,拜笔一枝。星月驱使,华岳奔驰。能刚能柔,忽敛忽纵。笔岂能然?惟悟所用。

恁说:在思路上要连贯,写诗的时候不要考虑过多的东西,先把想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再去琢磨平仄之类的东西,这是我刚学写诗时候的一个最大的毛病,写了一句,就停了下来反复琢磨里面的格律呀、用词呀之类的,等那一句推敲的差不多了,后面想写啥自己都忘记了。同时思路要开阔,要神思飞扬,要想象丰富,要有追星赶月的魄力,也要有移山倒海的气势,要做到刚柔并济,收放自如。


△理气


吹气不同,油然浩然。要其盘旋,总在笔先。汤汤来潮,缕缕腾烟。有馀物於,物自浮焉。如其客气,冉猛必颠。无万里风,莫乘海船。

恁说:说句实话,几年来,这段我看了不下百遍,也许是天资愚顿,总觉得是一知半解。这里难就难在一个“气”字上,我自己的认识是写诗的情绪或者灵感,也就是说写诗之前一定要酝酿情绪。灵光乍现,只有情绪到了,有了灵感,才能够使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没了情绪,少了灵感,再好的立意渐渐地也就消失了。没有风不行船,没有情绪不落笔。说句闲话,怪不得李白要喝酒,估计也是去找情绪的。


△布格


造屋先画,点兵先派。诗虽百家,各有疆界。我用何格?如盘走丸。横斜操纵,不出于盘。消息机关,按之甚细。一律未调,八风扫地。

恁说:写诗要先谋划好,所谓布局谋篇,正是如此。如何用律、如何用典、如何用字、如何起承转合,都要先相好了,在关键的地方更加要仔细斟酌,否则的话,一点疏忽就可能整篇全废,就好像音乐一样,只要有一个小节不和谐,那整支曲子都落于下风了。


△择韵


酱百二甕,帝岂尽甘?韵八千字,人何乱探。次韵自系,叠韵无味,斗险贪多,偶然游戏。勿玉瓦缶撞,而铜山鸣。食鸡取跖,烹鱼去乙。

恁说:这里已经是具体的做法了,讲的是韵脚的选择,没有特别的深意,简单翻译一下,韵表上八千个字,不要随便使用,次韵已经自成体系,叠韵读起来乏味,以及大家用险韵斗诗,用宽韵联句,这种文字游戏偶尔做一下就可以了。不要把不同的韵部乱用,就像用玉石敲击瓦缶,用头去撞铜管一样,在用韵上要有讲究,就好像吃鸡不吃鸡脚,煮鱼要去掉鱼腮一样,嘿,这才是我心目中的小资食神。

(说明:这里有我对一个字和两个用典的理解,事先声明只是自己的理解:

而:此处应该用本义,【說文】頰毛也。象毛之形。《周禮》曰:“作其鱗之而。”凡而之屬皆从而。如之切,我的理解是用胡须去撞铜做的器物,那也就是用头去撞了,撞的山响,够惨的。嘿嘿,歪解,歪解。

食鸡取跖:善学者若齐王之食鸡也,必食其跖数千而后足。——《吕氏春秋》

烹鱼去乙:我看了网上很多的地方都写做“烹鱼去了”,应该是烹鱼去乙之误,乙:【康熙字典】魚餒必自腸始,形屈如乙字。一說魚腮骨,在目旁,如篆文乙,食之鯁不可出,去之乃食。【爾雅·釋魚】魚腸謂之乙。【禮·內則】魚去乙。反正要吗是鱼肠子,要吗是鱼腮骨。韦端己云:“屈、宋亦有芜词,应、刘岂无累句?但须精选斯文者,食马留肝,烹鱼去乙可耳。”)


△尚识


学如弓弩,才中箭镞。识以领之,方能中鹄。善学邯郸,莫失故步。善求仙方,不为药误。我有禅灯,独照独知。不取亦取,虽师勿师。

恁说:这里讲的是要明辨、要分析,学习好像弓弩,才华是箭镞,只有认清了目标,才能射下诗这只天鹅。不仅要知新,而且要温故。即使有好的药方,也要学会辨认药材。自己心里要有一个原则,并且按照这个原则,去决定取舍,既要继承又要扬弃。


△振采


明珠非白,精金非黄。美人当前,烂如朝阳。虽抱仙骨,亦由严妆。匪沐何洁?非熏何香?西施蓬发,终竟不藏。若非华羽,曷别凤凰。

恁说:包装,包装,立意不错,文思如潮,格局得当,用韵精妙,做到了上面说的那些东西,是不是就算好诗了?也算是吧,不过要是不加以修饰,还是有些差强人意,好东西要仔细雕琢,你就是神仙风骨,也要穿的整齐一点不是?所以,好的诗还需要加强修辞,用句广告词“白得更白,彩得更艳”。


△结响


金先於石,馀响较多。竹不如肉,为其音和。诗本乐章,按即当歌。将断必绩,如往复过。萧来天霜,琴生海波。三百绕梁,我思韩娥。

恁说:这里讲的是韵律,诗本来就是古人的歌词,应该注意一点韵律,孔子为啥不知道肉味,还不是因为丝竹的音乐好听,韵律应该怎么注意,袁老夫子没有说,我的心得是,五言要注意第三字,七言注意第五字,古人称之为诗喉,诗喉要响亮,尽量使用开口音,和其他字的平仄相配,这样才能产生节奏。


△曲径


揉直使曲,叠单使复。山爱武夷,为游不足。扰扰圜,纷纷人行。一览而竟,倦心齐生。幽径蚕丛,是谁开创?千秋过者,犹祀其像。

恁说:曲径通幽,作诗要含蓄,不要太直白,要给人留下回味的空间,一眼就看完的风景,肯定让人产生倦意,作画讲究留白天地,作诗讲究意味深长。


△知难


赵括小兒,兵乃易用。充国晚年,愈加持重。问所由然,知与不知。知味难食,知脉难医。如此千秋,万手齐抗。谈何容易?著墨纸上。

恁说:毛主席说过一句话,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作诗也是这样,需要充分了解和掌握到其中的难点,这和兵法一样,赵括(就是纸上谈兵的那个)就是因为不知道用兵的难处,觉得用兵不过如此,西汉的赵充国(也是一个猛人)年纪越大,就越知道用兵的难处,用兵就越谨慎。



△葆真


貌有不足,敷粉施硃。才有不足,徵典求书。古人文章,俱非得已。伪笑佯哀,吾其优矣。画美无宠,绘兰无香。揆厥所由,君形者亡。

恁说:写诗要真实,不要矫情,不要无病呻吟,这里说的是振采的另外一个方面,要注意修饰的度,略有不足的地方可以稍作修饰,但是不要矫情,假惺惺的东西是没有灵魂的。


△安雅


虽真不雅,庸奴叱咤。悖矣会规,野哉孔骂。君子不然,芳花当齿。言必先王,左图右史。沈夸徵栗,刘怯题糕。想见古人,射古为招。

恁说:写诗要文雅,不是什么字眼都能入诗的,虽然写的很真实,但是却不文雅,那就像焦大骂街一般粗俗。子路言谈不逊,就经常被孔子骂“野哉”。沈约因为出言不逊而取祸,刘禹锡因为害怕糕字不雅而不敢写入他的《九日诗》,所以说,要想和古人一样雅致,就要揣度古人的心思。

(几个解释:

左图右史:书很多的样子。《新唐书·杨绾传》:“独处一室,左图右史。”

沈夸徵栗:《梁书.沈约传》:约尝侍宴,值豫州献栗,径寸半,帝奇之,问曰:“栗事多少?”与约各疏所忆,少帝三事。出谓人曰:“此公护前,不让即羞死。”帝以其言不逊,欲抵其罪,徐勉固谏乃止。嘿嘿,这里的帝就是那个萧衍。

刘怯题糕:宋.罗大经《鹤林玉露》:刘禹锡作《九日》诗,欲用“糕”字,以其不经见,迄不敢用。故宋子京诗云:“刘郎不敢题糕字,虚负诗中一世豪。”然白乐天诗云:“移坐就菊丛,糕酒前罗列”,则固已用之矣。刘、白唱和之时,不知曾谈及此否?)



△空行


钟厚必哑,耳塞必聋。万古不坏,其惟虚空。诗人之笔,列子之风。离之愈远,即之弥工。仪神黜貌,借西摇东。不阶尺水,斯名应龙。

恁说:落笔要空灵,不要太实。如同列子御风,神思越远,着落的就越美好。如同画画一样,不要仅仅着眼在对外观的描摹上,而要抓住神韵,只有飞龙才能够不用凭借尺水而渡。

(解释:《庄子》:列子御风而行,泠然而善,旬有五日而反。

有鳞者称蛟龙,有翼者称为应龙,有角者称虬龙,无角者称螭龙。据《述异记》中记述:“龙五百年为角龙,千年为应龙”。)


△固存


酒薄易酸,栋挠易动。固而存之,骨欲其重。视民不佻,沈沈为王。八十万人,九鼎始扛。重而能行,乘百斛舟。重而不行,猴骑土牛。

恁说:要稳重,不要轻浮。但是也不要过分追求稳重,要在自己能够掌握的范围之内,否则的话就像一个猴子骑在牛上,虽然能骑却无法驾御。


△辨微


是新非纤,是淡非枯。是朴非拙,是健非粗。急宜判分,毫厘千里。勿混淄渑,勿眩硃紫。戒之戒之!贤智之过。老手颓唐,才人瞻大。

恁说:失之毫厘,谬之千里。这里讲的是注意细节,要掌握一个度,不要混淆了。是新还是鲜,是淡还是枯,是质朴还是笨拙,是健壮还是粗笨,这些都要分辨清楚,这种小的差错连圣贤都难免。


△澄滓


描诗者多,作诗者少。其故云何?渣滓不少。糟去酒清,肉去洎馈。宁可不吟,不可附会。大官筵馔,何必横陈?老生常谈,嚼蜡难闻。

恁说:不要嚼人家嘴里的馒头,更加不要牵强附会,宁可不写诗,也不要滥写诗,拾人牙慧,老生常谈的东西,那就是一堆垃圾。


△齐心


诗如鼓琴,声声见心。心为人籁,诚中形外。我心清妥,语无烟火。我心缠绵,读者泫然。禅偈非佛,理障非儒。心之孔嘉,其言蔼如。

恁说:言为心声,有什么样的心境才能写出什么样的诗来,写诗要写心。心里清明,说出来的就不带烟火味道,心中缠绵,读的人就会感动的淅沥哗啦。心地很善良的人说出来的话就十分和气。


△矜严


贵人举止,咳唾生风。优昙花开,半刻而终。我饮仙露,何必千钟?寸铁杀人,宁非英雄?博极而约,淡蕴於浓。若徒荥,非浮邱翁。

恁说:写诗要矜持,要严整,要点到为止,不要拉拉杂杂什么都说,要学会凝炼,蕴须弥于芥子,狂言妄语不是修道中人。


△藏拙


书赢宵缩,天不两隆。如何弱手,好弯强弓。因謇徐言,因跛缓步。善藏其拙,巧乃益露。右师取败,敌必当王。霍王无短,是以无长。

恁说:要扬长避短,从自己擅长的下手,就好像口吃的人就慢慢地说话,跛脚的人就慢慢的走路一样。能够发挥出自己的长处,就能把诗做的更加精巧。


△神悟


鸟啼花落,皆与神通。人不能悟,付之飘风。惟我诗人,众妙扶智。但见性情,不著交字。宣尼偶过,童歌沧浪。

恁说:要善于观察,鸟宿鸟出,花开花落,只要细心观察就能悟出东西来。孔子路过楚国的时候,观察入微,才能听到儿童在唱《沧浪之歌》。


(沧浪之歌-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即景


混元运物,流而不注。迎之未来,揽之已去。诗如化工,即景成趣。逝者如斯,有新无故。因物赋形,随景换步。彼胶柱者,将朝认暮。

恁说:这个题目名字虽然叫做即景,实际上说的却是纳新与变化,也就是与时俱进。嘿嘿,袁老夫子讲的挺高深,其实单就写诗而言,就是要善于变化,学会把新的事物和新的内容注入到诗中去,这一点恐怕是现代人最难把握的,也是学格律诗比较尴尬的一个地方。比方说,李白的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要是放到现在去写,恐怕只能是长安一片月,万户电视声了,毕竟现代很多都用了洗衣机。记得以前曾经写过一首诗,里面有一句“漫落松棋听风起,闲拨炭火映雪明。”,贴出来没有多久,硌石兄就跟贴说道:不过炭火我不太信,现在的庙和和尚都是忙着挣钱,很世俗哈~~ 。虽然搪塞过去了,事后一想,确实当时人家寺庙里面都是用的空调,没有什么炭火之说。再仔细一想,也许是自己古诗看多了,写作的时候已经很难脱出古人的彀中。所以说这吐故纳新,把现代的东西用古代的格律表现出来,正是古诗的尴尬之处,也是学古诗的人需要努力的方向。

(胶柱:胶着,拘泥,古琴的琴柱可以移动,方便根据曲子调节音准。《抱朴子》:驽锐不可以一涂验,筝琴不可以胶柱调也。)


△勇改


千招不来,仓猝忽至。十年矜宠,一朝捐弃。人贵知足,惟学不然。人功不竭,天巧不传。知一重非,进一重境。亦有生金,一铸而定。

恁说:失败乃成功之母,这里说的是两重境界,一重是知过,明白人无完人,诗无完诗,不要故步自封,满足现状,更不能骄傲自满,停步不前。第二重则是改过,仅仅知道自己不足的地方还远远不够,还要勇于改过,知仅仅是明白现状,改才是突破现状。


△著我


不学古人,法无一可。竟似古人,何处著我?字字古有,言言古无。吐故吸新,其庶几乎?孟学孔子,孔学周公。三人文章,颇不相同。

恁说:这里说的是推陈与出新的关系,古人的东西要不要学,当然要学,但是不是什么都学,我们学古人应该学的是一种方法,一种境界,而不是简单的模仿,要带着脑子学,要学会牛一般的反刍功夫,化古为今,化人为我,要把自己的东西写出来,这正是推陈与出新的关键所在,我以我诗写我心,一切扬弃的原则就是为了把自己的思想表达出来—著我,学古人的风韵,写我自己的东西。


△戒偏


抱杜尊韩,托足权门。苦守陶韦,贫贱骄人。偏则成魔,分唐界宋。霹历一声,邹鲁不开。江海虽大,岂无潇湘?突夏自幽,亦须庙堂。

恁说:要打破定势思维,以前学诗的时候,尤其是学了平仄之后,一看到别人写的诗不合格律就总觉得那不叫诗,以为古诗必定要守住格律,不知不觉中就给古诗分了一个界限。到了现在才明白,诗的好坏与格律无关,也许有人会问,既然与格律无关,那你又罗嗦那么多格律的东西干什么,戒偏,戒偏,这又是另外一种偏颇之见,格律只是一种工具,是为你表达的思想服务的,你完全可以根据自己想要表达的内容进行选择,比如:南朝四百八十寺这一句的平仄是平平仄仄仄仄仄,五连仄,肯定不合格律,那么是不是为了格律我们要改成四百零三寺才好呢?人家本来就是四百八十寺,你硬要减去七十七间,这就偏了。四百八十寺就四百八十寺呗,一切以不影响表达为原则。当然,还是回到格律的问题上,在不影响表达的前提下,多琢磨一下格律,让人读的顺一些,响亮一些,岂不是更好?


△割忍


叶多花蔽,词多语费,割之为佳,非忍不济。骊龙选珠,颗颗明丽。深夜九渊,一取万弃。知熟必避,知生必避。人人意中,出人头地。

恁说:心有千千结,下笔唯一言。写诗一定要主题明确,一切围绕主题展开,不要扯出萝卜带着泥,又想说我很孤单、又想说望你平安,还想说多吃早餐,要是这样写诗,恐怕最后要被你写成赋了,写诗不是写散文,更不是写小说,花开几朵各表一支的手法,个人觉得写诗用不上,当然,你要是准备写叙事诗、散文诗或者排律、歌行的,那另外说。


△求友


游山先问,参禅贵印。闭门自高,吾斯未信。圣求童蒙,而况於我?低棋偶然,一着颇可。临池正领,倚镜装花。笑倩傍人,是耶非耶?

恁说:宁波老杨说过一句话,给我的印象很深,多从良友得益多,深以为然。谁都不是百事通,百晓生,不会的地方就问,没有人会笑话你的,学习都有一个相互印证、相互切磋、相互借鉴的过程,学诗也一样,不怕说错,就怕不说。说一些题外话,求友应该有一个求友的态度,首先要真心求友,不要表面上说多提宝贵意见,骨子里却是想多听点赞扬和掌声。别人提个问题,先不去想自己有没有这个问题,而是先指摘别人问题的对错,这样一来二去,谁还耐烦给你提意见。第二是就事不就人,就诗不就人,这一点对提意见的人和听意见的人都一样,大家在论坛上混,谁也不求着谁,都是来开心的,来娱乐的,没事不要总给别人添堵,提意见的,别人听了,大家可以好好聊聊,别人不听,一笑了之。被提意见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远了,打住。


△拔萃


同锵玉佩,独姣宋朝。同歌苕花,独美孟姚。拔乎其萃,神理超超。布帛菽粟,终逊琼瑶。折杨皇荂,敢望钧韶。请披采衣,飞入丹霄。

恁说:诗不惊人死不休,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要写就写最好的诗。写诗要有傲骨,要有俯视一切的雄心,即使我们现在不想当最好的诗人,至少也要当一个最好的诗歌爱好者。甘于平庸,那也就只能平庸了。


△灭迹


织锦有迹,岂曰惠娘?修月无阆,乃号无刚。白传改诗,不留一字。今读其诗,平平无异。意深词浅,思苦言甘。寥寥千年,此妙谁探?

恁说:诗要雕琢,但是不要留下雕琢的痕迹,要追求浑然天成的境界。大家都知道白居易的故事,他每次写完诗都要念给村里的老婆婆听,最后要改到连她们都听懂了为止,有时甚至原诗一字都没有留下。灭迹,灭的不是别的,灭的是那种矫柔造作的痕迹。


(宋.周敦颐:“白香山诗似平易,间观所存遗稿,涂改甚多,竟有终篇不留一字者。”)


今天终于把《续诗品》写完了,说实话,有些东西自己想的时候很明白,但是,要用文字表达出来,深感自己的语言贫乏,不过,也有一个好处,这要逼着自己去弄懂一些原来不甚了了的东西。之所以写这些出来,源于我的一个初衷,想把自己学习写诗过程中的一些认识写出来,一则是希望能够求教于高人,二则是希望能够和朋友们互相切磋、印证。

《续诗品》是一篇很好的文章,我所写出来的仅仅是自己对他的理解,然而囿于自身认识的局限,挂一漏万,言语偏颇的地方不少,还希望高人达师不吝赐教,这里先鞠上一躬,也算是表达我求友的一个态度。

写东西是痛苦的,一个人写东西更加是痛苦的,一个人写这种寻章摘句的东西那更是万分痛苦。幸运的是有水源兄、老杨兄几位能够给予关注和鼓励,更加感谢小七斑竹在我未完成之时就给予固顶,那是对我最好的鼓励和鞭策。


今天是八月二十日,已经过去5天了,但是心中仍然有一股郁结之气,不得不再说两句。平心而论,我对日本虽然有些厌恶,但是还不能称之为极端,但是,近观8.15小泉参拜和日本国内的反应,我只想告诉某些人,中日友好不是一厢情愿的,在你们指责反日情绪的时候,是不是需要仔细反省一下,这种情绪是在谁的不断的刺激下产生的?不要尽做一些出门礼佛,回家揖盗的下作勾当。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