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宋末水浒7章

wangzeguo 收藏 2 43

梁山的这次大行动让整个郓城县陷入了一片混乱,在接下来的三天里遭到梁山洗劫的两家的家人及一家所在地的地保、甲长陆续跑到县衙告状诉苦,(除了我和林冲主持进攻的两家只是处理了主犯之外,宋万去的那家被灭门,所以只能是地保去报告了)听到消息的县令也大为震惊,一夜之间就有三家大户被洗劫,其中一家还被灭了满门,传扬出去对自己的考评实在是不利。可郓城县只是个小县,整个县城也只有五百人的厢军驻防,而且因为常年无事实际上也只有三百多个老弱病残能集合起来,剩下的人都被带队的指挥使吃了空额了,实在是没有一战之力。无奈之下只好向他的上司济州府发去公文,请求调兵镇压。几天之后由济州府团练使黄安并本府的捕盗官率领的一千官兵开到了郓城县,在县城稍做休整之后也没和郓城县多做纠缠,直接开到了石碣村,并在村里拘集本地船只调拨兵力,准备进攻梁山。


借助朱贵那渗透在郓城县各处的眼线,在这支军队刚刚进入郓城县范围之内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并且他们这一路上的所作所为都一一落入了我的眼中。


“看来这济州府还蛮看得起我的嘛!在原本的历史之中,晁盖等人劫了生辰纲,火拼了王伦一个月之后才派来了一千人,现在只是洗了三户人家就派来了这么大的阵势,真想知道等晁盖上山之后会是个什么架势?”今后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吧,现在先要把眼前这一千人给打发了。


得到消息的众头领都自觉的来到了聚义厅,连平日轻易不上山的朱贵也回来了,看到难得聚齐的众人,我笑呵呵的说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大家都来了?”


我的轻松并没有影响到大家,除了林冲其余的人都流露出担心的神色,似乎山下的一千官军随时都会杀上山来似的。到是一向神经大条的杜迁先说话了:“不就是一千官军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怎么说咱们也有七百多号人,未必就不是官军的对手!”杜迁的话让我对他有点另眼相看的意思,不知道他真的心理素质好呢?还是神经真的大条到了不知者无畏的地步,可紧接着的一句话让我对他影象重新回到了原来的地步:“再说了,从开始大哥就一脸轻松的地步,肯定是有了好办法了,咱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晕到,合辙杜迁根本只是对我有信心罢了,真不知道原来的王伦是怎么得到这种信任的,还是杜迁知道自己的智力有限所以对我这个秀才大哥格外信任。


不过现在没有时间考虑这些了,杜迁的话将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这个时候我也不再拿捏了,吩咐一声:“把沙盘抬上来。”


这次的沙盘不再是上次哪个大沙盘了,虽然大小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但反映的内容则仅仅是梁山水泊而已,仅在边缘地带表示出了几个与梁山水泊接壤的村庄。随着沙盘被抬上来,众人也自觉的围拢到沙盘的周围,我拿起教鞭(上次使用沙盘之后我特意让人制作的)一边在沙盘上指点着一边说道:“黄安所率领的一千官军现在驻扎在这里——石碣村,而从石碣到我梁山下的金沙滩,则必须经过这一大片的芦苇荡,而我们就在这个芦苇荡里解决战斗。”


“那大哥的意思是分而歼之?”林冲似乎明白了什么张嘴问道。


“对!你们看!”到底是正规军出身,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图:“他们在石碣村总共拘集了一百多条船只,这么大的船队只能从这个较大的水道进入芦苇荡,可这条水道行不了多远就会分为大小两条水道,在这里咱们要做点手脚让他们分兵,然后先吃掉他小的那部分,回过头来,在解决剩下的。另外我估计他们在岸上还会有一部分人负责照看马匹和接应,但人数不会太多,朱贵,我给你两百人,这些人就交给你了,有问题吗?”朱贵肃声答道:“没问题。”“好!”我点了点头表示对朱贵的信心。一切布置妥当之后,众人分头前去准备,不必细说。


等到第三天早上,团练使黄安率领着八百多号士兵,分乘一百多条船只浩浩荡荡的杀奔梁山而来,不多时已经进入了那片密密麻麻的芦苇荡中,行不多远来到岔路口正在犹豫之时前方一左一右各划出一支二十几条船的小船队,为首的正是林冲和宋万。黄安新来,并不认识二人,忙问左右:“前面的是什么人?”一名郓城县派来协助黄安的捕快回答道:“左边的是林冲,右边的是宋万,血洗王、李两家的正是他们。”


黄安说道:“大胆贼寇,天兵在此,还敢来捋虎须!吩咐下去,先把此二人收拾了,再去梁山捉拿王伦。”令旗摇动,刹时从左右两边各杀出二三十条船摇旗呐喊,直奔林冲、宋万而来。


不一刻双方进入了弓箭的射程范围,梁山这边的船只还没有动静,官军船上自有军官下令到:“放箭!”听到命令的官军急忙张弓放箭,一时间芦苇荡里是箭如雨下。梁山众人也不还击,只是将早以准备好的藤牌挡在身前。官军见对面并不还击,立刻来了精神了,一面命令继续放箭,一面吆喝着兵丁加快速度,好尽早上去捉拿贼寇。


等到船只仅距离二、三十步的时候,官军已经将弓箭收起来了,并准备好了挠钩、套锁、长枪、大刀准备肉博的时候,梁山这边突然将手里的藤牌撤掉,每人手里一根标枪奋力向官军投去。这标枪也是我特意准备的,形状和现代比赛用的标枪是一个样子,这样一来标枪的投掷距离和稳定性大大提高,特制的枪头也让它的杀伤力大大的提升。官军在促不及防的情况下损失惨重,赶在前面的五、六十人顿时死了个干干净净,甚至有的标枪一下子穿透了两人。看到这种情况后面的官军自然一阵慌乱,再加上前面的船只挡路,一时间船队停了下来,好在对面没有再投标枪过来,等军官们再次大声下令放箭的时候,对面的梁山兵马已经趁这个机会早以再次立起藤牌调头跑了。眼见吃了亏的官军如何肯善罢甘休,黄安一声令下船队一左一右变成两只,跟着林冲、宋万追了下去,由于水道的差异问题,不自觉的官军的船队也分成了大小两支,黄安率领着四百多人去追林冲,而剩下的三百多人去追宋万。


且说黄安率领着四百多人去追林冲,追了二、三里水路,林冲并不回身迎战,也不仗着船小速度快马上甩掉官军,只是保持在弓箭的射程之外不急不缓的慢慢掉在那里,似乎有意在逗引着官军。而黄安早就不耐烦的开始破口大骂了,林冲也不生气也不着急,仍旧是慢慢悠悠的在前面走着,无奈黄安为了多装人,搜集的都是大船无论如何也是追不上去,只要在后面卖力的追赶。


不知不觉中,芦苇荡里的水道越来越狭窄,就在黄安犹豫着还要不要追的时候,前面又划出一支小船队似乎是要接应林冲,为首的正是王伦。眼见贼首在此,黄安怎肯放弃,于是命令属下:“梁山贼首王伦就在前面,众将士加快速度抓到王伦者赏银一百两!”听到有赏金可拿,累极了的兵丁们似乎一下子又有了力气,船的速度也快了起来。就这样又行了一里路的样子,水道愈加的狭窄,黄安也感到不劲急忙命令停船,正在这时从后面飞似的划来两条小船:“大人!快停船,不要再追了!”船上的人正是去追赶宋万的官军。分手的时候一个个盔明甲亮的,这个时候一个个浑身的血迹,满脸的惊慌,为数不多的人身上还各个带伤。黄安看到来人的样子,顿感不妙,急忙命人将来人带到跟前一把拽住来人的衣领喝问道:“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也许是还没有从刚才的惊恐中恢复过来,也许是被眼前的黄大人吓到了,只见他哆哆嗦嗦的说道:“大。。。大。。。大人,小的们去追那个宋。。。宋万,没。。。没想到追不到三里地,就中了梁山贼寇的埋。。。。埋伏,几轮箭雨下来,弟兄们损失惨重,有心杀敌,无奈贼寇人多势众,小的是奋力杀出重围来给大人报信的,大人快撤吧!”听到来人的话,黄安急忙下令道:“快!快调头,快撤!”


这时我高声喊道:“黄大人,到了这里还想走吗?”说完一支响箭冲天而起,黄安身后的水道上突然露出三道铁索,紧接着两边的芦苇荡里出先了无数伏兵,一时间箭矢、标枪像下雨一般向黄安等人飞去。管军一边抵挡着一边派人上去试图砍断铁索,这时有人惊叫道:“油!他们在上面倒油!快跑啊!”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话似的,他的话音刚落,十几支火箭在众人的注视下落入了水中,刹那间水面上是火海一片,惨叫声,叫骂声,弓箭、标枪射入人体时的“噗、噗”声,在水面上响成了一片,尽管我处在上风口,但人体烧着了的气味仍旧飘到了我的皮鼻子里,尽管上次亲自动手杀了欧阳建,但那只是一个人,现在倒在我面前的那可是几百人啊!尽管一再提醒自己,他们是敌人,不是他们死就是你死,但仍旧忍不住想吐,但现在真的不能吐,我也只好咬紧牙关死死的忍着了。


黄安在亲兵的护卫下,生生从火海中闯出了一条生路,跟着他冲出来的大概只有一百多人,一行人好不容易来到接应地点的时候,只看见一地的死尸,原来留下的马匹早就不知去向。看到这种情景众人急急如丧家之犬一般向着郓城县城的方向夺路而逃。


热血中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