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山村的记忆

符苏 收藏 2 10
导读:[原创]山村的记忆

晚上准备休息的时候,母亲打电话来,似乎很兴奋,在那头喋喋不休地说村头那棵老杨树竟然长出了叶子了。

村头的那棵老杨树,时空的多年隔离,我是很清楚的记得的。它仿佛是这个村子的一面旗帜,也是一个标志。老杨树心空了,似乎不知道在哪年就已经死了,悄无声息。只是在某年春回大地的时候,人们发现那该长出绿叶的大杨树,没有绿了,高大的枝干像一把出蛸的剑一样,指向遥远的蓝天,枯枝交错。

二十多年前的一天,母亲为了我的成长, 把我许给了老杨树做干儿子,那时候的老杨树依然的苍老,但枝叶茂盛。二十年的光阴,使我从一个少儿,长成今天的一个汉子,但对于苍老的老杨树来说,二十年,只不过是一合眼的工夫,只是老杨树可能一不小心睡沉了过去,忘记了春天来的时候长出新的叶子,给那片土地上的乡民以阴凉。

那个岁月里,乡村的孩子常把自己在父母的撮合之下,许给一棵树,一条河,一座山,甚至是一个石头。乡下人相信自然的力量比人的大,人是永远改变不了自然的,把孩子许给它,这个孩子就活成人了。

长大了,在母亲的嘴里知道,我许给这棵老杨树,是有一个的原因的。那一年,我和村子里的几个孩子去村头的水库玩水,至于有些什么人,却已经忘记了。以至母亲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我一脸的茫然,更为在这事中据说死去的小伙伴而悲哀。玩水的那天,我估计我们是高高兴兴地一起去的,回来的时候也是高高兴兴的,也许还可能互相地炫耀着彼此手里的战利品。水库里,有着许多的水生物,沿着岸边,可以拣到又大又圆的水螺,水螺拿回家去炒熟了吃,既可以当大人下酒的菜,也是妇人们最喜欢的小食品。

要是我记得的话,也许知道那天我们回到村口的时候,就像一只只小麻雀,肆无忌惮地叫嚣着,跑进了村子里各个角落的自己家中,在邻居羡慕的目光中,把满满的一袋子水螺交给母亲,然后晚上还吃了一顿美妙的水螺。

母亲的记忆似乎出奇的好,我感到惊讶不已。她说当年确实是这样的,母亲老了,有着一种与年纪并不相仿的老态,记忆力开始变得很差,往往在做一件事的时候,需要停下来,茫然地看着自己空空的手,才能想起自己要去做什么。然而,她却似乎能记得我小时候发生的一切。母亲说,那天晚上我们吃完水螺后,村尾和我一起去捞水螺的一个小伙伴就死了,死得不明不白,全身发黑,抽畜,吐白沫,然后就死了。死得很快,我都没能见他最后一面。

当时,农村的说法是在水库捞水螺的时候水鬼上身了,得了紧病。小伙伴似乎年纪比我大,但人小,不够做棺材,钉了一个很小的木头匣子,放到了半山腰上。母亲后来很害怕,觉得这事情邪门,要是落到我头上,她这一辈子就没有儿子了,那时候我的弟弟还没有出世。她本来是不迷信的,后来在奶奶的劝告下,就让我认了老杨树做干大。

我认了老杨树做干大后,每年要给它烧香,开始的时候是我母亲替我许愿的,许愿我活成一个人就行。后来我能自己烧香的时候,什么也想不起来,就空烧香,母亲总是问我,“你求树干大保佑你什么了?”我说:“求它会说话!”母亲说:“你怎么不求它保佑你学习好呢?”我学习不好,特别是数学,一直到现在也不好,但是,我真的什么也没有求,我那时候还没有理想,对未来从书本上已经知道了,要实现“共产主义”。

等我离开村里的时候,我就不烧香了,长大了,不断地升入高一级的学校,人也很结实,就把树干大的事逐渐地淡忘了。今夜,在母亲的提醒和引导下,记忆的源泉像流水一样把那些小时候的往事一件一件的流出来,蜿蜒就像一条小溪流。而我把这些童年的事情写下来,是因为我知道那个小山村给我的记忆太深了,人和事和山村的气息和民风民俗,我一辈子忘不掉,山村的记忆够我用一辈子。

离开山村后,为学业,在外漂泊多年,走过山河,走过村庄,在面对村庄的时候,我停下来,我在村庄的人和事中获得了一种生命原始激情,

天地方寸间怀古,秋风年年吹,吹草岁岁荣。逝去的以另一种方式活在现实中。当我把逝去的还原成一个具体的事实时,我就更深刻地了解了山村和它的人和事,也就更怀念山村。


( 原创,非首发——特此说明。)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