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真实偷渡经历!

刺破青天枪未残 收藏 7 110
导读:[原创]我的真实偷渡经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的偷渡经历!


1990年的第一场大雪,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早一些。一夜之间窗外已是银装素裹,满眼望去到处都是白茫茫的.那一年的冬天我十四岁,还是个初中二年级的学生,正是不知疲倦疯玩的年纪,一大早我就爬起来帮父亲把院子里的雪扫成一堆,然后背上书包直奔学校。


我的家在东北的一个边陲小镇上,出门往北走三百多米就是有名的黑龙江,夏天是我们避暑的天然泳池,冬天就是免费的溜冰场,昨晚的一场大雪已经把江面严严实实的盖住了,江中心的小岛此时像个刚出锅的白馒头孤零零的坐在那里。我一路欣赏着雪景不知不觉就到了学校,班级里已升起了炉火,住校生都已经在上早自习了。今天是周六,只有半天课,下午我们就可以胜利大逃亡了。这一上午没想到也这么难熬,最后一节是班主任的课,他是出了名的爱压堂,别的班学生都放学了,他还在讲台上要布置两天的作业,气死本少爷了!终于熬到他说下课了,大家胡乱地往书包里塞课本,要好的几个朋友凑过来商量下午去哪玩。大龙和伟海问我去不去上山抓松鼠,我说雪太厚也不好爬呀,小超说他有个好主意,雪厚,小岛上的野兔肯定出来找吃的,咱们顺着脚印逮兔子去怎么样。大家一致赞成,说好回家吃完午饭就到江边集合。


大概一点的时候我们几个就聚齐了,大龙还特意带了一把弹弓,说可以上岛打鸟用,小超把他老爸的一把杀猪刀偷了出来,准备逮到兔子杀了烤着吃。我们有说有笑的就下了江,黑龙江一般十月底就上冻了,此时已是元旦将至,冰层大概冻了一米多厚吧,上面开坦克都没问题。江对面就是俄罗斯的阿穆尔捷特区,也是一个小城镇,和我们算是鸡犬相闻的近邻,天气好的时候连对面汽车里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两国的边界线就是把江面一分为二的航道,小岛恰好在航道的这边,属于中国领土。夏天的时候我们常坐船沿着主航道绕圈,向对岸游泳的俄罗斯MM招手,吹口哨,呵呵!大概在江面上走了十分钟就上岛了,岛上覆盖的是一大片树林,有杨树松树,核桃树,野葡萄树,不过这个时候都挂着厚厚的积雪,偶尔能听见林中几声乌鸦和啄木鸟的吵架声,岛上有个废弃很久的饭店,面积不小,我们知道野兔一般在那做窝,就直奔目的地。我们猫着腰,小心翼翼的接近房子,没发现异常,周围倒是有兔子的脚印,但进了屋子就找不见了,大家开始地毯式侦查,小超拿着破刀这捅一下,那扎一下也没有动静。折腾了半个小时,除了伟海找到一个破筐证明有野兔下榻过的痕迹,再没有新发现。大伙很沮丧,不能空手而归呀,打鸟去!我们捡了一些小石子,拿着大龙的弹弓就进了树林,转了一大圈,放了无数回空枪,连鸟都不给面子了。我们也不知走了多远了,看到前面树林外有沙滩才知道已经到了岛的另一端,钻出林子,又看到一片树林,不过是在江的对岸,大概距离一百多米吧,应该是俄罗斯的地盘了,林子里好像有什么动静,只见呼啦啦飞出一大群鸟,黑压压的,盘旋了半天又落进林子里了,小超兴奋极了:“快!快!上那打去,肯定能打着!”大龙说:“你敢去呀,老毛子给你抓去喂狗!”小超还不服气:过去能咋地?老毛子又没看见,咱们打几个就蹽回来!听他一说,大伙还有点动心了,总不能白来一趟啊,兔子没抓到鸟也打不着说出去多没面子!我说:“咱们等会,看看老毛子有没有巡逻的,没人咱就去!”因为我们这里是边境,两国都有部队驻守在镇上,每天有一队巡逻兵在江边转一圈就回营了。我们四个埋伏在树林了看了半天,一个人也没见到,大家互相鼓鼓劲,壮壮胆,开始“偷越国境”。大龙块头大跑在最前面,我拽着小超,伟海垫后,还不时看看江面上有没有人。


一百米的江面十几秒就跑过去了,进了树林大伙还乐呢。这的树林都是十几米高的落叶松树,地面雪层下是又厚又软的松针,踩着还挺舒服。我们悄悄地往里走,我拿着弹弓上好子弹东张西望,还真发现一只大鸟,有喜鹊那么大,灰色身子黑脑袋尾巴挺长,我瞄啊瞄,开火!“啪”打倒树枝上了,大鸟闻声而逃。伟海笑的前仰后合,夸我姿势整那么标准,跟许海峰似的!这回换大龙拿弹弓,和我差不多,吓跑了两只鸟!正当我们互相贬低呢,就听见树林外好像有汽车的声音,小超马上害怕了,说:坏了,来人了,快跑吧!“往哪跑啊,里面又不认识路,还不知道是谁呢”我安慰他说。好像还不是一台车,在树林边熄的火,我们就站在原地听,听着听着就看到人了,还不是一个,大概十七八个。“妈呀!是老毛子兵!”我们撒腿就跑,还比较团结,一个拽着一个,就听后面喊“站住,都不许跑”(翻译都来了)。我们哪听啊,跟头把式的还跑,就听见“哒哒”两声,顿时腿就软了,我们家附近的边防兵天天训练打靶,这声音简直太熟了。我们四个谁也不敢动了,后面一队人追上来,有一个一看就是中国人,还有一个当官的,好像排长之类的吧,他说俄语,翻译就说:全趴下,别动啊!接着过来几个当兵的把我们拉起来,反背着手,开始搜身!弹弓被搜走了,杀猪刀也被搜出来了,此时伟海的脸吓得煞白,小超已经开始哭了,我不知自己当时啥表情,估计也不够帅。大龙胆子大点,还跟翻译说:叔叔,我们来玩的,叔叔我们没干别的。翻译也不理他,然后有个小兵拿出几个布条来,把我们眼睛全给蒙上了,推搡着往林子外走。他们开着卡车来的,因为上车时是下面的兵架着我们才上去的,还有长板凳坐,好像和我们部队那种大解放差不多,反正迷迷糊糊的在车上晃悠,谁也没敢在说话,大概开了二十几分钟车停了,把我们押了下来,还是有小兵拉着我的胳膊牵着走。好像是进屋子了,拐了两个弯吧,我也记不清了,当时真是害怕,后悔还想哭.感觉把我推到墙边站着,然后才把布条给摘下来,我揉揉眼睛才看清,这是个审讯室,有一个大办公桌,三把椅子,墙是灰色的,还有一圈栏杆,我们四个站在一排,小超眼睛都哭红了,大龙垂头丧气的,这时,从门外进来两个俄罗斯军官,还有那个翻译!在桌子那头坐下,开始审讯我们了……(时间不够了,待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