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史上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人--王劲哉

suntianjue 收藏 132 74254
导读:抗战史上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人--王劲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摘自<<中日大决战>>

1943年春季,以武汉地区汪伪军打头阵,发动了对鄂中玉劲哉的进攻和围剿。这次战事是汪伪军转变职能后的第一次中国人打中国人的大规模作战。

中国陆军第128师师长王劲哉,是抗日战争中一个特殊的人物。王原为杨虎城西北军的一个旅长,抗战初升为新编第35师师长兼开封警备司令。在徐州会战中立下战功,曾受到蒋介石传令嘉奖,并将“一·二八”淞沪抗战的荣誉纪念日颁予王部,命名为陆军第128师,拨归汤恩伯集团军序列。武汉会战时,汤司令将该师尚有战斗力的第382旅调去充实其他部队,第128师剩下的兵员连同轻、重伤兵共计不足一个团,受令开到湖北咸宁、蒲圻一带自行整休补充,对此,王劲哉对汤恩伯恨之入骨。

王带着他的残部来到鄂南,好一阵子也没把队伍恢复起来。1938年10月,武汉失守,部队纷纷后撤;汤恩伯命令他撤退到湖南去。但他想,我现在是个光杆司令,到哪儿去都一样,便决计不买汤的帐,就呆在鄂南算了。

谁知他却等来了大好时机。

旷日持久的武汉大战后,丢失在广大战场的枪枝、弹药和各种武器不计其数,当地青壮年随手可捡几杆枪。于是,这些有了枪的人们便纠合起来,纷纷拉队伍、建组织。一时间,中原大地群雄并起,各种武装团体如雨后春笋般从长江两岸日中两军大牙交错的中间地带冒了出来。大的纠合成几千人到几万人,中的几百人到千把人,小的也有几十人。这些武装都扯起抗日救国的旗号,开展敌后游击战,

王劲哉见有这样一个大好时机,心里激动不已,决心脱离汤司令的制约和管辖,占山为王,“独立自主”地开展抗日斗争。

是年冬,他满怀信心地带着他那几百号人、几百杆枪,从鄂南乘虚插入敌后的沔阳地区,以铁的手腕,迅速吃掉了周兴、管子芳、周干臣、潘尚武等几股武装。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将队伍扩大到十五个团,不久又扩为九个独立旅,占有鄂中六个县的地盘,成为鄂中的霸主。 王师长可称得上真正的“独立”。他靠手中实力在日本人占领区建立起独立王国,实行的是王劲哉主义。他狂妄他说:“国难当头,谁是英雄?当今中国只有三个半,一个是蒋介石,二个是毛泽东,三个是汪精卫,半个是玉劲哉。我王劲哉谁的帐都不买,要学希特勒,独断独行,一往无前!”

在王劲哉住所的大厅中央,并排挂着两个人头像,一个是蒋介石大元帅,另一个是王劲哉师长。

王劲哉处处与蒋介石比高低,亲手题撰对联一幅,贴于两巨幅头像侧。上联:你蒋委员长若抗战到底;下联:我王劲哉誓死不做汉奸。

在王劲哉用自己的手段和方法筑起的那个独立王国里,他的话成为军队和民众的法规。谁违反了不但本人要被杀头,而且还观定:一人犯法,杀其全家,杀其保甲长,杀其左邻右舍,烧其旁屋。王师长的法规,就是他一时心血来潮,随口编就的十五句口号。这些法规(口号)是:

我是爱国人,爱国人是我。

我是良心人,良心人是我。

我是勤苦人,勤苦人是我。

杀少人,救多人。

杀坏人,救好人。

实行勤苦,绝对听命令。

吃饭不做事的人,是国家的罪人。

营私舞弊的人,是国家的敌人。

抗战两年,失国土大半,羞愧万分!

当了汉奸的人,儿子儿孙不能在人前说话!

听师长的话,服从我们师长的命令!

绝对能打胜仗,绝对战胜敌人!

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掀起全民抗战,争取最后胜利!

王劲哉从来都是言出法随,绝不马虎。

裁缝陈某因做的子弹袋不合要求,犯了王师长“没良心”罪,被下令当着千百个老百姓的面,用刺刀捅死。第49师师长李精一的参谋副官闯入了王的领地,被判为“来摸128师底”的罪,给活埋了。王师长的老师——西北讲武堂教官刘修文千里赶来投靠他,被他下令用刺刀戳死。

为了整饬他那松松散散的军队,杀鸡给猴看,王师长突然集合队伍,宣布要杀他的亲表兄——第128师767团团长李保蔚。弄得李保蔚和全军官兵摸不着头脑。后来,他说出了原委,“现在中央军事委员会对抗战不力的,惩处了一批”,于是。他也要惩办一批,杀李的理由是“他妈的迟了两分钟开炮”,犯了王师长的“没良心”罪。

李保蔚作战勇敢,在官兵中很有影响。师部八大处长,以及驻师部的旅、团长和集合在场上的一千多官兵,一齐跪下为李求情。

王师长非要扮演一场“大义灭亲”戏不可,于是亲手将李表弟枪毙了。第二天,不知是他良心的仟悔,还是再演“挥泪斩马谬”戏。王师长又用一口漂亮的油漆棺材把李表弟的尸体装了,供在台子上,集合队伍开追悼会。王抱棺大哭,并致悼词,称李“是为党国而死”。

经王劲哉那一系列的杀人威摄,无论他的军队还是王“管区”内百姓心目中,只剩下个王师长,什么法呀纪呀都是假的,只要王师长需要,真是六亲不认,拿人血整风纪。王师长就是唯一的法纪。

王劲哉实行彻底的独立路线。他打着抗日旗号,实际上是抗共、抗蒋、抗日、抗汪,谁侵犯了他的王国,他就打谁。国民党的正规军和游杂部队欲染指鄂中,被他毫不客气地一顿好揍。连军统别动队金亦吾的主力也被他吃掉了;新四军第5师4团在天门遭到他袭击,双方狠狠打了一仗。王向“管区”县、区、乡长们下令,发现“奸匪”(对新四军的污称)活动和过境不报与留生人住宿者,一律处死。日本人和伪军多次跟他交锋,都被他打得哇哇乱叫。

玉劲哉大兴土木,劳民伤财,企图筑成他王国的铜墙铁壁。从沔阳老城到陶家坝、施家港一带,每隔三华里修碉堡一座,十米远筑土堆一个,所谓横墙阻隔;遍地挖掘壕沟,沟深二米。在鄂中大地上纵横交错,南通北达,直抵师部核心堡垒。为了修筑工事,征伐鹿寨,见树就砍,沔阳地区的树木,被推了个光头。城墙古庙拆毁一空。民众一年到头苦于军差,炎暑寒冬还得加紧施工,被折磨致死者不计其数。

在“王国”内实行严密封锁,所有交叉路口均设有递步哨所。名为防奸防特,实际上是限制人民的活动,实行法西斯统治。递步哨都有保甲长和当地老百姓担任。

王劲哉经常指派部下化装查哨,若查出民哨不负责任者,就将其全部杀死在哨所内。一次,他叫一个老大婆提个破竹篮,篮里藏一支手枪,去一个哨所试探,哨所的人见是个蹒蹒跚跚行步的老妪,未加盘查,让其走了过去。躲藏在附近的查哨人马上走了过去,将哨所的哨民全部处死。又一次,派出一支部队伪装成日军,乘着黑夜偷偷摸向一个哨所,民哨见是日军,无力抵抗,夺路而逃。事后,这个哨所的哨民全部被抓起来杀掉……

“王国”实际上是野蛮落后的奴隶制统治。王劲哉可以得心应手地强迫民众服务干他的淫威。于是,日本人认为他很有治军治政才干。武汉警备司令官古贺太郎派了四个汉奸前来“王国”劝降,那四个汉奸拿出古贺司令官的亲笔信呈递王师长,只见上面写道:本部已请示南京最高司令长官,只要王师长投降日本,就封你做湖北二十万皇协军的总司令。

王劲哉见信大怒。在信封背面批个“死”字,又画上一把刺刀,交给一个汉奸来使。骂道:“去告诉古贺,我王劲哉的战表就是刺刀!”

其余三名汉奸,被王劲哉命令卫士推出去“用刀”。

古贺太郎火了,纠集一批日、伪军进攻王劲哉。地上用平射地轰,天上用飞机炸,然后是坦克开道,日本兵在前,伪军在后冲锋。日、伪军天上地上的火力都很猛,打得”王国”官兵抬不起头来。王劲哉急了,提着手枪跑到前沿阵地上,挥着手枪骂道:“他妈的,那么多雀子在天上拉屎,怎么一点也没拉到我头上?不要怕飞机,尽力冲呀!”

官兵受到鼓舞、拼死战斗,打死日军四十多个,打伤一批,还有几辆坦克也陷进了壕沟。王劲哉取得了这次战斗的胜利。

蒋介石认为王乱了军纪,破坏了统一;日伪军认为他是卧榻之侧的一头饿虎,都欲将其搞掉。

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对王劲哉桀骜不驯的本性感到难以驾驭,遂密令第128师382旅旅长古鼎新除掉王。事成后由古升任该师师长。古鼎新为了向王表示忠心,竟将陈诚的密令告王。哪知古的这片忠心,反而使王产生了对古的猜忌。王认为受人策反的人,必有反主的可能,暗下决心要将古杀掉。

王劲哉对睡在自己身边这只猛虎,这颗定时炸弹越想越害怕,便提笔给38旅旅长潘尚武写了道手令:“潘尚武,务必严密监视古之行动,相机歼灭之。劲。”

哪知,像机器人一样听话忠实的传令兵,却是个智能欠佳的木偶,竟将38旅和382旅搞混了,把王师长这道机密得要命的手令,送交到古鼎新手上。古展读之后,大吃一惊,立即派人去武汉与日军联系反王投日之事。古贺见古旅长自动来降,满心欢喜,封他为汪伪军新编第6师师长。

1943年2月某日。

古贺太郎拜访驻在武汉的汪精卫政府军委会委员刘国钧,古贺道:“新近王劲哉手下劲旅古鼎新率部来降,王部实力尽为我所掌握。本军决定发动进攻,彻底解决鄂中问题。刘将军的意见如何?”

刘国钧略思片刻,答道:“鄂中江汉三角洲,是武汉皇军进出宜昌的咽喉,王劲哉盘据于此,扼住了皇军向西的发展,同时,亦对武汉核心部位构成直接威胁。因此、王劲哉这个钉子迟早都要拔掉。现在既然有如此大好时机,就应下大的决心,将其歼灭。”

日、伪军头目对歼灭王劲哉取得了一致意见。其实,刘国钧是蒋介石的人。他是由蒋介石亲自策划派遣,于1939年夏季,打进武汉日、伪军营垒以便为重庆服务。刘打入武汉后,得到当时的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茨的信任,先后担任伪军华中剿匪军参谋长;黄卫军副军长,军长;定国军军长等要职。此前,刘国钩接到军统头子康泽的秘密指示,要他想法借日伪之手,搞掉鄂中“王国”。

日军武汉警备司令部定下了打王劲哉的决心,不过,这次应根据日军大本营的对华新政策,主要由中国人(伪军)自己来打。

日军只出动了第13师团(六个大队);第40师团(六个大队;第58师团(四个大队),共计十六个大队,不到两万人。却调集了定国军、中国人民自卫军等五花八门的伪军数万,共计日伪军十万之众,配以五十架飞机助战。第一次在大战役中由伪军打头阵,开始了向“王国”的进攻。

王劲哉的部队在江汉平原上同日伪军打阵地战。结果,劳民伤财搞起来的那些碉堡工事,和沟沟坎坎,尽都变成了王军的葬身之地。

古鼎新对“王国”的布防和兵力、火力配备了如指掌,他引导着一支伪军,从王军防守的薄弱处直插王劲哉的司令部,将王劲哉活捉了。

经过十来天的战斗,王部官兵战死八千六百零四人;被俘二万三千二百十四人。

鄂中“王国”如过眼烟云,彻底覆灭了。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在当时那钟复杂的形势之下,能做到这一点已经很不错了~~

不管他打过国军还是共军,但是他真正的目标是日寇~~这就足够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1楼as0wxf

好对子,好诗.英雄.

到底那一个说法是真的?

24楼鄂狼

 以下是引用jinghuigba的发言:
请五楼的不要随便侮辱我们的抗日前辈,那个时代的是是非非不是你简单能说的通的.

五楼的这个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呀?看不懂人话还是怎么的,强烈鄙视你

还是那句老话

向所有牺牲在抗日战场上的人和曾经抗日的人(不管他以前是什么人,做过什么事)致敬

1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