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堕落的底线在那里?Z

xlp425 收藏 1 335
导读:北大堕落的底线在那里?Z

最近,老朽退休在家,为了打发垃圾时间,先是不学无术不知深浅地参合到黄守愚挑起的“龙猪文化传承之争”,写了《龙猪文化传承之争:中国人是龙还是猪的传人?》和《我很高兴能作为“猪的传人”而扬名世界》两篇小文,居然种豆得瓜,在中国大陆荣获了“猪传人第一”的光荣称号。为此,老朽得意忘形,便不知天高地厚在一伙力挺“中国人是猪传人”观点的年轻人面前以“大爷”自居。结果,引起北大名叫叶剑辉的学者不快,招来他上门叫阵。此人先是以《先提亦枕的大名,再答复黄守愚的所谓考证等》一文,把一堆垃圾倒在老朽头上,待老朽以《叶剑辉的垃圾强行堆到门口,大爷不扫有损长者的风骨》回应之后,叶某却以退为进回之以《坚决不上亦枕的当》,老朽则回之以《北大出产垃圾世人皆知 但货色如此不堪入目却超出我的想象》。也就在老朽快要写好后文的时候,一个刚从日本度假回国很有思想和见地的网友,在我门户留言相劝,说他所认识的叶剑辉是个人品不错的学者,请我对他嘴下留情不要把话说得太重,我就在文章最后与人为善地对他说了下面这番话:“鉴于叶剑辉做学问乏善可陈但人品据说不错,我对他的批评也就到此为止。我希望他在极度缺乏羞耻感的情况下,能够知趣点,懂点人生常识,多掌握点真学问,经常从故纸堆里出来呼吸点新鲜空气,也不要再在老朽面前献丑。”




我原以为,自己和叶某的嘴仗也就打完了,所以就把这档子无什么意义的小事给忘到爪哇国去了。此时,正好发生了北大拒绝丘成桐批评的事情,老朽就写了两篇文章去凑热闹。一篇是《从赵为民的巧言佞色看北京大学校长的恬不知耻》;另一篇是《北大拒绝丘成桐的批评标志着中国将成为羞耻感荡然无存的社会》,并连带着把著名的张大校也讥讽了一回,以显示老朽无论对文官武将都能置喙啄两下。




这两篇小文自从被我张贴到自己的博客和两个论坛几天后,昨天我用古狗索了一回,居然不胫而走,被传播到几十个国内外网站,以致我都小吓一跳,好在我说话还是比较注意分寸,没有说什么过于犯忌的话,心里也就踏实了下来。




8月8日,我闲来无事,突然想起了那个和我打过嘴仗的叶学者,遂溜达来到他的博客门户,赫然看见这个学者写了一篇文章《知耻与自信》,也开始谈论羞耻了。于是,我大喜过望,便仔细地开始阅读此文。谁知,不读则已,读毕一如吃了只苍蝇有呕吐的感觉。于是,我便把读此文的感想以《叶剑辉:北京大学硕果仅存的一个有羞耻感的学者?》一文作了简单的表达。在文章的最后,我对那个于“无耻”和“自信”都深有体会的叶剑辉,只提了一个问题求教:你身在北大,面对那些活跃在自己周边的“伪长江学者”和“伪特聘教授”,你如何对自己的学生再谈“无耻”和“自信”呢?然而,时间过去了三天,叶学者没有了任何声音,想必他也是不准备回答了。




今天下午,我进入自己博客门户准备再做点涂鸦的事情时,忽然发现一个网名叫“狐烨”的北大孔庆东门下的正宗学生,写了一篇文章贴在我的门户留言栏中。在这篇名为《最近的人啊》的文章中,这位孔庆东的高足把我描绘成“面相较钟馗三分肥硕,较八戒又多猥琐”,“肥头大耳,很像马来西亚蛇头的大叔”。说实话,以前,我一直想找个孔庆东的学生近距离的瞅瞅,这不,一个鲜活的标本送上门来了。




这个自称跟孔庆东学过一年的孔门高足,显然起玩弄文字的功力不及他师傅,话说得有点语无伦次,但意思我还是能看明白的。为了不篡改这位同学文章的意思,我只能用最懒的办法把这个北大的天才少年的文章大段的剪贴如下:




最近北大忽然从万民景仰的全国第一学府沦为一个出骗子和垃圾的低级学校了,网络,报纸,一片笔伐口诛,好歹身为这个门里的一员,沦为垃圾的学生,同学,校友总是不爽的,忍不住说几句。这个夏天,北大像一个一直被表扬的孩子,忽然让香港的大学推了一个跟头,因为北大没有及时说“没关系”,所以外界就指责北大没有气度。好了,之后的事情就都来了,孔庆东老师,叶剑辉(因为不认识,就不乱认师徒关系了),还有很多据说是北大的老师们,惭愧后生对学术关心甚少,不识泰山,总之是一个叫亦忱的肥头大耳,很像马来西亚蛇头的大叔,把北大这么多老师一齐归为垃圾,其口气大有“拳打北大,脚踢清华”的势头,不要说我挑拨阿,如果骂光了北大的老师,还没有什么新闻会客室请他做节目,清华的老师们也估计很快就能在垃圾场和北大老师喝咖啡了。


不过我就想设想一下,这个叫亦忱的如果是北大教授,他会良心发现,觉得自己是个垃圾,不值这点待遇,在网络上文字自戕而后引咎辞职么?又如果他是一个事业有成的人,工农仕商医文理,随便什么领域,反正手机决不敢没电,吃块肉,手机一响,立马要把肉吐出来抓起车钥匙狂奔出门那种;再不济,有份朝九晚五的工作,能养活老婆孩子,怀着5年内攒钱买辆POLO烧油的美好憧憬那种;我相信他就没闲心来写那么长的,但是其实没有半句有价值的话的东西来抨击一个完全没招惹他的人了。我就不附带蛇头大叔的原文了,因为太暴露中国某些变态不得志穷人加小人的歇斯底里的面目了,有失国体,我怕将来影响到我的BLOG走国际化路线。


总而言之一句话,他啰嗦很久要证明的等于垃圾的叶老师我不熟。至于孔庆东老师,好歹我还上过他一个学期课,其才学诓骗北大中文系,包括众多像我这样爱好文学的北大无知青年是足够的。人不疏狂枉少年,他估计是少年时候疏狂还没缓过劲来,把青春期和更年期连一起了,所以一直牛眼圆睁,牛气冲天。但是这样一个老师,不论人品师德如何,他记录点自己的日常社交活动,顺带发表一点历史,国际关系观点,还轮不到一个不入流的BLOG写手来侮辱。




最后,这个天才少年对自己的文章总结说:


北大今年的确受到挑战了,北大如今的学术氛围的确不如从前纯洁浓厚了,北大现在的教师队伍的确没有以前那么多大师了,北大学生的确没有以前那么义无反顾,孜孜不倦了。但是!北大,终究是北大,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指着这块招牌骂的,且不说北大老师怎么样,至少没有一个北大学生需要靠写那种纯粹骂街型的东西来发泄扭曲眼红不平衡心理的,蛇头大叔,需要的话,可以请北大阳光志愿者社会免费送你点北大富硒康,对更年期神经衰老有好处,祝万安。




看到没有,北大的天才少年不仅口气特大,而且在孔门修炼一年即炼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他不但敢把堂堂京师大学堂说成了“一个一直被表扬的孩子”,而且,一眼就看出大叔当过“蛇头”的历史。只是遗憾的是,这个聪明的孩子给“蛇头”大叔设想了那么多职业,可老朽一个也对不上号,因为我“开博”的第一天就声明了是在虚拟世界打发垃圾时间。就拿最近来说,我和北大过不去,全得益于和叶学者打嘴仗打出的兴趣,按我一个网友的说法,我“是用垃圾时间来对付垃圾学者”。但我再有想象力,也不可能想到会有北大的天才学生参合到我这种打扫垃圾的工作中来。不过,想到我写过《孔庆东自称掌握了“主体思想”,已经不象狗那样活着了?!》这样的东西,这位同学为乃师出气我也就能理解了。




北大,当年那是一个多么令人神往的地方。现在,按照旅美学者薛涌的说法,中国的高教领域眼下是《名校野鸡化,北大当先锋》,但是,我却没有预见到,自这个名叫狐烨的北大学生出现后,这么快就彻底地颠覆了我早先形成的北大是“一流的学生,二流的学者,三流的大学”印象。这个叫狐烨的同学就是北大的学生吗?我真不敢相信他就是北大的学生,我宁可相信他是个冒牌货。如果他不幸真是北大的学生,我真为他的父母感到难过。他们含辛茹苦培养一个天才少年多不容易啊!我猜想狐烨同学的父母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生养的天才儿子被北大网罗去了之后,居然是交给孔庆东这样的垃圾学者来调教,只用了短短的一年时间,就被这个垃圾学者调教成了一个小混账,这太匪夷所思了,也太令人寒心了。狐烨的父母知道这个结果后会痛哭流涕吗?我将心比心,一定会的。




看来,北大真值得老朽持续性给与关注。为了救救象狐烨那样的孩子,也值得这样做。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